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二十五章想死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五章想死了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更新時間:2013-11-05

劉翠站在門口,一隻手扶著門框。

她今天穿的正是那件深藍色的連衣裙,其他書友正在看:。

也就是因為這件連衣裙被風吹的緊緊的,把她的胸和屁股姆崧滾圓。

才讓陳楚一路尾隨。

也差點讓閆三強姦。

她有好幾天沒來縣醫院了,也不知道陳楚怎麼樣了。

今天便煮了一包自家小雞下的笨雞蛋過來看看。

她覺得看不見陳楚這個半大小子心裡痒痒的。

像是有點想他了。

但劉翠不想承認這些,因為她是一個結了婚,孩子都十一歲的女人。

她十八歲結婚,在農村那時候也很正常,二十歲的時候有了孫穎。今年她三十一了,不知道什麼是愛情,不懂得愛與被愛。

她只知道一個媳婦就要守婦道。

最後給自己找了一個理由來看陳楚,就是人家救了她,就不能忘恩負義……

她也沒什麼好衣服,最後還是選擇這件深藍色的連衣裙。

雖然好幾年的衣裳了,但沒穿過幾回,更沒下水幾次,所以看上去還是那樣的新鮮。

此時劉翠站在那裡,渾身透出一股成熟的水蜜桃的風味。

這種女人是那種熟透了的性感,不像那種小丫頭,是一種青澀的。

這種女人像醇香的酒,越品越有滋味。

不知道是連衣裙有些瘦,還是她身體胸部和臀部過於豐滿,把一個連衣裙活脫脫的穿出了旗袍的味道。

下面露出小麥色圓潤結實充滿彈性的小腿。看上去是那樣的氣質和性感。

飯堂男醫生的目光都在她裙子凸顯的屁股和鼓鼓的胸脯上迷失。

閆三也傻掉了。

長條板凳扔在地上,大手搔著腦袋。

咧嘴笑道:「妹子,妹子你咋來……」一句話還沒說完,腰間就被陳楚踹了一腳。

「我曹尼瑪的閆三!」

這一腳把他踹出兩步遠。

要是平常半大小子肯定會被一腳踹趴下。

但閆三人高馬大的,被踹開一步,只打了個趔趄。

「行了!陳楚!你也給我消停點!」

季小桃大喊一聲,又把陳楚推開。

「閆三!不許你動手!你要是敢動他,俺……俺就去派出所告你!」

劉翠也喊了一聲。

這一聲閆三嚇屁了。

去派出所告他有兩個意思,第一個便是很簡單的,以大欺小,打人家陳楚,還有個意思就是怕把他要強姦未遂人家劉翠的事兒抖出來。

進過大牢的人都明白這些,甚至比警察都懂法,閆三雖然橫,整天吵吵的大不了進去再呆幾年。

但誰沒事願意去坐牢啊,!

「嘿嘿!妹子,我不還手,我不還手……」

閆三拍了拍胯骨上的腳印,又指著陳楚。

「小逼崽子!今天我給我妹子面子,不和你計較,不過你他媽的給我記住這一腳!」

「行了!閆三你再撒潑我就給我哥打電話!」

季小桃說著把陳楚拉到一邊問:「你沒事吧?」

「沒事!」

兩人第一次離的這麼近,季小桃的鼓鼓的胸脯剛才在無意中磨蹭了他身上好幾下。

感覺她胸部硬硬的,不像劉翠那樣軟,也沒有那小蓮的軟。

……

「妹子!你咋來了?」閆三這時跑到劉翠跟前問。

他比劉翠也要高上一頭,低著沖人家說話,滿嘴的酒氣噴了過來。

劉翠小手往兩邊扇扇風。

「我要是不來,你還不把人打死?我告訴你閆三!我沒和你開玩笑,你要是再動陳楚一個手指頭!別說我和你沒完!」

「那是……肯定沒完,嘿嘿,妹子,你別生氣,你也知道我就是這個急脾氣,但也不能全怨我啊,陳楚這犢子……」

「嗯?」劉翠哼了一聲。

「哦,陳楚這孩子!行了吧!你看他就在這裡住院養大爺,病好的差不多了也不出院,雙眼皮也割了,他爹讓他做包皮手術,這錢我也寧掏,但也不能總是賴在這不做手術啊!這樣住下去得多少錢?這不是訛人么?」

兩人說著話已經走到了外面。

季小桃聽到這裡和陳楚說:「你在這裡坐著好好吃飯,我出去一下。」

「你去幹什麼?我的事不用你管!」陳楚見這些醫院的醫生都一副嘲弄的看著他。

那意思就像是他躲在女人後面似的,有的是羨慕,有的則嫉妒。

但是他受不了女人站在他前面給他撐腰。

而劉翠出現的一霎那,已經把這些男人的魂給勾走了。

但是季小桃卻是一時的母愛泛濫,見不得閆三以大欺小。

「哎呀,你懂啥?人家閆三一個大老爺們能怕你個半大小子么!你要是敢不聽我的,一會兒我哥來了,保不齊也連你一塊揍。」

陳楚一聽蔫吧了。

身體還哆嗦一下。

季小桃撲哧笑了。

「傻了吧!瞅你嚇得這樣,我哥還沒來呢!咋的?你就害怕了?」

「我怕個**啊!你真找你哥揍閆三?」陳楚問。他心裡害怕,但嘴上也不能服軟,不然太丟人了。

「誰讓閆三剛才推我了,我出去和他說說,他要是和我道歉就沒事了,要不今天他就回不去了。」

季小桃說著朝外面走去。

那一晃一搖擺的小屁股直讓陳楚暈眩,其他書友正在看:。

這丫頭也太囂張了。

不過人家有個哥,也算是囂張的本錢了。

季小桃走到外面,見閆三正和劉翠拉拉扯扯。

嘴裡竟說著陳楚的壞話,說他就是一個無賴,簡直就是在訛人。

季小桃不樂意聽了。

「閆三!你才訛人呢!你打人了,賠錢看病那是天經地義的!再說了,這也不是陳楚不做手術,是那個大夫想要紅包,所以這手術就一直拖著,你就算把陳楚打殘廢了,那大夫不來,手術也做不了?」

