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三十三章魚腸道3(求好人收藏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三章魚腸道3(求好人收藏紅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更新時間:2013-11-09

季小桃大腿這一磨蹭,柔軟的肚皮也跟著運動起來。蹭得陳楚的下面一陣的柔軟舒服,好像置身在溫泉當中似的,差點呻吟出聲。

他一直是自己擼了,擼的感覺和季小桃的肚皮的磨蹭是沒法比的。

而嘴邊季小桃吐氣如蘭,一口口甜甜的熱氣噴到他嘴裡,陳楚真想回頭狠狠親一親那吐出甜蜜氣息的小嘴兒,又怕把人家弄醒,就這樣在溫柔鄉中浸泡煎熬又爽了七八分鐘。

陳楚的汗液不斷的流淌,季小桃應該感覺熱了,這才又翻過嬌軀,手舞足蹈的把被子摟抱住了。

「呼!」

陳楚恢復了自由,呼出一口氣,感覺剛才出的汗比鏟兩條壟地還累人。不過他還是憋著沒有射出去。

悄悄的把電風扇調大了一節風力,陳楚站在電風扇跟前,把篩剎潦刪渙恕

又翻身上了季小桃的床。

這次上床要比剛才大膽的多,季小桃摟著被子,跟個八爪魚似的,他也像八爪魚似的把季小桃摟住了。

下面的傢伙在人家白皙的背部和臀部開始輕輕的磨蹭。

那感覺像是隨時都可以噴出去。

季小桃的背和屁股是那樣的滑嫩,陳楚的手摟過她的脖子,嘴在她后脖子上開始親著,時不時的還弄進嘴裡幾根頭髮。

此時他頭腦已經一片空白,就像一個飢餓已久的人正在享受著饕餮大餐。

季小桃像極了一塊甜蜜的大蛋糕,他抱住又是親,又是輕輕的啃著。

時而發出幾聲興奮的嗯嗯聲,季小桃也下意識的呻吟幾聲,這讓陳楚更為的興奮了。

這時,他下面亂戳亂動,一不小心滾進了她的屁股溝里。

每次他都是用下面輕輕的磨蹭,而今天他的力度明顯加大了一點。

這麼折騰季小桃都沒醒,他的膽子也越來越大了。

兩手穿進她的胳膊窩,摸到了那讓他心跳無比的兩隻大白兔,還有大白兔上面那粒調皮的相思豆。

陳楚輕輕的揉著摸著雪白彈跳的大奶,撥弄著逐漸硬起來的相思豆,口中發出輕微舒服的呻吟聲,而且盡量的壓抑著發出。

他想起張老頭兒曾教給他摸奶的方法。也算是正確的手法吧。

那便是五指分開,罩住大白兔,然後用十指和中指的指縫夾住那枚相思豆。這樣的手法男女雙方感覺都會更好,其他書友正在看:。

陳楚照著做了,不過季小桃的奶太大了,即使他的手掌五指分開幾乎還是罩不住。

不過中指和食指倒是夾住那粒相思豆了,其餘的幾根指頭開始扣住奶的周邊穴位還是揉了起來。

季小桃竟然在睡夢中嗯哼出聲,身體也軟下來不少。

放鬆了許多。

本來她的身體便是極為的白皙和柔軟,這樣一來,更是柔軟和滑嫩了。

忽然她兩條腿一分,屁股溝子分的更大了,這讓陳楚硬邦邦的下面一下就滑了進去。

那裡像是有一個凹處,本來陳楚是不明白的,但本能的想用下面去頂。

只往前頂了一下,季小桃的身體便往前竄了一下。

下面沒有頂進去。

而陳楚卻是爽的要死了的樣子,感覺身體已經不是自己的了,手上的力道也加了一些,扣住季小桃的奶,下面也用力的頂去。

但越是想,越是頂不進去,越著急。鬆開了季小桃,陳楚坐起身,看見她屁股溝子裡面有一片通紅的地方。

陳楚心想那便是大姑娘的火燒雲了吧!

