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三十九章高高的翹起來(求好人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九章高高的翹起來(求好人收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高高的撅起來

下午,陽光還是那樣的熱辣。

透過紫色的窗帘,映射進來斑斑點點的微光,隨風輕輕吹拂之時,窗帘涌動,斑斕光點闌珊,點點的調皮又是可愛。

那小蓮只喝了兩瓶啤酒,這對她來說也算不少了。

被弄的爽了,她也清醒了一些,隨手拿起一條浴巾,裹住豐滿彈跳的前胸,和下面小半白皙的翹臀。

那兩隻滾圓的大兔子被包裹在潔白的浴巾之內,露出一條深不見底讓人大噴鼻血的雪白的深溝。

床上的陳楚呼呼睡去了。

他第一次喝酒,而且喝了五瓶,此時辦了那小蓮他睡意正濃。

躺在床上四仰八歪的,姿勢雖然丑。

但那下面大大的棍子倒是挺翹的狠。

此時,他雙手抱住一團被子,在睡夢中下面還朝被子頂了幾下。

那小蓮臉紅了,心想這個臭小子,剛才把她都弄痛了,現在睡夢中也是在夢見在做事,還在那捅來捅去。

不過想起剛才那硬度和力度,她不禁又媚眼如絲的看了看那隻大棍子。

黑漆漆的,粗粗的,那樣子要多醜就有多醜,但是卻那樣遭人喜歡。

那小蓮走過去,伸手碰了碰,入手溫熱,表皮滑膩,但是上面的那個粗大的腦袋一下又擴大一圈。

亦是猙獰起來。

她啊的低聲叫喚一下。

一瞬間感覺渾身匱乏無力,但又無力的爽,麻酥酥的好想被這根大棍子再狠狠干一回。

剛才她有些醉了,即使有點感覺也不是那麼的強烈。

她喜歡的不是那種柔情似水的愛撫。

正相反,在那小蓮這溫柔嬌弱的外表下,她的心是火熱和狂野的。

她希望讓暴風雨來的更猛烈一些,希望在狂暴和肆虐中身體被那大棍子撕碎……

她碰了碰那根棍子,忍不住伸手抓住,感受著那東西帶來的一陣陣的熱度,甚至是滾燙,她閉上眼,深呼吸著,感受著那種快感。

或許被她小手擼的有點反應了。

陳楚動了動,翻了個身。

那小蓮下了一跳,忙抽開手。

臉上紅撲撲的離開床鋪,走到浴室間。

她感覺自己今天才算是和男人辦事,以前的根本啥都不是。

她裹緊浴袍,前胸和后臀被雪白浴巾裹的更為凸凹飽滿。

拉開淋浴間透明玻璃門,走進了浴室,試試了水溫,感覺剛剛好。

不過,這裡並不是沈城,有沐浴的池子,而只是淋浴了。

那小蓮本就是農村女孩兒,也就是去了趟沈城才有了這些毛病。

隨後她打開噴頭,把白色浴巾輕輕扯掉,白皙完美的酮體暴露的空氣中,一時間感覺這清涼的浴室有點冷颼颼的感覺。

毛孔一縮,不禁打了個寒蟬。

『三伏天能凍死老董頭兒』這是農村的一句諺語。

便是講大熱天也不要著涼了,容易留下病根兒。

那小蓮懂得這些,她是一個很能保護自己的女人,說白了也是自私一些的女人。

從小到大她從未受過欺負,今天陳楚算是欺負她了。

不過她樂意。

過了片刻,嘩嘩嘩的熱水流淌,蒸汽開始蔓延開來,本來就不大的淋浴間被一片霧氣籠罩。

那霧氣沾染在玻璃門上,形成朦朦朧朧的一層水霧。

從外面看也是朦朦朧朧,那小蓮的酮體亦是凸凹畢現,更有意味。

她躲避開水流噴到頭髮上,因為這個頭型是在沈城花了三個小時才定型的。

但是那些調皮的水珠像是故意和她作對似的,迸射到潔白的肌膚上又繼續彈跳。

不久,她的髮絲便濕漉漉的。

那小蓮心想算了,還是痛痛快快的洗一次吧。

剛才和陳楚辦事的時候,髮型已經被他搞亂了。

真是服了這小子了,辦事就辦事唄,為啥又是掐,又是咬的,還扯她幾下頭髮,真是討厭。

那小蓮想起剛才的大戰,羞怯怯的,往臉上揚了揚水珠。

呼出一口濁氣。

今天她才感覺做個女人真好。

如果讓村裡那些潑婦知道肯定罵她偷漢子,搞破鞋,是賤女人。

罵去吧!她們才是無知,才是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

自己就願意被人干!就願意偷漢子,管你們什麼事!

