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二十八章脫光光(求收藏!求紅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八章脫光光(求收藏!求紅票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更新時間:2013-11-06

「備皮?」朱娜母親愣了一下。

似乎明白的點點頭。

「對!闌尾炎手術必須要備皮,不然容易感染,這也是手術必須的一個步驟!」

「那……好,我和剛才那小夥子說說。」

朱娜母親走進病房。

陳楚已經聽的明明白白,不禁偷眼朝朱娜兩腿間看了一下。

她已經疼的在床上都直翻滾,叫聲卻是很**,像是被強姦了似的。聽的陳楚硬邦邦的差點擼了。

此時她兩條腿蜷縮了起來。白色的熱褲和白色的小衫似乎要包裹不住凹凸的身材。

裡面青春的,豐腴的肉肉像是要掙脫束縛而獲得自由一樣緊繃。而腰間露出一片雪白更是讓人血脈膨脹,其他書友正在看:。

陳楚下面翹的跟一隻大棍子似的。

不知咽了多少口水了。

聽見腳步聲近了,知道有人要進來。

陳楚忙摸了一下自己的小弟,把他扶正位置,現在已經支起來小帳篷了。

讓外人看見不好。

他甚至想,要是沒人進來多好,他就找個隱蔽點的地方,手伸進褲襠裡面擼。

看著朱娜的腰和她的屁股狠狠擼。

陳楚想,像朱娜這樣的美人,以後得嫁給什麼樣的人呢?是不是城裡的,有正式工作的?但嫁給誰當然不能嫁給自己這樣的農村人了。

要是誰娶了她,那還不得天天干她啊!整宿整宿的不讓她睡覺的干。

插進裡面幹完了也不拔出來,就在腿窩子裡面攪和。

他正想著,朱母走了進來。

「小夥子,阿姨求你點事。」

其實陳楚都知道是啥事,不就是給朱娜備皮需要自己幫忙么?這算什麼幫忙,讓自己看她女兒的下面。

這事兒大好事啊。

在學校的時候,他就想看朱娜撒尿了。

天天幻想著在學校廁所後面鑽個洞,然後等朱娜去撒尿的時候他就跑過去看。

但又怕被人發現。

再說學校廁所都是用磚和水泥砌起來的,哪能那麼容易鑽洞?

他都想過晚上的時候帶著螺絲刀,偷偷的去學校的女廁所去摳一個洞。

後來一想也不行。就算洞摳成了,那下課的時候自己跑過去看也能被發現啊。

那可是嚴重的事兒了,不是耍流氓么?得在全校學生面前挨批,弄不好還得進派出所,以後是沒法活了。

雖然鑽洞不行,他想看朱娜撒尿的**也越來越強,曾經無數次幻想著的,朱娜光著的樣子開擼。

更想看她屁股下面的腿窩子是啥模樣。

不僅僅想看朱娜的,還有另一個班花柳賀的屁股和腿窩子他也想。

柳賀也是傲的不得了。

那丫頭屁股都翹得比煙囪高。

陳楚總是幻想總有一天要把這兩個女人都佔為己有,左擁右抱。

而上次鄰居孫五受傷,朱娜送雞蛋的時候差點去孫五家的廁所。

他也差點看到朱娜脫褲子撒尿。

但是好事還是被攪和了……

……

「阿姨,有啥事你就說。我和朱娜是同學,沒事的。」

陳楚心想這可是朱娜的老媽,自己要是想娶了朱娜天天干她,必須先把她老媽整明白了。

朱娜在床上還是疼的死去活來,。

朱母也就簡單的說了。

「哦,你是朱娜同學就更好了,一會兒她要做手術,是急性爛尾,醫生需要你幫忙……」

「啊,行,阿姨你不用這麼客氣,直接和我說怎麼干就行。」

朱母又說了聲謝謝,然後去安慰朱娜去了。

陳楚心裡熱乎乎的。

心想怪不得朱娜這麼有氣質,她媽和農村的那些老娘們根本不一樣,長得也是白白嫩嫩,鳳鳳搔搔的,這朱娜也跟著遺傳了。

他現在一看見朱娜都想從後面抱住狠狠的頂幾下。再過幾年那還了得啊?

