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三十四章千里送圈(求好人收藏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四章千里送圈(求好人收藏和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陳楚!陳楚……!」

……

那小蓮今天穿的很洋氣。

白色的絲襪,黑色的短裙,上身是黑色的弔帶衣裳。

這樣的衣服在農村得讓那些老娘們和老太太給噴死。即便是在縣城也不多見。

不過,她樂意。

兩條大腿在外面裸露著,黑色短小的包臀裙好像只包住了大半部分的屁股。

路過的兩旁的男人都刷刷刷的回頭瞅。

這回頭率,那小蓮臉上雖然紅紅的,不過心裡卻是特別的得意。

她剛從二姐家回來,她二姐那小青在沈城,嫁給的那個男人比她大了二十歲。

當初這門婚姻他那小蓮的父母極力反對,不過她二姐那小青主意很正,和毛驢一樣撅。

人長得姣好,就死心塌地的和那人結婚。

那小蓮姐妹四人,還有一個大姐嫁到了外地,她三姐那小櫻嫁的屯子和她不遠。

這些天她也一直在沈城呆著了,二姐那小青給她買了很多東西。

那小蓮開始不要,怕二姐夫不樂意。

一般女方給家裡的姐妹買東西花錢多了,男人都是不願意的。

但出乎那小蓮的意料之外,她那個禿頂二姐夫不僅不說啥,還幫著她挑選,這條黑色的弔帶裙就是二姐夫給她挑選的。

要兩千多塊錢,是個什麼牌子的,當時那小蓮就懵了。

不過在二姐家她不好意思穿。

住了幾天回到翰城,她沒有直接回村子。

而是坐客車先來到了縣醫院,並且在這裡找了個旅館住下了。

她知道陳楚還在縣醫院治病,所以才特意先來到這裡,並且出門前仔細打扮了一番,換上了這身弔帶的裙子。

裙子是屬於晚禮服形勢的,一般在西方晚上參加酒會和舞會才去穿上的。

那小蓮可不懂得這些,一直在農村呆著了,而初中一畢業她就在家當老姑娘養,二十歲便經媒人說和,嫁給了本村的王大勝了。

本來她就對王大勝沒啥好感,而這次去沈城她二姐那小青也是鼓吹讓她離婚,在沈城隨便找一個都是有樓有車又有錢的,就是歲數稍微大點。

但是年齡大的男人知道疼老婆,知道對老婆好。一輩子也不用在農村窩著種地遭罪了。

……

經過那小青這麼一鼓弄,她的心還真有些活了,而且一想到王大勝就是,個頭大,人有些反應慢,而且整天一身臭烘烘的,一嘴的大黃牙。

還不洗腳,他爹王小眼一分錢都能攥出水來,小兩口過日子,他爹還總來管著錢,小賣店的那點錢他爹也總問有多少。

這日子還怎麼過?

那小蓮越想越氣,架不住她二姐的忽悠,要不是她惦記著陳楚,還真差不多留在沈城,名義上是打工,實際她二姐就給她張羅一個對象兩人過上了。

……

那小蓮燙了頭髮,穿著晚禮服的衣服,胳膊上也挎著坤包,腳下蹬著高跟鞋,帶著遮陽大蛤蟆鏡。

這才沒幾天,沈城女人的模樣她已經學的七八分像了,而且一走路就直晃屁股。

高跟鞋嘎達嘎達的一路來到了縣醫院大門口。

見縣醫院靜悄悄的,門衛也關著門,心想這縣醫院不能是黃了吧?那怎麼去找陳楚了?

那小蓮往裡面走著,進了縣醫院一樓,連個人影子都沒看見,好不容易看到值班室里的醫生呼呼睡大覺。

那小蓮推了推他問陳楚的事兒。

那醫生聞到她滿身的香水味道,不覺一震。

指了指說在二樓。

那小蓮哦了一聲,搖著小屁股往二樓走,那值班大夫也直接目送她的小屁股到了樓梯口最後乾脆看不到了,這才匝匝嘴又呼呼的睡去了。

上了二樓,她伸出白皙的小手連推了好幾個科室的門,都是沒人在。

還弄的一手的灰塵。

不禁柳眉皺了皺,喊了起來:「陳楚!陳楚……」

那小蓮個頭中等,女人一米六的身高就不錯了。

這聲音可是極具穿透力,又尖又刺耳。

陳楚下面一下就軟了。

剛在季小桃兩條大腿間的那片火燒雲上杵了幾下,沒太弄明白的時候,就傳來了這喊聲。

陳楚腦袋嗡嗡的,也害怕了起來。

因為他看到季小桃動了一下。

忙快速的跳下床,踢里禿嚕的把褲子給提上了。

情急之下背心還穿反了,忙翻過來重新穿。

然後踢上鞋。

這時那小蓮還在喊著:「陳楚!你在哪呢?陳楚……」

陳楚的腦袋都炸了,心想小媽呀,你就別喊了!這他媽的是誰啊?

不禁咧著嘴,忙把現場收拾了一下,輕輕的拉開門,看到一個苗條的露大腿和半個後背的女人站在那兩手呈喇叭狀。

他愣了一下,心想這是誰呢?自己認識么?

