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紅顏有恨偏偏夢不圓(求收藏!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紅顏有恨偏偏夢不圓(求收藏!月票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季小桃本來挺高興的,因為做了春夢,還夢見了一個大帥哥了。

心情特好。

如果男人夢見和一個女人媾和,那美女特別特別的美,那一天的心情也不錯的。

女人也是一樣的。

季小桃心裡有點小希冀,心想會不會夜有所夢,日有所見呢!

在學校的時候,還是有兩個帥哥的,只是他們家裡窮,不敢對自己表白而已。

每天總是有一個大帥哥在縣醫專的食堂等著她,然後就那麼默默的注視的看著她。

季小桃當然裝作不知道的樣子,不過吃飯的間隙偶然回頭看一眼。

見那大帥哥忙低下頭吃飯,緊張的鼻尖都撞上飯粒了。

季小桃就笑,也裝作看不見的樣子,其實心裡可開心了。

不過在醫專兩年,那大帥哥也沒膽量沖她表白,她相信不是因為她哥哥是季瘋子。而是那男孩兒家裡窮,比較自卑,也是在醫專中為數不多的帥哥單身。

寢室里的姐妹兒都懷疑這帥哥性取向有問題。

一個個唉聲嘆氣的。

都說這簡直就是浪費資源啊!

本來醫專男生就不多,一個個長得還跟歪瓜裂棗的!但是你不要,一會兒還真沒了!好不容易有個大帥哥,竟然還單身?

這不是浪費資源是什麼?

簡直就是褻瀆!

簡直不處對象就是在犯罪!

季小桃就偷笑,她心裡明白那人是喜歡她的,不會接受任何女生。

但是她生氣為啥他那麼膽小,大膽的追一下就不行啊?

這第三年是實習,季小桃來到縣醫院。

而剛才春夢中的那個男生,和在學校時候喜歡她又不敢表白的男生相貌差不多。

她便喜滋滋的跑去小樹林了。

縣醫院是六七十年代的老房子,老的掉渣但異常的結實,如果來個八級地震都沒事,現在建造的樓,別說地震,風刮的大點都能吹倒。

而縣醫院雖然破,但綠化非常的好。

四環小樹林,有的樹木都比成年男人的腰還粗,風一吹黑壓壓的樹葉嘩嘩嘩的響,林處密集的地方更是有點幽深。

白天還好,涼快了。

到了晚上黑壓壓的,風一吹嘩啦啦的還挺滲人的。

陳楚半夜爬起來練拳也不敢去樹林里,只是在後院練,他也怕那陰森森的樹林,突然竄出來一個大老妖啥的。

……

季小桃跑到樹林邊,不見有人,心跳有點加速,耐不住好奇。

直到現在她還是相信百分之八十是那個大帥哥找她來了。

那一米八五的身高,肩寬腰窄,嗯……屁股也挺圓的男人。

而那張臉也是白皙堅毅,眼睛大大的,一個男人的睫毛還是那樣長長的,讓女人都妒忌。

他的那雙眼睛也常常讓季小桃魂牽夢繞,就像一汪幽幽的深井,如訴如泣……

她的芳心曾無數次被掠走。

「霍子豪是你嗎?霍子豪——!」

季小桃喊了幾聲。

樹林里傳來回聲,她的心情更激動了。

霍子豪就是那個男生,有些自卑,但卻成績最好,歌唱的最好的男生。

季小桃又朝前走了幾步。

「你別鬧了!你不是說要來找我的嗎?你和曉燕說的,曉燕告訴我了,你說混好了就來找我的……」

季小桃有些激動,眼睛有些熱乎乎的了。

似乎有點淚水要溢出的感覺。

「媽的……!」

一顆樹后,身材不高的齊冬冬走了出來。

本來他是滿臉笑容的,想要給季小桃一個驚喜。

此時手裡的那豎玫瑰花差點讓他扔在腳下踩爛。

他還是強裝笑容走了出來。

「小桃,是我!嘿嘿,我給你送花來了……我,我那個好喜歡你,你做我老婆吧,我讓你馬上當我家廠子的老闆娘,那個……我爹馬上就讓我當廠子的廠長了,我家還有一個廠子的……到時候你不用在這破地方上班,你哥哥就是……就是廠子的主任,小桃,你,你別找什麼霍子豪啥的,你嫁給我吧……」

齊冬冬邊說邊有些激動的走過去。

季小桃傻了。

心想這夢和現實差距怎麼這麼大?

「齊冬冬你給我滾!我怎麼這麼討厭你,煩你呢!你以為有兩個破錢就了不起么?我又不是沒見過有錢人?少在我面前擺闊!想要娶我做老婆,你下輩子吧!」

齊冬冬一愣,腦門上青筋暴跳。

季小桃越是罵他,越是損他,他越是覺得她漂亮。

太性感了,太有個性了,這樣的小妞兒要是壓在身下那不得爽死,即使死了都行,都不虧啊!

