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二十四章女人的哈巴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四章女人的哈巴狗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更新時間:2013-11-04

都說半大小子吃死老子。

這句話一點也不假,陳楚現在最是能吃的時候。

一個人能頂兩個成年男人的飯量。

現在正是生長發育期,在家裡吃不到什麼好東西。上頓土豆,下頓豆角的。營養也跟不上去。

縣醫院的伙食雖然差,但每天中午晚上都有肉的。

尤其是大肉餡包子很實惠。

陳楚開始兩天有點不好意思放開飯量。

怕人說農村來的飯量大,瞧不起。所以只吃個半飽。

後來父親陳德江來了兩次沖他吼:「幹啥不吃飽?留著肚子回家吃么?反正在這裡吃飯也不是花咱家的錢!是閆三的錢!」

這小子想想也對,這不是給閆三省錢么!便開始放開飯量來了。

他在家裡大米飯壓的實實在在的,能吃四大碗,吃菜還不算。

農村的大瓷碗都大,一碗飯比城裡的一小鐵盆還要多,好看:。

這樣的飯量把整個縣醫院的食堂都搞懵了。

陳楚伙食錢沒了,醫院就打電話讓閆三續錢。

閆三眼睛都長了。

心想陳楚真他媽的是爹啊!

不過,錢也續了。

但這個包皮手術還在托著。

直到第五天,閆三受不了了。直接來到縣醫院。

正趕在中午,縣醫院的醫生護士都在食堂。

陳楚坐在旁邊的一個離著食堂窗口很近的位置,這樣方便盛飯。

人家都是二兩四兩的要大米飯。

這小子過去,沖著飯堂的師傅說:「孫師傅,來一斤!」

「小子,你一斤夠么?」這孫師傅都知道這吃不飽了。

陳楚這幾天也得了個外號,叫吃不飽。感覺他吃的再飽,還能噎進去一碗飯。

「啊!一斤不夠的話,一會兒再來半斤溜溜縫……」

排在他後面打飯的正巧是季小桃,她直翻眼睛。

「陳楚,你能不能快點!你要那麼多吃不完,不是糟蹋糧食么!」

這丫頭橫眉立目的。

她能比陳楚高出半頭。不過,這兩天明顯的感覺這小子腦袋像是尖了似的,就像苞米苗長出了穗子,頭髮也直立不少。顯得個高點了。

身體也比前幾天顯得結實,有肉了。

其實陳楚晚上睡不著的時候就出去練拳。

這東西不能耽擱了,他倒不是為了拳練厲害了打誰,而是練厲害了,張老頭兒一高興,就再教他怎麼偷女人的事兒。

要不是那老傢伙出主意,他也不能和那小蓮整出那事兒。

雖然差一點就弄進去。

不過該摸的還是摸了,不該摸的地方也摸了。

給王大勝算是戴了一頂綠帽子。

想到這裡他就特別的過癮。

心想怪不得男人都喜歡給人戴綠帽子,原來感覺是這樣的爽。

如果再把那小蓮給上了,以後看見王大勝那不得爽死。

他和王大勝還有點過節的。

前幾年的時候,王大勝還沒結婚,陳楚放學拎著彈弓打鳥,打到的時候,被王大勝給搶了。

還踹了他一腳,罵他馬勒戈壁。

陳楚不是一個小心眼的人,但是這個仇他還是記下了。

「媽的王大勝,你老婆已經被我摸了,全身上下都摸遍了,還讓老子把下面伸進嘴裡了。等老子回去就把那小蓮給幹了,讓你當王八,最好我再給你種個種子,以後那小蓮生的孩子就是我陳楚的。」

