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三十六章千里送圈3(求好人收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六章千里送圈3(求好人收藏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更新時間:2013-11-10

陳楚有些暈暈乎乎的。。

跟著那小蓮邊走邊聊,大多聽那小蓮說著沈城的事兒。

沈城算作省會城市了,離著翰城要有一千多里,做火車也要**個鐘頭,當然那是快車了。

如果是坐硬座得累個夠嗆。

但那小蓮坐的是軟。

為了這事兒她還和王大勝吵了一架,王大勝屬於老婆迷的那種人。

非常的粘人,好像沒老婆一天就跟掉了魂兒似的,魂不守舍的。

這樣的人沒多大出息,以後也不會成氣候,那小蓮也極煩這種人。

很多人都疑惑,女人到底喜歡傘

或者說對女人那麼好,為啥她還是要走,其實很簡單,就是物極必反。你越在乎的東西他反而不在乎你了。

就像很多人不務正業,天天打老婆,那老婆也不走,而且任勞任怨的在家帶孩子,種地,什麼活都干,比如劉翠這樣的女人。

但是有的女人你對她再好,不讓她工作,天天養著,嬌著,慣著,很怕她涼著,熱著,不管你對她多好,但她最後還是會離開你。比如說那小蓮這種女人。

而那小蓮最氣憤的便是王大勝自己沒主意,凡事都聽他爹的。

這次去沈城她二姐家,王大勝是不樂意的,天天摟著老婆睡覺多好,而老婆一走,他就像丟了魂似的。

他爹王小眼也不讓兒媳婦走,本來家裡的地就沒鏟完,不用你上地幹活也就罷了,農村女人哪有不上地幹活的,對你這麼優待。

就在家看個小賣店,做點飯就行。你還苯詰惱饈槍日子么?

但是寧不過那小蓮,人家去意已決,再說,她不想被任何人束縛著。老娘和你結婚了不假,但也是自由身,容不得你對老娘吆五喝六的。

和你結婚那是你家燒香積德了,絕對不是老娘就賣給你了!

當然,這些話是她說的。不過,她現在覺得非常有道理。

去是定下了,但王大勝也聽他爹王小眼的,讓那小蓮買硬座,硬座車票便宜。。

那小青笑了,和她說妹子你來回的車票錢我出了!軟!好不容易來一趟沈城,坐硬座**個鐘頭得累死,還能玩什麼了!