那小蓮打開發髻,任憑噴頭沖洗著。感覺很過癮。

她嬌軀水靈靈的,像是剛剝開皮的雞蛋殼,水流從她的臻首到脖頸,到那一對白皙碩大的大白兔上。

那小蓮的手也在那裡揉著,閉著眼感受著,慢慢滑向她平坦毫無贅肉的小腹,跟下面的私處又融合。

這時,她手指禁不住扒開下面的火燒雲,細緻的洗著。

她的手指是那麼的修長,中指和食指靈巧的伸了進去,摳弄了幾下,又洗出了一些黏糊糊的東西。

那小蓮臉紅了,陳楚那小子甩完了,就像死豬那樣去睡了。

弄的她滿腿窩子,大腿和小腹上哪都是那黏糊糊的東西。

還有一些甩到了床單上。

那小蓮用紙抽擦了好久。

現在她又在下面洗出來一些。

如果是她男人王大勝的東西得噁心死,但是這東西是陳楚的,雖然一樣都是男人的那東西。

但這感覺就是不一樣的。

就像是陳楚聞到朱娜放一個屁,跟聞到老孫太太放一個屁的感覺是截然不同的。

老孫太太放的他能噁心死,而朱娜放的他會跟著屁味兒去追著聞,恨不得鼻子抵住人家的屁股去聞,去舔。

那小蓮也是這個調調,手上沾染上了一些,放在鼻尖聞了聞,而且還碰到了鼻尖上。

感覺一股腥味,很難聞的。

她二姐那小青和她說,男人那東西是能吃的,而且還有助於美容。

吃男人那東西皮膚能更好,如果塗抹在臉上,皮膚會更白嫩。

那小蓮不想去吃,不過還是忍不住塗了一點在臉上。

不過只一會兒就被洗掉了。

……

她洗的很細緻,尤其是下面和屁股,搓啊搓的,下面的那摸小森林也被洗的黑亮黑亮的。

她的雙手也不斷的揉搓著那兩對大白兔和自己挺翹的屁股。

心想陳楚最喜歡這兩處地方了,自己一定要多洗一會兒。

又想到自己的男人王大勝好像也喜歡這兩個地方,不過……他沒機會了,以後不會再讓王大勝碰自己的身子了。

這身子只讓陳楚干。本來這次也奔著離婚打算的。

那小蓮一想到能長久和陳楚在一塊,被他下面的那個大傢伙弄,自己下面不自覺的熱起來,而且蜜漿竟然泛出。

……

那小蓮這麼想。

不過陳楚睡夢裡夢到的女人卻並不是她。

一會兒是夢見正在舔季小桃的溝子。

一會兒夢見朱娜被人強姦,強姦那人正是孫五,他挺身而出,打跑了孫五。

把朱娜抱進懷裡。

感覺是那麼的真實。

「朱娜,我想跟你好,我以後會模不會讓任何人欺負你,我要娶你,我要好好的疼愛你一輩子……」但是他心裡的想法卻是我要干你,要和你上床,要狠狠的干,天天晚上不讓你睡覺。

夢中朱娜有些感動。

他一點點的脫著朱娜的衣裳,手也伸進他夢寐以求的朱娜的下面。

摸著她挺翹柔滑的屁股。

朱娜那中性的聲音,那短髮飛揚,還有叫床的啊啊聲,讓陳楚魂兒都沒了。

不過夢醒了,他發現自己抱著的是被子,下面硬邦邦的。

浴室中那小蓮的身子在裡面沖刷著。

陳楚才從夢境回到現實。

「呼!」喘出一口粗氣。

「朱娜……老子一定要干你。」陳楚暗暗發誓。

下面已經硬邦邦的了,像是一頭憤怒的野獸無處發泄。

而此時那小蓮那完美的酮體已經讓他身體毛孔刷的舒展開來。

下面更硬了。

他像是第一次見到那小蓮光著的似的。

剛才雖然幹了一次,但卻不是清醒的干。

五瓶啤酒後,他有些昏昏沉沉,感覺也不是那麼好。

反正把那東西甩了出去了,知道甩進那小翠的腿窩子里了。

但其他的不知道,怎麼乾的細節也記憶不起來了。

陳楚站起身,光著腳跳下床。

晃動著下面硬邦邦的支起來的大棍子,邁步走近浴室,拉開浴室的門。

一股熱熱的水蒸氣撲面而來。

裡面的那小蓮沒注意到,被嚇的啊了一聲。

猶如一隻受驚的小白兔。

「弟弟,你幹啥啊?我先洗,洗完了你再洗好不……」

陳楚笑了,笑的有點壞,甚至是邪魅。

「小蓮姐,要不咱一起洗吧……」

那小蓮臉紅了,她雖然可以開房,但兩個人一起洗澡她還是沒經歷過的。

「陳楚你別鬧,我馬上洗好了,你先回床上躺一會兒。」

她說著下意識的手捂住胸口,想了想又分出手捂住下面的小森林。

剛才是借著酒勁兒乾的,但現在赤果果的站在一個男人面前,她還是害羞了。

她這麼一遮攔,陳楚被刺激的不得了。

上去一把就抱住了她光溜溜的身子。

嘴開始熱烘烘的在她身上吻了起來。

那小蓮還是第一次在洗澡時被人抱住,光著兒,躲閃又掙扎。

「不要,不要啊……」

陳楚更是被刺激了。

不要?你越不要老子就越要。

剛才喝多了,根本沒感覺,現在這感覺真好。

兩人抱在一起,陳楚下面的大棍子在她大腿上磨蹭幾下,更是堅硬如鐵。

他一隻手抓住她的大白兒,用力掐了兩把,另只手摸著她的火燒雲,感覺那裡的幾片肉真是讓人銷魂。

不禁舒服的呻吟幾聲。

「那小蓮!我要干你!」

「不行!你別這樣!」

那小蓮這次是真掙扎了。

不過,她的力氣沒有陳楚大,掙脫不出去,便轉身要逃。

這一轉身,陳楚握住她大白兔的手順勢抓住她的小蠻腰。

下面一下碰到了她的溝兒里。

陳楚想起張老頭兒說的,從後面乾女人更爽。

就像是動物都在後面干,下面的傢伙啪啪啪的撞擊屁股蛋子,女人的屁股蛋兒被拍擊的顫巍巍的那感覺是不一樣的。

陳楚激動了。

把那小蓮貼到浴室的玻璃門上,隨後插上門。

雙腳分開她的雙腿。

那小蓮掙脫不了,也只能去享受了。

她的雙手扶在玻璃門上,在霧蒙蒙的玻璃上留下兩隻手印。

屁股也高高的撅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