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四十八章噴流直下三公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八章噴流直下三公尺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季小桃在睡夢中發出嗯嗯的呻吟,她嬌軀不斷的扭動,纖細的小蠻腰柔千百回。

兩條白皙修長的大白腿一會兒伸的筆直,一會兒又在陣陣呻吟中扭曲。

她的身體柔軟,白嫩。

像極了一條正在配偶中白花花的美女蛇。

陳楚這段時間在縣醫院整天呆著沒事兒,除了裝睡覺偷看人家季小桃洗澡,偷摸人家身子,就是半夜出去練拳。

不像以前在村裡的時候被的那樣黑的了。

不過在人家季小桃身上滾來滾去的,有白花花的身子映襯著。

他顯得就那樣的黑了。

就像是一頭黑豬在拱著一顆粉嫩嫩白花花的大白菜……

好白菜都讓豬拱了。

陳楚每次碰見人家情侶兩人手牽手他總會這麼說。

此時,他的色色的模樣比豬還要猥瑣。

口中低低的呼喚著小桃的名字,嘴巴在她兩隻大白兔中間擠出來的深溝里橫衝直撞。

季小桃睡夢中嗯嗯出聲,被弄的極爽。

陳楚不怕了,不禁想這妞兒給自己吃兩片安眠藥,那藥效不知道會是什麼樣?一片都這麼厲害,兩片被人分屍了都不知道哇!這妞兒真狠,老子得好好報復!

他拱了人家胸口一陣,開始張開嘴吧唧吧唧的親了起來。

在兩隻大白兔上啃來啃去的。怕留下牙印,只是輕輕的啃,鼻子拱著的時候是用些力氣了。

隨即臉也在人家胸口和白皙脖頸間來回的蹭啊蹭的。

季小桃胸上的口水已經**的了。

陳楚又吻著她白皙挺翹的下巴,最後親到紅彤彤的小嘴上。

在季小桃呻吟換氣的時候,她那小嘴兒微微張開,陳楚的舌頭趁機伸進去了。

「唔……」季小桃睡夢中也是感覺有點不適應。

下意識想要躲閃的樣子。

陳楚扶著她的臻首,強有力的舌頭伸進去就開始攪動起來,張開嘴拚命的吸允起季小桃口中甜甜的津液。

入口是那樣的甜蜜,那般的柔滑。

纏綿那條柔柔的小小的舌頭,那小舌開始躲閃著,發出嗯嗯啊啊的聲音。

季小桃的胸口也跟著開始一起一伏的,兩隻大白兔瞬間成了起伏的白色丘陵。

隨即,她口中噴蘭吐芳,呻吟發出來的呵氣平暖烘烘的噴入陳楚的鼻和口中。

陳楚忙大口的吸進了嘴裡。

感覺季小桃呼出來的氣是那樣的甜,那樣的美,比神仙的玉液瓊漿還好。

刺激著陳楚對她的小嘴兒開始肆無忌憚的狂吻起來,恨不得要把季小桃的整個身子吸進去。

兩隻手也開始加大力抓住那兩隻大白兔,用抓奶的五指緊扣的姿勢,五根手指扣住跳跳的大白兔,隨後用指縫夾住那枚粉紅色的還微微透明一樣的小相思豆。

剛揉了沒幾下,那粉紅色的小相思豆一下就挺直了起來。

陳楚暈了,沒想到這東西還能梆硬起來。

忙停止與季小桃的長吻。

這時季小桃在葯勁的揮發下,已經暈暈乎乎的有點配合的小舌頭與之纏綿在一起。

長吻分開之時,一些口水延長著水線,在兩條舌頭間牽繞起來。

陳楚忍不住的又在她紅艷欲滴的唇上狠狠的吻了幾口。

這才往下游移,含住大其中一枚挺翹的相思豆,像是小孩兒吸奶一樣的吸起來,舌頭也在那相思豆上纏繞。

吸了一個,隨後又去吸另外一個。

女人白兔上的相思豆也是極為敏感之地,這麼一被含住又是揉,又是舔,又是吸允。

季小桃身體更為燥熱。

口中從剛才的嗯,嗯的聲音。

開始被啊!啊!哦,哦!聲代替了。

陳楚暈了,兩隻手握住大白兔,伸出舌頭一路向下舔去,季小桃光潔的肌膚留下一連串的口水,一直到她白皙的肚皮。

陳楚看到那柔軟的肚皮上調皮的小肚臍更是呼吸急促起來。

那小肚臍挺翹著的。

陳楚張口去舔。

季小桃身子癢的哦哦兩聲,竟然大力動了一下。

陳楚順勢再次往下,不禁看著那一塊黑森林發獃。

這……這……

陳楚閉上眼,臉在季小桃那戳黑森林上蹭啊蹭的。

心想自己還收藏的一根劉翠的『黑色森林呢!』還有朱娜備皮留下的一撮黑森林。

這是季小桃的森林了。

對陳楚來說這裡便是他最後要攻陷的聖地。

他幾乎沒猶豫,張開嘴便去親吻起來。

季小桃更敏感的嬌軀扭曲了。

呻吟的聲音也練成一串。

下面是女人最為敏感的地方,尤其是處女,沒有經歷過男人的處女,身體的條件反射非常的大。

下面那塊地方未被男人開放的,對男人是極為好奇,陌生,又恐懼的。

條件反射自然也敏感的多了。

相反要是生完孩子的大老娘們自然沒事兒了,下面都被男人弄了半輩子了,也被騎或相互騎半輩子,根本就麻木了。

生過孩子的女人更是如此,下面那麼粗的孩子都出來了,就算你怎麼恢復也恢復不過來……就算是剖腹產,下面也會因為懷孕的時候往下墜,把下面的……那個骨盆撐大,胯骨骨頭間撐開。

下面的港口的骨縫也會擴大的。

所以,只要你生過孩子,再恢復也不如初。

看是不是處女看她的胯骨也能看出來的。

現在女的不少打胎的,有經驗的男人瞄一眼就懂得了……

而性工作者更是如此,整天干這個,大腿一劈,您老人家隨便弄吧!

