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三十二章魚腸道2(求好人的收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二章魚腸道2(求好人的收藏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更新時間:2013-11-08

吃完葯,季小桃感覺臉上有點**辣的。

渾身似乎也熱的很。

不僅打開窗子透透氣。

下午沒啥人,整個大院都靜悄悄的。

她回頭看了眼陳楚,心想這樣孤男寡女的同處一室是不是有點不好……

想到這裡她臉紅了紅。

一下想到了手裡的另一片安眠藥。

壞壞的一笑,心想要是把這片葯餵給陳楚,是不是自己脫光了更保險一些?

陳楚每天中午都睡到三個小時,要是吃了這片葯是不是睡的時間就更長了?那自己豈不是又能多睡一會兒?

想到這裡,季小桃碰了碰陳楚,見他不動,又轉過來喚了幾聲。

陳楚開始不知道她要幹什麼,只是在裝睡,後來這丫頭把藥片往他嘴裡塞就明白了。

心想這死娘們真是太可惡了。這種損主意都能想的出來?

他故意不張嘴,季小桃也有辦法,那雙小手輕輕的捏住他的鼻子。

陳楚抵不過氣張開嘴,然後那雙白皙的小手就把藥片喂進他嘴裡了。

由始至終,她的動作都是很輕的,她在學校學的就是護理,動作也算是乾淨利索了。

見陳楚沒醒,她呵呵笑了笑。

認為自己的高護學的還不錯。

真正的高護便是能做到不叫醒病人的情況下還能把藥片順利的喂進去。

隨後她又用羹匙餵了陳楚兩口水。

這才回到自己的床上,又拿紙巾把羹匙擦了好幾遍,放進了飯盒裡。

她隨後關上門,拉上窗帘。躺在床上,回頭看了幾眼陳楚,聽見這傢伙呼吸勻稱,也便放鬆了下來。

過了將近十分鐘,季小桃上下眼皮直打架。

轉頭又盯了陳楚幾眼,見他已經打起鼾聲的時候,這才開始脫衣服。

上身是一件雪白的小t恤,彎腰能露出後背的那種。

裡面是一件黑色的胸罩。

她哈欠連連的把上衣脫了,又把頭髮攏成兩條小辮,一些髮絲都耷拉的落進深深的兩隻大玉兔的溝壑里。

弄的她有些痒痒,不過更是難敵困意的來襲,。

季小桃哈欠連連的又把黑色眼鏡框摘下來放在桌面上,白嫩的小手伸展到身後輕輕的摘下小乳罩。

這時,那兩隻碩大的大白兔便彈跳出來,一顛一顛的,像是彈跳起來的大皮球。

她小手抓了兩把,無限困意的蹬掉了平底鞋。

裸身睡習慣了,不光身子即使再困也睡不著,這個毛病還是兩年前在中專落下的。

因為寢室八個女生都裸睡,她不裸睡就不正常了,也受到傳染跟著光著屁股睡覺了。

可能也是安眠藥的要緊上來了,她集中精神才解開齊b裙的扣子,拉下了拉鏈,她連同白色的小內褲也一同褪下來,直接扔在床上。

隨後再也忍耐不住。

白花花的大腿直接夾住被子,兩隻胳膊也像是蛇一樣的摟住被子,像是猴子抱住樹榦似的,倒頭便睡了。

不久便傳來了輕微的鼾聲。

電風扇開著小風,她的玉背和兩條小辮上的髮絲被吹拂著,那小內褲也被吹的一動一動的。

兩條**也禁不住風似的隨意的摩擦起癢來,一下下又像在做什麼舒服夢似的,隨後那穿著絲襪的小腳也不知覺的搭在床沿上。

就這樣過了十多分鐘。

陳楚才睜開眼,口中的藥片他早就吐了出來。

不過他沒扔,覺得這東西有用,世面上都買不到的安眠藥,那效果一定很好了。

他一直等著季小桃睡的極熟了,這才回過頭。

下面一下就挺翹起來。

硬邦邦的似乎要把褲子穿破一個大窟窿。

不知道季小桃的屁股溝是最近自己蹭的,還是怎麼的,好像比前些天又深了不少。

陳楚躡手躡腳的站起來。

看著眼前這酮體,讓他血脈膨脹恨不得開擼。

他邊琢磨邊脫衣服,夏天穿的都特少,尤其是男的。

背心一脫,下面褲子連同內褲和鞋便一連串下來了。

只幾秒鐘,陳楚就脫的光溜溜的,而且又光著檢查了一下房門,做賊心虛似的怕有人突然推門而入。

陳楚自嘲的和人家季小桃一比就是一黑一白的兩種人。

和前幾天一樣,他沒敢直接過去摸人家屁股。

而是走到桌子旁邊,拿起人家的胸罩和眼鏡聞了又聞,又在自己下面磨蹭了一番。

這時季小桃竟然打起了呼嚕。

陳楚不著急的在找季小桃的內褲,想用那白色的小內褲在下面磨蹭磨蹭一番,卻找不到在哪裡了。回頭一看,那內褲不知怎麼弄的,掛到了她的腳踝上了。

而季小桃絲襪竟然沒有脫。

那肉色的絲襪直接到了大腿根,把她兩條**包裹的更為性感和讓人噴血,好看:。

陳楚雖然抑制不住,但還是壓抑著,要是平常他早就迫不及待的擼一把了,但他現在不想那麼沒出息,總是擼,算個什麼男人了。把季小桃上了才算男人!

