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二十一章捅了過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一章捅了過去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更新時間:2013-11-03

陳楚看著她那嬌媚的臉蛋兒,尤其是那副黑色的眼鏡框,渾身禁不住激動。

這樣的女人,他做夢都沒有夢到過。

自己就等於一個癩蛤蟆,人家可是天鵝了。

但現在自己這個癩蛤蟆不禁可以看這個美麗的天鵝,而且離的還這麼近,能夠清晰的聞到人家身體上的體香。

從她敞開的v字領口可以看到一抹的肉色,和鼓起凸顯的一團肉肉。

這種誘惑一時間便超過了劉翠給他帶來的刺激。

劉翠的奶呈小麥色,雖然性感,但季小桃這白皙的未被開發的小白兔一樣的奶更是刺激著他。

他甚至想,要是能和這樣的女人好上一回,死也值了。

季小桃有條不紊的給他刮著陰毛,一個坐在床上,一個卻半蹲在地上。

她勻稱呼吸出來的熱氣,有幾口噴到了陳楚的下面上。

讓他再也忍受不了。

下面開始膨脹起來。

只倏地一下,便增長了兩三倍。

男人的鬼頭也是分好幾種的,有軟和硬之分。

軟的便是看著不大,但是膨脹起來卻壯大的很,五六倍都有可能的。

硬的便是看著不小,但膨脹起來,卻只能增長兩三倍。

也可以說一個是潛力股,一個是上市股。

陳楚這玩意兒應該算是潛力股。

看著七八公分,軟趴趴的。

實際硬起來就是一瞬間。

季小桃便沒在意太延長距離。

她一手托著鐵托盤,一手用刮刀刮著,忽的一下,陳楚這玩意兒硬翹了起來。她一點準備也沒有。

那梆硬的東西差點戳到她臉上。

要是戳到她嘴唇上中午飯是別想吃了。

她下意識的躲了一下,俏臉是沒碰著,但是手卻被碰到一下。

感覺那東西硬硬的,向上彈起。像是一根大蟲子似的,讓她一陣噁心厭煩。

陳楚可是爽壞了。

感覺下面碰到那雙白皙嬌嫩手背上的一霎那,滑膩膩的感覺別提讓他多舒服,他快忍不住射了出去。心想要是能讓這雙小手幫他擼,那可比自己擼舒服太多了。

季小桃面色發紅,好看:。

「行了,剩下的你自己刮吧!」

說完話轉身走了。

陳楚看著她搖搖擺擺的小屁股,血脈一下膨脹起來。

下面的鬼頭堅硬如鐵,心想老子總有一天把你按倒往死里戳你,一定要你做我的老婆。

……

深呼吸一口氣,陳楚把最後一根毛弄完,本來他毛也沒有多少。

然後開始躺在床上想起一個有一個女人。

這時,進來兩個醫生,讓陳楚不要動,說給他割雙眼皮。

陳楚本來覺得這是一個下手術,不過也挺疼的。

最痛苦的還是割完雙眼皮,一勁兒的淌眼淚。

那醫生笑笑說,這個好,下午割包皮的時候他能老實點。

兩人說完笑呵呵的走了。

留下陳楚一個人在床上哼哼唧唧的。

心想這他媽比挨閆三揍還難受呢!畢竟那是短痛,這是屬於長痛的。

一睜開眼,他就感覺直往上掉眼淚。

乾脆就閉上眼躺著得了。

吃過中午飯,走廊里傳來了說話的聲音。

「小桃,今天你去3號床午睡吧,下午還有不少工作,午休是必要的。」

「行,劉姐,就是那躺著一個男的。」走廊里也傳來了季小桃的聲音。

「沒事的,那患者剛割完雙眼皮,直淌眼淚,睜不開眼睛,再說了,能睜開眼那也沒啥,畢竟你只是午休,他啥也看不見。」

說著兩人笑了。

不久,門吱呀一聲開了,陳楚知道季小桃進來了,他裝睡覺。

而中午他也不餓,農村一般都兩頓飯,他已經習慣了,就是上學的時候吃三頓。

陳楚裝睡。

感覺季小桃先停了一會兒,然後發出窸窸窣窣的聲音。

像是在脫衣服。

他想回身看一眼,不過還是沒有動,想再多等一會兒。

過了一會兒,陳楚悄悄的睜開眼,眼睛眯縫一條縫隙,看到季小桃白大褂已經脫掉了。

而且把頭髮散落開,又弄成了兩條小辮。

她裡面穿著鵝黃色的小衫,身體微微一動,可以看到牛仔褲和鵝黃色小衫當中露出的一抹雪白的腰肢。

而且側著看她的胸前,更是凸起的很高。

老傢伙說過女孩兒的胸是向上挺翹的,和男人下面一樣,只有結婚生孩子的女人,奶下往下面耷拉。也就不好看了。

季小桃忽然轉過身看了陳楚一眼。

他嚇得一動不動,眯縫著眼偽裝著,不一會兒,季小桃才轉過身,把黑色眼鏡框也摘了下來,放在桌面上,好看:。