「你煩我?呵呵,行!我現在就回去把你哥那個廠子里的副主任給開除了!」齊冬冬狠狠的說。

「隨你的便!」

季小桃冷哼一聲,轉身就走。

本來齊冬冬是想用季瘋子的工作威脅一下她的,沒想到這小妞兒撅驢似的根本不買賬。

看著季小桃轉身離去的背影,那護士帽下面露出的兩條小辮,還有白皙的脖子。

她沒有穿護士服,牛仔短褲露出的大半白花花渾圓充滿彈性的大長腿,還有那扭動著的圓圓的大屁股。

這小子下面梆硬起來了。

一時間急火攻心,這幾天他在季小桃家打麻將的時候下面就一直硬著,要不是她哥季瘋子和她父母在場,他都想撲過去把季小桃給辦了。

他火燒火燎的打完麻將回家躲進自己的房間就想象季小桃的樣子開擼。

他不想找別的女人去敗火了。

現在魂兒都放在季小桃身上,認為全世界的女人都不如她,沒有她自己就沒法活一樣。

此時齊冬冬的瞳孔迅速擴大,看了看四周,見寂靜無人,這小子急促的呼吸兩口氣,猛的朝前追去。

一把便摟住了季小桃的小蠻腰。

雖然他身材不高,但畢竟是二十七八的男人,力量比季小桃大的多了。

抓住了這柔軟的,夢寐以求的小蠻腰,齊冬冬激動的直哆嗦。

幾乎難以遏制自己下面的慾望之火。

馬上把她按倒了。

「齊冬冬!你幹什麼?」季小桃大聲喝道。

「幹啥?季小桃,我要你做我老婆!還問我幹啥?你不是說見過比我還有錢的嗎?看來你也不是啥處女了!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縣醫專要是有處女,母豬都能上樹!你肯定和別的有錢人睡過了!好啊!他不是比我有錢嗎?那老子也睡你!」

齊冬冬說著解開自己的褲帶,然後去扯季小桃身上的衣服。

「啪!」季小桃揚手給了他一個嘴巴。

不過齊冬冬把她的雙手按住了。

「媽的!季小桃,你少跟我裝緊,反正你都不是處女了!跟我干一次有他媽的啥啊?再說了,我喜歡你,我不在乎這些,雖然你不是處女有點遺憾!但我也不是什麼處男了,放心吧,我以後會好好待你的,你做我媳婦吃不了虧!」

「滾!我就是死也不會當你媳婦!你放開我!」季小桃都快哭了。

「放開你?做夢吧你!」齊冬冬以前也干過這種事。

縣醫院的女生他也玩過不少。

主要的套路很簡單,開個破車去學校門口得瑟,去顯擺有錢,然後和女生搭訕,請他們出去吃飯,然後唱歌,然後……在酒裡面下點葯,暈暈乎乎的開個房啥的。

有時候在ktv的卡包里就直接幹了。

大多數的女生都不是處女了,幹了就幹了,再說齊冬冬再甩給她們幾百塊錢,一亮自己家的廠子啥的。

這些女生也就從了。

乾的好不如嫁的好,找個有錢的男人總比自己以後吃苦受累強。

再說來縣醫專這樣的破學校的女生家境一般都沒啥錢。

季小桃這樣一般家庭的算是有錢的了。

不過,齊冬冬也是和她們玩玩而已了。

所以這小子心裡有主意,不管多烈的女人,只要把她騎了,干舒服了,她也就老實順從了。

他也碰到過像季小桃這麼倔的,騎完了之後也消停了。

「救……」季小桃雙手掙脫不得,剛喊了一聲。

就被齊冬冬大手堵住了嘴。

季小桃發出輕微的嘴被堵住才發出的喊聲:「齊冬冬,你……你幹啥?快,快放開我……」

「小寶貝,我的小心肝,今天我就辦了你!看你做不做我的媳婦?」

刺啦一聲,激動的齊冬冬一隻手堵住她的嘴,另只手往上一撩她的小衫。

季小桃那跳動了兩隻雪白的大白兔就蹦跳了出來。

齊冬冬眼睛直了,那大白兔太大了,一隻手可能都抓不住,而且那乳罩已經要包裹不了了。

但他知道這可是在大白天啊,不能戀戰,得馬上把季小桃騎了,然後生米煮成熟飯,再馬上拿二十萬去季小桃家提親,一切就搞定了。

想到這裡,他忙褪掉褲子,伸手就去抓季小桃的內褲。

身體也快速的壓上去。

季小桃嗚嗚嗚的叫。兩條大腿亂蹬。

但畢竟沒有齊冬冬的力氣大。

這時,齊冬冬的身體已經壓上去,那束玫瑰花也被他的大腿壓的稀爛,玫瑰刺扎的他生疼,像是流血了。

但他不管這些,只要拿下了季小桃,這點疼算什麼。

季小桃身體被壓住,驚慌的手腳亂打,但她畢竟是個女孩兒,沒多大力氣。

兩條大腿已經被分開。

她覺得自己一切都完了,眼淚抑制不住的流淌下來。

彷彿一朵嬌艷欲滴的花兒,就這麼的凋謝。

她感覺自己的掙扎是那樣的無力和無助。

……

齊冬冬對男女這方面輕車熟路。

一雙大手已經抓住了她的小內褲,刷的剛扯掉一半。

肩膀抗住季小桃的兩條雪白柔滑的大腿,下面的傢伙便要伸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