他渾身一下沸騰了起來,也不管季小桃會不會醒來了,捏住自己的下面就在她溝子下面的火燒雲那巴掌大的地方亂戳。

戳了十幾二十下,忽然一下像是找准了位置只聽撲哧一聲,下面像是進去了一個頭。

季小桃也啊了一聲,不過還是沒醒過來,陳楚感覺整個人像是進入了一隻魚腸道那樣的緊。

下面被夾得緊緊的,就像是被繩子捆住了似的。

季小桃的身體一陣痙攣,屁股一動,陳楚感覺下面像是要被夾斷了一樣,但也被爽死了一樣。

看著眼前季小桃那白花花的屁股和大腿,他的手摸了上去,扶住那兩瓣顫微微的臀瓣,開始用力的往前頂著。

一點點的進入。

「哦……」陳楚發出一身悶哼,那裡面的狹窄更是讓他受不了了。

好像每進去一厘米都是那樣的艱難,又是那樣的爽。

他又想起張老頭兒告誡他的話,進入女人的那裡,如果不是處女那便是容易的很多了,但是處女就不容易。

想要快速進去就要像打出去的拳頭一樣。

要想打出去有力,就先要把拳頭縮回來,然後再打出,這樣才能有爆發力。

做男女的事兒也是一個道理。

陳楚擦了下汗,試著推著季小桃的屁股,把下面抽出來一點,發出撲哧性感的聲音,然後再一點點進入。

果然又進去了一分。

這種連續抽出推進兩三次,陳楚就受不了了。

瞳孔瞪得老大,而下面已經脹的不能再脹了,竟然要噴射出去。

陳楚極力控制著,但還是不行,兩手用力抓住季小桃的兩瓣白花花的屁股,下面呲呲的噴了出去。

直噴了季小桃一屁股,一溝子,其他書友正在看:。

還有一些是進去了。

陳楚渾身都是汗,大口喘著粗氣,頭腦也一片空白。

我把她睡了?我真的把她睡了嗎?天……

他簡直又興奮又緊張,射出去爽了,但又后怕了。

爽的是自己終於睡了季小桃,自己的下面把她的火燒雲給佔有了,給杵了。但他怕季小桃她哥季瘋子。

當下看到自己噴出去乳白色的液體在她滿屁股上蔓延,而季小桃並沒有醒過來。

陳楚腦袋一炸,忙跳下床扯出衛生紙,去擦拭季小桃的屁股。

險些讓那白東西流到床單上。

那就壞菜了。

他平時擼的時候有些東西沾染到內褲上都不好洗,沾染被子上就是一個圈圈的輪廓,怎洗都能留下印痕。

陳楚手忙腳亂的把季小桃屁股上的黏糊糊的液體擦乾淨,隨後又伸進她的溝子里去擦。

而且又找來一塊布,占著溫水給她擦屁股,而且擦的特別仔細。

這樣擦拭的時候,陳楚下面又硬邦邦的了。

不僅懷疑起來,張老頭兒說處女第一次會流血的,生物書上也是這麼介紹的。

女人純貞不純貞都是看處女血。

但是季小桃沒有啊?

剛才雖然她下面很緊,自己下面像是要被勒斷了一樣,就跟進入了窄窄的魚腸道似的。

但季小桃並沒有出血,難道她不是第一次了?被其他的男人睡過了么?

不僅心裡一陣的失落起來。

衛校在縣城屬於一個中專,那裡的風氣不太好,因為都是學醫的,所以那裡的女學生都比較的開放。

和男人處女開房約炮都不稀罕了,所以處女極少見的。

沒想到這個看著夾得很緊的季小桃也是一個這樣的**?

陳楚一陣的失落。

不過,看著季小桃這美麗的身子,他下面還是忍不住的挺翹。

這時噗的一聲。

季小桃竟然放了個屁。

如果是男人放屁,陳楚早就躲遠了,要是馬小河他二嬸放個屁,他能噁心死。

但是這個屁可是季小桃放的。

陳楚聞的特好受,感覺是那麼的香,是香屁。還下賤的貼著人家屁股上溝子去聞。

這時,那黏糊糊的東西又流了出來。

陳楚忙再去擦,忽然懵了,那流出來的地方竟然是季小桃的屁眼。

那粉嫩嫩的屁眼粉紅粉紅的像是一朵剛盛開冰清玉潔的小花,只不過眼口張開大了一丁點。

陳楚懵了,好看:。

原來剛才自己捅的地方不是季小桃的火燒雲,而且她的屁眼?

我說咋那麼緊,跟魚腸道似的這麼的難受,而且還沒有處女血呢。

那地方哪裡有處女血了。

把季小桃的屁眼給捅了,他既興奮又憂鬱起來。

興奮的是那感覺太好了,不管怎麼說也算佔有了自己最喜歡女人的部位,那個白花花的大屁。股而且證明季小桃沒被男人干過。自己要當第一個她的男人。

憂鬱的是自己太他媽的笨了!簡直就是一個蠢豬!竟然分不清楚人家的屁眼和火燒雲。

陳楚忙又擦拭了一番屁股噴出來的粘稠,他下面越來越硬邦邦的忍不住了。

弄乾凈后,他貼著季小桃的身上親了親,他把下面往那火燒雲的位置湊過去。

發現那裡也是粉粉的,由於季小桃背對著他,他看不清那火燒雲的廬山真面目,但還是能看到木耳形狀的一團有些褶皺的肉肉。

和她的屁眼是分開的兩個眼。

雖然他沒看清那團褶皺的肉肉的眼倒地是在哪裡。

不過他渾身血液已經再次膨脹起來。

下面也直挺挺的像是長矛一樣,就像是這長矛和那團褶皺間有吸力似的。

陳楚的神經也隨著緊繃起來。

不斷的呼呼的喘息著出氣。

季小桃的屁股滾圓,兩條大腿合併的一處,陳楚在她的臀瓣上摸了又摸,然後把她的絲襪慢慢的往下脫掉。

總感覺她這樣穿著肉色絲襪性感是性感,但還算是有衣服的存在,不算是真正的光著屁股。

而把兩條絲襪都褪到膝蓋處,他便停了下來。

怕真脫下容易可一會兒完事了穿可怎麼穿啊?

總不能抱著人家的大腿往上穿絲襪,非把人弄醒了不可了。

看著季小桃的光溜溜的大腿,陳楚又趴伏過去在人家肉呼呼充滿彈性的,白皙的大腿上又親又舔,感覺是那樣的甜。

下面也隨著這舔舐達到了更堅挺的程度。

陳楚又受不了了。

握住下面,把季小桃的大腿抬起了一點,發現從那堆有些褶皺的火燒雲當中有股淡淡的騷氣和香水兒。

陳楚更硬的受不了了,像是馬上要再次噴出去。

這丫頭肯定往下面噴香水了,和那小蓮一樣。

陳楚這時更激動了,感覺鼻孔都往外噴熱氣。

當下什麼都不顧了,別說季小桃她哥季瘋子,就是天王老子今天也先把她上了再說。

陳楚把她一條豐腴充滿彈性的大腿抬了起來。

另只手握著下面憤怒的大棍子對準季小桃那第二個洞洞狠狠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