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二十二章悶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二章悶騷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更新時間:2013-11-03

陽光透過窗帘的縫隙滲透進來,整個屋子像是從大樹後面照射進來的光線一樣的斑斑駁駁。

陳楚的呼吸更為的急促了,眼前躺著的這個美女的酮體讓他幾乎讓他欲罷不能。

這要比看劉翠撒尿刺激的多,此時整個大腦一片空白。

忽然,季小桃叮嚀一聲,好看:。

「嗯……」

陳楚嚇得一哆嗦,下面本能的就軟了,一下清楚的意識到自己這是在幹什麼!

有可能是犯罪了。

這麼一分神,本來硬邦邦的鬼頭,一下變得稀鬆軟了下來。

嚇得這傢伙一躍跑到自己的床上。

慢慢的把褲子提上了,過了半個多小時,季小桃悠悠的轉醒。

穿上衣服后又喚了幾聲陳楚的名字。

發現他已經睡得呼呼的了。

嘀咕了一句:「睡得跟死豬似的!」然後穿上鞋和白大褂,整理了一下床鋪,走了出去……

直到最後聽到關門的聲音,陳楚這才眼睛睜開一條縫。

見到空蕩蕩的屋子,才從床上坐起來。

此時的窗帘已經被拉開。

他眯縫著眼,走到季小桃剛剛睡過的床鋪跟前,仔細逡巡了一番,發現了幾根她的頭髮,忙撿起來,放在鼻前用力嗅了幾下。

然後踹進了兜里。

本來下午給他切割包皮的,不過醫生臨時有事沒來,而且手術室也沒有消毒。

所以手術便往後拖延了。

陳楚有些高興。

因為季小桃和他講的要打那三針麻醉劑還是把他嚇壞了。

下午的時候,季小桃又來了一次,只是簡單的檢查一番病床,隨後又整理了下床鋪。

陳楚沖她笑了笑,反而沒得到什麼好臉。

見到季小桃一副冷冰冰的樣子,陳楚有些不樂意了。

心想還不如中午把她給弄了呢!現在掉過臉就不理自己了。中午的時候,季小桃褲子都脫了,而且褲衩都脫了,那是多好的機會啊!

如果下次有機會,一定不會放過了,寧願被她哥哥打殘,也要跟他好上一次。

……

縣醫院只有三層樓,也沒多少醫生,病房也不多,這些醫生護士也沒有幾個好看的,加起來就十來個人。有個破食堂。

陳楚下午的時候眯縫著眼睛轉了一圈,就把這裡弄熟了,見那幾個女大夫,女護士也沒啥好看的,就季小桃還挺漂亮的。

這次反正也不吃虧,已經被自己看光了。

但他過了一會兒想一想也挺害怕的,萬一被抓住說自己是流氓,那可沒臉回去見人了。

晚上劉翠過來給他送飯,父親也來了。

陳德江呵呵笑著說不用來看這混小子,醫院也是有食堂的,反正都是閆三花錢,不吃白不吃。

劉翠點點頭,她也知道總來看陳楚不好,畢竟人家是個大小夥子,自己是個有夫之婦。村裡人又開始說閑話了。

因為是和父親來的,陳楚表現的很老實,好幾次想沖劉翠下手都沒敢,其他書友正在看:。

最後看著她那圓圓的包裹在褲子裡面的屁股,只能作罷了。

第二天,大夫依然沒來上班。

按道理有手術是應該做的,中午的時候季小桃和他說。

「陳楚,你知道為啥大夫沒來么?」

「我哪知道啊?」

季小桃笑了。

「你笑啥?」陳楚問。心想這要是農村姑娘身體被人家看了個遍都不想活了,這季小桃倒好,不愧是學醫的,在自己房間就脫光了。

就不知道她知道身體已經被看了,會咋樣?

「我不笑啥,你給醫生紅包了么?」季小桃聲音放低。

「我憑啥給他?」

「哎呀,你小聲點,最好還是讓你爸給他送點禮,不給錢那就送兩隻大公雞過去,肯定立馬給你做手術……」

「我家過年才吃一次大公雞呢!幹啥給他吃!」陳楚板著臉說。

「你啊!不過也對,反正你在這裡有吃有喝的,花的又不是你家的錢,反正是閆三倒霉了!」

季小桃哼哼著去食堂了。

陳楚看著她晃來晃去的小屁股,也跟著去了。

早上食堂就那幾樣,包子,大米粥,雞蛋鹹菜。

半大小子正是能吃的時候,閆三已經在這裡存了錢。陳楚踢里禿嚕的喝了三大碗粥,吃了八個肉包子,鹹菜還吃了兩碟。雞蛋也吃了五六個。

這還是他因為有很多人看他吃飯,所以不好意思放下的筷子。

季小桃離他不遠,看的都傻了。

她往上推了推黑框眼鏡。

小聲嘀咕了句:「這是豬啊!」

一上午就這麼渾渾噩噩的混過去了。

縣醫院也不算忙,大病都去市裡醫院治去了。

這裡就是愛死不活的混著。

一張報紙看半天的地方。

到了中午,陳楚吃完飯早早的躺在床上裝睡。

而且這次打著呼嚕都山響。

路過的大夫進門瞧瞧,轉身搖著頭走了。

直到聽到季小桃腳步聲的時候,他才放低了聲音。

因為那些醫生都去午睡了,最後回來的便是季小桃了。

門吱呀一聲開了。

隨後便是輕輕的關門和擋窗帘的聲音。

好像生怕驚動了陳楚似的。

這次季小桃還帶過來一隻電風扇。

調好了角度和風力,便朝著她自己的床上吹了過去,好看:。

陳楚心裡這個罵,這個死丫頭,老子就不熱么?裝睡身上還捂著薄被呢!