……

陳楚想起以前的事兒有點發愣,。

孫師傅已經把他的飯菜打好。

「小桃姑娘啊,你是不知道,陳楚這小子能吃的很啊!我像他那麼大的時候也能吃,不過那時候咱國家窮,吃不飽飯,現在管夠了。」

孫師傅說著又給陳楚舀了一勺菜湯。

這幾天,他和這大師傅混熟了,沒事還來廚房幫幫忙。

當然,這也是張老頭兒沒事告訴他的,到一個生地方要會來點事兒,一定要搞好關係。尤其和做飯的大師傅。

沒想到還真挺管用了。

季小桃其實知道他能吃,每天中午看的眼都直。

她吃的很少的,只要了點青菜跟二兩飯。

孫師傅又取笑說:「小桃姑娘你可真不錯,人又能幹,又漂亮,關鍵吃的還這麼少,要是以後嫁給誰,肯定錯不了……」

「哎呀,孫師傅你又瞎說……」季小桃臉上紅撲撲的,緊張的不住往上面推黑眼鏡框。

她本不是近視眼,但這幅眼鏡框給她帶來的魅力卻不是一般的大。

這些打飯的縣醫院的醫生一聽都鬨笑起來。

他們也想開幾句季小桃的玩笑。

尤其是那些男醫生。

一個個都三十,四十歲的。

有了家之後就消停了,不騷了。

其實很不對,就是這些有家,有老婆的男人才騷,越是了解女人,越是和自己老婆干夠了,就越是形如左手摸右手,總喜歡找點刺激。

尤其是縣城的男人,基本上結婚時候,自己的老婆都不是處女,越是大城市越是這樣。

相反,一般農村的男女,別管多落後,結婚當天處女還不少。

所以這縣醫院的男人有著很深的處女情結。

而且他們又都是學醫的,幾乎不廢力氣就能看出季小桃是處女。

如果是別的實習生,他們便會主動勾搭。

但是一聽說她哥是季瘋子,誰都怕了。

縣城裡有名的亡命徒,七年前砍過閆三,誰不知道。

季小桃本來在中專還有一年實習的,但就因為在學校有一個男生勾搭她。

讓季瘋子知道了,拎著棒子就去了。

那男生和學校教務處主任有點親戚,好像是舅舅之類的。

季瘋子把這個男生連他的舅舅都一塊揍了,還把學校的玻璃給砸了。

校長也不敢惹這個愣頭青。

最後私了了,季小桃先實習,而實習也是學校給安排的,直接在縣醫院。

那個男生和他舅舅當然也是白打了。

還挨著校長一頓批,其他書友正在看:。

你招惹誰不好,偏招惹季瘋子。

……

這些醫生都是色大膽小,平時和病人家屬拽的不行,但面對季瘋子的妹妹,他們只能看著人家牛仔褲里扭動的小屁股直咽唾沫。

沒人敢去勾搭的。

正這時,季小桃端著飯盒,四下看了看,然後走到陳楚對面坐下了。

咚的一聲,飯盒放在桌子上,聲音還不小。

這丫頭往上推了推黑色眼鏡框,水靈靈的大眼睛看著他。

「你看我幹啥?」陳楚問。

「咋的?看看你不行啊!你個大熊貓!」季小桃白了他一眼開始吃飯。

陳楚現在還淌眼淚,心裡卻哼哼。

心想現在老子不理你,你拽什麼拽啊!等一會氖焙潁還不在老子對面脫的光溜溜的?你全身都被老子看了,屁股溝也不知道被老子下面蹭過多少回了。

反正老子是沾便宜了,隨便你瞪。

正這時,食堂的門被咚的一聲推開了。眾人嚇了一跳。

有幾個男醫生剛來的人都不吱聲了,老老實實的坐了回去。

「陳楚他媽的在哪呢?」閆三瞪著眼睛喊了一嗓子。

整個食堂都跟著嗡嗡的響起來。

這些大夫也跟著身上就一哆嗦。

陳楚抬起頭,他和閆三交過手了,雖然最後是被打了,但也不那麼懼怕了,不像只聽過名的時候。

「閆三,我在這,你找我?」說這話他站了起來。

這時季小桃焦急的伸手抓他的胳膊小聲說:「陳楚,你坐下……」

閆三大步走過來,一副的氣勢洶洶。

「我他媽的找你!我他媽的還揍你呢!」他順手把食堂一張沒人坐的長條板凳子抄了起來。便要掄過去。

「閆三!你要幹啥?」

「沒有你們的事!都他媽給我消停吃飯!」閆三眼睛一瞪。

這些人都不敢說話了。

有人小聲議論,惹不起,這小子剛從監獄出來。

他誰啊?

閆三你都不知道?前些年搶劫進去的那個。

……

眾人不動,陳楚這時又站了起來,腳下很自然的擺出一個架勢,手也把身後的凳子抄了起來。

「閆三,我他媽的還怕你不成!」他雖然也拿著凳子,但只是一張椅子,真掄起來,威力不大。

閆三腦門上青筋直跳,他本來就想嚇唬嚇唬陳楚,這小子要是服軟趕緊出院就拉倒了。

現在見人家也抓了一把椅子,閆三的虎勁上來了,。

「我糙尼瑪的陳楚!今天我不把你給乾死!我隨你姓!」

兩人站在一起根本就不是一個級別的。

陳楚一米六,閆三得有一米八五了,長得又黑有壯,胳膊都有小孩兒的腰粗。

禿腦袋上也全是傷疤。

這要是真打,不得把陳楚打死。這些醫生都明白,有的想報警,怕報復還是沒敢打電話,再說閆三這貨去派出所那是家常便飯,不出大事,尋常的打架鬥毆第一天抓起來第二天也放了。

還不得再報復他們?「閆三!你把凳子給我放下!」忽然一聲嬌聲喝道。

正是季小桃。

這丫頭伸開雙手擋在陳楚前面,杏眼瞪得圓圓的。

胸口也一陣陣的起伏。

陳楚懵了,這些大夫也懵了。

季小桃怎麼護著陳楚了?他倆不總是打嘴仗么?

閆三更怒了,伸出手指頭,指著季小桃罵。

「你他媽的誰啊?滾他媽犢子!」

說著要把她扒拉到一邊。

「閆三!你要是敢動我,我讓我哥砍死你!」

「你哥他媽的誰?」

「我哥是季揚,怎麼著?」

……

閆三楞了楞。

顯然沒想到這是季揚的妹妹。

攥緊的拳頭也軟了。

但他不想在一個小姑娘面前丟了面子。

「這裡沒季揚的事兒,也沒你的事兒,你給我一邊去。」

閆三做夢都想報復季揚,但是最後還是理智戰勝了仇恨,他還是忌憚那個亡命徒。

能打架的怕橫的,橫的怕楞的,楞的怕不要命的。季揚就屬於最後那種人,派出所輕易都不理這種人。

閆三伸出蒲扇大的手掌,往旁邊一拉季小桃。

她整個人就被拉開。

接著踹出一腳就把陳楚踹倒了。

「我糙你媽的!小逼崽子老子寧可花錢了!你不是願意住院嗎?老子把你的腿打斷!再讓醫院給你治!」閆三手裡的板凳舉起來,就要砸下去。

「閆三兒!你給我住手——!」

閆三回頭見剛要罵人,一見是劉翠,立馬一哆嗦,老老實實的放下板凳。

「妹子,你,你——,嘿嘿,你咋來了?」

剛才還凶神惡煞的閆三馬上笑容滿臉,跟一條哈巴狗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