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十九章備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九章備皮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更新時間:2013-11-02

劉翠也不敢出大聲,怕被人聽見,還好那個醫生出去的時候帶上了門。

鎖著了。

而上面有自帶的帘子。再說這是縣醫院的三樓,頂層了,外面也沒人看的見。

陳楚說:「嬸子,你坐到我床上來吧。」

「你幹啥啊,你的傷還沒好。」劉翠看著他色迷迷的樣兒心裡就一突突。

陳楚笑了。他跟做夢似的,其實做夢都想劉翠和他這麼近的距離。

「身子的意思那就是等我的傷好了,然後和我好唄。」

「你別瞎說。誰和你好啊。嗯……」孫翠臉害臊的通紅。

不過還是屁股挪了挪,湊到床板邊坐了下去。

陳楚一看見她那渾圓的大屁股下面就硬邦邦的了,好像上去摸幾把。

「你……你瞎看啥?」劉翠說了一句,被看的有些渾身發麻。

「嬸子,讓我摸摸……」陳楚說著,一把抓住她的胸口。隔著的確良的衣服就開始來回的揉起劉翠的**來。互相也開始變得急促了一些。

「嬸子這裡真大。」

說著揉搓的更用力了。

而手也抑制不住的從劉翠衣服裡面伸進去,穿過紅肚兜兜,摸到了夢想中的兩隻大兔子。

彈性十足的另他差點暈闕。

陳楚索性兩隻手都伸了進去。抱著劉翠摸索起來。

劉翠也嗯,嗯的像是有些享受。

陳楚脖子靠著她的脊背。慢慢的磨蹭著。

嘴裡輕聲說:「嬸子,咱倆好吧,就現在……」

劉翠忽然感覺那只有一下往下伸了,摸到了她的肚臍一下,甚至還在往下摸著。

「哎呀,你幹啥,你快鬆開,你爸爸來了。」

「嬸兒,你就別騙我了。」

「哎呀,你這孩子,我沒騙你,你看看外面。」

陳楚盡量仰著脖子,往外面看。

果然,父親陳德江已經進了縣醫院的大院了。

兩人連忙分開。

劉翠整理了下衣服,瞪了他一眼說:「小壞蛋,小色狼,等你出院的。」

「嗯,我等著,等我出院我和嬸子一起去小樹林……」

「不要臉……」劉翠嗔了他一句,。

心想他現在傷的還挺厲害,就先哄哄他吧,等以後可不能和他瞎扯了,要不是因為自己。閆三能打他么?說到底還是她惹的禍了。

劉翠打開門,然後坐到凳子上。

過了好久,陳德江才和一個醫生進來。

「大夫,你就按我說的做吧,你看我兒子還有什麼毛病都一起做了吧,反正你也知道,我兒子是被人打的,這費用都是他們出。」

那醫生也點頭。

「明白,明白,不過除了這些傷,你兒子沒啥毛病了,就你要求的割包皮對吧,放心吧,小手術。」

陳楚一下愣了。

「爸,我割包皮?我不割啊!」

啥?