季小桃見門已經關嚴,門上的布帘子也放了下來,這才躺在了床上,有電風扇的風力,她感覺很愜意。

鞋和襪子都脫了,想這麼迷迷糊糊的睡去。

而她不知道,對面看似睡著了的陳楚,腸子都悔青了,恨不得時間倒流,哪怕看著那挺翹的屁股擼出去也好啊!這下人家不脫衣服了,這可怎麼擼。

不久,季小桃像是有些困了,迷迷糊糊中,感覺穿著衣服睡很不舒服。

在家的時候她也經常裸睡,由於自己一個房間,哪怕是穿著內衣睡都不是很舒服。

而且她是學醫的,自然也知道裸睡對人身體的好處。

但是縣醫院總共就那麼幾個休息的房間,都被一些醫生占著,他們倒是一人一個房間的。

她只是一個實習生,自然和醫生比不了。

她朝陳楚的方向喚道:「陳楚,陳楚?」

聽到的只是他的鼾聲。

想想算了,這貨睡覺死的很,昨天他睡到下午兩點,自己只裸睡一個小時就行,從十一點半到十二點半,這個階段自己脫光衣服,沒人看的見了。

想到這裡,季小桃也壯著膽子,像昨天一樣,把衣服一件件的脫掉,其實也沒啥衣服,外面一個小衫,下面牛仔褲,雖然這牛仔褲是薄料子的,但也是熱的很。

穿在身上,裹得下面腿窩子潮乎乎的。

脫掉褲子,她就光著脊背跳到電風扇跟前,沖著兩腿間的小窩窩吹了起來。

舒服的差點讓她呻吟出聲。

下面汗差不多幹了的時候,她又躡手躡腳的鑽進了被窩。

做這些事情,她的大眼睛都一眨不眨的盯著陳楚的床。

見他睡的很沉,一動不動,呼嚕聲還挺有節奏。

不禁膽子更大了。

直接上床把被子夾在兩腿間,磨蹭了幾下,感覺很舒服。

便夾著被子睡了。

又過了好一會兒,陳楚才一邊裝著勻稱的鼾聲,一邊慢慢的翻過身。

因為他已經聽到了季小桃的深深的呼吸聲。

知道她睡熟了。

轉過身來的一瞬間,陳楚整個人差點成了人棍。

兩條腿抻得筆直。

兩手也狠狠的抓住被子,兩腿間的鬼頭死死的往前頂著。

因為季小桃今天又沒穿衣服。

電風扇呼呼的朝她那邊吹著,把她兩條小辮上面的髮絲吹得像是毛衣上的茸毛飄著。

而光潔的美背,這次連那乳罩都摘了下去。

纖細的腰肢下面便是那圓圓的臀部,好看:。

那兩瓣臀瓣向上挺翹著,陳楚忽然鼻子熱烘烘的,像是有什麼液體流了出來。

下面的鬼頭也從來沒有過的硬。

哪怕是伸進那小蓮嘴裡的時候也沒有這樣的硬度過。

陳楚忙快速的褪掉褲子。

下面褲子也好脫,蹬掉褲子然後就把褲衩也脫了。

那邦邦硬的鬼頭像是一隻尖銳的長矛直接指向季小桃那光溜溜的大白。

陳楚下定決心,今天一定要噴出去。

萬一明天人家不脫褲子,或者換到別的病床睡覺,那自己不就是又沒有機會了么?

哪怕是擼,今天也不能放過了。

陳楚光著腳丫子跳下床。

身上有點黝黑,這樣和人家季小桃一比,一下就明顯了。

人家的身體又白又嫩,就跟水豆腐做的似的,他整天在屯子里瞎跑,的給黑鬼似的。

但黑的挺結實的。

陳楚走到季小桃跟前,看見桌子上放著她的衣服和內衣。

還有那隻黑色的眼鏡框。

他把眼鏡框先拿在手裡,然後戴上。發現還真是一個眼鏡的空框框,這季小桃也不是近視眼,咋願意戴著這玩意兒。

但只要她一戴上,自己下面就硬了。

季小桃整個人的氣質就不同了,也更性感了。

他把眼鏡框摘了下來,又放在自己的下面頭上來回蹭。

那下面本來就挺硬了,被光滑的眼鏡框沒蹭兩下就有了感覺。

陳楚嚇了一跳。

「乖乖,你可別這樣就射了,要射也要射到季小桃的屁股上才行!」

他忍著,又抓過來一隻粉紅色的胸罩,昨天穿的是白色的,今天就換成粉的了,這丫頭真愛乾淨。

陳楚直接放在鼻子上開始拱起來,像是豬拱地一樣,也像吸食毒的人那樣的狠狠的聞,狠狠的又搓又舔。用力在臉上蹭著。

隨後放在胯下開始磨蹭了起來。

乳罩的布料滑滑的,感覺特別的舒爽,差一點就射了。

陳楚忍著,又抓起了一隻小巧的褲衩,黑色的,帶著蕾絲花邊的,下面的鬼頭怒了,一股異常刺激的感覺襲上他的頭頂。

不好!這是要射的前兆,陳楚咬牙忍著。

直接拽著下面,放在季小桃的屁股上。

那屁股上的皮膚好軟。彈性十足。

陳楚受不了的,下面如長矛一樣的堅挺的碰了碰那彈性的皮膚。

季小桃嗯哼的呻吟了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