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三十五章千里送圈2(求好人的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五章千里送圈2(求好人的收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更新時間:2013-11-10

陳楚第一次吃火鍋,也是第一次來到這麼大的飯店。

他以前來縣城都是找一個路邊的小攤,喝一碗豆腐腦吃兩塊油炸糕啥的。

那就是特美的事情了。

也算是下頓館子。

不過現在對面坐的是那小蓮,他便輕鬆了許多。如果坐的是季小桃或者別人他可能局促。

不管那小蓮怎麼變,但骨子裡對他沒有氣場。

陳楚踢里禿嚕的吃著,那小蓮就往他碗裡面夾肉,而她自己卻只吃青菜。

「你咋不吃肉?」陳楚問。

「我啊?人家沈城女人大多不吃肉的,吃肉容易發胖,影響身材,到時候就成了個大胖子沒人要了,咯咯咯……你是男人,男人應該多吃點,壯壯的,那樣女人才會喜歡你!」

那小蓮說著又給陳楚夾肉吃。

陳楚可不管這些,反正不吃白不吃。

又不是他花錢。

聽那小蓮說這些話,陳楚心裡不禁讚歎張老頭兒,還是人老奸,馬老滑。

農村有句話叫做三歲看到老。

張老頭兒只看那小蓮的面相就知道她是啥樣人了。

你聽她現在說的話,吃肉影響體形,到時候胖了就沒有人喜歡了?呷?這不就是典型的養二奶奶的想法么?

純粹就是個浪女,**一個。

在農村媳婦是要餵豬打狗,養孩子種地秋收的。

這樣玩意兒能幹活么?

陳楚暈了,這樣的老婆白給自己都不能要,到時候還不嫌棄自己老爹?把老爹都得趕出門外?

