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四十七章進進出出凸凹間(求收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七章進進出出凸凹間(求收藏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陳楚嚇了一大跳,整個人全身的毛孔都跟著乍開了。

突然間無比的清醒。

一屁股坐到床下水泥地面上。

此時,斑斕的陽光從窗帘中投射進來,光光點點的照在他的臉上。

他感覺一陣炎熱。

額頭禁不住冒出細密的汗珠。

本來有窗帘擋著窗子,屋子裡發陰,又有電風扇吹著,氣溫還算涼爽。

不過陳楚做賊心虛,剛才那聲呻吟嚇得他全身都麻木了。

他開始以為自己是不會怕的。

大不了被季瘋子砍死。

能幹了季小桃,他現在覺得自己死都值得了。

現在,他感覺自己錯了,是大錯特錯了。

他很在意,也很怕的……

咽了口唾沫,此時下面也軟了。

他站起身,慌忙走到桌前停住,輕緩的端起水壺倒了一杯涼水。

大夏天的他不習慣喝熱水,即便是冬天他在家也是喝涼水喝慣了的。

他有些哆嗦的端起杯子,盡量不讓自己發抖,慢慢的喝光水,然後又倒了一杯水。

一連三杯水喝下去。他肚子都有些咕嚕咕嚕的發出聲響了。

陳楚坐回自己的床上,呼哧呼哧的壓抑的喘息了一陣。

感覺身體涼快了許多。

拿起枕巾,擦擦額頭的虛汗。

他原本以為偷女人很簡單的,不就是騎上就幹麼!

其實不是這麼回事。

他究竟怕啥?他現在為了得到季小桃的身子連死都不怕,季瘋子算啥?大不了砍死自己唄?那自己究竟怕在什麼地方了?

他感覺心跳慢慢的放平穩下來,長長的呼出一口氣。

也輕鬆了許多。

喝了幾碗水,他不再口乾舌燥。

舔了舔發乾的嘴唇。

隨後有些想明白了。

有的時候人在某種時刻能夠領悟很多東西,就像武學最高境界的無形無招式一樣。

也像廚師在做菜的時候瞬間的感悟,也能得到更好的做菜的靈感。

做數學題也一樣,難解的方程式,有時候也就是在瞬間的靈感中能夠解開,藝術家也是如此……

陳楚現在作為偷女人的初學者,他忽然間感悟到了不少這方面的靈感。

這時候,他在自我反省中感悟。

唔……原來偷女人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兒了。

也是博大精深的。

不偷不知道,一偷嚇一跳……

很多東西都是在不斷的摸索和總結的。

各行各業都是的,東北土匪頭子……唔,東北王張大帥張作霖同志,以前膽子也不大,是騸馬騸豬的,也叫『敲豬。』就是閹割的意思。

張作霖是個獸醫,一個大字不認得。

但是在戰爭紛亂的年代他慢慢的加入土匪的恐怖組織,一點點的鍛煉膽子,越做越大,最後雄踞東三省,他活著的時候,小日本不敢動東北分毫,死的時候……

陳楚喜歡聽評書,他喜歡這些故事。

現在聯想到自己身上也是一樣的,什麼東西都有第一次。

第一次做的時候膽子小。

就像自己第一次偷看劉翠撒尿似的,隔著那麼遠,都怕被人家發現,還臉紅心跳的。

後來膽子慢慢大了,一直到現在敢這麼做……

唔!原來自己也很牛逼了……

陳楚平靜了下來,心跳恢復往常,嘴角留露出一絲的笑意。

沒有人是天生的天才,也沒有人隨隨便便成為人上人。

陳楚站起身,從新打量著季小桃這完美誘人的酮體,這次他慢慢走到她的床前,他的臉上不再有恐懼和垂涎。

相反有了一絲和他年齡不相符的冷靜。

不過,只過了片刻,他的口水還是忍不住了。

心想她媽的,這種坐懷不亂的境界還得練啊!

「小蓮啊……我來了……」

陳楚心裡有個聲音在聲嘶力竭的吶喊,手有點哆嗦的伸出,慢慢的碰觸到季小桃柔嫩白皙又光滑的臉蛋兒上。

那臉是那樣的潔白,入手滑膩,彈性十足。輕輕一碰就讓人下面硬了。

陳楚不知道以後哪個男人能夠有福氣娶到這麼漂亮的老婆,如果自己能有這樣的老婆,這輩子將此生無憾。

……

現在的季小桃就是他眼中的女神,甚至女神都不如她。

陳楚微微閉上眼,輕輕的俯身下去,在她的面頰親了一口。整個人再次的熱血澎湃起來。

那柔嫩嫩的臉蛋兒,讓陳楚終於明白了什麼叫做吹彈即破這四個字的含義。

原來學校語文書上形容女人的詞兒都是真的,什麼吹彈即破,什麼杏眼桃腮,什麼玉面雕琢,什麼楚楚動人……

現在的季小桃就是。

她簡直就是一件雕琢的藝術品。

陳楚就像一個鑒賞藝術品的專家一樣的在垂涎的欣賞著。

那臉蛋兒入口柔軟,滑嫩,又溫柔,溫熱的。

陳楚的嘴唇碰上輕輕的親吻,又伸出舌頭慢慢的舔了起來。

他閉上眼,彷彿進入天堂般的享受。

或者像是吸食了毒品的毒販,是那樣的飄飄欲仙……

「小桃……我要你。不過我要得到你的全部,永遠得到你的人……得到你的每一處地方,我會對你好,甚至拼了性命不要也會保護你。我真的好喜歡你,好愛你……」陳楚感覺自己說的很肉麻。

