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二十九章太白了(求好人的收藏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九章太白了(求好人的收藏和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更新時間:2013-11-07

朱娜只是一個十七歲的女孩兒。

而陳楚一個半大小子站在她身邊,她怎麼好意思脫褲子?

不過不脫又疼的受不了。

王露醫生催促道:「你快點脫,不然遭罪的是你自己,別說闌尾炎死不了人?」

這話說的雖然牽強,但效果卻不錯。

朱娜當時害怕了,嘴角抽搐兩下一閉眼,便解開了短褲的扣子。

裡面肥嫩的屁股一下就彈跳出來。

像是一隻大籃球似的。

陳楚的眼睛也差點跳出來。

朱娜的屁股要比劉翠的白多了,也圓多了,更是挺翹、彈性多了。

劉翠畢竟三十一了,結婚生孩子的女人。

自然和還沒開苞的小丫頭沒發比。

雖然她性感,還是性感的冒油的那種,但是自身的皮膚條件卻沒朱娜的好了。

朱娜的全身都透出一股水汪汪的味道。那是清純又青春的氣息。

如果說劉翠是中午的太陽,又火辣又性感,那朱娜就是早上剛出生的太陽,紅潤又養眼。

陳楚有點受不了了,他側著身防止下面支起來的帳篷被人瞧見。

朱娜已經把短褲褪到了腳踝處,大屁股和兩條光溜溜的大腿暴露在他眼前,她那大腿又白又直,比電視選美比賽上的模特還好看,其他書友正在看:。

還穿著的小黑內褲非常的精巧,不過天熱,加上疼痛而滲進犬,小內褲現在已經是汗涔涔的濕的很。

「褲衩也脫了!」王露醫生說。

「大夫……」朱娜為難了。不禁回頭看了一眼陳楚。

這傢伙現在眯縫著眼睛。

看到朱娜那副委屈的模樣,他心裡甭提多開心了。

這小妞兒不是煩自己么?不是討厭自己身上的汗味么!不是認為自己不配么?

哼,現在老子就是癩蛤蟆要吃你的天鵝肉了。

「你看他幹啥?」王蔓前幾天割的雙眼皮,眼睛都腫了,根本看不清你,再說了,就是看見了能怎麼著?誰還沒長個屁股?」

朱娜愣了一下。

王露繼續說:「你這小姑娘怎麼這麼封建,現在是治病要緊,虧你還是學生,生物課怎麼上的?再說了,就看幾眼屁股又能怎麼樣?能缺塊肉么?快點脫!一會兒耽誤的治療我可不服責任!」

王露大夫說著,又喊季小桃給她拿三支麻醉劑。

門外傳來季小桃的答應聲。

王露算是個老大夫了,再說醫院把男女光著身子看的都很淡。

比如說來個生小孩兒的,男大夫也有接生的。

孕婦在手術台上都是脫的光光的,一絲不掛,而且孩子還從下面出來,男大夫還要負責宮療呢。

就是把手伸進孕婦的生殖器裡面開骨縫之類的。

就是把裡面給撐大。

這都是很正常的……

所以王露很看不慣朱娜這樣矯情。

朱娜在鄉里的中學校很洋氣,在村裡穿著性格也都洋氣。

但畢竟也生長的農村。

對縣裡還是有些忌憚的。

被人這麼一說,又看陳楚果然眯縫著眼,心裡的抵觸就小多了。

再說小肚子太疼了。她實在受不了了。

強忍著,把屁股抬高,兩手抓住內褲的兩角往下褪。

陳楚只看到她光溜溜的兩瓣大屁股,還有那深深溝子。

看的全身僵直的跟木棍子似的,好想伸手去抓兩把。

那短髮飛揚,整天傲氣不得了的朱娜終於光著屁股出現在他面前。

而下一秒他更硬了。

只聽王露大夫說:「把腿劈開,再劈大點,我要備皮了。」

「王……王大夫,能不能,不刮……」朱娜中性又帶有磁性的聲音響起。

那聲音中甚至已經帶著哭腔了。

「不刮?萬一感染了呢?再說了,你現在發育的快,備完了,半個月就能再長出來了,你擔心這個幹什麼?快點劈開……」

王露說著手一扒拉她的大腿,便蹲了下去,一手握著托盤,另手拿著刮刀,其他書友正在看:。

又讓朱娜兩手扒開下面。

那樣備皮的就更容易一些。

朱娜沒辦法,既委屈又無助。

後悔為啥不多忍一會兒去市裡面的醫院,不能像縣醫院條件這麼落後了……

備皮的工作也有男的來做,醫院沒有這種男女限制,不然怎麼給人看病?光身子不光身子都沒啥。

朱娜抵觸也大多因為多了這個陳楚。

如果沒有他在現場,就算現在給朱娜備皮的是個男醫生她也能接受。

她認為陳楚內向,家裡窮,學成成績差,他不配。被這種人看光身子是羞辱。

陳楚裝著不去看,但實際上他眼睛一會兒都沒離開過。

朱娜那短髮飛揚的臻首,還有痛苦無助又委屈的呻吟哭泣,他聽的是那樣的好受。

就像自己壓在她身上,在給她開苞一樣。

張老頭兒曾經說過,女人的第一次很痛的,下面會出血。一個鴨蛋形狀的一灘處女血。

女人那時候會掙扎,會哭泣,還會呻吟,男人在上面卻感覺到緊,感覺到還一陣陣的濕潤和發熱,下面被箍得很享受。

總之那種感覺比當神仙還好,重要的就是那種佔有的馳騁的**。

現在聽著朱娜痛苦的呻吟,她還連說了幾聲不要。

陳楚幾次都想把手伸進褲襠里。

只要碰幾下,估計就能噴出去了。

從他的這個角度看過去,能看到朱娜分開的,白花花的兩條大腿。

她的兩隻柔嫩的柔荑正扒開著下面。

只聽到王露嘩嘩嘩的用剃刀給朱娜備皮的聲音這個難受,心都要跳出去了。

真想和王露大夫說說,讓自己去給朱娜備皮。

就算給大夫紅包都行。

由於陳楚是在她身後所以看不清全貌。

他想站到王露身後去看,但沒敢那麼做。怕被趕出去,換季小桃進來。

他現在也不明白為啥讓他來當幫手,季小桃不也閑著么?

