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五十章捂朱唇小樹林抓強姦(求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章捂朱唇小樹林抓強姦(求收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揉了一陣腰,季小桃感覺有點對不住陳楚,畢竟餵了他兩片安眠藥啊。

而且還是市面上的禁藥。

醫院中是給病人做手術麻醉無效的時候才用的。

對身體也是有副作用的。

畢竟陳楚還是一個半大小子,如果論起年齡比她要小三歲呢。

她不禁有些後悔,為了自己睡一個踏實覺,竟然害別人了

這時,她戴上了黑邊眼鏡框,走到陳楚跟前推了推他。

「喂,醒醒啊,別睡了,再睡就到後半夜了。」

她推搡了一會兒不見陳楚醒來。

這時小手伸進陳楚被子里,在他的后腰上狠狠擰了一把。

如果真吃了兩片安眠藥陳楚還真醒不過來了。

他現在可是裝睡。

啊!

陳楚痛叫一聲翻身起來了。

「咯咯咯……讓你再睡,咦!你被子里塑料套裝的是啥?」

「沒,沒啥!」陳楚汗都下來了。

那裡面的衛生紙可都是咱倆混合一起的黏糊糊的東西,可不能給她看了。

「哎呀,竟然有東西背著我?拿來?」季小桃一伸潔白的小手。

陳楚看著那副霸道的模樣,心裡這個後悔,這個小丫頭,還在老子面前瑟,老子都把你睡了一半了,就差最後那層膜沒捅開了。

你身上哪個地方老子都看了,摸了,舔了,現在還……行,老子忍,你給我等著,我一定把你娶到手。天天干你!看你老實不老實。

就你那騷樣,老子天天讓你不睡覺。看不幹翻翻你,跟那小蓮似的,走路都困難。

「陳楚!你敢不給我!」季小桃眼睛一瞪,一把抓住塑料袋。

「什麼東西?是不是……黃碟?」她大聲說。

陳楚傻了。

「哈哈,你看你臉紅的,快點拿過來給我瞅瞅!」

畢竟陳楚在這裡一個多星期了,而且這縣醫院也總共沒幾個醫生大夫啥的。

都快黃鋪了,而陳楚只是一個半大小子,她只當成小孩兒了。

陳楚屬於悶騷的,偷看人家劉翠撒尿行。偷那小蓮還是張老頭兒那老流氓給他出主意,給他勇氣他才敢去做的。

不然就他這小膽兒,累死他也不敢。

剛才趁人家季小桃安眠藥的葯勁,這小子又是親,又是摸,又是出溜的。

現在人家衝過來了。

他反而扭捏起來了。

心跳也加快了。

悶騷和明騷那可是兩回事了。

明騷是特別開朗的性格,能和女孩子嘻嘻哈哈的在一起又唱又跳,又玩又鬧的。

摸摸小手啦!樓著腰啦!在一起kk歌兒,跳跳舞,開開葷玩笑。

可以說是女性的閨蜜,閨中的男婦女之友了。

但是暗騷男人的性格可要小心了。

這種男人有時候沉默寡言,但是往往能做出驚人之舉。

不聲不響的,悶不做聲的,性格內向,但心中有數。

隱藏的也很深。

陳楚性格有悶騷的大部分,明騷也有一部分,比如他和那小蓮混熟了,怎麼都敢做。

但是季小桃面前他放不開。

骨子裡還有一種自己是農村人,人家是縣城裡的人,這種結締。

農村女孩兒都喜歡嫁給縣城的,有正式工作的,是一個正式工人的。

縣城的女孩兒又喜歡嫁給翰城市的公務員,那樣是國家幹部,鐵飯碗。

翰城的姑娘們又喜歡嫁個大城市有房有車條件好,開買賣,或者父母是當官的。

而大城市的女孩兒……大多數吧,又追求乾爹之類的……

十**歲的季小桃性格中也是愛玩愛鬧的。

她覺得家裡人勢利眼的很,非把自己往齊冬冬那塊貼。

他家不就是有個破廠子么!算個屁!

在學校的時候,還有追求他的男同學,家裡老爹是在翰城當大官的呢!

來這就是為了……搞對象來的。

就是混!