但是他自己卻被感動得眼圈熱熱的。

親吻著季小桃的半邊俏臉全是吐沫星子。

季小桃睡夢中條件反射的有些痒痒了,嗯嗯了兩聲,臻首動了動,陳楚又順勢下滑,親到了她的耳唇上。

那耳唇滑膩膩的又有些清涼,陳楚整個含在嘴裡,就像含著小寶貝那樣的痴迷。還不禁咂砸嘴角。

張老頭兒說過女人有幾處敏感的地方,大腿根兒不用說了,還有女人的嘴唇,額頭,眼皮都很敏感。

還有一處便是耳唇。

親吻那裡女人會極為的激情。

季小桃安眠藥中睡的很死,而且這幾天也一直沒有睡好。

此時睡夢中也正夢見男女的交合。

夢中的男人是那樣的帥,高大,又是雄壯有力。

下面的東西大的讓她驚呆。

正在她下面奮力馳騁著。

男女都是好色的。

男人碰到胸大屁股大的女人下面便會梆硬梆硬的。

而女人碰到大帥哥,帥的一塌糊塗也會甘願千里相送。

比如……有傳說中的千里送13的。

季小桃在夢中感覺那男人要和她那個。

開始她還是極為的掙扎的,那正是陳楚分開她大腿的時候。

而後她夢中那個男人摸她親她,又干她。

她開始反抗,不過一浪又一狼的『高巢』涌動而來,她就受不了了。

看著那個帥氣的男人,開始躲閃他的吻,但下面已經被弄的痒痒的,桃花之水泛濫成災,那男人的東西塞了進去,讓她爽到了巔峰……

……

當然她夢中的意境也有陳楚摸摸抓抓的成分在裡面。

陳楚戀戀不捨的含著她的耳唇,然後親吻著她的香腮和白皙的脖頸,手也順勢摟住她的頭,那樣深情的親吻著。

喝了三大杯水產生的口水都盡可量的往人家臉上抹了。

這口水量季小桃再洗一次澡都夠用了。

陳楚還是那樣親著,呼吸也越來越沉重。

最後他捧著季小桃的面孔,輕輕的親了幾下她秀眉的額頭和眼皮。

季小桃睡夢中微微躲避。

陳楚笑了。

無比緊張的慢慢的嘴唇朝著那紅彤彤如同小櫻桃似的小嘴兒親去。

季小桃的嘴兒不大,那種秀氣,秀美的小嘴兒美極了。

陳楚愛憐的怕弄痛了她的小嘴兒一樣輕輕的印了上去。

吧唧發出蜻蜓點水般的聲音。

陳楚感覺好甜。

伸出舌頭在她的紅唇上舔了一圈兒。

「哦……」陳楚發出一聲爽透全身的呻吟。

整個身體再次麻木了。

這時,他身下的大棍子再次直立起來。

陳楚慢慢的又一次爬上了季小桃的床。

這次,他有些癲狂。

終於忍受不住剛才那種蜻蜓點水般的愛撫。

摟住季小桃的脖子,一口堵住她通紅的小嘴兒。剛才他的試探已經證明可以再用力些。

陳楚的膽子也大了。

堵住季小桃的小嘴兒感覺自己就行在做夢一樣,大腦一片空白,一隻手也握住了她胸前的一隻大白兔,一邊親著一邊揉捏了起來。

大白兔雪白雪白,在他的手中開始緩慢的變著形狀,隨著陳楚的激動加大力氣,那大白兔也跟著軟乎乎的快速的變著形。

終於,季小桃好像被捏的感覺到了疼痛:「嗯啊——!」的呻吟出聲。

而這次陳楚並沒有鬆手,也沒有嚇的一屁股掉下床去。

經歷過了一次,他的膽子也鍛煉的更大一些了。

反而是更深情的去親著她的嘴兒,握著她的大玉兔,那樣子就像死也不會放開一樣。

季小桃嗯嗯的發出呻吟之聲,睡夢中那個帥氣高大的男人也是在這麼用力的捏著她的奶。

她感覺爽的不得了。

下意識的翻身,一條大腿壓了過來,正壓到陳楚的屁股上。

陳楚整個身體遂即激靈靈的打了個冷戰,一手順手接過這條雪白的大腿,手掌順著雪白柔滑大腿的腳踝肌膚,一路向上,最後捏到季小桃彈跳柔軟的臀瓣上。

試了幾下加大力道。

季小桃嗯啊出聲,那呻吟聲讓陳楚幾乎魂兒都丟了。

不行了!不行了!陳楚感覺自己要射了。

你他媽的季小桃,誰以後要是你的男人可完蛋操了!還不得被你抽干啊!你簡直就是妖精,是妖孽啊!是天上掉下來的白骨精啊!

不過,老子願意被你這白骨精抽的骨頭不剩,抽干,抽死了我也願意,你抽死我吧!

陳楚呼哧呼哧的大口喘著粗氣。

手掌啪的拍了季小桃雪白雪白的臀瓣一把。

發出啪的一聲清脆的響聲。

季小桃又是叮嚀一聲呻吟~!

啊!!!

陳楚感覺這下要射了。

不行了,不能再拍這小妖精的屁股了。真是讓人受不了了!

這季小桃的叫聲太讓人受經不住誘惑……

陳楚頭一低,不敢再去看她那讓人**的,呻吟著的表情。

把頭一下埋到她兩隻雪白大白兔之間,兩手握住兩隻大白兔,又擠又舔又啃起來。

他想好了,好好舔一舔這大白兔就馬上分開季小桃大腿,像干那小蓮一樣把下面插進她的腿窩子里。

干她個進進出出,讓她的凹凹凸凸徹底的人仰馬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