把男女間的事兒看成跟一日三餐,家常便飯,所以感覺也越來越小。

……

季小桃這處女地現在也終於經受著男人的黑手。

陳楚在那片森林親吻著,還含著幾根在嘴裡。

感覺並沒有想象中的騷。

相反,季小桃洗的很乾凈,洗屁股的時候連中指都伸進火燒雲里弄了半天。

可見這人的潔癖。

不過,這樣潔癖的人也逃不過生理的反應。

被陳楚這麼弄,她下面粉紅的火燒雲開始熱熱的和暖爐一樣了。

甜蜜又滾熱的蜜漿不斷的泛出。

陳楚感覺臉上痒痒的,而這時,一股說不清的味道傳入他的鼻孔,像是有點疝氣的味兒。

陳楚循著這股味兒見黑森林下面冒出了一些水。

季小桃身體扭動,兩條大腿加緊的來回的磨蹭著,那水正慢慢的溢出火燒雲,甚至都蹭到了白花花的大腿上。

陳楚腦袋像是炸了一樣。

這……這就是『印水』了。

張老頭兒和他說過,這東西起潤滑的作用,生物書上也寫過,他和那小蓮辦事的時候,她也分泌了許多。

不過這是季小桃的。

陳楚閉上眼再次貼近那兩瓣分開的大**上。

此時,粉紅的火燒雲顏色更為鮮艷。

陳楚心跳也加速的看著水流,他不知道這東西——這印水能不能舔了。

當下閉上眼用鼻尖撞了一下印水。

季小桃嗯啊!又呻吟一聲。

他不再猶豫,呼的一口堵了上去。

大口的親吻住那兩瓣大**,並且伸出舌頭努力的往裡面伸著。他對自己說,這時季小桃流出的,是乾淨的。

愛屋及烏,現在哪怕是季小桃拉出的屎,他甚至都不認為是髒的。

當然,沒那麼口味重去舔了。

季小桃下體被封堵住,陳楚的舌頭還往桃花深處伸著。

她啊!啊!的呻吟起來,大腿自動的夾在一起。

陳楚的腦袋被夾住,不過還是在拚命的吸著,印水流進他嘴裡,他用舌頭再頂出去。

他不敢喝這東西,不過還是嘗到了味道,酸酸的。

陳楚吧唧吧唧的親著,感覺這下面火燒雲那幾片肉肉,生物書上學名的大**和小**,也就是下面的大嘴唇和小嘴唇了,彷彿讓他永遠的親不夠。

他無意間瞥見強上的掛鐘。

心頓時一顫。

已經下午一點半了。

自己玩弄了這麼久?

陳楚有些發慌了,畢竟季小桃人家是個大姑娘,還不是自己的老婆。

得趕緊弄,幹完了還得打掃戰場呢!

陳楚忙戀戀不捨像是親嘴似的叭叭叭的親了幾下,她下面的大『嘴唇』和小『嘴唇』。舌頭有些不舍滑膩滑膩的華容道里縮了回來。

抓了抓季小桃的大白。

她痒痒的才再次把大腿分開。

陳楚折騰的汗淌下來了。

忙俯身,挺起了自己粗粗的大棍子。

這也是今天最重要的一步。

也是最後的一步了。

此時下面硬的不行,比干那小蓮還要硬。

膨脹的感覺像是隨時爆炸開來。

用手推著大棍子往季小桃火燒雲里捅了過去。

昨天和那小蓮幹了五次。

他不再是女人上下兩個洞都分不清的小屁孩兒了。

並且季小桃下面的火燒雲已經被他又親又舔的撥弄開了。

陳楚忽然想到她洗身子的時候中指不是伸進去了么?

他也想試試。

先伸出中指,然後慢慢的插進火燒雲里。

立即一股溫柔,又溫熱的感覺。

他來回抽出推進幾下。季小桃呻吟和呼吸也加速了。

陳楚不再猶豫,也怕沒時間玩了。

抽出滑膩膩的中指。

大棍子往前一送,腰眼用力往前一挺。

「啊——!」睡夢中的季小桃大叫一聲。

這聲音的分貝可不小。

陳楚嚇懵了。

張老頭兒說過女人第一次痛的很,還會出血。

陳楚感覺大棍子進去了一個頭,雖然滑膩,但也和上次誤會插進季小桃屁眼的感覺差不多。

都是那樣的緊。

只是魚腸道不會出血,這裡的第一次會出血。

萬一……

陳楚瞬間冷靜下來,他沒想到季小桃真的是處女,如果不是處女了,自己像干那小蓮似的,猛干一氣,現在是,出血了之後可不好收場了。

想到這兒,他用大棍子進去的部分來回的蹭著。

心想反正我不往裡面進了,就進去多少算多少,就這麼干!反正不出血也算把季小桃給糙了。

季小桃睡夢中也是被男人干,此時斷斷續續的呻吟起來。

床板發出吱呀吱呀的聲音。

季小桃的兩條大腿被陳楚抗在肩膀上。

嬌嫩白皙的身子被乾的輕微的波動。

陳楚這麼幹了幾百下,終於忍不住了,兩隻手抓住季小桃的被乾的跳來跳去的大奶。

下面最後忍不住在她狹窄的柔道里終於噴射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