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二十三章季瘋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三章季瘋子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更新時間:2013-11-04

季小桃這嗯的一聲,像是被弄痒痒了,身體動了一下。把陳楚嚇了一身冷汗。

下面滑溜溜的下來了。

原來那一下地方不對,正被季小桃兩條大腿邊的肉夾住,倒是把人家弄痒痒了。

電風扇呼呼的吹著,很像是被風吹弄痒痒一樣。

陳楚也不知道到底有沒有被發現。反正他一軟自然滑溜了下來。

見季小桃沒醒,陳楚也豁出去了,抓住下面又放在她上面的屁股上。

那下面一受到刺激,馬上又膨脹起來,季小桃的屁股又極為的彈性。

不過陳楚沒敢摸,只是拿下面蹭著她的挺翹的臀瓣。

那種摩擦感讓他飄飄欲仙,欲仙欲死。

不過他還是看著那深深的股溝有點發傻。

不知道自己應該把這東西放在那裡。

他感覺一陣的有暈目眩,腦袋也跟著直發脹,暈暈乎乎的滿腦子一片的空白,幾乎跟一團漿糊相似。

這……就是女人的屁股溝么?

以前他只是遠遠的看著,還看不太清楚。

加上每次都做賊心虛,總感覺後面有人盯著自己看一樣。

但時間長了,也就有點習慣了,膽子也逐漸的大了起來。

就像是張老頭兒那老家說的,男人想鍛煉膽子,那就肌

陳楚是沒看見人家洗澡,農村女人洗澡都很隱蔽,窗帘子不禁擋得十分的嚴密,有的時候還穿著內衣內褲洗。

張老頭兒說上次他看寡婦洗澡就看見那寡婦穿著紅肚兜兜洗的,其實他啥也沒看著。

不過,這話說出去可沒人相信。

陳楚也不信。

他倒是沒看見人洗澡,竟是看人家撒尿了。

但是那麼遠的距離,他只能看個大概,白花花,或者小麥色的圓圓大屁股只在眼前一晃,就提上褲子走人了。

也只是短暫的十幾秒。

現在可不一樣,季小桃就這樣赤果果的躺在他面前。

他看著那嫩嫩的挺翹的臀瓣,激動的心臟都要跳出來。

他更想把季小桃翻過身,看看她的腿窩子,不過還是沒敢那麼做。

怕把人家弄醒了,那就不好收場了。

這時,陳楚也冷靜下來了,其實他膽子也不大,都是讓張老頭兒給使壞鍛鍊出來的。

怕萬一人家真醒了,自己不成了流氓了么。

還是別太過,不過眼前這丫頭也太讓人受不了了。

正好有電風扇的風呼呼的吹著她,好看:。

自己在上面蹭幾下,應該沒事,就當是電風扇吹的了。

想到這裡,陳楚看著季小桃那深深的屁股溝子。

乾脆就直接在上面輕輕的蹭了起來。

只輕輕的幾下,陳楚就受不了了。

此時,他一隻手支撐著床,另外一隻手放在腰上。

他沒敢上人家的床,這樣的姿勢弄的他渾身是汗。

不過,那深深的溝兩旁長著的一些絨毛還有粉紅的顏色,刺激著他。

沒蹭到十幾下,陳楚受不了了。

馬上把下面移開,沖著桌子上就噴了過去。

同時陳楚一手抓住下面,眼睛死死的盯著季小桃。

激動著壓抑著興奮和性福,幾秒之後,爽點慢慢的消失。

下面軟了下來,陳楚也舒服的壓抑的呼出幾口氣。

平靜的過了幾秒鐘,他才發現事兒有點大了。現在那股東西噴了出去,他整個人意識到後果嚴重,萬一被人發現,還不把他送進派出所啊。

忙找來報紙光著開始擦噴出去的液體。

還好大部分都噴到了桌子上,但是一擦還是有些粘稠。

他又沾了一點水,總算擦乾了。

好在天熱,而且有電風扇。乾的也較快一些。

陳楚把桌子上東西又放好,發現那蕾絲的小內褲上還站著一點腥,抓過來直接在床下的褥子上蹭了蹭,又聞了聞人家的小內褲。

那小內褲也是噴香噴香的,香水兒味道,比那小蓮身上還香。心想季小桃肯定是往褲衩上噴香水了。

而且那香噴噴的香味中還帶著一點騷氣。

他就是喜歡聞種騷氣。

不禁放在鼻子上嗅了嗅,隨後又拱了幾下,嘴裡感覺像是吃到頭髮似的,手一抓,揪出了一根彎彎曲曲的陰毛。

陳楚暈了。

下面的又大了。

這……這應該是季小桃的陰毛了。

陳楚興奮不已,把那東西放在自己的下面根部。

不禁更是興奮了。

人家的又軟又細,騷味中還帶著香水味兒。

自己沒備皮之前,長的也是很粗的。

陳楚忙輕輕的撕下來一塊報紙,把這根毛仔細的包裹起來,藏在內衣兜里。

天了!這下等我開學回到學校可有的吹了。不能,這事兒不能吹,自己知道就行了。

