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三十八章滋味真好(求好人收藏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八章滋味真好(求好人收藏和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陳楚有些暈暈乎乎的。

那小蓮扯下自己的內褲,那雙小手還在他的下面隔著褲子開始摸索。

那小手柔柔軟軟的。

陳楚舒服的差點叫出聲來,如果這樣再被摸下去,差不多能噴一褲子。

他不幹了,不為別的,自己就一條褲衩子,換都沒的換。

再說了,那東西黏糊糊的也不好洗,洗的時候也噁心一些。

一般女人喝些酒下面容易泛濫,但男人喝酒多了,下面有時候就失靈了。一般男人都是要辦事時灌女人的酒,自己很少喝的。

不然到時候就不勇猛了。

陳楚這個半大小子十六七歲正是最猛的時候,這點酒對他不算什麼,相反,膽子還能更大了。

這時酒勁上的也挺快。他感覺自己的大棍子是堅挺了,但是不知怎麼的,還是找不到門路。

他扒下那小蓮的衣服,在她白皙的肩膀和鎖骨上親了起來。

那小蓮低聲呻吟了一下,兩條大腿往後退了一下,小屁股坐到桌子上,順勢抬起大腿夾住他的腰。而且下面用力往前挺著。

這時隔壁傳來當一聲。

然後是床板吱呀吱呀的亂響。

一聲聲男歡女叫的聲音也斷斷續續的傳來。

「啊,啊,用點力啊,再用力……」本來應該是銷魂的聲音。

還有著濃重的喘著粗氣的聲音,那女聲分明很嬌柔。如果不知道還以為是二十來歲的小姑娘了。

但陳楚知道,那可不是小姑娘了,而是朱娜她媽,都三十七八歲了。這浪叫的聲音一下就打了折扣。

張拉頭兒曾和他說過,三十多歲的女人是最猛的年齡階段,而三十七八歲的男人則是衰落的時候。身強力壯是自然的,只是下面的強勁兒和衝勁兒不如以前。

而且只要是補腎的,不管再好的葯也是對身體有傷害的。

當然有時候也是因人而異的,只是那個年齡段的人強猛的少一些。

陳楚現在聽到朱娜她老娘這呻吟和叫床上,現在是相信張老頭兒的話了。

不過朱娜她媽模樣倒是有幾分風韻猶存,但畢竟年齡大了,下面那東西已經不再是火燒雲了。

是……是黑了吧唧的雲。

做那種事猶如是牙籤攪和水缸。

陳楚對年齡大的女人不感興趣。

他喜歡小的,劉翠那樣三十一剛剛好,三十一往下,唔……十六歲以上。

太小的沒感覺了,哪裡都沒發育好,乾巴雞一樣都沒手感。

當然,這些都是他的意淫了。

本來他身下硬邦邦的,被朱娜老娘這麼一叫喚陳楚不行了。

總是感覺抱著的是朱娜的老娘,而不是那小蓮。

「弟弟,你咋了?咱干咱的,他們干他們的,你……」

「小蓮姐,咱們還是去裡面干吧,不受他們打擾。」

那小蓮點點頭,心想這小子事兒還真不少。

其實那小蓮也怕被那邊聽見聲音,萬一碰巧發現她們在這裡那也是麻煩事兒。

兩人走到裡間,隨後關上了門。

那小蓮拿起遙控器打開了電視,放了很大的聲音,隨後又進廁所去調了調水溫。

她撅著屁股去調試,小短裙一晃一晃的,大腿根兒直接露在外頭。

陳楚不用彎腰低頭就能看到裡面黑色的小內褲。

不過還是故意低著頭從她裙底下面往上去看。

「你幹啥?討厭啊你!」那小蓮發現了,回頭推了他一下。

陳楚順勢抓住她的皓腕。兩人擺出一副郎有情妾有意的架勢。

這時朱娜老娘和徐國忠在那邊乾的聲音小了許多,或許是隔著兩道門和兩道牆阻隔了聲音,再不就是那老傢伙干不動了。

畢竟歲數大了,就一開始那麼一股子的猛勁兒。

陳楚,一手抓著那小蓮的腕子,另只手摟著她的小蠻腰。平靜下來,下面又是硬邦邦的。

他身體往前靠,隨後一頂,大棍子便在她的屁股上粗溜了一下。

那小蓮啊的一聲呻吟。

她被這一下弄的很舒服,臉色更加的嬌媚了,酡紅的像是在酒水中沉醉迷失一樣了。

「你……你輕點,和你說,你……你要對我溫柔點知道么?」

那小蓮幾乎是哀求的聲音,讓陳楚整個人都麻酥酥的受不了。

有這樣的一個女人,能對他還這樣的溫柔,這是一件多麼幸福的事兒,甚至有些愛憐和感動。

媽的!老子的仇終於報了。終於給王大勝戴了綠帽子了!

