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三十章火燒的雲(求好人紅票和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章火燒的雲(求好人紅票和收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更新時間:2013-11-07

陳楚有些受不了了。

出去之後感覺渾身都跟火燒似的。

就像整個人置身於煉丹爐當中,滿腦子都是朱娜那光溜溜的大白屁股,。

小夥子精力最是旺盛的時候。

遠遠的看著劉翠撒尿都受不了。而這麼近看朱娜光著身子更是一種煎熬。

下午縣醫院特別的靜。

這和停業也沒啥兩樣了。

陳楚隨手推了一把手術室旁邊的門,竟然開了。

裡面是一些器材,上面都落著厚厚的一層灰土。

他走進裡面,能夠很清晰的聽到隔壁手術室朱娜的叫聲。

下面又是硬邦邦的了。

他把門關嚴,又插上了。

輕輕的走到隔壁的牆壁上。

能聽見隔壁王露大夫說話的聲音。

「這手術至少得2個小時。」

然後是季小桃答應的聲音。並且勸解朱娜不要怕等等。

陳楚又聽到朱娜嗯的答應一聲,他下面更是硬挺了。

他看了看周圍,到處都是灰,就有幾隻紙殼箱子,他想坐一會兒。

忽然間,發現有一律光線照射進來。

由於這器材室都是被擋著的,跟個小鬼屋似的。

根本沒啥光線,不過,那一屢光線倒是引起陳楚的注意。

只見牆縫那竟然有一個耗子洞。

光線是從隔壁手術室中的燈光照射進來的。

一般手術室也都是密封的,需要有照明。

陳楚輕輕的把紙箱子弄開,鋪到地上,然後整個人趴伏在地。

這縣醫院也真夠破的了。

通過這個耗子洞,人趴在地面上竟然能看到手術室內的情形。

只是偏低一些,看不太全面,只看到幾條腿在晃動。

陳楚又調整了下,手還伸進耗子洞里掏了幾把,掏出亂糟糟的棉絮和雜草,還有不少耗子屎。這樣看的更清楚,也更全面一些。

能看清楚手術室中的一些情景。

可惜的是朱娜的兩條大腿都被白布蓋住了,只肚子露在外面。

那一抹腰間的雪白,還有秀氣的小肚臍讓陳楚又是血脈膨脹。下面脹痛的厲害。

他慢慢的解開褲帶松一送。

手術室裡面的人都全神貫注,誰也想不到有人會偷窺了。

而陳楚可是偷窺的老手了,以前偷窺劉翠撒尿的時候,有的時候一潛伏就是一上午。

都快趕上偵察兵潛伏的素質了。

朱娜的手術還在進行著。

雖然打了麻醉針,不過有時候她還會吃痛一些的,好看:。

過去了半個多小時,朱娜下面還是扭動了一下,蓋住下身的白布往下脫落一點。

季小桃要去蓋上,王露大夫搖頭道:「不用了,屋子裡就咱們兩個女的,露著就露著吧!」

耗子洞口的陳楚都快樂瘋了,心想這個王露大夫可是自己的大恩人啊!