陳楚一直屬於悶騷型的,這事兒他只想偷偷的去樂,就像駱駝反芻一樣,吃完了,那就好好的去慢慢的品位。

收拾完畢,把季小桃的小褲衩放好,想到這丫頭一會兒就穿上,自己放在下面上磨蹭好久的內褲,而且上面還佔著自己的『熊』,好看:。他就異常的興奮。

農村都管男人噴出的那東西叫『熊』。

當然,陳楚看生物面語叫做精液,女性那東西潤滑的叫**,也有一個學名他記不清了。

而且自己的『熊』存活應該在三個小時左右。

想到過不了一兩個小時,季小桃就會穿上自己『熊』還存在的內褲,然後和她的下面接觸磨蹭。

陳楚就興奮的合不攏嘴。

生物書上還介紹女的可以體外受精,如果排卵和『熊』融合,就會經過魚腸道游進子宮。

開始孕育。

如果碰巧過段時間季小桃真懷孕了咋辦?

要是沒人要那才好,正好我陳楚娶她做老婆,天天上她。這樣的老婆,天天晚上不讓她睡覺……

陳楚躺進被窩裡,提上了褲子。

繼續裝睡覺,不過心裡可是美得不能再美了。

到了一點鐘。

季小桃幽幽的醒了過來。

她呀的一聲,看了看皓腕上的精緻的小手錶,不禁有些著急。

忙回頭看了看陳楚,還好這傢伙還在睡。

她快速的拿過來胸衣和內褲就要穿上。

但怎麼感覺都有些不對,借著外面淡淡的光線,感覺胸衣邊緣像是有點起球了。

不禁暗想,這東西才買了沒幾天啊,怎麼就會這樣了。

暗罵商家無德,賣給自己質量差的東西,回家母親又要說她用東西不節省了。

雖然她家裡的條件還不錯,在縣城的平房也要動遷了。

能給不少的錢。

但是她母親是從農村出來的,不管做什麼都十分的節約的,父親是工廠的技術工人。

哥哥卻是整天瞎混的。

季小桃沒有想太多,怕陳楚醒過來,看到她光著身子。

那樣傳出去可是丟死人了。

以後還怎麼嫁人啊。

想到這裡,她臉上不禁微微發紅,在家的時候就裸睡慣了的。一時間還改不掉這個毛病了。

穿上衣服睡覺實在睡不著,而且太累,根本就休息不好了。

快速的繫上上面的胸罩,然後分開小內褲,兩條小腳伸了進去,隨後光著兩隻小腳丫站在地上,往上提了提。

感覺裡面有些熱烘烘的感覺。

也說不好是怎麼回事,總是有些不對勁兒的樣子。

季小桃蹙了蹙眉,心想她媽老說她一身的焦毛,可能就是這回事吧。

當下忍了一下,隨後把褲子也穿上了。

……

收拾了停當,季小桃打開窗帘,見陳楚還是一動不動,好看:。

心想這小子長得還是不錯的,就是個不高,不是自己喜歡的類型。

再說他也沒自己大。

每個女孩兒都是思春的,就像每個男人看見漂亮的女人,不管是這個女人比自己大多少,還是小多少都是要意淫一把的。

哪怕是十六七歲的半大小子,看到三十多的美艷少婦,也要目奸一陣。

女孩兒一般見到和自己走進距離的男人,也會有這種想法,只是從不會承認。

……

季小桃最後穿上了白大褂,把黑框眼鏡重新戴上。

整個人的氣質又是搖身一變。

剛才像極了一個鄰家女孩兒美麗乖巧的形象。

而這個黑框眼鏡一架上,立馬成了性感又具有個性的尤物少女了。

感覺著門響。

陳楚過了會兒才睜開眼。

見這丫頭已經把電風扇拿走了。

床鋪也收拾的板板整整的。

這時,眼淚又開始淌了下來。

他不禁有些懊惱,我擦!早知道這樣說什麼也不割雙眼皮,怎麼這麼遭罪呢!

眼睛有些發腫了,其實就是眼皮腫脹起來。

下午他出去打飯的時候,誰見到他都會笑出聲來。

不用說別人,就是陳楚自己照鏡子,眯縫著眼睛都會笑,怎麼跟個熊貓似的了。

這一笑,眼淚就又淌下來。

……

就這麼一連在醫院住了三天院。

每天中午,季小桃都會來這裡裸睡。

而且一天比一天睡的沉,睡的踏實。

陳楚的膽子也一天天的打了起來,開始的時候輕輕的磨蹭,到後來的一天,力度加大了些,竟然想有種伸進裡面的衝動。

不過最後還是理智佔領了上風。

他也從醫院的醫生閑聊的口中知道,這季小桃家裡三個孩子,兩個哥哥還有她。

他大哥人一直在外地打工,而他二哥季揚綽號季瘋子,打架那是不要命的亡命徒。

當年閆三在縣城混的也不錯,但是還是被當時十七八歲的季瘋子差點砍死。

所以閆三報復,沒想到找錯了門,把季揚鄰居家搶了,人也砍了。

這才進去七八年。

不過閆三出來了,也不敢再找季瘋子彆扭,他也怕不要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