那小蓮眸子含情如水般,看的陳楚身上有些發顫,也想對那小蓮說點柔情的話。

不過他想起張老頭兒的話,對劉翠那樣的女人,要溫柔一些。

對那小蓮就要粗魯一點,這樣她更喜歡。

陳楚閉了下眼,狠下心來。本來到嘴邊溫柔的話一下就轉變了。

「快點脫!老子要干你!」

「你……什麼啊?」那小蓮眼睛睜得大大的,幾乎不相信這話是從陳楚嘴裡說出來的一樣。

陳楚抓住她的黑色弔帶往下一扯,那帶子就掉下去了,裡面露出粉紅色乳罩。

那兩隻大白兔像是要掙脫開來,在裡面一跳一跳的。

陳楚張開嘴就親了過去。

嘴和那小蓮的皮膚接觸,弄的她直痒痒。

「哎呀,你幹啥啊?別著急啊!你弄疼我了……」

那小蓮越是這麼說,陳楚便越是用力,在她的大白兔上留下了幾道牙印。

那小蓮啊啊的叫了兩聲,那兩粒相思豆也被陳楚含住了。

她的兩隻大白兔被陳楚兩隻手掌抓住攏在一起,把兩粒相思豆也是靠攏在一處,被陳楚含住開始吸允了起來。

那小蓮從來沒有這樣試過,感覺有些新奇,也很過癮。

這時陳楚的一隻手已經伸進了她的下面,那裡已經黃河泛濫了。

他下面的傢伙有時候找不準,但是手卻要靈活很多,摸索了一下,撤掉那小蓮的內褲。

也把這布料不多的裙子褪掉了。

那小蓮光溜溜的呈現在他面前。那腿窩子也是顯露開,陳楚一下便把中指伸了進去。

並且開始抽動起來。

那小蓮已經泛濫了,裡面的水都能灌溉一顆苞米苗了。

被陳楚弄的呼哧呼哧的喘息著,嘴裡說著別弄。大聲說著不要。

她雖然心亂意迷,但還記著二姐的話,一定要喊不要。

但是整個人已經身不由己的,激動又顫抖的跟篩糠相似。

陳楚又試著伸進兩根指頭,隨後是第三根。

七八分鐘后,那小蓮已經癱軟如泥,躺在床上任其擺布了。

陳楚笑了。

從心裡往外的感謝張老頭兒。

心想這個老流氓出的主意就是好,畢竟是過來人啊,吃的咸鹽都比自己吃的大米多。

看著赤果果躺在床上一灘軟泥般的小蓮。陳楚也不再忍耐了。

把褲子蹬掉,下面挺翹的傢伙已經直直的像是一隻長矛般對準了那小蓮。

此時,他也激動的不得了。這還是他第一次做這種事。

以前和劉翠不一樣,只是摸摸抓抓,和季小桃也不一樣,那是懵懂的試探。

而真正的面對一個赤果果將要辦事的女人,他也有點發,甚至畏縮。

陳楚猶豫了一下,聽到那小蓮叮嚀一聲的呻吟,再也忍不住了。雄性激素開始蔓延全身。

他閉上眼,呼哧呼哧的喘著粗氣,一下爬到了那小蓮的肚皮上。

不用他動手,那小蓮已經主動的寬衣解帶,分開了兩條大腿,露出腿窩子等著他進入。

陳楚汗珠子順著額頭滴落下來。

面對生命中的第一個女人,他在猶豫,甚至有些恐懼,手裡抓住下面慢慢的往前放。

在他火燒雲上的褶皺上碰了碰,竟然還找不到哪裡是正確的位置。