陳楚撇了一眼朱母。

不禁眉頭一皺。

朱母一米六的身高,比朱娜矮了五公分,但人長得卻還是細腰豐盈,面媚柳眉、挺鼻,上下嘴唇中間有一條暗線。

也就是人中穴位橫著的一條不算太明顯的肉線。

一般人根本不會注意這些。

也是剛才離著近了,陳楚才發現。

他忽然想起張老頭兒說過,這種女人很**,**強不強不說,這種女人會主動勾引姦夫。

陳楚心裡咯一下。

朱娜一直是很正經的,她這個媽媽……

「阿姨,叔叔沒有來么?」

朱母愣了一下,手也哆嗦了。不過很快又恢復了。

「啊,沒有過來。」

「哦。」陳楚答應了一聲,心裡琢磨了起來。

……

這時,走廊里季小桃迷迷糊糊的從病房走了出來。

午休的時候,她見陳楚沒回來,便一個人進病房休息,把門也反鎖了。

因為其他大夫的房間都鎖著門,縣醫院其實也離關門不遠了。這些大夫整天都在捉摸著自己以後的出路。

是花錢找人調動工作,還是自己開一個小診所赦天還整趕上周六。

所以更沒幾個人當班了。

上午這些大夫只是來蹭飯的。

因為她還是裸身睡覺,聽見走廊里有喊聲,她起來也只能一件件的穿,女孩兒穿衣服也比較慢,又是胸罩,又是褲衩的,還有一層大姨媽,所以才這麼久出來。

「王醫生,要做手術啊?」她說著打了個哈欠。

「嗯,急性爛尾。你快幫我給手術室消毒,馬上就做。」

「對了,王醫生,那個三號病床的陳楚還沒做包皮手術呢。」季小桃問。

王醫生雖然很不耐煩,但也不敢得罪這個小實習生,誰讓她哥是季瘋子呢。不然不整死她?還能這麼慣著她?。

她話到嘴邊又改口了,心想一會兒手術還需要陳楚幫忙呢,好看:。

「這個王洪斌也太不像話了!人家陳楚這小夥子都來多久了,怎麼手術還沒給人家做?要是再不來,這手術我來做!」

「王姐,你人真好。」季小桃甜甜一笑:「你說王洪斌和你都是姓王,但是咋差距這麼大呢!」

王露笑了一下。

又轉過話頭說:「不過,畢竟在一個單位,咱縣醫院不還沒關門么?陳楚的手術還是王洪斌來做的好,畢竟是他的主治醫師。」

季小桃笑了一下,沒說什麼。開始給手術室消起毒來。

一般手術室消毒之後都要半天才能用。

但縣醫院可沒有那樣的條件。

再說這手術室基本上一個月也不用一回。

朱娜這是急性闌尾炎發作,實在疼的厲害,才來縣醫院的。不然能多挺一會兒也去市裡了。

但去市裡還是要排隊的。

手術室就是一個單獨的有些發暗的小房間。

季小桃一會兒便消毒完畢,打開電磁爐烘烤起來。

沒有啥專業的設備,只能靠著這東西高溫了。

而朱娜也疼的厲害。

那叫聲像是生孩子難產似的。

王露收了人家的錢,也著急了。

「那個……陳楚,你快把朱娜背起來,送手術室。」

「哎!」陳楚清脆的答應了一聲。

這個活好,簡直就是享受。

背著朱娜就做回背媳婦的夢。陳楚彎下腰,這時朱母把她扶起,讓她站在床上。

朱娜的平底鞋已經脫掉了,而且襪子也脫了。

光溜溜白皙的小腳是那樣的誘人。

陳楚撇了一眼,心裡一顫。

本來覺得朱娜的小腳肯定很小,但沒想到挺大,他穿三十九號的鞋,朱娜差不多要穿四十號的了。

不過,那雙腳卻細長,像一隻小船似的。

這朱娜以後肯定會騷的很。

這樣的長腳,而且腳趾甲上還塗著黑色的指甲油。

白皙的美腳,黑色的指甲油是那樣的扎眼。

就像是黑色妖姬,一團黑**火,極為性感。

本來身材高挑,容貌白皙又處處透漏個性和清純的朱娜,加上這樣黑色的指甲油,整個人搖身一變,從一個清純美少女一下就成了妖嬈的狐媚子。

看著陳楚怦然心動,越來越想和她睡覺了。

他只能盼望著早點出院,好找張老頭好好商量一下計策,怎麼能把朱娜給睡了。

要是能睡了她,死了都值了。

這麼想的時候,他下面也邦邦硬了……

此時,朱娜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扶在他的背上,好看:。

只是忍著疼痛胸口盡量抬高,那意思很明顯的嫌棄陳楚,不讓他佔便宜。

陳楚的手也只抓著她的小腿,沒有往上抓,她媽還在身邊呢,自己得裝的老實一點才行。

再說了,一會兒備皮的時候還有自己幫忙呢!

朱娜再聖潔,再怎麼樣,還不得老老實實的把褲子脫了,讓老子看下面?

想象著朱娜一會兒的屈辱表情,陳楚心裡就一陣得意。

背著她輕輕的剛走兩步。

朱娜的母親便說:「輕點,輕點,別傷了我女兒,別碰著她……你能不能輕點!哎呀,這孩子,倒是歲數小,毛毛楞楞的不懂事……」

陳楚皺起眉頭,真想把背上的朱娜扔在地上。

剛才朱母給他的那點好印象瞬間就沒了。

想起張老頭兒說的話,那種腰細,下頜尖尖,柳眉最重要的是人中處有橫線的女人不僅淫,而且心還挺毒。

看來這有橫線的女人真就是不能深交。

陳楚忍著。

到手術室的時候也是輕輕的把她放下來。

朱母還是吵著動作重了。

陳楚繼續忍。

心想剛才求自己的時候挺客氣,現在臉刷的就變了,老子欠你們的么!

「行了,你出去吧!」穿上白大褂的王露進來說。

朱母看了陳楚一眼。

「醫生讓你出去!」

陳楚真想一巴掌呼過去。

王露這時已經戴上了口罩,扔給陳楚一件白大褂。

「快把這個穿上!」隨後轉頭看著朱母:「你出去!」

朱母愣了一下。退到門口。

王醫生又沖朱娜說:「把褲子脫了,現在開始備皮!」

說著話,她手上已經多了一隻刮刀,和一個托盤。

朱娜嗯嗯了兩聲。

「在這兒?」

她本能的雙手捏住白色的熱褲,那褲子已經濕潤的半透明了,能看清裡面黑色的小褲衩。

朱娜一臉的屈辱和不甘。

而陳楚則激動了。

這是他做夢也夢不到的場景。

朱娜此時此刻就要在他面前脫光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