當然,和這樣的女人玩玩還是可以的。

「服務員!來兩瓶啤酒!」那小蓮喊了一聲。

服務員忙拿著啤酒過來,然後啟開了。

「小蓮……姐,咱還喝酒啊?」陳楚問。

他還真沒喝過酒,他爹沒事的時候倒是喝點,但不讓他喝,說小孩兒喝酒不好,其實那也是為了省錢。

張老頭兒倒是經常讓他去打酒。

但張老頭兒的酒壺比掏大糞的勺子還埋汰,他不可能去偷喝,看著都噁心了。

至於啤酒對他算是奢侈了。雖然小賣店賣一塊五一瓶,他也不喝,也不敢喝。更沒啥錢。撿破爛那倆錢他還買點肉吃。

老張頭告訴他現在正是長身體的時候得多吃肉,不然過了這段時間個頭就竄不起來了。

啤酒啟開,那小蓮又要了兩個啤酒杯,其他書友正在看:。

一瓶啤酒倒進去就剩下少半瓶了。

隨後那小蓮把扎啤杯推到陳楚跟前。

「來,你和姐走一個!」

見陳楚發愣。

那小蓮咯咯咯的笑了。

「人家大城市喝酒大多是對著瓶子吹,就是嘴對著瓶子喝,有的一口氣能喝完一瓶呢!」

陳楚暈了。

「一口氣能喝一瓶?這可是酒啊,涼水我都喝不下去那麼多。」

那小蓮又笑,啤酒她在家的時候就喝,窮養兒富養女的,農村家再窮也不能虧到了女孩兒。

「咯咯咯……再說了,吃燒烤,或者吃火鍋,有好菜哪能不喝酒呢!你說對吧?」那小蓮笑呵呵的說。

陳楚點了點頭,心想自己可是一個男人,總不能讓個女人笑話。

和那小蓮撞了一下杯。

那小蓮又說道:「你比我年齡小,應該杯子往下撞,這也是禮節了。」

陳楚覺得那小蓮事兒挺多,當下喝了一口。

不禁直皺眉頭。

差點全吐了。

「小蓮姐,這算什麼酒啊!都沒你家賣的那種散裝白酒好喝,怎麼和馬尿似的!」

那小蓮差點笑嗆到。

「哈哈,你多喝點,多喝點就好了!」

陳楚怕被人笑話,尤其是在那小蓮面前。

便捏著鼻子喝下去,這一口竟然喝下去大半杯。

然後放下杯子。

那小蓮都有點傻了。沒想到這小子還挺能喝的。

陳楚放下酒杯,從小肚子里泛出一股氣息,直衝頭頂,隨後又咕嚕嚕的像是往上泛著氣泡似的。

張嘴打了兩個酒嗝。

那小蓮忙給他夾菜。

陳楚吃了幾口菜,又喝了一口啤酒。

感覺味道是不錯,尤其是吃辣的,更是過癮。

「小蓮姐,你咋不吃辣的?辣的更好吃。」

陳楚臉上有點發熱。說話也不像剛才那樣有點緊張了,放開了些。

「辣的不能吃的!」那小蓮也喝了口啤酒,見陳楚酒杯見底了,又給他倒上。但剩下的啤酒只倒了少半杯。便又招呼道:「服務員!再來……五瓶吧!要冰鎮的!」

那小蓮也是大半瓶啤酒進肚,臉上熱乎乎的,頭也有些暈乎乎的,看著陳楚,她更有幾分喜歡。

陳楚長的不賴,就是不收拾,穿的又很土。但是他不像王大勝和農村那些小屁孩兒一樣。

他洗的很乾凈,身上還噴著香水,。

而且對她還挺大膽的。那小蓮就喜歡對她大膽的男人,不像王大勝,結婚當天不好意思連襪子都不脫,就直接那麼睡的,還是她憋不住男女的好奇。

在結婚七八天後才主動與王大勝合房的。

她現在有點後悔,早知道以後能出現陳楚,當初還不如不和王大勝合房了。

還有就是這次去了沈城,聽說女人的第一次很值錢,少的三千塊,如果被大老闆看重了,女人的第一次能賣幾萬都可能的。

就這樣便宜王大勝了,她也暗暗惋惜。

那小蓮又叫了幾次肉。

陳楚放開肚皮吃喝,他越是這麼吃那小蓮卻越是喜歡的不得了。

她吃的不多,只默默的喝酒看著陳楚吃。

心裡像是有隻小兔子一樣的蹦蹦跳跳的。

心想一會兒吃完了,是不是和陳楚開房?

她二姐那小青偷偷告訴她,曾和別的男人出去開房,那感覺真是不一樣,爽的沒話說,還說一個男人一根蘿蔔,每個蘿蔔都是各有不同的。

有長有短,有粗有細。

那小蓮問那種的最好。

她二姐說當然是越大的越好,越大的東西對女人才越過癮,但是女人最怕的也是又細又長的。

那樣的東西速度快,而且刺的痛。

最好是長的,但也是粗的,那樣動作一下是一下的,就像打鐵似的,啪、啪、啪、這樣才有力度,才是最好。

但是到了最關鍵是時候便是要啪啪啪啪啪……這樣連續的,女人也是最**的時候了。

那小蓮不懂得什麼是**了,除了第一夜和王大勝有點感覺,以後基本是沒感覺。

王大勝那東西很小,硬起來也就七八公分,或許還不到,弄到自己下面就像是一根小牙籤,都沒有她的中指舒服。

而且弄幾下他自己就呼哧呼哧的交代了。

下面黏糊糊的實在是噁心的不得了。

她和她三姐那小櫻不好意思說這些,因為那小櫻也是農村女人,總是喜歡笑話別人,而她和二姐那小青從小就好的很。

所以便也無話不談了。

也知道了原來男人那東西也是有長有短的,有粗有細的。開始的時候她害臊,但最後她還是覺得自己可憐了。

她二姐也是嫌二姐夫的東西大,但是不持久,所以才出去找人的。

「女人,要對自己好一點!」這是她二姐告訴她的話。

當然,又說了什麼階段男人的東西最好。

當然是十六七,十**歲男人剛發育的時候最強最厲害。

那時候的男人就像是小牛犢子,梆硬的能把鍋蓋頂一個窟窿,當然因人而異,有的人二十幾歲最強了,但是三十以後便是越來越弱,時間也是越來越短,不得不吃藥才能威風凜凜……

此時那小蓮臉色紅撲撲的,陳楚十六歲,那下面的東西肯定也是像她二姐說的和小牛犢子一樣的猛了,。

真能把鍋蓋頂一個窟窿嗎?那小蓮想到這裡羞答答的,她恨不得被猛男頂死,也不要和王大勝那樣鬱悶一輩子。

女人就要對自己好一點,憑啥只守著那個臭烘烘的王大勝遭罪?

……

那小蓮又灌了一大口酒。

有些暈暈乎乎的。

「弟弟,你看姐怎麼樣?」

她吐氣如蘭,只是又多了一股酒氣。

陳楚已經喝了三瓶啤酒,雖然還挺清醒的,但也有點暈暈乎乎了。

臉上有些發紅,但啤酒的度數畢竟不高,和他爹喝的二鍋頭,還有張老頭兒喝的散白酒簡直差遠了。

「姐,我對你……我先去趟廁所!」

那小蓮沖他翻了個大白眼。

……

從廁所回來接著喝,直到把啤酒全部消滅了,陳楚也吃的差不多了。那小蓮拉開坤包的鏈子,掏出二百塊錢喊服務員結賬。

這一桌如果要是在沈城怎麼也得三四百了,但這裡還不到一百五。

那小蓮說了一聲便宜。

拿起餐巾紙擦擦嘴,又給陳楚擦擦。

然後拉著他的胳膊,兩人都有點晃晃悠悠的走出酒店。

「弟弟,你去哪啊?」那小蓮故意問。

「小蓮姐,那個……要不咱倆現在去苞米地得了。」

「呸!你個混蛋!」

那小蓮簡直不知道該怎麼說他了。

這小子就認準柴禾垛和苞米地了,怎麼也沒個出息呢!

不禁想起自己和他在柴禾垛又親又抱的場面,臉更是紅撲撲的。

但是苞米地自己和他可沒去過啊?

女人本能的敏感讓她覺得陳楚是不是和哪個妖精去苞米地了?

不過她嘴上沒說。

「陳楚,要不你和姐姐去賓館吧!」

「賓館?」陳楚噴了口酒氣,要了七瓶啤酒,他喝了五瓶。

開始覺得沒什麼,但是這東西也是后反勁兒,此時也有點頭重腳輕的感覺。

「小蓮姐,賓館是村裡么?」

那小蓮無語了,不過更覺得他可愛,不禁接著酒勁吧唧一下在陳楚臉上親了一口。

「死樣!我已經在賓館開完房間了,你只要和姐來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