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二十七章玉女備皮(求收藏!求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七章玉女備皮(求收藏!求紅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更新時間:2013-11-06

劉翠兩手順勢抓住兩顆苞米桿兒上面,屁股盡量往後坐,又向上挺撅著,這樣保持著平衡。

陳楚下面隔著褲子,還隔著一層裙子。

但感覺劉翠屁股還是那樣的肉感和彈性。

劉翠也是如此,感受著後面那硬邦邦的東西。

她一時竟然有些迷失了。

一股又刺激又興奮的感覺摒除了所有的膽怯心理。

她甚至想脫掉裙子,現在就算把她脫光,可能都不會反抗。甚至去迎合。

她的屁股不禁又挪動一下,陳楚更感受到下面彈性十足。

雙手抽回來抓著劉翠的向上撅著的臀尖,臉貼在她潮乎乎汗水的美背上。

下面就那麼隔著深藍色的裙子一下又一下用力的撞擊她的臀瓣。

發出一下又一下的啪啪的聲音。

汗也不斷淌了下來。

劉翠感覺自己的屁股溝子像是被一隻粗粗的大鐵棍抵住似的。

被頂撞的又是那麼過癮。

她是生過孩子的女人,自然不同那小蓮那樣的小媳婦。

對男人的那東西都了解的很。

孫五的就挺大了,沒想到陳楚比她男人的還要大。

一時愣住不動了,就那麼讓陳楚隔著一層裙子狠狠的頂。

心想反正陳楚是隔著褲子,又隔著她裙子的,是做不成事的,也不算偷漢子了,其他書友正在看:。

便任憑陳楚下面在她屁股溝子上面蹭來蹭去。

陳楚本來他是想多堅持一會兒的,但太喜歡劉翠了,而她的屁股又太有彈性了。

只用力蹭了二十多下,就噴了出來。

也顧不了那麼多了,解開褲子把大半東西都噴到了地上。

十幾秒后,這才鬆開劉翠的肩膀,找了塊苞米葉子把噴到褲子上的東西擦了擦。

陳楚緊繃的身體也慢慢軟了。

重重的呼出兩口氣息,也消停了。

不過這樣一弄,劉翠的後面裙子都擠進屁股里了。

陳楚看見她拽裙子,下面又開始抬頭了,上去一把抱住劉翠。

「嬸子,我的好嬸子,咱要不再來一次。」

感受屁股后一股火辣辣的暖流,劉翠又慌了。

「陳楚,今天不行,太晚了,等你出院了,嬸子答應你,一定和你好一次。」

「好嬸子,現在就給我吧。」

「還是等你出院吧,嬸子說和你好一次,就一定會和你好一次,嬸子有沒有騙過你?」

陳楚點頭。

「行,嬸子,不過你得讓我親親你的嘴。」

「你,別……」劉翠想了想,還是閉上了眼讓他親。

陳楚摸著她的頭髮,一把把她拉進懷裡,嘴唇一下碰到了她的嘴唇。

他沒親過嘴,只在電視上看到過。

實際不懂得什麼,只嘴唇用力的抵住劉翠的嘴唇,感覺一股甜蜜的感覺。又用舌頭舔了幾下。

「行,行了!」劉翠推開他。

「陳楚,我真的得走了,你回吧,等你手術完回到村裡,嬸子一定給你一次。」

陳楚戀戀不捨的抓了兩把她滾圓的屁股。看著那裡被自己弄出來的褶皺。

「嬸子我幫你弄弄吧!」

劉翠像一隻受驚的小兔子,忙朝前快步跑了。

陳楚又在苞米地里坐了一會兒,脫光了膀子,等僧乾的差不多了才走出去。

美美的哼唱著歌往回走。

這一路心裡異常的愜意起來。