脫掉平底鞋和卡通襪子。

那上面印著的卡通圖案,讓陳楚一陣激動,季小桃穿這樣的襪子?他下面不由得硬翹了起來。

好想去把襪子拿過來聞一聞。

而且季小桃脫襪子是扶著凳子脫的,一撅屁股,露出的地方就更多了一些,白花花的后腰,陳楚好想過去摸上幾把,好好的舔一舔。

還有她露出那一雙光溜溜的,白皙的腳丫。也好想去聞。

看著季小桃走到旁邊的病床,打開被子,然後鑽了進去,把身上裹的很嚴。

陳楚一陣失落。

不過他又想到,夏天這麼熱,她不可能總是這麼躺著的。

果然,沒到五分鐘,床板發出吱呀的聲音,熱的不行的季小桃掀開被子,小聲咳嗽了幾聲,見陳楚沒有動靜,開始緩緩脫了起來。

陳楚沒敢動,他此時已經背過身,感受著背後美女脫衣服,他只是在忍耐,想等美女睡熟,然後再……

就像等待劉翠撒尿脫褲子一樣,他很有耐心。

過了一陣,又恢復了平靜。

等到十幾分鐘后,季小桃的呼吸勻稱了一些,又漸漸的深了。

陳楚這才緩緩的轉過身,發現窗帘已經被擋住了。

可能是季小桃怕熱。

剛才窸窸窣窣聲響時,就是把窗帘拉上了,但是七八月份的太陽卻毒辣的很。

即使擋住陽光屋子裡還是很熱。

此時整個醫院都在午休當中。

落針可聞。

他輕微的翻過身,床板還是發出吱呀的聲音,讓他嚇了一跳。

這時季小桃也嗯了一聲。

陳楚忙停止動作,屏住呼吸。

只見她把被子一蹬,身體已經暴露在外面。

陳楚清楚的看到季小桃上衣已經脫光,是背對著自己,那後背光溜溜的,只有一條橫著的乳罩的肩帶掛在那裡。

一陣電流刺激著他血脈膨脹,下面鬼頭堅挺起來,看著季小桃那光溜溜的雪白的沒有一絲贅肉的美背他好想擼。

一隻手已經伸進了褲襠,緊緊握住了鬼頭。

但他不敢發出太大的聲響,只是壓抑著一下又一下的磨蹭。

過了一會兒,又覺得不過癮,乾脆把褲子也褪掉,這樣一下就涼快了許多,握住下面,沖著季小桃的後背開始擼。

沒擼幾下,床板吱呀響了一聲,陳楚嚇得忙閉上眼,好好的躺著了。

季小桃翻過身,睜開大眼睛。盯了他一會兒,又小聲喚道:「陳楚,陳楚……」

他不敢出聲,只低低的發出兩聲呼嚕。

季小桃喚了幾聲,認定陳楚睡了,好看:。

她這才掏出手帕擦了擦身上,然後解開牛仔褲的扣子,拉開拉鏈脫了下去。

……

直到她又舒服的躺在床上,蓋上被子,牛仔褲脫掉后讓她渾身輕鬆了不少。

甭提多涼快,多舒服了。

這一舒服,季小桃便迷迷糊糊的真睡著了。

還發出了輕微的甜甜的鼾聲。

……

「呼……」陳楚終於呼出一口氣,剛才他是嚇壞了。

轉回頭看了眼季小桃裸露的外面白皙的肩膀。他的膽子又大了起來。

手在被子裡面慢慢的擼著鬼頭。

想噴出一把。

這要比看著劉翠撒尿清楚的多了。也刺激多了。

雖然對著他的是後背,不是屁股,但可以想象著自己鑽進季小桃的被窩,在和她做那種事。

陳楚下面的動作不禁加快,身上也燥熱起來。

此時已經到了十二點,太陽最烈的時候。

季小桃也有些受不了,迷迷糊糊睡夢中腳丫又把被子蹬掉。

這一下陳楚有些傻了,季小桃竟然沒穿褲衩。

這一驚非同小可,剛才他的鬼頭只是被迫的硬起來的,現在倏地一下硬邦邦的跟一隻大棍子似的。

現在什麼也不顧了,陳楚也把被子蹬掉,光著身子在那擼。

但是還是覺得不過癮,就光著腳跳到了地上,有點膽怯的去碰了碰門,發現鎖的很好,又返回來,胯下的大蟲子就來回甩來摔去。

忽然他大起膽子,躡手躡腳來到季小桃床邊,兩眼噴火似的看著她白花花的屁股。

大腦幾乎一片空白,伸手便握住鬼頭站在她面前擼。

有好幾次,他都想立即撲上去,壓住季小桃,但還是克制住了。

但就這樣擼出去還不甘心。

認為自己不是男人,也太窩囊了,先來想去,他又是靠近了一點,手裡握住鬼頭,仗著膽子,把鬼頭慢慢的伸向季小桃的身上。

距離一點點的近了,陳楚也越來越激動,鬼頭終於碰了一下她的腰,那小腰熱熱的,黏黏的,應該是天太熱出了些汗。

陳楚碰了一下就抑制不住的碰第二下,而第二下用力明顯大了一點。

可以看到她的腰被下面壓著出現一個小坑,隨後又快速的反彈。

陳楚暈了,下意識的往下面看,目光落在那光溜溜的兩條大腿和屁股上就再也挪不動了。

豁出去被揍了。

他終於大著膽子把下面湊近季小桃的屁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