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四十一章一起去撒尿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一章一起去撒尿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那小蓮被乾的迷迷糊糊的,感覺身體像是在風口浪尖上,一浪高過一浪。

一會兒像是跳到了浪頭,整個人被巨浪湧起幾百米高,不過又旋即又落入低谷。

她渾身汗涔涔的,下面撕裂般的疼痛,到最後甚至麻木至極。

嬌軀上像是有一座大山在壓著她,身體裡面那隻長長的大棍子像是要穿透她整個嬌軀,那硬度,那力度,讓她爽了,更怕了。

她終於體會到了二姐那小青告訴她的什麼叫做十七**歲男人的根,能把鍋蓋頂一個大窟窿了。

太猛了。

當然,男人那東西有長有短,有粗有細,即便是短小的,十**歲也是勇猛的時候。

但是大多數男人這個時候都是一路擼過來的。

「陳楚……你別,別幹了,讓姐睡一會兒……」

那小蓮感覺祈求是那麼的無力,也無用。

感覺身上的陳楚就像是一個機器人,專門為辦事而生產的,就壓在她身上一次又一次的干。

而且不斷變換著姿勢,她感覺自己就像是一隻木偶,一隻風雨中飄搖不知方向的落葉,落葉知秋,她感覺到了蕭瑟,同時也獲得了豐收。

……

這時,那小蓮又被翻轉過去,她已經動也不動了,只在那嗯嗯著呻吟,任憑蹂躪,連**的力氣都小了很多。

已經被幹了四次了,陳楚停了一會兒。

開始每次都休息十來分鐘。

這次休息快一個小時,他看見那小蓮趴在那裡,挺翹的小屁股蛋兒,還有她下那火燒雲的肉有些翻翻著。

他又擺弄了一會兒她的小腳丫,這才又壓了上去。

弄了這麼久,乾的頻率至少有兩千來下了。

陳楚感覺有些輕車熟路,而且看著那小蓮那本來被拍擊得都通紅的屁股,他下面又硬了起來。

他有種感覺,第一次噴出去的時候有些快。

第二次慢點了。

第三次乾的時間更長了,不過有些麻木,噴出去的東西也少了,第四次就感覺就是機械的幹了。

要不是認為這是在乾女人,不幹白不幹,白乾誰不幹,他早睡覺去了。

又一想這是給別人戴綠帽子,他就興奮。

看見那小蓮通紅的屁股都是自己拍的,那對大白兔也被抓的通紅,還留有五指印,他心裡就特滿足。

下面便又硬邦邦的。

弄了好幾次,他對女人下面的火燒雲了解的更深刻了。

第五次沒廢什麼力氣就弄了進去。

這次感覺裡面寬鬆了一些,不過幹起來還是噗嗤噗嗤的水汪汪的。

這種水汪汪的,滑膩膩的感覺給他下面帶來的快感更多。

張老頭兒說過,越是騷的女人下面的水便越多,這那小蓮還真是騷女人一個啊。

再說,她這趟去沈城得有六七天了。也便是六七天沒被男人干。

下面的水也一直留著,而在沈城她二姐家吃的也好,住的好,也不操心,但是就是下面憋著的難受。

沒男人那東西干她,她就痒痒的不行。

有一次她和她二姐出去買菜,買黃瓜的時候她二姐那小青挑了幾根小的,她隨手扔進去兩隻大個的。

她二姐沒說什麼只是笑。

回家的時候,那小蓮非要做菜,而且就做那黃瓜的冷盤。

於是,偷偷的把那幾根小黃瓜給做了,大黃瓜她偷了一根。

她只是感覺黃瓜很像男人的那東西。

她二姐家雖然房間要有一百八十平,室有四間,她自己住一間,但每天晚上她去衛生間撒尿的時候,都能聽見她二姐房間里傳來『造耐』的聲音。

她二姐**聲很騷,很浪。

一勁兒要求她二姐夫干。

……

那小蓮不行了,啪啪啪的聲音聽的她臉紅心跳的,就偷偷的溜進屋子,脫光了,用黃瓜出溜下面。

不過黃瓜粗,她沒太弄進去,只弄進一個點,而且那東西冰涼的,不像男人的那東西有溫度,感覺也差遠了。

再說她也不敢用力弄,萬一把黃瓜弄斷了,在裡面不出來怎麼辦?還不得被二姐和二姐夫笑話死?