「你……」閆三剛想罵人,一見是季小桃,還是有些忌憚的。

「那大夫是誰?家住哪?我他媽去找他!」

季小桃哼了一聲:「你自己不會去查啊!那大夫叫王洪斌!」

「行了,沒你的事兒了!我下午去找他!」閆三說著又要去拉劉翠。

劉翠狠狠掐了他一下胳膊。

這小子皮糙肉厚的,像是個大狗熊似的,根本不在乎這點疼,還是一句一個妹子的套近乎。

季小桃看不下去了,掏出手機撥號說:「哥啊,你快來啊!閆三來縣醫院了,好像要打我……你啥時候來啊!」

閆三傻了。

他知道季揚的妹子叫季小桃,以前都調查過的。只是已經過去七年了,沒想到人家妹子長這麼大了。

他一想到季瘋子要來,還是哆嗦了一下,被人差點砍死,還是發的。

「小桃妹子你這是幹啥?不帶這樣的,我啥時候說打你了?」閆三有些窩囊的說:「再說了,多大個破事啊!我這回是找陳楚問他為啥還不做手術,既然是那個狗日的大夫的事兒,我現在就去找他,以後不找陳楚麻煩了,你找你哥幹啥?」

「那你還站在這為啥還不走?」季小桃一瞪貓眼。

「誰說我不走了?老子,我這不馬上就要走么?」閆三說著往後退了一步,絆到了一塊石頭上,差點摔了一跤。

「誰他媽的把石頭放這了?媽的!」閆三嘴裡罵著,又沖季小桃咧嘴笑。轉身一路小跑沒影了。

季小桃憋著沒笑出聲來。心想這種人就得哥哥能治。

「大妹子,多謝你啊!」劉翠感激的看了她一眼。

劉翠不是忘恩負義的女人,知道要不是人家,這閆三還不知道要糾纏到什麼時候。

他就這麼死皮賴臉的,自己還真沒啥辦法。

「沒事,以後他要是再死皮賴臉,你說提我哥。」

「你哥是季揚?」

「嗯。」

「那你哥一會兒是不是來啊?」劉翠還是擔心怕打架,更不想因自己而起。

季小桃笑著揚了揚手機。

「哈哈!我根本沒撥出號,閆三就嚇跑了,其實我也不想找我哥了,他現在有個工作,不能再惹事了,其他書友正在看:。」

劉翠這才舒出一口氣。

……

「嬸子,你來了?到我房裡坐一會兒吧!」

劉翠一看陳楚走出來,一看那眼神就知道這小子讓她去坐一會兒肯定沒啥好事。

肯定又是摸又是親的,把自己弄的渾身火熱,下面也潮乎乎的,回去還得洗褲衩。

上次她就忍不住找個沒人的地方摳了半天。

劉翠臉紅了,忙擺手說:「不用了,你在這裡好好養病吧!閆三去找那大夫去了,差不多這兩天你就能做手術,再過幾天就開學了,你把精力多用在學習上……」

劉翠說著把懷裡的一包東西遞過去。

「我怕你營養跟不上去,在縣城醫院的飯你吃不慣,給你煮了點雞蛋送來了。」

陳楚一陣感動。

忙把這包雞蛋接過來,感覺沉甸甸的,最少有二三十個了。

「你去吃飯吧,我先回了。」

劉翠說完看了眼陳楚和季小桃,快步往外面走了。像是要逃避什麼似的。

陳楚轉身把雞蛋又遞給季小桃。

「小桃你幫我拿回去,我去送送我嬸兒。」

季小桃俏臉一紅,心想這該死的東西怎麼管我叫小桃了。

心一下跳的厲害。

倒不是她喜歡陳楚,她心很高,以後的對象一定要是大學生,而且還要在縣城工作的,家裡條件最好是當官的才行。

這也是她父母給定的條件了。

自然瞧不上這個半大小子。

但畢竟男孩這麼稱呼她,心跳還是加快,緊張的手心裡都冒出汗。像有一頭小鹿在身體里撞來撞去的。

這時陳楚已經追上了劉翠,倆人走出了縣醫院大門。

劉翠走的很快,而且說了好幾次讓陳楚回去。

但他還是跟著。

一直走出了五六里。

路過一片苞米地。

陳楚見四周沒人,只有苞米葉子嘩啦啦的作響。

終於抑制不住的,從背後一把抱住劉翠,在她的脖子上狠狠親了兩口。

下面感受到劉翠裙子裡面裹著的圓滾滾的屁股帶來的凸感和彈性。

他一下就硬翹了起來。

劉翠嚇的啊的低低叫了一聲。

而陳楚的手已經抓住了她的胸口。

「嬸子,我想死你了。」說著,就把劉翠往苞米地里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