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五十六章軟硬玉體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六章軟硬玉體驗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陳楚不禁下了一跳。

這一下非同小可。

下面竟然動了一下,剛和季小桃一被窩就好使了。

是不是?是不是季小桃就要離開自己了。

因為約定就是這樣的,自己不好使了,她才幫自己擼,才刺激自己這麼脫光兒一被窩的。

如果真的好使了,這……這可怎麼辦啊?

本來他還想好好親親,好好抱抱季小桃的。這下有點打怵不敢了。

萬一摟著季小桃,下面梆硬梆硬起來,人家又是學醫的,能不懂得這些么!既然好使了,她就不會與自己光屁股睡覺了……

陳楚有些失落。

不過他偷著摸了摸自己下面,又是軟趴趴的了。

「怎麼回事?剛才有感覺了,這會兒又沒了?」陳楚有些不明白了。

可能這東西還沒復原吧?

季小桃看著他有些低落,不禁覺得自己有點對不起他。

「陳楚,你想啥呢?你是不是一直想睡我?」

「嗯……」陳楚點了點頭。

「好……好吧,現在我就讓你睡,也算是我對你的補償,你弄吧,不管你怎麼弄,我都會,都會接受的……」季小桃說著紅了臉。

「真?真的?」

「嗯!」季小桃認真的點了下頭。

然後閉上了眼。

「小,小桃姐我想親你……親你的臉。」

季小桃不動,就那麼閉著眼等著。

陳楚激動了,嘴唇慢慢的貼過去,在她的臉蛋兒的啵的親了一口。

感覺真甜,渾身都熱乎乎的了。

「陳楚,你親吧,我把你弄成這樣了,我賠你做媳婦,直到你弄到好使位置。」

「小桃姐,我……我受不了了。」陳楚一把抱住季小桃光溜溜的身子,然後狠狠摟進了懷裡。

「嗯……」季小桃悶哼一聲,被陳楚摟進懷中,她的小手還是先抵住了他的胸膛。

沒敢緊身貼著。

不過白皙柔嫩的小手貼到那堅實的胸膛上,感覺硬硬的,很有安全感的樣子。

又想到陳楚幾下就打倒了那個癩蛤蟆齊冬冬,她心裡又甜了一下。

不禁把頭靠在了那胸膛上。

陳楚摟著她雪白的肩膀,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做好。

激動的,有些重複的說:「小桃姐,我摟著你了,我真的摟著你了?你光著身子?」

他有些不相信的雙手摸著季小桃光溜溜的身體,摸她的肩膀,後背,兩手又一起掐住她的挺翹的大白。

「啊……」季小桃輕輕叫了一聲。

「你捏疼我了,你輕點,慢慢的揉,別下手那麼重的掐……」

「行……行。」陳楚都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麼了。

第一次摟著,如果不算那小蓮那次,他便是第一次摟著自己心愛的女人睡覺了。

季小桃的身體他感覺比任何女人都軟,一陣陣像電流一樣,讓他渾身發麻。

他幾乎控制不住的,翻身把她壓在身下。

季小桃又是嗯哼的悶哼一聲,同時兩隻細白的胳膊從後面摟住他的腰。

她的俏臉紅紅的。

第一次和男人接觸,雖然她把陳楚當成孩子,但事實這已經是一個大小夥子了。

感覺自己被壓在下面,有一種羞澀又刺激,更是男女**的那種興奮的感覺。

陳楚張開嘴,在她的脖子上哄哄著,開始親了起來。

她被親的嗯嗯啊啊的開始輕微的呻吟,她盡量壓抑著,讓自己的呻吟聲被mp3的聲音掩蓋。

同時她的一隻手也落在陳楚的屁股上,她也是對男人有些好奇的。

另外一隻手抓住陳楚軟趴趴的下面。

用手擼了幾把。

「小桃姐,讓我蹭蹭吧,反正也不好使,你不用把我當成男人的,當成女人或者太監都行。你身子也不會髒的。」

「滾吧你,讓你這麼禍害我,我不臟誰臟?陳楚,我和你說,可能你的下面只是暫歇性的不好使,過陣子好使了,你是行了,可是……可是我該怎麼嫁人了?」

季小桃說著有些傷感。

陳楚身體壓著她,不過她的雙手還抵住他的胸口,不讓用力。

但是他下面的傢伙已經軟趴趴的頂在她的肚皮上,開始來回蹭著,那種感覺異常的好。

季小桃白皙的肚皮光滑柔嫩,用下面蹭著有種爽的說不出來的感覺。

「小桃姐,你,你可以嫁給我啊!我娶你啊!」

「嫁給你?我比你大三歲,這不現實,再說了,你現在還在念初中呢!我都十九了,家裡現在都給我張羅對象了,頂多我到了二十二三就要結婚,甚至更早,你呢!你那時候才十九二十歲……」