現在也管不了那麼多,多看一會兒是一會兒。

他只看到朱娜分開的大腿,還有揚起的白皙的腳丫,那染著黑色指甲油的腳趾甲深深的印在了他的腦中。

他微微的翹起腳,看到朱娜的柔荑分開的地方露出一個凸的小包。

像是小崗樓似的。

那上面生物書上好像介紹過叫做『音前庭』。

那上面凸起的地方有一撮黑色的樹林,其他書友正在看:。

很快被王露幾下刮掉了。

朱娜的下面的不少,至少比他的多多了。

季小桃給他備皮的時候,手法不是很熟練,但這會兒也應該備皮完成了。

「陳楚!你去把這東西倒掉!然後回來!」

王露命令了一句。

「哎~!」陳楚答應了一聲。

這活他太願意做了,這可是朱娜的,他做夢都想這麼干。

走過去的時候,他還裝的挺正經,端起那個托盤,頭也沒回的走出去。

因為他知道,王露和朱娜都在看著他,就是裝也要裝一會兒正經人。

端著托盤出了門,季小桃已經拿著三隻玻璃瓶和藥針過來了。

陳楚見到醫院走廊長凳上坐著朱娜的母親,此時低頭很難受的樣子。

他沒有去理她,直接問季小桃。

「那瓶子里裝的是啥?」

「呵呵……」季小桃在他眼前晃了一晃。

「麻醉劑啊!一會兒要給朱娜打的。放心啊,過幾天你做手術的時候也要給你打。」

陳楚一哆嗦,想起季小桃說的那三針,一針要打在自己的睾丸上,一針打在下面的頭頭上,還有一針是卵皮上。

還沒打光這麼一聽就像是在動用酷刑似的。

「那這三針給朱娜打在哪?」

「你……你問這個幹啥?不害臊么?」季小桃瞪了他一眼。

「啊,隨便問問。」陳楚臉紅了。

「哎,你端的是什麼?」季小桃又問。

「垃圾!我先走了。」

陳楚一溜煙下樓了。

季小桃納悶,垃圾倒在廁所里就行,你往樓下跑什麼。

一樓的廁所簡陋,一般都願意去二樓蹲廁所。

陳楚跑到那裡,看了看朱娜被刮下來的**,一陣的心跳加速。

他曾經見到過劉翠的一根都收藏起來了。

這下看到朱娜的這麼多,想都留下了,又做賊心虛。

所以留下一半,找個塑料袋包好藏在了衣服裡面。

剩下的都扔掉了。

這才端著托盤跑了上來。

心想等到沒人的時候再好好看一眼。

等他上來的時候,王露已經用酒精給朱娜下面消毒完畢,又用手指碰了碰問她有感覺沒有。

朱娜點了點頭,說有,但是不明顯了。

陳楚進門后,又走到了角落裡,不過眼睛倒是撇了撇,不過朱娜這丫頭的小手在兩腿間還擋著,也沒看清她的腿窩子,其他書友正在看:。

只感覺兩條白花花的大腿,那中間一圈粉紅粉紅的。

不禁又想起了老張頭教育他的四大紅。

殺豬的盆。

廟上的門。

大姑娘的褲襠。

火燒的雲。

心想這大姑娘的褲襠能和火燒雲媲美,那美的肯定不行了,當然是紅色,不過剛才看到的卻是粉紅粉紅的。

「陳楚!你過來!」

正在他琢磨這事兒的時候,王露大夫又叫他了。

「唔,我來了。」

陳楚現在跟三孫子似的屁顛屁顛的跑過來。

他現在特別感謝王露王大夫,恨不得給她跪下磕倆響頭。

「你幫我按住朱娜的兩隻胳膊,我要給她打麻醉針了。」

「我……」陳楚猶豫了一下。

「你是不是男人啊!快點!大小夥子怎麼比老娘們還墨跡!」

「好!」

陳楚過去一用力,抓住朱娜的兩隻白皙的皓腕,往下按住。

「陳楚,你鬆開!」

朱娜掙扎一下。

細長的眼睛眨了幾下,長長的睫毛上又掛滿了淚珠。

口中噴出來的熱氣,還有零星的口水都噴在陳楚臉上嘴上。

陳楚感到很甜,也有種罪惡的快感。

「你喊什麼?陳楚,給我按住了!季小桃,你也給我過來按住!」

季小桃還是沒有陳楚力量大,雖然比他大了兩歲,兩隻手都按不住吃痛的朱娜。

最後還是陳楚兩手分開死死按住。

兩針麻醉劑分別打在朱娜的脊椎和腹部。

朱娜翻過身打針的時候,陳楚看到那圓滾滾的屁股。

真白啊!

下半身像玉一樣,沒有一點點的瑕疵,而朱娜的上半身此時已經被汗水濕透,腮邊的短髮也濕潤了貼在臉上,已經滿臉淚水了。

「哭什麼?還沒做手術呢!陳楚,沒你的事兒了,你出去吧,季小桃留下。」

陳楚答應了一聲。

知道打完麻醉針后,就算給她開膛破肚也不痛了。

此時,他滿腦子還是朱娜屁股的影子。

朱娜的屁股太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