以後一定要好好感謝感謝。嗯?這王露大夫雖然長相一般,但好像應該沒到三十歲,二十**那樣吧!不如以後干她一回?讓她嘗嘗我的大傢伙,算是報答吧……

陳楚腦中意淫著,這時朱娜蓋住下身的白布已經撤下去了。

她那美妙讓人噴血的下半身的嬌軀,陳楚看到個側面,他眼睛瞬間直了,下面也挺的不能再挺了。

而由於角度問題,只看到那白花花大腿間的『音前庭』的部位。

那裡由於剛被備皮過,所以還有些發黑的毛茬的存在。

陳楚好像去好好摸一摸,甚至是舔一舔。

這時朱娜像又是吃痛,身體扭動了起來,也呻吟了兩聲。

極其**的磁性的聲音,還有扭曲的身體,白花花的兩條大長腿。

陳楚又看到她塗著黑色指甲油的腳趾甲也隨著扭動起來的時候,再也忍不住了。

下面的手也開始加快速度的抽動。

朱娜就像一條極具誘惑的白花花的美女蛇一樣,幾十下就讓他下面噴了出去。

這一次,他認為也是最爽的一次,雖然極力壓抑著,不過還是發出了幾聲悶哼。

他整個人像極力一條彎曲大蝦,眼睛緊緊的盯住朱娜的大腿間。整個人飄飄欲仙一樣……

直到兩分鐘,他才緩過這股勁兒,全身也軟了,躺在紙殼上。

不過再怎樣爽也有盡頭,就像再多麼好吃的東西,吃飽了也就吃不下了。

陳楚的這點精華噴出去了,幾分鐘后也就老實了。

人有的很牲畜也差不多,毛驢,種馬這樣的牲畜一見的異性也是鬧騰的很,恨不得飛天遁地的。

但當它們配種完畢,甩出那點黏糊糊的東西,一個個的都老實了溫順了。

陳楚甩乾淨了,也老實了,把現場弄好。

又有些捨不得趴著耗子洞看了一會兒,不過他也明白適可而止,萬一被人發現了,那可壞了。

他溜出器材室,回到3號病房,假意睡覺。

但心裡總是在琢磨怎麼才能把朱娜真正的弄到手。

如果真能娶到她做老婆,自己的這輩子也不算白活了。

知足了,特知足了。別的女人他不會再多看一眼了。

當然,日後當朱娜真的成為了陳楚的女人,他又這山看著那山高,被別的女人的散發的騷氣給勾引去了。

那是后話了。

現在陳楚便是認為世界上最美的女人就是朱娜,沒有第二人了,其他書友正在看:。

至於劉翠,那又是另外一番風味,用書上的話叫做她和朱娜各有千秋。

陳楚想到這裡嘿嘿的笑了。

心裡跟長草似的,又想馬上出院,又不想出院。

想馬上出去,找到張老頭兒,讓他出主意怎麼能上了劉翠和朱娜,最好能把朱娜娶了當媳婦。

那老頭兒可花的很,而且非常有主意。

自己都是按照他的計謀,偷女人的境界上成長的這麼快。

當然把拳法先練好,這老頭兒才給他出主意。

現在就算張老頭兒不讓他練拳他自己也會好好練了,因為被閆三揍了,他得報仇。

出院后好好練拳,非得把閆三打的滿地找牙不可,當然,干劉翠和朱娜才是第一的夢想。

他越想越激動,恨不得手術都不做了去回村裡找張老頭兒。在這裡呆了差不多一個禮拜了,還真有點想那個老流氓。

不過,朱娜在這裡住院,他更想每天多看朱娜幾眼,所以又不想出院。

闌尾炎手術怎麼也要住半個月院了,自己這個手術住院的時間也差不多半個月,這樣一來就能多和她接觸接觸。

至少每天想辦法能看著她擼一把也好啊。

即使不能看著她擼,午睡的時候看著光著身子的季小桃擼是爽啊。

而且不光能看,季小桃這姑娘睡覺還跟死豬似的,還能在她的屁股蛋子和溝子上磨蹭。

可比看著朱娜擼更激動,更刺激。

而且季小桃那小白屁股也嫩草的很。

渾身還有那股奶氣,特別的好聞。

相比較起來,他還是更喜歡朱娜,因為這丫頭一直推他板著臉,和冰山一樣沒有笑過一次。

這樣冷冰冰的,讓他更有征服的**。

他甚至想這個世界上要是沒有國家,沒有法律,沒警察有該有多好。

現在他就衝過去,把朱娜給睡了。

打了個哈欠,他先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

等醒來的時候,已經黃昏了。

這段時間陳楚每天下午都要睡上一覺,因為他都是後半夜最是夜深人靜的時候出去練拳。

那時候沒人看他,他的性格還是內向一些,不喜歡太過於的招搖。

而且張老頭兒也經常警告他,要他練拳的時候身邊一個人都不要有。

教他的雖然是少林的大洪拳,小洪拳,還有醉拳這三門很普通的拳法,但這拳法和現在武術學校教的可不一樣。

算作最原始的拳法了,也便是說這是失傳的真正大小洪拳和醉八仙的原版。

現在極少有人會。

陳楚才不管什麼失傳不失傳,拳法不拳法,現在都什麼年代了,打架是犯法的,打傷人更是要坐牢,。閆三牛逼吧,七年前不還是進去了。

把自己打了還不是得花錢給自己看病?

他只在乎討張老頭兒歡心,把拳練好了,等得到更多偷女人的辦法。

最在意的才不是什麼張老頭兒告訴他的功夫博大精深,武學源遠流長。

而是女人下面那一塊巴掌大的地方。

睡足了,他便起來去食堂吃飯,四大碗吃光。他打著飽嗝走了出來。

八月份下旬的仲夏夜還是很冗長。

黃昏落下的火燒雲,本來是很美的東西。

卻讓陳楚又想到了四大紅,什麼大姑娘的褲襠火燒的雲啥的。

晚上縣醫院基本上沒人。

也就一個打更的老頭兒在值班室睡覺。

也沒啥病人晚上來,因為大門都落鎖了。

縣醫院就是這個樣子,陳楚來這做手術也是閆三想省錢了……

陳楚從火燒雲又想到了朱娜。

正好碰到季小桃吃完飯,弄點水在刷著飯盒。

陳楚吃飯的傢伙是廚房的,誰都可以用,而季小桃是自己帶來的卡通版的小飯盒了,只有她自己用。

「唔,怎麼沒看見朱娜他媽給她打飯啊?」陳楚問道。

季小桃站起來,往上推了推黑眼鏡框。

「人家早走了。」

「走了?去哪了?不能啊,她這不是剛做完手術么?」

「切!」季小桃白了他一眼。

「你以為這破縣醫院能真能留下人啊!你那同學家裡好像有倆錢,手術完事後,只休息了一會兒,她媽喂她一碗粥,然後就扶著她打車去市醫院了。」

「市醫院?」

「是啊!就是翰城的市醫院啊?」季小桃推了推眼鏡框。

稀里嘩啦的飯盒和羹匙在裡面一頓搖晃,然後把水倒掉,又沖陳楚切!的一聲轉身扭動著挺翹的小屁股走遠了。

「切!你切個屁,切個包皮啊你,你個小騷胯子,早晚老子把你給禍害了。讓你當我……小老婆。」陳楚心裡已經把朱娜當大老婆了,所以季小桃成了他臆想中的小老婆。

不過,朱娜走了他還是挺失落的。

但也不算吃虧了,也背人家了,也看光了,朱娜那光溜溜的大白屁股和黑色的腳趾甲像是雕刻似的,永遠留在了他的腦海裡面。

這時一陣叮鈴鈴的響聲傳來。

季小桃推著二六自行車,往縣醫院外走去。

黃昏的陽光照得她俏臉紅紅的,而從背後看她,那圓溜溜一翹一翹的屁股。

在黃昏的中那裡還像極了一塊火燒雲。

求收藏!求推薦!最近就要推倒小妞兒啦!推薦《超級家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