所以,這也是那小蓮只住了六天就憋不住要回家的原因了。

不然沈城那麼好,她可不想走的。

再好的日子沒有男人,她一個小媳婦是沒法過的。

……

現在好了,被幹了。下面不痒痒了。

豈止是不痒痒了,下面好像被干漏了,肉都被干翻翻了。

這時,她又感覺那大棍子弄了進去。

「哦……」她呻吟一聲。

「弟弟,求你……」她剛說一個求字,感覺自己的頭髮就被抓了起來。

而且那下面被猛干一次,頭髮就被揪起來一次。

「陳楚!我……你他媽的不是人……我糙……你讓不讓人睡覺了?」

那小蓮張嘴罵了起來。

陳楚笑了,她越是罵他的下面就越硬,有種強暴的快感。

下面又開始跟搗蒜似的,那小蓮趴在床上,屁股也撅不起來,就那麼被壓著,被干著。

噗嗤!噗嗤的聲音讓她又到了一個新的巔峰。

「哦,哦!」陳楚越干越爽,下面越來越用力。

「陳楚!我……我草泥馬啊!」

……

那小蓮不知道罵了多少句草泥馬。

陳楚終於被罵到了**,噴射了出去。

「哦~!啊!!!……」

……

噴出去算是軟了,就那樣壓在那小蓮的後背上,下面的東西流了她一溝子,他也不管了。

整個人軟綿綿的躺在她白花花的身上,下面也沒有拔出來,就那樣軟軟的插著。

這貨終於感覺乏累了,迷迷糊糊的開睡。

「畜生!」那小蓮罵了一句,也感覺有些累了。

想翻身卻沒力氣翻不動,好在這床很有彈性,被這樣壓著不像被干那樣有壓力,再說被干好幾千下,那種撞擊都熬過來了。

現在只被壓著她也舒服多了,就是胸口有些發悶。

好在大白兔不小,貼著被子還能承受身上男人的力道。

不知過了多久,陳楚睡的迷迷糊糊的翻了個身。

那小蓮才順勢翻過身體摟著他結實的胸膛,還迷迷糊糊的在陳楚身上又親又摸。

雪白的大腿還片腿騎到了陳楚身上。

……

一個男人一晚上到底能幹多少次,十**歲最猛的時候七八次是有的。

也有狠人十來次的。

當然事後得休息幾天了,聽說軍閥混戰的時候,有個大軍閥……不提名字了,能幹十多次,一夜連御十幾個女人。

而且下面傢伙也特別的大。

當時特別的有名氣,很多大家閨秀,還有風騷的官太太們都主動千里送13,請求被干。

其實人有的時候在辦事這方面也很像動物。

誰家驢,馬等牲口長的個頭大,下面大,總會吸引雌性去配種的。

但雌性吸引雄性的也是自身的特點。

就像女人能吸引男人的,是相貌,年齡,膚色,屁股大,大白兔,小蠻腰等等。

見到這樣的女人哪個男人都想上。

還有一種女人,吸引男人的地方很與眾不同。

那就是氣質!一個女人會騷,算不得氣質,那種能讓男人一下就硬起來,想要馬上壓在身下征服的,就是那種比騷氣更上檔次的氣質了,比如明星……不一定好看,要的就是征服……

……

兩人起床的時候,天色都擦黑了。

那小蓮緊緊依偎在陳楚懷裡,動也不想動,小手摸著他的胸膛。

一副的小鳥依人。

她這幅騷樣在她男人王大勝面前一次也沒有過。

每次和王大勝辦完事,都一腳踹到一旁,自己去睡覺,王大勝就是想摟著她,她都煩。

想摸她一把屁股,還得輕輕的,悄悄的去摸。

那還被那小蓮把他胳膊掐的青一塊紫一塊的。

但現在陳楚想幹啥就幹啥,想摸哪就摸哪,而且手上力道還特重。

抓住那小蓮的屁股蛋子大手一用力,就是使勁的抓上一把,抓的這小娘們哎呀痛叫一聲。

她也不惱,還甜甜的說一聲:「討厭啦!你咋那麼壞呢!」還給陳楚甜甜的親了一下小嘴兒。

要換成她男人王大勝,早就一打嘴巴子抽過去了。

陳楚就揉著她的屁股蛋兒,一勁兒的掐著,還摸著她的火燒雲。

舌頭伸進那小蓮的下嘴裡吸允著。

她的小嘴很甜,兩條舌頭纏繞在一起,那小蓮不久就發出了嗚嗚的呻吟聲。

陳楚笑了。

心裡笑王大勝這個硬蓋王八當的可真不是一般的硬啊!老子這麼玩,你的女人都願意。

他以前偷窺過他們玩,王大勝碰哪都不行。

而現在自己碰哪裡那小蓮都願意,大腿還禁不住在他下面磨蹭。

一隻小手還抓住他的下面,慢慢的擼著。

陳楚深呼吸一口氣。

下面又硬了。

那小蓮怕了。

「陳楚,你別,你別弄了,弄多了對你身體不好……還有,我剛才檢查一下我的下面,好像都腫了,你……求你了……」

陳楚下面更是梆硬了。

「腫了?」

「小蓮姐,你下面腫了是啥樣?我來看看……」

「哎呀!你怎麼那麼煩人啊?女人還有啥東西啊?不都給你了嗎?你就別看了好不好?我去撒尿……」

那小蓮說著轉過身,光著屁股下了床。

陳楚看著她那白花花的屁股,下面又硬了。

心裡也更佩服老張頭。

他告訴自己就要狠狠的干那小蓮,千萬別憐香惜玉,對付這種女人就要玩弄。

自己聽了。

現在真就狠狠的干,還真得到那小蓮的心了。

看來,張老頭兒是個寶啊!

陳楚現在最想乾的就是朱娜。

那個小妞兒整天對他吆五喝六的!

還他媽的要收自己的暑假作業!

你他媽的算老幾啊?

行?你等著,等老子出院了,找張老頭兒出主意,尼瑪的乾死你,非把你下面乾裂了不可!

陳楚嘿嘿一笑,看那小蓮光著屁股跑進廁所。

他也興奮的追了過去。

「小蓮姐,等等我,我也要撒尿,咱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