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三十一章魚腸道(求好人收藏和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一章魚腸道(求好人收藏和紅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午夜,萬簌寂寥,鴉雀無聲。

陰森森的夜中星辰渺退,烏雲遮掩穹頂。

時而一兩聲烏鴉蹄聲過後,縣醫院更像極了一幢鬼屋。

陳楚睜開眼,翻身而起,大步走到後院。

天邊還有一點月牙,稍微的有一點亮光,也借著這點光亮他開始演練大小洪拳和醉八仙拳法。

後半夜涼爽宜人,也是練拳的最佳的時候。

況且陳楚一邊練拳,一邊想著女人,只要把拳打好就能討好張老頭兒,討好張老頭兒就能得到想要的女人。

這樣他的勁頭就更足了。

人只有受到刺激才能進步和爆發,潛力才會發覺出來。

而唯一能刺激陳楚的就是偷女人。

這小子打的渾身冒汗,汗水貼著衣服黏黏的,而每一拳腳打出去還是很有力道,破風聲亦是越來越大。

整個縣醫院的後院不斷傳來刺啦刺來的聲音。

陳楚就當是撕碎女人衣服的聲音了,越打勁頭兒越足。

直到天邊傳來了一聲聲的雞鳴聲他才停住,做了個收拳的姿勢。

農村人都起的很早,縣醫院也不是大城市,有一部分人是在縣城上班,但大多數還是在周邊種地。

所以早上起得都非常早,尤其現在還是農忙的時節,都早早的去地里忙活去了。

而農村人講究的就是一個勤快,不然秋後的莊家是不會收成好的。

翰城附近的農村一直也都是比較乾旱的,最近一直也沒下雨,所以這段時間開始抗旱澆地。

翰城十年九旱,收成也很一般,所以只能更是起早貪黑的忙活了。

……

陳楚怕被人看到他練拳所以就收了。

陳楚聽見雞鳴聲響起,隨即看到還有些灰濛濛的,這時很多人家都亮起微弱的燈光,能夠模糊的看到炊煙裊裊而起。

他便跑回三號病房睡覺去了。

當然,睡前他還是先沖了個澡,涼爽的鑽進被窩。

這也算是回籠覺了,睡的最是香甜。

七點多鐘,縣醫院便開始吵雜了起來,陸陸續續的醫生都來上班。

能聽到走廊響起高跟鞋嘎達嘎達的聲音,和男女醫生說笑和擺弄飯盒的嘩啦啦的聲響。

其實這些醫生都是起大早來蹭飯的。

然後一張報紙看個一上午,中午午休的時候就回家了,他們談論的也都是調動工作的事兒了。

這時,門吱呀一聲開了。

季小桃先走了進來。

這丫頭今天穿了一條迷你裙,。

兩條大腿性感十足,渾圓的晃呀晃的讓陳楚下面一下就硬了。

再說早上都是男人勃起的時候,本來就挺硬的,這丫頭還穿的這麼性感進來,算是對陳楚的性騷擾了。

他真想一把抱住她,然後扔在床上。

這麼多天的意陰,手擼,他憋的簡直是太難受了。

而且他對女人的迷你裙和大長腿根本沒有抵抗力。

「切!這都幾點了!還睡呢?跟死豬似的!」季小桃沖陳楚嘀咕了幾句。然後轉身扭著小屁股出去了。

其實陳楚早就醒了。

只是割雙眼皮,上下眼臉還有些腫脹,給人看就像眯著一條縫似的,所以不注意他到底是睡著,還是醒著。

也對他偷看季小桃光屁股提供了便利條件。

縣醫院食堂早上是七點半開飯的。

快到飯點的時候,這些醫生都陸陸續續的緊食堂排隊打飯。

正排到季小桃的時候,她忽然想到陳楚好像沒下來,忙要去喊。

這時,門口一個小子打著哈欠,隨手拎起一直空碗和菜盆大大咧咧的過來了。

季小桃小嘴兒一下撅起來多高。

心想這貨肯定是掐著飯點來的,真準時啊。便沒有去理他。

反而旁邊的男醫生和她開玩笑說。

「小桃今天穿的真涼快啊!哈哈!」

其他男醫生也都笑了。

季小桃臉紅了一下。心想這些人真是少見多怪,在大城市這種事迷你裙絲襪根本就不算啥了。

打完飯,便晃動著齊屁股的小裙子,和兩條光溜溜的大長腿,走到一邊,直到陳楚打完飯,才坐到他對面。

因為其他那些男人都色迷迷的盯著她的兩條大腿看,讓她渾身像無數螞蟻在爬,很不舒服。

陳楚因為眼睛腫著,色迷迷的眼神她也看不見。

倒是陳楚受不了了。

哪個男人能受的住這個誘惑?

他偷眼往桌子下面盯著季小桃的大腿,那大腿稍微分開那麼一點,肉色絲襪更是彈性十足。

他下面的就硬了起來。

他真想用下面去好好磨蹭磨蹭那兩條大腿,最好噴在那上面。

陳楚身體得緊緊的,像是一根木頭樁子。

而也像是第一次認識季小桃似的。

真是女大十八變,從牛仔褲換成了一撅能露屁股的短裙竟然這麼騷。

陳楚忙不得的興奮起來,想到中午午休的時候,季小桃是不是也穿著這身?最後一點點在面前脫光光?