現在也不管認識不認識了,陳楚把門反鎖,然後輕輕的關上了。

季小桃裸身在屋裡他還是不放心的。

這才快步朝那女人走過去。

「我在這呢,你是誰?找誰啊?」

那小蓮回頭,帶著蛤蟆鏡沖他笑了笑。

她發現陳楚這一個星期不見,好像胖了點,多少也白了點,而且比以前更乾淨,個頭……好像也長了那麼一點點。

「咯咯咯……你不認得姐姐我了?」

那小蓮白皙的小手隨後摘下了蛤蟆鏡。

陳楚暈了。

像是直接跌下十八層樓似的。

「那……呵呵原來是我的好姐姐誒……」

那小蓮撲哧一聲笑了。

「你混蛋!就知道你狗嘴裡吐不出象牙來……」

那小蓮吐氣如蘭。

陳楚倒是很受用。

他怎麼也沒想到那個村姑那小蓮會這麼搖身一變,小笨雞變成了現在的美鳳凰了。

整個人從裡到外都透出一股騷勁兒。

陳楚還沒見過大城市的女人,只見過縣裡面的把裙子穿的露出大腿。

但還沒見過一直露到大腿根的。

「陳楚,你還沒吃飯吧?走,我請你吃點好吃的。」

「行!吃麵條就行。」

那小蓮沒說話,直接拉著他往前走。

臨回來的時候,她姐夫死急白咧的往她嫩嫩的小手裡塞了一張開,銀聯的,說裡面有五千塊錢。

那小蓮有點發木,不過還是盛意難卻收了。

當然,這筆錢她想自己留著,來到縣醫院也想給陳楚買點好吃的,買兩套好衣服穿。

她牽著陳楚的胳膊走出縣醫院,直本一個酒店去了。

說是酒店其實也只是稍微好一點的飯店。

縣裡和村子和鄉里比算很不錯,但是很沈城比,簡直連沈城周邊的農村都不如。

陳楚聞著她身上香水的味道,看著她燙著的波浪卷的髮型,還有那大蛤蟆鏡,還有那搖擺的兩條大白腿。

下面又硬了起來。

心想那小蓮你攪和了老子的好事,今天老子就拿你是問,必須把你給上了!

上次你用的是嘴,這次一定要弄進你腿窩子裡面。

而且要狠狠的干你!

不僅要讓王大勝當王八,老子也要把季小桃的那一份幹勁兒給找回來!

要不是她攪和,自己找就和季小桃……

不過他也擔心完事的時候不好收場。

總之,現在他把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那小蓮的包裹的圓圓的挺翹的小屁股和前胸上了。

真想現在就把她頂在牆上,下面從她包臀裙伸進去,大棍子好好在她屁股裡面攪合一頓。

張老頭兒說過,那小蓮這樣的女人是養不住的,早晚得飛。

並且男人對她越是粗魯,越是玩弄,她反而越是百依百順,而像王大勝那樣的差不多每天給人家洗腳,整天弓著腰像是三孫子似的,只能是當王八的命了。

而且當王八,當孫子這樣的男人還是養不住女人的。

陳楚心裡想著,一會兒該怎麼弄那小蓮。

回憶著和季小桃做那事兒的時候,那巴掌大小的地方咋就找不到呢?

陳楚心裡有點鬱悶。

兩人一前一後進了酒店。

這算是陳楚來的最大的飯館了。

都是朱紅的,光溜溜的木質座椅,擦的極為的乾淨。

而上面擺放的餐具都帶著塑料袋。

陳楚不知道該怎麼弄,也怕弄錯了讓人看笑話。

而進來的時候也看見門派上寫著火鍋兩個字。

所以那小蓮坐在紅木的椅子上,指了指菜單,對服務員說:「來鴛鴦火鍋!」

那服務員點頭,然後看了一眼陳楚,便過去準備去了。

兩人是對面坐著,陳楚臉紅了一下,心想那小蓮怎麼這幾天不見懂得了這麼多,而且他的頭稍微一抬起來就能看到她半露出來的一對大白兔。

不禁咽了口口水。

不一會兒,服務員便端上來一隻鋼缽子,兩邊有著清湯和麻辣的湯汁。

而下面服務員按動幾個按鈕,不久這湯汁就開始翻滾起來了。

那小蓮又要了蔬菜和牛羊肉卷。

陳楚什麼都不明白,只能看著。

「小蓮……姐,你這是……」

那小蓮咯咯一笑,用筷子把一次性的餐具弄破,然後遞給陳楚。

「我去了沈城了,在我二姐那小青家裡住了五六天,這次我準備……嗯,一會兒和你說吧,反正沈城可比咱這破翰城好多了,而咱這個破縣城更是和人家沒法比。

「怎麼和你比方呢?就是咱的這翰城好比這個羹匙,咱縣城就像是一隻辣椒,而咱們村就像是一個辣椒粒兒,而人家沈城就像是這個火鍋的禍,根本沒法比的。」

「嗯,沈城我在電視上經常看的。」

那小蓮咯咯笑了,然後下了些羊肉片,又給陳楚弄好了調料。

給他夾了一筷子說:「吃吧。」

說話間,她眉目傳情,心想要是自己能和陳楚一起去沈城多好,哪怕給人家打工過一輩子也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