陳德江一瞪眼睛。

「你個小兔崽子,醒了就跟我對著干,割不割還輪的到你做主嗎?你那玩意兒不割能行嗎!大夫,您看他還有啥毛病,也一塊治了。反正住回院,也不用我們花錢。」

那醫生笑了,又看了一遍。

「老大哥,真不用啥手術了,沒啥毛病,再不,你兒子一個單眼皮,一個雙眼皮,乾脆割一個雙眼皮得了,包皮手術一個上午做一個下午做。」

「行!大夫,就聽你的!」陳德江最後拍板了。

劉翠忍不住笑了。

兒子做這倆手術一個下面割包皮,一個是割雙眼皮。她有些忍不住出門走到走廊笑去了。

……

陳楚也沒啥大毛病,都是皮外傷,身體有些淤血,加上被打懵了,當然,主要還是劉翠把他送醫院送的及時。

割包皮手術安排在第二天下午做。

因為手術室需要消毒。

縣醫院沒那麼多的手術室,只有一個,還得排號。

這個醫生以前也受過閆三的欺負,所以一聽說是閆三花錢看病,馬上就安排到下午做了,很怕這手術取消了似的。

上午割雙眼皮。

這手術雖然簡單,但做完了,眼睛有些睜不開了,而且老願意淌眼淚。

陳楚這個憋屈。

不過,因為是閆三花錢,做的也是最貴的割雙眼皮,效果還不錯。

而下午是割包皮手術。

陳楚有些緊張。這玩意兒畢竟是在命根子左右轉轉。

不過聽說不割包皮,裡面容易容納髒東西,對以後老婆不好,容易得婦科疾病啥的。又一想,這雙眼皮都做了,這剝皮也順便給割了吧。

剛吃過中午飯。

劉翠就要回去了。

「嬸兒,你回去這麼早幹啥?」

劉翠紅了下臉,她知道這小色鬼有點捨不得她,。

她蹲下去,沖他耳邊小聲說。

「我再不回去,孫五就來了,等你出院,嬸兒讓你摸,總行了吧。」

陳楚笑了。

劉翠剛走,門就被推開了。

「誰做割包皮手術啊!?」

陳楚正在床上躺著看雜誌。

抬頭見一個十**的姑娘走了進來。

這姑娘穿著白大褂,裡面卻穿著把她的體型包裹的很玲瓏的牛仔褲。

鼻樑高高的,眼睛大大的,一副的不近人情的模樣。而且鼻樑上架著一副黑色眼鏡框。讓整個人一下就性感起來。

也就是她趾高氣昂的喊了一句,是誰割包皮。

而她瓜子臉上帶著濃濃的不屑,白皙的面孔冷的像是誰欠她多少錢似的。

不過這姑娘模樣倒是漂亮的很。後面的屁股也一撅一撅的。剛才走路的時候都要翹到天上去了。

小蠻腰,大胸脯。

陳楚腦中回蕩起兩個字來——極品。

「這屋裡就咱們兩個人,當然是我割包皮了。」

「你啊!這麼大點割什麼包皮啊?讓我看看!」

陳楚差點噴了出去。

「什麼就讓你看看啊?」

那女的回過頭,再轉回身見陳楚沒動。

「我讓你脫褲子你沒聽見咋的?不就是你上午割雙眼皮,下午割包皮嗎?趕緊脫。」

「你不會罵我流氓吧!」陳楚問了一句。

「你廢什麼話!趕緊脫!」

她推了推眼鏡框,隨後走到近前。

陳楚也豁出去了,心想這縣城真就是不一樣,還有女的逼男人脫褲子的。

解開褲子,陳楚屁股一抬,褪了下來。

那女的看了看。

「還行!」

說完轉身走了。不一會兒又走進來,手裡還端著個托盤。

「現在開始備皮了,你,手裡抓住你的東西!」

陳楚看著她的模樣,伸手抓住下面,那女孩兒弄出一把刮刀。開始給他剃毛。

本來他沒多少的,最近幾天,又新長了不少,還不算太濃郁。

這下陳楚心慌意亂了。

他這可是大姑娘上轎頭一回,平常都是偷看人家女的撒尿,想摸人家姑娘幾把。

現在竟然這女的要來摸他了。

一下就緊張起來。

「你……你幹啥?」陳楚問,好看:。

那女孩兒一皺眉,杏眼一瞪。

「幹啥?還能幹啥?給你備皮!」

「啥,啥叫備皮啊?」陳楚問。

「這也不懂啊?你咋啥都不懂呢!備皮就是給你刮陰毛,把你毛都刮掉,要不容易感染,是不是你要做剝皮手術啊?」那女孩兒有些不耐煩。

「是……是我做,但,但能不能換個男的備皮,再不我自己備……」陳楚臉一下就紅了。

按說他特別希望這女孩兒給備皮,那多好啊,就是那小蓮都不可能給他弄這玩意兒。

而且眼前這女的長的又好,可能又是縣裡的閨女,給自己刮陰毛,這是皇帝老兒的待遇了。

陳楚心裡這樣想,但嘴上還是要問一問的。他只是覺得有點不好意思。

有點悶騷型的。

「你自己備?那還要我們護士幹啥?你咋這麼墨跡呢!趕緊的,把褲子都給我脫了!別亂動,要不把你那玩意兒刮出血了我可不管!」

小護士說著,已經開始給刮刀消毒了。

陳楚緊了緊鼻子。

這女的一佔上風,這麼的強勢,他心裡倒是突突起來。

本來很興奮的,這一下,下面就軟了,好像對面不是一個十**歲的大姑娘,反而是一個大魔頭。

「告訴你啊!備皮完事了,還得打針呢!」那姑娘擦擦擦的用酒精刷著刮刀,頭也不回的說。

白大褂里被牛仔褲包裹的小屁股也是一晃一晃的。

牛仔褲而有些緊了,那兩條細細的小腿兒和圓潤的大腿像是要掙脫出來一樣,把兩腿間都裹出了一個凹處。

陳楚感覺下一秒那牛仔褲會四崩八散,她光溜溜的大屁股就會露出來。

「啊?……打針?打啥陣啊?」陳楚看著她的屁股,咽了口唾沫問。

「麻醉針啊!得打三針呢!」那姑娘還是頭也不回的說。

「打針啊?能不能不打啊?」陳楚開始冒汗了,他最怕打針了。一見到那針頭就開始迷糊。

比較之下,他寧願挨人一頓揍,也不願意去打針。

「不打針?」那姑娘笑了,同時也把臉轉了過來。

這時候她已經把頭髮散開,開始編織兩條辮子。這時也把眼鏡摘下來了,放在了一旁。

這姑娘邊編著辮子邊說:「如果不打針,那怎麼給你切除包皮啊?那不得疼死啊,十指連心更不用說那下面的東西了,踹一腳都疼的要命的,要是不打麻醉針直接切,你能暈過去。」

「你,你人還挺好的,我說你心好。」陳楚拍馬屁說。

「我好啥?我哪裡好?」那姑娘小手麻利的編了兩條小辮子用頭繩紮好,又戴上黑邊眼鏡框瞪著他問。

「你……」陳楚想說你哪都挺好,當我媳婦更好了。

但是話到嘴邊還是收回去了,沒敢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