心裡也特美。

下面的東西弄出去了,渾身甭提多舒服了。

雖然沒有把劉翠整個人拿下,但這也算睡過她了。

陳楚最喜歡的也就是劉翠的屁股,現在算是小小的如願以償一次。

張老頭兒說過,她是一個好女人,必須得一點點的來,這種剛烈女人的性格也是最不好駕馭的,好看:。

嫁了男人會從一而終,別人想要勾引到手不是容易的事。

相反,如果能把劉翠弄到手,想那小蓮那樣的賤貨更是手到擒來了。

所以陳楚多少有點成就感。

剛走到縣醫院大門邊,一輛急救車便開了進來。

急救車停下后,跳下一個女大夫。

先沖裡面喊了幾聲來人。

不見人出來,就沖陳楚喊,讓他過去搭把手。

這時,車門也打開,陳楚跑過去的時候,聽到裡面有一個女孩兒的聲音喊著痛。

那女孩兒聲音有些中性。

他聽的有些耳熟。

但也沒多想,在縣醫院住院的五六天,他也在裡面混熟了,不然那大夫也不能讓他搭把手了,顯然當成了自己人。

「醫生,醫生我好痛啊!」那女孩兒的聲音又傳了出來。

陳楚一抬頭,一下有些慌神了。

那裡面躺著的不是別人,正是朱娜。

此時,她秀眉緊皺,本來就白皙的面孔此時滲透出豆大的汗珠。

上面白色的小衫也已經濕透,下面穿著的是一條緊身熱褲,白色熱褲把她身上裹挾的玲瓏有致,凸凹盡顯。

陳楚一下就硬了。

再見她大腿根兒處也已經被汗水濕透,已經貼到了大腿上。

圓潤充滿彈性的大腿,看上去已經透明的了。桃源深處的黑木耳的輪廓都顯現出來,綻放著青春活力的誘惑。

「你還愣著幹啥?快忙我把她抬到擔架上去!」那大夫沖陳楚喊。

隨後以又沖裡面又吼了一嗓子:「大中午的人他媽的都去哪了!?」

人都午睡了,也有的大夫中午就直接回家睡覺去了,下午來不來還不一定呢!如果有手術他們再來。

但這個地方一個星期也碰不到一個手術。

大部分都去市裡面的醫院了。

……

而救護車裡面還坐著一個女人,身材很瘦,三十六七歲年紀,模樣中有幾分與朱娜相似。此時一臉的焦急。

朱娜雖然只有十七歲,但已經出落的跟大姑娘一樣了。

該凸的地方,該凹的地方,都凸凹,而且比其他女孩兒都凸凹的更厲害。

陳楚一下就慌了。

不知道該怎麼做。

以前一直意淫著朱娜。

人家就是高高在上雪白的天鵝,他一直以癩蛤蟆自居。但是今天這天鵝竟然掉到自己面前了。

而且表情極為的痛苦。

朱娜已經睜開眼見到了陳楚,其他書友正在看:。

她的雙眸細長,如水。

就像古書上寫的那種美目盼兮……思人歸兮……

最難消受美人恩。

最苦莫過美人淚。

這種美女的淚,陳楚心都快碎了。

她和劉翠不一樣,朱娜在他心裡一直是玉器,玉做的一樣女人。

「你還愣著幹什麼!快點幫忙!你去抬腿,我來抬頭!」那女大夫大聲指揮著。

這個女大夫剛才又是開車,現在又是抬擔架,但畢竟是個女人,沒有男人力氣大。

陳楚雖然十六歲,但半大小子力氣也不小。

而且農村孩子有一把子力氣。

一股激勁竄上車。

伸手就抓朱娜的小腿。

她穿著白色的平底鞋,兩條小腿亂蹬了兩下,還是被陳楚捉住。

那白色熱褲外暴露的小腿異常白皙嬌嫩。

陳楚的手粗糙一些,一抓住這嬌嫩的小腿,身上像是過電似的。

麻酥酥的。

立即感受到什麼叫做溫潤如玉,什麼叫做吹彈即破。

原來女人的皮膚真如同書上寫的這樣的軟啊!

