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五十四章女有肥瘦緊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四章女有肥瘦緊寬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嗯?」陳楚還真不哭了。

他做夢都想讓季小桃答應給他當媳婦。

現在終於就要夢想成真了么?

不過,又一想不對啊!自己這東西都不好使了,能娶媳婦么?

陳楚想到這裡又是悲從心來了。

眼淚又要掉下來。

季小桃有些煩了。

「我說你一個大小夥子怎麼還哭哭啼啼的啊!就跟被人強姦的小媳婦似的!」

她說完臉刷的一下就紅了。

一下就想到剛才自己不還是哭哭啼啼還尋死覓活的么?現在知道自己下面不是那隻癩蛤蟆給弄的,是這壞小子弄的了。

現在心是放下來了。

再怎麼說看陳楚也比齊冬冬那隻大癩蛤蟆強了。怎麼說陳楚也是個小伙兒,長得也算可以,個頭不高,但是乾淨的很了。

最起碼一靠近身上還能傳來一股香水味兒,季小桃有潔癖,而且對香水一般沒啥抵抗力。

所以,今天上午的時候她才和陳楚搶塑料袋。

這時她讓陳楚一隻胳膊摟著。

聞到他身上傳來的淡淡的香水味,感覺也很好。

「你咋又哭了?」季小桃說著伸出手來,把陳楚的爪子扒拉開。

「我來給你弄,咋說我也是女的,你自己擼有啥感覺,你看我非得把你這下面給擼好使了不可……」

季小桃說著伸手又抓住他下面的大棍子,此時已經軟了。

但即便是軟趴趴的也不小了,跟個胡蘿蔔似的。

「我……我能不哭么?」陳楚抽噎了兩下又說:「我下面都不好使了……」

季小桃回頭瞪了他一眼。

「我知道你這玩意不好使了!我也知道是我踢的行了吧~!我不賠給你做老婆了嗎?你還想咋的?」

季小桃這麼沖他一喊,陳楚就沒電了。

不過還是小聲嘀咕。

「你給我當老婆好是好,不過我下面不好使,你長的又這麼漂亮,那我以後……你不得給我戴綠帽子啊!」

季小桃本來好心的給他擼著。

這麼一聽就又怒了。

臉也紅了。

「陳楚!你把我季小桃當啥人了?滾!你給我滾!我還不管你了呢!」

她說完站起來,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土就往回走。

陳楚此時不疼了。

也站起身,提上了褲子,追了上去。

「季小桃,我不說你了,你……你再給我擼擼吧,沒準你再擼兩下就好使了……」

「沒人管你!你自己擼去吧!」季小桃冷哼一聲。

陳楚像個哈巴狗似的又追上來。

「你別走啊,我就是擼也得看著你擼啊!不然沖著大樹擼能管用么?你這麼漂亮,別說我了,就是太監擼幾把也能硬了!」

季小桃笑了。

沒有人不喜歡別人誇自己的。

但前提條件是這個人不煩人。

一身臭烘烘的,坐台小姐都不願意賺你的錢。

女人大多喜歡乾淨利索的男生,有點潔癖,噴點香水最好。

很少有女人喜歡滿身臭烘烘,一張嘴全是大黃牙,頭髮長長,鬍子拉碴的。除非這樣的人有錢,或者是名人。

陳楚小伙乾淨立正,長的不難看,一笑起來還有兩個酒窩。

季小桃對酒窩沒啥抵抗力。

「你別瞎說!古時候太監那東西都割掉了,怎麼還能有?別說擼,就是讓楊貴妃去陪床也硬不起來……」

「嗯,季護士,你可比楊貴妃漂亮多了,聽說楊貴妃是個胖子,可能也就屁股蛋兒軒乎點,所以唐朝那兩個皇帝才喜歡的,你在我心裡比楊貴妃還好,還美……」

「呸!瞎說!你再瞎說我以後就不理你了!」季小桃白了他一眼繼續往前走。

「季護士,你別不管我啊……」陳楚臉長了。

「誰說我不管你了?」季小桃停住轉過身。

「這裡是給你擼的地方嗎?萬一有人來了咋整?正撞見咱倆那啥……」季小桃咬了咬嘴唇,白皙潔凈的牙齒把紅唇咬了一點白印。

「撞見我給你擼,那我以後……以後還怎麼再給你擼了?」

她本來想說自己以後該怎麼嫁人來著,但想起剛才答應陳楚的,他要是下面真不好使了,自己就嫁給他。

所以臨時改口了,心裡卻嘆息,心想陳楚一定要好起來,不然自己以後就嫁不了霍子豪了,或者像霍子豪那麼帥,可能早就有女朋友了,不會來找我了吧……

陳楚也覺得在小樹林里擼不行的。

不如回三號病房,本來縣醫院就沒幾個人來。

正好靜的很,到時候一關門,窗帘一拉上,然後……

他有些心跳加速了。

每次都是偷窺人家季小桃,然後把下面的東西往人家屁股溝子上面蹭。

這次可好了,季小桃主動給自己擼了。這是做夢也想不到的事兒了。