如果真是這樣,自己擼死也願意。

最好她的包臀裙和肉色絲襪不要脫,然後,自己的下面在她的溝子里好好的磨蹭一番,其他書友正在看:。

他正意陰著,季小桃無精打採的打了個哈欠。

「你困了?」陳楚問。

「呵!管你什麼事兒?」季小桃白了他一眼。

隨後又自顧自的說:「昨天我哥回來了,他們三缺一非要拉著我打麻將,真是討厭,不過贏了錢歸我,輸了都是他的,打到兩點多,困死我了……」

陳楚笑了一下,心想困死你好了,你越是困,中午午休的時候睡的就越是實在,倒時候老子還能多在你的屁股溝子里多磨蹭磨蹭,最好用力頂幾下你都別醒……

他現在越想便越興奮。

季小桃卻一個勁兒的哈欠連連,只吃了半碗飯就去稀里嘩啦的刷飯盒去了。

她撅著屁股去水龍頭前接水的時候,陳楚回頭看了一眼,那撅起的小屁股極為誘惑,甚至裡面的內褲都是若隱若現的,好想就這麼過去從後面抱住她,對著她那撅起來的小屁股啪啪啪的好好的干一把。

那肯定特爽了。

陳楚也沒啥心思吃飯了,只吃了兩大碗,便收了筷子。

廚師孫師傅呵呵笑著說:「咋的?今天吃的這麼少?」

「那個……有點感冒了,所以吃不進去。」陳楚搔了搔頭說。

旁邊的男醫生聽了差點氣死,自己來蹭飯的往死吃才吃了一大碗,這小子感冒了吃不進去還吃了兩大碗。真是個『吃不飽』!

其實陳楚只是想多看幾眼季小桃的屁股。

便像一隻騷狗似的放下碗筷就順著季小桃的騷味追去了。

看著她的那兩條夾得很緊的大長腿一晃一晃扭動的屁股,還有那小腰肢,陳楚整個人都傻了。

跟著季小桃後面走了一段,發現她往藥房去了,陳楚也跑到藥房門口,聽見季小桃在央求藥房的大夫。

「劉姐,我的好劉姐,你就給我一片安眠藥吧,你不知道,昨天和我哥他們打麻將到兩點多,後半夜我怎麼也睡不著了,現在安眠藥藥店都不讓賣了,你就賣給我一片……」

「你這丫頭,那安眠藥不是啥好東西!再說了,你哥也不懂事,你這麼小拉著你打什麼麻將?真是的!」

那醫生雖然嘴上這麼說,不過還是給她拿了兩片。

畢竟季小桃她哥是季瘋子,這樣人得罪不起,她也犯不著得罪了。

「和你說啊,只能吃一片,這葯厲害著呢!你要是吃兩片得睡到後半夜,被大小夥子抗跑了都不知道!」

「哈哈!劉姐我知道了!我只吃一片!對了劉姐,多少錢?」

「死丫頭,要啥錢?快給我拿回去!」

「哎呀,劉姐真好……」

陳楚暈了,馬上退了出來。

心裡砰砰砰的一陣亂跳,第一個想法就是季小桃吃了安眠藥是不是自己能夠和她……她也不知道?

他有種心要跳出身體的感覺,。

忙跑回三號病房,稀里糊塗的灌了好幾碗涼水。

這才稍微安定了一會兒。

他現在又盼望午休,又害怕午休。

他感覺頭腦發脹,甚至有些眩暈的感覺。

這時走廊傳來腳步聲,他忙躺在床上裝睡,不過眼睛還是眯一條縫,門被推開,先看到的是那雙穿著肉色絲襪的美腿。

是那樣的直,那樣的修長。

「睡!睡!就知道睡!懶蛋子!以後誰要是嫁給你這樣的男人那算是倒了八輩子的霉了!」

陳楚不出聲,但下面已經無比堅挺了。

心像是碎了似的,像是有個聲音在吶喊:「季小桃啊!你能不能不要這麼性感!老子受不了可要強暴你!」

陳楚的心還像是火山要爆發似的,無法平靜。

季小桃數落他幾句,又哼哼著走出去瞎忙去了。

今天是周日,昨天周六就沒什麼事兒,今天更是如此。

上午還不到十點鐘,這些大夫都走的差不多了。

也根本沒啥人來這裡住院。

昨天朱娜來了,只呆了半天就走了,不然王露還會留下觀察病號。

陳楚依舊沒做手術,所以也沒人理他。

到了十一點鐘,醫生幾乎都回家了,只留下一個值班的大夫在房間里睡覺。

季小桃想到別的大夫房休息室里睡的。

但很多男醫生太邋遢了,休息的房間一股臭腳丫子味兒,而且到處是煙頭什麼的。

女大夫的房間都上了鎖。

而且那些女大夫大多有潔癖,房間是不讓其他人碰的。

季小桃不禁慨嘆,這破縣醫院要命了,要麼醫生極邋遢,要麼有潔癖。趕快黃了算了。還這樣愛死不活的開著幹嘛啊?

她想想又跑回三號病房睡覺去了。

再說這些天一直在三號病房睡覺,她已經習慣一些了。

人有的時候犯個毛病,在哪睡覺一旦習慣了,換個地方便睡不著了。

季小桃推門剛進三號病房就忍不住的打起了哈欠來。

眼睛困的都有些睜不開了。

而陳楚還在呼呼睡著。

現在才十一點鐘,季小桃心想今天中午多睡一會兒,睡到一點半起床吧,每天陳楚都是睡到兩點半的。比他先起床一個小時,即便是光著身子他也看不到的。

季小桃隨後調好了鬧錶,又搬來電風扇對好自己的床鋪。

摸出了兩粒安眠藥,想了想,撿起一粒吃下去,又喝了幾口水順順,這樣藥力能來的更快。

兄弟們!開始推倒小妞兒啦!收藏推薦紅票頂起來哇!唔,感謝打賞哇!推薦《超級家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