王大勝這才妥協給拿的軟車票的一百來塊錢。

當然是從王小眼那拿的,小賣店賣的錢王小眼時不時的就過來收。

他說孩子都年輕,拿那麼多錢怕亂花,我幫你們收著,以後還都是你們的……

……

那小青對這種事又是冷笑,又是嗤之以鼻,。認為這是拿自己妹妹二百五。也極力攛掇他們離婚。

不怕沒好事,就怕沒好人。

那小蓮這次也是鐵了心回來離婚的。

此時,那小蓮醉意朦朧,看著陳楚她亦是媚眼如絲。

心想這小伙怎麼越看越順眼了……

兩人一路來到賓館門前。

陳楚手腳乾淨的很,這一路沒對她沒有什麼小動作。他不像那些許多粘人的男人,在大馬路上又是親又是抱的。

他的骨子裡是悶騷的性格,而且也有些傳統的意味,在沒人的地方可以隨便摸隨便弄。

進苞米地里脫光了都沒事,但是在大街上還是有點樣子的好。

雖然那小蓮不斷的挑逗他,一會兒摸摸他的脖子,一會兒抓住他的胳膊。

當然那小蓮也是借著酒勁兒才這麼乾的。

陳楚也想一把摟過那小蓮,在她的屁股蛋子上好好的掐兩把,甚至是把她按到在地,大棍子好好在她身上出溜出溜。

不過他的性格是不喜歡太招搖的,雖然年輕,但骨子裡有一種沉穩的性格,不過是壞壞的沉穩。

摸兩把有什麼意思?不如等到了房間里直接按到干一把。

以前他還覺得把自己的第一次給一個不是處女的女人有些虧。

但今天自己的第一次,也算是處男給了季小桃了。

雖然給的是她的屁眼,但對他來說也算是。

相對來說,陳楚覺得屁股比火燒雲誘惑還要大。算是他的一個癖好了。

進了賓館那小蓮拿出房卡,要了房間的鑰匙,然後便往樓上走。。

陳楚沒有像農村小子那樣四處亂看,亂瞅。

也許是酒精的作用,他現在膽子也放大了。

兩人往樓上走,那小蓮一勁兒的說走樓梯累,說沈城都是帶電梯的房子。

就縣城這破地方,都是樓梯。

名義上叫做賓館,但裡面裝修也就一般般,樓梯扶手都有很多地方是掉漆的。

「小蓮姐,要不我背你吧!」陳楚笑著說。

「好啊!不過還得往上走兩三層,你行么?」

陳楚呵呵一笑,然後彎下腰讓那小蓮伏在他背上。

房間號碼是505,現在剛到二樓,但是三樓對陳楚來說根本不費勁。

現在也暈暈乎乎的,他有種在打醉八仙拳的感覺。

心想這要是練一把醉八仙可是爽多了,張老頭兒說過拳法在於意醉而神不醉,講究的便是這個意境。明明是倒下了,但是還是有后招出現的。

陳楚迷迷糊糊中腳下也動了動,有了個醉八仙的起式,好看:。

這時那小蓮兩隻小手已經搭在了他的肩膀上,說了句:「弟弟,我要上了!」

陳楚笑了。

「上吧!」心想,你現在上老子背,老子一會兒就上了你的身,反正不吃虧。

那小蓮由於穿著高跟鞋,往上有點不方面,雖然兩人個頭差不多,但現在她酒勁上來一點,暈暈乎乎的看什麼東西似乎有雙影的存在。

往陳楚背後一靠,就滑了下去。

陳楚兩手在後面托住她,那大手落到了她的大腿根兒。

見那小蓮往下滑,他的手就順勢伸進了她的裙底,托住了那彈性十足肉呼呼挺翹的屁股蛋子。

那小蓮啊的低聲呻吟一下。

想要下來。

被陳楚這樣擼著有點痛。

她出溜了下來,然後又試了兩次,陳楚每次都是從裙子里摸到了她的挺翹的小屁股。

「哎呀!你這混小子,趁姐姐喝多了,想欺負姐姐是不?」

陳楚笑道:「哪敢啊?再不姐姐我抱著上樓得了,就像抱著我媳婦似的。」

那小蓮聽的如火燒心,這個激動,這個過癮。

嘴上卻嬌嗔道:「不要臉,誰是你媳婦?」她白了陳楚一眼,歪過頭,定型了的長發更顯嫵媚。

髮髻後面是大波浪,前面染燙的有些紫紅,讓本來就秀氣的容貌更顯得嬌柔秀美一些。

陳楚舔了舔舌頭,真想在她的臉蛋兒上親幾下。

不過,他知道不是時候,這裡是縣城,離這村子只有二十里。

萬一被誰看到了,那麻煩就大了。

老張頭曾經說過,得意莫要忘形,作的緊死的快!人最不能的便是得了便宜還賣乖!

村裡可是很多大老爺們半大小子在打那小蓮的主意。

這幫人也有不少在縣城打工的,萬一他們哪個碰巧遇見了,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暗中使壞,那自己的好事也成了壞事。

「嗯……小蓮姐,你快上我的背上吧,我都等不及了!」

陳楚這時候蹲的更低一些。

那小蓮啐了他一口,心想這小子可能是憋不住了。

畢竟她算是過來人,王大勝憋不住的時候像是餓狼似的,不過下面卻是一條蟲。

當下也想快點進房間兩人好好的溫存。哦不,應該是**的大戰了。

這次她往後退了一點,然後往前一撲,正好壓在陳楚的背上。

隨後她身體一飄,腿彎被摟住。

她順勢摟著陳楚的脖子。

陳楚邁步便往樓上走去。

那小蓮沒有他想象的重。甚至沒有朱娜重。

背朱娜的時候感覺能有九十近左右吧,因為朱娜身高在那裡擺著了,應該是一米六五以上了,一米六七左右,好看:。

而且屁股滾圓,胸也行,肯能佔分量。

那小蓮腿細,胳膊細。要不是長得白,都能被人誤會是印第安難民。

當然胸和屁股還是非常飽滿的。

大腿根兒也是豐腴,陳楚喜歡這樣的。

農村孩子都有一把子的力氣,陳楚雖然十六歲,但一百八十斤一麻袋的苞米也能背起來,還能上跳板裝到卡車上。

而馬小河那虎小子能立肩,就是麻袋立著放在肩頭,一隻手扶著就行。大老爺們也沒幾個能行的。

那小蓮撐死八十斤左右了。

陳楚背著感覺輕飄飄的,從二樓到五樓根本沒喘一口氣就上來了。

那小蓮還是從坤包里掏出手絹在給他擦汗。

嘴裡心疼道:「好弟弟,累壞了吧……」

陳楚笑了,說不累。

「咯咯咯……你對姐姐這麼好,姐姐一會兒可怎麼報答你呀?咯咯咯,你說說……」

「好姐姐,你說怎麼報答都行。」陳楚也笑。

不過剛到樓梯口好像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

「我擦!村幹部徐國忠!」

徐國忠正眉飛色舞的摟著一個娘們,沒看見他,而且摟著那娘們進房間了。

那老娘們陳楚有些眼熟,仔細一想蒙圈了。

「我!是朱娜她媽!」

陳楚一下就迷糊了。

這倆人怎麼能弄到一起去啊?

徐國忠以前是村裡的會計,整天笑眯眯的,現在是副村長了。

前些天自己在苞米地里碰見徐國忠和馬小河他二嬸赤果果大戰一回。

完事了,徐國忠給她二十塊錢。

但是這……這朱娜現在不是在市裡住院么?她媽怎麼和徐國忠滾到一起了?

他怕自己認錯人,又仔細盯了一眼。酒也醒了大半。

那小蓮這時疑惑問:「咋了?不走了弟弟?」

「噓——!我看見徐國忠和朱娜她媽了!」

那小蓮一聽呼出一口氣,小手一下把嘴堵住了。

「哎呀!你管人家幹啥?他們干他們的,咱倆干咱們的!」

陳楚點了點頭,覺得挺有道理。

手又從後面伸進那小蓮的短裙,這一下摸的挺准,不是屁股了,而正是那小蓮的火燒雲里。

那小蓮失聲呻吟了一下,整個人都麻酥酥的僵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