「那怎麼了?我,我還是可以娶你啊!」陳楚愣了:「你比我大三歲也沒關係的,女大三抱金磚啊!」

「算了吧,你同意,我家裡也不會同意的,再說我也……唉,反正我先把你弄好使了再說吧!」

季小桃這時不僅想起了自己喜歡的霍子豪。

自己已經有了喜歡的人了,是不可能再接受另外的人的。

就是……就是不知道霍子豪會不會嫌棄自己跟一個半大小子做這種事了。

不過,她覺得陳楚現在不硬,根本算不得真正的男人。

按他自己話說算女人,算太監,反正就是不能算男人。

所以自己被他看了,被摸了,被親了,哪怕被那東西出溜了,也不算被侵害。

因為那東西不硬,算不得男人的根了。

只要自己把陳楚的根擼好了,那樣自己就不用陪給他做媳婦了,以後也可以再去找霍子豪了。

想到這裡,她不禁想讓陳楚下面快點好。

在醫學裡面也介紹過男人的根,受到外界的擊打,刺激,或者受到驚嚇。

比如男人正在尿尿的時候你在後面嚇唬他一下,或許就能把他的根嚇得硬不起來了。

沒想到自己這麼點背,踹了一腳就把人家那東西踹不好使了。

以前在醫專的時候她也聽過這樣的事兒,這東西慢慢靜養,是能養好的,但需要多久很不好說了。

只要外面夠刺激,男人那東西就會立起來的。

禍是自己闖的,自己一定要給他弄好,然後去找霍子豪。

她現在甚至不想在家呆了,聽她的同學曉燕說霍子豪應該在沈城。

離這裡一千多里地,自己去沈城找霍子豪,這樣一來齊冬冬也就找不見她了。

季小桃現在一輩子都不想見到這個什麼齊冬冬,甚至連哥哥和爹媽都不想見了。

如果能和霍子豪在一起過一輩子,不管是窮是富都無所謂了。

她樂意了。

現在,她只想把陳楚弄好。

此時,陳楚壓在她身上,抱著她的脖子,在她的臉上又親又啃起來。

呼呼呼的弄的她直痒痒,陳楚也激動的很,下面雖然軟趴趴的但是也本能的一個勁兒的往前頂著。

兩條腿也蹬來蹬去的,被子都被蹬到了地上。

不然兩人就這麼在床上滾來滾去的,也都出汗了。

蓋被子也是不行的。

兩個光著兒的身體重疊的壓在一起。

一白一黑,人家季小桃還比他高出一塊,陳楚死死的壓著人家,整個身體就像是要壓入人家軟綿綿的身體里似的。

季小桃就這麼被壓著,雖然上面他那東西不硬,不過畢竟是男人的身體。

兩個光溜溜的身體在一起蹭來蹭去的,弄的她還是火燒火燎的。

甚至下面的火燒雲都給磨蹭濕了。

而陳楚對她又是親又是咬的,兩隻手已經扣住了她兩隻彈跳著的大白兔上。

指縫夾住她的兩枚相思豆開始用力的揉搓起來。

「啊!啊!嗯!嗯!哦——!」

季小桃受不了的開始呻吟起來,兩條修長的大白腿也禁不住的開始磨蹭腿窩子。

陳楚那下面的軟趴趴的傢伙也開始擠進她的兩條白花花的大腿的腿窩子間。

季小桃忽然愣了。

「陳楚,你下面是不是好使了!好像硬了!」

「沒,沒硬!小桃姐,千萬別停啊!真沒硬起來,不過剛有一點點感覺!」

陳楚張嘴想親她那不斷翕動的紅彤彤的小嘴兒。

被季小桃躲開了。

一口親到了她白皙的下巴上。

剛才陳楚真感覺硬了一下,不過他馬上忍住了,他知道可能自己這東西真是季小桃說的醫學上那種短暫的,也叫做縮陽的類似的病例。

有的時候能往回縮,有的時候可能短暫的失去勃起的功能。

當然,因人而異,有的人可能長久的不會好起來的。

最好的治療辦法,不是藥物,而是……有個漂亮女人天天幫著按摩,最好陪床同住。

這是生理上的,自然只能靠生理的刺激解決。

季小桃被陳楚這麼壓著,這麼蹭的渾身慾火焚燒,火熱難耐。下面已經濕潤了,兩條大腿也分開很大。

下面火熱的痒痒的好想有一隻大棍子進去攪和一番。

「陳楚,我,我受不了了,你別壓著我了,我太熱了,讓我騎你身上去吧!」

陳楚答應了一聲,有點捨不得的下了季小桃的玉一樣光滑柔軟的身體。

隨後他躺在那,季小桃分開白花花的大腿,騎在了他的胯骨間。

她是學醫的,自然明白這許多事兒,沒事的時候還和同學探討過。

她伸手便把陳楚那大傢伙抓住,伸手狠狠擼了兩把,然後分開大腿,用陳楚那東西在自己下面的大嘴唇上蹭了起來。

同時口中還啊!啊!的呻吟出聲。

「陳楚,你,你有感覺了嗎?」

陳楚被刺激的差不多渾身僵直,發脹了。

下面好像有點感覺了。

他不知道該說有還是沒有的好。

只是大口喘著氣,手也一把抓住季小桃的兩隻大白兔。

「小桃姐,你再蹭,好像應該有感覺的……」

「好……好吧……」季小桃把那大棍子的頭一下伸進了大嘴唇裡面。

陳楚肉眼可及的看到自己棍子的頭真的進去了。

兩眼不禁發直,渾身也更為僵硬了。

「啊!」

陳楚爽的叫了一聲,渾身像是過了一陣電流一樣。

季小桃繼續往下伸,單伸不進去了。

她那裡面很窄。

「陳楚,我伸不進去了!我用嘴幫你吸吸吧!」

本來季小桃是有潔癖的。

但是這種**高漲的時候,她幾乎大腦一片空白,什麼都忘記了。

大白腿往上一抬,把陳楚的下面從大嘴唇里抽出來,然後張嘴就把那大棍子吞進口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