他仗著膽子走過去,先從頭到腳,輕輕的在季小桃的玉體上聞了一遍,尤其是屁股和腳,他閉著眼,鼻尖貼著人家的屁股溝這頓聞,就差去舔了。

而且對那雙小腳丫也是如此。聞著那稍微有點強烈的氣味他的下面也從來沒有過的硬度,從來沒有過的膨脹了。

聞了幾分鐘,他站直身子。

季小桃的臉沖裡面側身而,他試探著碰了一下。

見沒有反應,才慢慢的加大著力度,嘴唇輕輕的靠過去,想親一親她的臉頰,不過季小桃整個人抱著被子,臉蛋兒都貼到被子上。

而兩腿間的桃花深處也看不到。

陳楚自然親不到人家的臉,不過還是激攪思拘√野尊的脖子上。

「啵!」的一聲。

他輕輕的親了一下,季小桃一點反應都沒有,只呼呼的睡著。

陳楚心裡罵自己,還他媽的是個男人么!膽子也太他媽的小了!

其實男人的膽子都是一點點的鍛煉起來的。

橫掃世界的蒙古王成吉思汗,軍閥混戰時期的東北王張作霖,小時候膽子也不大,都是在那個時代經歷過無數戰爭而磨練出來的。

陳楚這點膽量倒是從偷女人身上磨練的,不過他現在還太嫩,做不到無恥無懼的大境界。

這時他輕輕的一條腿跪在了季小桃的床上,接著是另外一條腿,然後慢慢的躺下,下面已經支起來十六七公分的棍子。

像一條憤怒的野獸一樣直刺著面前水嫩嫩的嬌軀。

陳楚的手慢慢的落在季小桃的肩頭,他的手因為勞作的原因有些粗糙,但碰觸到那嬌軀的玉背,更是有感覺。隨後一點點的往下摸索到她的後背。

動作輕柔無比,很怕一個不好弄醒了。

那就不好收場了,季瘋子能劈死他。

正所謂美女險中求,能把季瘋子的妹子睡了,想一想都是多爽的事兒。

陳楚想的興奮起來,嘴唇也落在季小桃白皙的背上一點點的親著,一點點的舔舐。

隨著那嬌軀的柔軟粉嫩。

他的力量也一點點的增大。

甚至發出了**的親吻聲。

陳楚太激動了,大腦幾乎是一片空白,而這時他也相信這安眠藥的效果,最後手掌也加大力道一把便放在季小桃挺翹飽滿的屁股上。

兩手托住她的屁股,開始在臀尖上親了起來。

啵啵的聲音讓他整個人都像是過電一樣,都麻木了。

呵!我竟然上了季小桃的床了?我竟然光著和同樣光著的季小桃睡在了一起?而且手還抓著她的屁股?後背還讓老子親了?屁股也讓老子親了?老子就差上她了!

陳楚腦中興奮的幾乎要炸開,其他書友正在看:。

這是他一直做夢都沒想到的事兒。他只認為自己是一個農村的半大小子。可能一輩子都得不到這樣女孩兒的好臉色。

但是現在自己卻和這樣的女孩兒睡在一起。

以前沒人瞧得起他,甚至村子里的村裡的丫頭都看不上他,現在……哈哈!老子竟然和縣裡的實習護士睡在一張床上?

陳楚呼出一口氣,感覺無比的自豪。

而這種舒服的感覺,在他兩個月後,和女大學生村官也是如此赤身**的睡在一起,而且女大學生村官還是自願的寬衣解帶與他交合。這種癩蛤蟆吃到天鵝肉的興奮,兩個月後他又徹徹底底的感受到了一回。當然那是后話了。

此時的陳楚,和飄飄欲仙沒有什麼區別,認為自己一輩子的夢想都得到了,他伸開有些粗糙的手掌,握住那天天穿著褲子在自己面前一撅一撅的小屁股。

一聲聲的舒服的呻吟出聲。

身體也筆直的跟一隻棍子。

腳也伸到季小桃白皙嬌嫩的小腳上,和人家比個。

發現這段時間他好像長一點個頭了,不過還是沒人家季小桃高。

他心裡更美了,自己和這麼高的女人睡在一起,他美美的又抓了一把季小桃的屁股,充滿彈性的屁屁入手時又狠狠捏了一下。

「嗯……哼……」

沒想到季小桃呻吟一聲,就勢翻過身來。

陳楚嚇傻了,心臟差點跳出體外,當下動也不動,眼睛都閉上了。

心想壞了,季小桃醒了,他似乎看到了季小桃跳腳大罵,他光著躲在牆角,隨後季小桃抓住被子圍住身體,然後掏出電話把季瘋子叫來。

他的頭皮都跟著一陣陣的發麻起來,季瘋子能把他砍成八塊。

他正思緒紛亂時,一雙暖暖的手抓了過來,他的腰也被摟住了。

胸膛也被兩隻軟軟的肉球緊貼住。

並且自己的大棍子也抵住一處異常柔軟溫柔的地帶。

陳楚嚇得魂都沒了。

季小桃和他臉貼著臉,還一勁兒朝前拱著,兩隻胳膊像是蛇一樣的摟住他的脖子。

她胸前的那對白花花的大白兔已經緊緊的貼在他的胸膛,還隨著身體一拱一拱的,和他的胸膛磨蹭著。

兩條白花花的被絲襪包裹著的大腿也把他的腰肢夾住。

陳楚下面的大棍子硬邦邦的抵在她白皙平坦的小腹上。

一動不動過了半分多鐘,陳楚算明白過來了。

不禁擦了一把冷汗。

季小桃沒有醒,只是翻了個身,把他當成剛才的被子給抱住了。

睡夢中的季小桃玉體像是八爪魚似的,已經把他死死的纏繞住。

而且那兩條白花花修長的大腿越來越用力的,開始夾著他的腰摩擦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