反正人家有個當官的爹,在哪裡混幾年學,或者說不上學也能回去有個好工作啥的。

乾脆就去學校玩幾年了。

季小桃更喜歡那種高大帥氣的,當然最好也能開著跑車來接她,能沖她溫柔的溫暖的笑。

而且只對她一個人好。

說到底,她算是一個花痴,喜歡帥哥型的。

但是縣醫專可沒有這樣的帥哥。

總共七八百個學生,大多數都是外地的,女生佔了9.7層,剩下那幾個男的都是歪瓜裂棗的,還整天的換對象。

因為實在是男性資源不夠啊!一個蘿蔔一個坑的。

可能也是縣城醫專有很多女生傳言被包養,周六周日都鑽進黑漆漆,或者白汪汪的小轎車裡原因之一。

也有一些小混混騎著摩托車,染著小黃毛,戴著純銅的大金鏈子,後面音箱的來這裡得瑟接小妞兒。

然後加速來回瘋跑。

去年還摔死了一個。

……

所以,她現在看陳楚還算順眼,雖然個頭不高,但長的不難看,而且人很老實的樣子。

此時,陳楚越是,她就越是往前撲。

看著他那害羞臉紅的樣,季小桃就越是有種欺負他的快感。

「你給我!不然我跟你沒完!」她兩隻小手抓住塑料袋。

而陳楚一抓,正抓住她滑膩的小手上。

下意識的「呀!」的一下鬆手了。

「哈哈……終於搶到手了,我看看你藏的什麼東西?」季小桃就要打開塑料袋看。

陳楚嚇壞了,不明白自己都已經把她都那啥了……怎麼還會這麼緊張了。

他明白了,這種感覺不一樣啊。

就是吃豆腐一樣。

生吃,蘸著大醬吃,或者做成麻辣豆腐吃。味道是不同的。

剛才算是吃了季小桃的豆腐。

而且季小桃開心的笑,簡直迷死他了……

……

「季護士在嗎?季小桃外面有人找——!」

忽然走廊里王露大夫的聲音傳來。

本來她是不上班的,但因為出了些事了才來。

「誰找我啊?」

季小桃已經戴上了護士帽,畢竟醫院還沒黃,自己還是護士,人家還是大夫,樣子還是要做足的。

她開了門,臉沖著走廊和王露說話。

兩隻手背在後面,拎著那塑料袋。

屁股也撅著。

陳楚見有了機會,悄悄的走過去,趁著她和王露說話的時候一把奪過了塑料袋。

季小桃回頭狠狠瞪了他一眼。

「小桃啊!趕緊去,外面那小夥子正等著呢!」

「誰啊?」季小桃臉紅了。

外面有個男人等著她?

其實男女都一樣。

如果有人說外面有個女的等著你,你心裡也是高興的。

不過女人卻要先裝一下。

「幹啥的人啊?找我幹啥?真是的!」季小桃說著回頭點指著陳楚,那意思是一會兒再和你算賬。

隨後扭著身子推門出去了。

陳楚心一下涼了半截。

「男的?幹啥的?找季小桃?我擦,這可是我內定的老婆啊?」

等她出門后。

陳楚忙穿上鞋。

心跳的特別快,眼睛都紅了。

不過想了一下又鎮定了。

不會是?不會是季小桃他哥季瘋子吧?

他這麼一想,腿肚子都在轉筋。

身體也有些哆嗦了。

季瘋子名頭太大,他和閆三打了兩三回,雖然正面打不過,但對他有了免疫力。

但是對季瘋子他聞風就哆嗦。

那傢伙就是個亡命徒,即使砍了人,一般也都私了,給點錢算了。

不然報案了,人家花錢在裡面蹲一陣出來了,報復你更狠。

本來陳楚還信誓旦旦的撬,如果敢對季小桃不利,他就和那人拼了。

現在一想到萬一是季瘋子……他可不想見季揚。

剛才的火氣也一下消息了大半。

不過,他不甘心,萬一不是他哥季揚呢!

忙趴著窗戶往外瞅著。

不一會兒便看見季小桃下樓了。

本來可以在醫院裡等人的,但是縣醫院馬上就要黃了。

不是看病的閑雜人都去外面等。

再者,這來找季小桃的傢伙也想玩點不一樣的。

「人呢!」

季小桃問了下值班醫生。

「人去大門口的小樹林了,你去那吧!」值班醫生說。

季小桃點了點頭。

小姑娘都是好奇的。

再說這可是大白天的,去小樹林能怎麼的?

也想看看這人是誰了。

畢竟剛做完春夢。

而且今天還夢見了個大帥哥,沒準一會兒出現的就是個大帥哥也不一定。

這時陳楚也跑了下來。

因為他見季小桃朝小樹林走去了。已經脫離了他的視線,他心裡忽然有些忐忑不安起來。

「唔,陳老師,季小桃,季護士,那個讓我給她買東西,她人呢?」

陳楚臉上一紅,有些不好意思。

一個半大小子問人家姑娘家去幹啥,他不好意思問。

所以編了一個謊。

而且他知道這大夫喜歡聽好聽的,不如叫一聲老師,他自己況且還是一個學生。

那大夫打了個哈欠。

「去那邊小樹林了!他讓你買啥了?」那大夫喝了一口茶水。

「唔……是,是鞋墊,還是小護士牌的。」陳楚一字一頓的說。他想把謊話說的更真實點。

「噗!」那大夫聽完一口茶水全噴出去了。

「甚麼?鞋墊?小護士牌子的?」

「是……是啊!她,季護士剛才和我說的……」

那醫生看了看他手上的塑料袋。

陳楚臉紅紅的把塑料袋藏到身後。

「呵!呵呵!」那大夫冷笑兩聲。

心想現在女孩兒都怎麼了?這麼大方?讓半大小子給她買貼下面的東西。

糙,還他媽說是鞋墊?我呸!

「去吧,在小樹林那邊呢!」他一副不耐煩的說。

「唔,多謝陳老師。」

陳楚說完朝那邊跑去。

那大夫摸了摸臉上的胡茬子。

「呸,真不要臉!勾三搭四的……媽的咋不讓我去買呢……」

陳楚跑的很快,不過還沒跑到小樹林,就聽見裡面傳來輕微的嘴被堵住才發出的喊聲:「齊冬冬,你……你幹啥?快,快放開我……」

「小寶貝,我的小心肝,今天我就辦了你!看你做不做我的媳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