不過事情總有一反一正,這麼的大好事的前提是自己的傢伙不好使了……

兩人一前一後的往前走著,季小桃邊走邊踢。

她的一隻腳剛才陷進臭水溝裡面了。

自然髒的很,她這樣邊走邊踢,偶爾還用腳在綠草上蹭蹭,這樣就乾淨多了。

兩人一前一後走進縣醫院。

見那值班的醫生還躺在床上呼呼睡著。

季小桃不禁嘆氣,看來這縣醫院是沒救了。

兩人來到樓上,因為一個患者都沒有,整個縣醫院走廊清涼的很,也陰測測的很了。

「陳楚,你怕不怕?」

「怕啥?這就咱倆人,再說了,咱每天中午不都在一起睡么……」

「呸啊!」季小桃伸出小手在他腰眼上狠扭了一把。

「你胡說八道什麼?咱們是分床睡的……」

「嗯,是,我們是分床睡的。」

陳楚雖然嘴上這麼說,不過心裡卻想:「反正等你睡熟了,我就爬上你的床了……」

不過季小桃掐人挺狠的,他沒敢這麼說。

「我是說,他們說這裡以前死過一個老太太,一到半夜十看她總出來遊盪,所以,我說這裡陰森森……」

季小桃貼近陳楚耳邊說的。

「吸……」陳楚渾身雞皮疙瘩的豎起來了。

「季小桃你可別瞎說,晚上就我一個人,還有一個值班的老頭兒。」

「誰瞎說了!陳楚你小心點,這東西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

陳楚傻了,腿都有點哆嗦了,心想今天晚上別出去練拳了。太得慌了。

兩人走進屋。

陳楚就過去擋窗帘。

季小桃愣了一下。

「陳楚,你這是幹啥?」

「給我擼啊?」他回答的倒是很乾脆,手腳也快,刷的一下窗帘就擋住了。

「你……你幹啥這麼著急啊?明天午休的時候給你擼不行啊?」季小桃臉紅了。

「季小桃,可不是你那玩意兒不好使了!現在不好使的人是我啊!我不著急?要是換成你,你著急不?」

「我……我……我不是女的么?」說著她臉更紅了。

氣得小屁股一撅得。

「你幹啥啊?說話不算數啊?」陳楚見她要出去。

「誰說話不算了?我去給你打一盆水,把……把你那東西洗洗,再說我這鞋也髒了,得換一雙。」

季小桃說這扭動屁股出了門。

陳楚憋了一句:「小心點。」

換來了季小桃回頭狠狠瞪了他一眼。

不過她還是小心了不少,畢竟剛才差點被那啥了。

進更衣室的時候檢查了好一會兒才開始換鞋的,衣服她就沒敢換了,然後打了一盆水回來了。

陳楚已經躺在床上了。

季小桃反手把門插好。

剛一回頭,見陳楚已經把褲帶解開了,然後往下一褪褲子,露出了下面軟趴趴的傢伙。

「你……你真夠急的……」她也一下找不到什麼詞兒了,白了一眼他胯下那軟軟的傢伙。

便端著盆走了過去。

然後命令說:「你躺下,我先來給你洗洗,然後再……給你擼……」

陳楚點了點頭。

忽然問:「那個……季護士。」

「你以後別管我叫季護士了,怎麼這麼彆扭,叫小桃姐吧!」季小桃往上推了推黑框眼鏡說。

「嗯……」陳楚有點感動。

「小桃姐,那啥,我能不能提個要求,如果你答應的話,或許我能快點好。」

「你說說,什麼要求?」季小桃問。

「你能不能脫了衣服,讓我看看你的下面,因為你光兒睡覺的時候,我看一下你的身子就硬了……」

季小桃臉紅了。

狠狠瞪了瞪他。

不過想想好像也不怨人家,明明是自己脫的。

「你想看啥?」季小桃紅著臉問。

「其實,其實我最想看的就是你下面的火燒雲……」陳楚也豁出去了,反正下面也不好使了,害怕啥啊?

「火燒雲?」季小桃一愣。

「就是生物書上說的大嘴唇和小嘴唇,女人生孩子的地方,或許我一看那地方就硬了,不知道你願意不願意……」

季小桃臉更紅了。

想了一會兒,還是點了點頭。

陳楚心裡興奮起來。不過下面卻沒有絲毫反應。

「我脫沒事,反正你都看過了,不過我先脫下面,看看你有沒有反應,你要是沒反應我再全脫光。」

季小桃說完,就解開牛仔短褲。

陳楚的呼吸急促起來,心也跳動了幾乎要蹦出體外一樣。

他沒有想到季小桃真會答應他的條件。

就算是自己下面一輩子不好使也值得了。

她脫的動作不快,先把牛仔短褲脫掉,然後把黑色內褲也脫掉。

隨後分開白花花的大腿,羞澀的轉臉說:「你看吧……」

陳楚眼睛有點發直。

「小桃……小桃姐,我,我就像做夢一樣了,你的這裡很小啊,我說這個洞,每個女人都一樣嗎?」

「不一樣的。」季小桃臉紅的都能滴出紅水來,她小聲說:「男人和男人那東西不一樣,有大,有小,有粗,有長,女人也是不同的,下面也有的肥,有的瘦,有的緊,有的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