那小蓮被他磨蹭的實在忍不住了,見陳楚弄不進去,便一把抓住他的下面伸進去了。

陳楚像是一隻沒頭蒼蠅一樣,終於找到了突破口,下面用力一頂。

那小蓮啊的痛叫了一聲。

陳楚的東西要比她想象的粗大許多。

她結婚時間也不久,下面只被王大勝開發了,王大勝那小子下面還不大,起來也就七八公分。

即使破了那小蓮那層東西,但往裡面開拓的也不大。這塊肥沃的好地沒怎麼正經耕耘到位。

陳楚這東西一進去,好比大卡車開進了小衚衕,又窄又緊。

把他下面箍得有些疼了。

陳楚試著動了兩下,那小蓮受不了了,一把抱住他的肩膀,啊啊的叫了起來。

「痛啊……弟弟你輕點,我,我痛……」

這麼一喊更刺激著陳楚的神經,他屁股下意識的更聳動起來,她越是叫著痛,陳楚便越是加快聳動。

只幾下之後,兩人肉體相撞,就像是兩輛不斷追尾的汽車似的。

傳來的一陣陣的啪啪聲讓陳楚一陣的銷魂。

那小蓮被聳起來,兩條大腿盤住陳楚的腰,小屁股主動往前送啊送的,兩隻手也像是蛇一樣的纏住他的脖子。

胸前的大白兔也來回的甩動,兩人已經進入了狀態,開始互相配合。忽然,那小蓮下面被狠狠刺痛兩下,便張開小口用力咬在陳楚的肩膀上,他這麼一咬,陳楚就又像賭氣似的下面狠狠干她一下。

她再咬,陳楚再用力干。

那小蓮最後妥協了,甚至開始求饒。

「好弟弟,姐姐受不了,輕點,輕點求你了……」

她越是求饒,陳楚越是用力。有種駕馭在馬背上的快感。他也知道要不第一次就把這小娘子乾爽了,以後她很可能去偷別的漢子的。

只要把她乾的服服帖帖了,她才能老實,以後偷漢子也是偷自己。

想到這裡陳楚下面更是加快動作,啪啪啪連續而不間斷。兩人就像是黏在一處。那小蓮興奮的感覺身體已經不是自己的了。

這種硬度,長度還有持久讓她整個人如同一會兒飛上高空,一會兒又墜入山岩。

她只是迎合著,呻吟著……

陳楚最後扛起那小蓮的兩條大腿,下面終於發起了最後的衝鋒。

那小蓮也大聲叫喚起床來,已經忘記了她的分貝。不再有任何的顧忌了。

「啊……!」

最後陳楚身子一挺,下面終於噴了出去,隨後下面死死的頂住那小蓮的腿窩子。

那東西像是一梭子子彈似的,全打進那小蓮的下面。

十幾秒后,陳楚重重的喘息著。

「小蓮姐,讓我好好親親你!」

陳楚爬在她的肚皮上,親著她的嘴唇。

舌頭也探了進去,那小蓮嗯嗯了兩聲,此時她已經像墮入雲霄了一樣。

癱軟如淤泥,整個人飄飄欲仙,如痴如醉。

下面被陳楚噴出去的東西燙的極為舒服。

雖然整個人像是被撕裂的那樣疼痛。

不過她卻非常的滿足。

嫁給王大勝這麼久,這還是她第一次嘗到做女人的滋味——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