劉翠的皮膚性感而彈性十足,充滿野性。那小蓮的雖然白,但也沒有朱娜這樣的嫩。

陳楚不禁有點發愣。

「啊——!」

朱娜一聲痛叫,把他驚醒,同時那雙平底鞋踹到他胸口上。

把他踢了個後仰。

「急性闌尾炎!必須馬上手術!」那女醫生沖朱娜母親說了一聲。

然後又沖陳楚說:「你沒吃飯啊!給我使勁抓住她!」

「我……我怕弄疼她。」

「放屁!你現在不用力,她就更痛苦!大小夥子怎麼一點勁兒沒有!廢物!」

陳楚臉瞬間黑了下來。

廢物?

奶奶的!老子不發威,你真拿我當病貓了。

陳楚一股虎勁上來了,上前抓住朱娜的兩條小腿,用力往腰間一抓。

腰眼一用力,往前一頂,就把她抬了起來。

此時也不憐香惜玉了,朱娜越是折騰他越是有種罪惡的快感。

粗手也順勢抓住了朱娜膝蓋以上。

「哎呀!痛……」朱娜叫了聲痛。狠狠瞪著陳楚。

「你——!你給我撒手!」

陳楚心裡笑,其他書友正在看:。

撒手?好不容易找個機會和你親近親近,你以為我傻啊?本來要把朱娜放到擔架上,但這丫頭折騰的太厲害,怕她從擔架摔下來。

陳楚和那個女醫生,直接把她抬了進去。

那女醫生畢竟力氣沒陳楚大,而手術室還在二樓。

到了樓梯口就讓陳楚自己背著。

這時,幾個人身上都出了汗,朱娜的嬌軀一落到背上,兩人的身體貼到一處,汗涔涔的感覺就像兩個人粘連到一起了似的。

而朱娜胸前的兩隻肉球也硬硬的抵住了陳楚的後背。

他的下面也騰的硬了起來。

「陳楚!你放開我……我,我,我糙你媽……」

「啪啪!」她母親揚起巴掌在朱娜屁股上狠狠打了兩下。

「你這丫頭像話嗎?怎麼還罵人了!?怎麼這麼不知好歹?」

朱娜只疼的哭。

「這個……小夥子,你別介意,都是我把她慣壞了……」

陳楚笑笑,說了句沒事。朱娜罵他,他心裡特舒服。再罵的難聽點?真他媽的爽。

陳楚又看了看那少婦,心想這就是朱娜的母親了,嗯?挺顯年輕么?而且描眉畫眼的,身上的香水味還挺濃的,並且還帶著一股的騷勁。

還算是風韻猶存了。

張拉頭兒說過,風韻猶存更艷陽……

這時,後背上的朱娜小手已經狠狠掐住了他的肩膀。

疼的他一咧嘴,當下也顧不得多沾便宜了。

兩手往上一托,正托住朱娜兩瓣挺翹的屁股上。

朱娜像是感覺到了什麼,啊的叫出聲來。

陳楚怕被人發現,一溜煙朝樓上跑了。

他沒敢太過分的去掐朱娜的屁股。

只是那麼兩手在後面托著,感受著那屁股的挺翹,圓潤,飽滿又顫動的彈性。

那醫生也快步追上來,打開了手術室的門。

陳楚剛把朱娜不舍的放下,心想這雙手今天想別洗了,一會兒下樓好好的聞聞。

便見到朱娜的母親已經把那女醫生拉了出去。

掏出了五張一百的,往那醫生手裡塞。

「王醫生,我知道現在手術室沒消毒,也知道大夫沒來,但您看這個手術不能拖了,您幫著想想辦法,我真不想讓我女兒這麼遭罪……」

那女醫生假意推脫兩把,最後接過錢。

點頭說:「行,不過得先給你女兒備皮,我自己力量小,得找個人幫忙,你和剛才那小夥子說說,然他按住你女兒,我來備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