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五十七章貴在常持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七章貴在常持久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陳楚像是做夢似的。

他怎麼也想不到有一天季小桃竟然能給他舔下面。

他只是一個農村人,一個農村的半大小子,而人家季小桃是專科畢業生,現在是縣醫院裡面的護士。

自己就像一坨牛糞,人家可是嬌艷嬌艷的鮮花兒了。

真……真是一朵鮮花插在咱這牛糞上了。

陳楚從腦頂一直到腳趾間都挺的僵直了。

整個人像是殭屍似的,一動不動,感受得到季小桃那小嘴兒的一吞一吐,看著她那美麗極了的面龐已經酡紅,她微微閉著眼,小小的口含著自己的傢伙,一上一下的運動著。

陳楚感覺一股濕濕潤潤的感覺在下面流淌,被她那小嘴兒含著的好舒服,而且他一想到那可是季小桃的嘴,他就渾身顫抖不已。

「小……小桃姐……再,再快些……」

陳楚激動的坐起身來,伸手去摸她的頭髮,摸著她梳著的那兩條小辮子……

下面感覺熱熱的,季小桃的口中是那樣的溫柔,時不時的還能感覺到那小舌碰到了自己下面的肉壁上。

陳楚爽的感覺自己的魂兒都沒了。

「小桃姐,我受不了了,快啊,快……再快點……」

陳楚呼哧呼哧的喘著粗氣。

季小桃吞吐著,開始的時候感覺男人那東西太臟,太臭,就像是,那東西就像是軟軟趴趴的一根大蟲子似的。也極其的噁心了。

甚至比癩蛤蟆還要噁心,那最上面的頭無比的醜陋和猙獰。是她見過的最討厭的東西。

但是沒吃過豬肉也是看過豬跑的。

季小桃在縣醫專的時候,算她一個寢室八個女孩兒,六個不是處女的。

她的那些室友也經常的和男朋友出去開房,有兩三個乾脆就搬到外面去租房子住了。

有一個一連打了三次胎。

沒錯,總共在縣醫專念三年書,還有一年是實習,就打了三次胎。

所以這些人基本上每天都談論男女之事。

什麼樣的男人下面大,什麼讓的男人有錢,什麼樣的男人裝闊實際窮酸,什麼樣的男人外面穿的光鮮,開房內褲上都是洞……

季小桃雖然聽的面紅耳赤,不過對這種東西也是很好奇的,常常是表面上堵住耳朵,實際上卻是在偷聽了。

按照正常的原理,長的越高大的男人下面越大。

男人的五官大,手大腳大,下面相對於就大些。

當然正常來說這東西也是按照比例來的,比如學美術的都知道,人體是有一定的比例的,比如一個人身高等於他七個頭的長度,或者是七隻腳底的長度。

肩膀是三個頭的寬度等等。

當然也有是些例外的,有的人天生的模特身材,腿就很長,有的人上身長,有的人則手臂長。

男人下面的根也是的,一般都是在二十二三歲以前發育的。

之後下面就不長個了。

最好是在十六七歲的時候少擼,那樣影響發育,還有便是切割剝皮,不然那頭包在裡面也影響生長的。

凡事也因人而異,有的人身材不高,下面也不小。

季小桃的一個室友就處了一個身材不高的對象,下面卻很粗很長,也很持久,所以那個室友一直跟他處對象到畢業才分手。

原因很簡單,就是因為那男人下面大,那小子也沒錢,也沒個好工作,就因為下面猛出眾了。

而一般肥胖男人下面不大,魁梧或者瘦的男人下面大的多些了。

當然,覺得自己的傢伙不滿意,用藥物很難長大的,廣告那是騙人的!做手術延長是可以的……

季小桃學醫的,了解的多些,再說她平時雖然悶頭不響的,只是認真學習,她學的高護,就是男人和女人的這點事兒了。

她的那些室友也常常談論和男朋友的房事,也提到過『剛教』和『口教』之類的了。

說男人那東西剛開始看的時候噁心,用嘴含著的時候也噁心,不過,用嘴來回吞吐幾次就感覺非常好了,尤其是男人硬邦邦起來,那樣吞吐的便是更有感覺。

不禁男人有感覺,女人也是有感覺,那種欲仙欲死的就像整個人的魂兒都沒了似的。

尤其是男人那東西噴出來的時候,噴女人一嘴,那女人會感覺到非常的幸福的。

季小桃當時臉紅的厲害,她心裡已經把那室友給罵死了。

**!臭不要臉的!男人那東西那麼臟,能吞么!呸!

不過聽她那麼說,季小桃也是心裡有種痒痒的感覺。

那室友還說女人也是喜歡男人舔的。

尤其是舔下面的火燒雲,把下面的大嘴唇和小嘴唇分開。

然後舌頭伸進去舔,那種感覺是不一樣的,痒痒的滑滑的,整個身體都麻酥酥的無力。

那種感覺就像是到了快樂至極的巔峰了一樣。

尤其是在辦事前,男人先用嘴鼓弄女人下面一陣,最好是一個多小時,然後男人再把下面那東西弄進去。

這樣女人才會幸福的要死,不離不棄一輩子。

那室友邊說還邊吃著黃瓜。又指著黃瓜說。

男人那東西就是不一樣,熱度,猛度,力度,衝勁兒,和被乾的感覺,是黃瓜不可比擬的。不然世界上已經有了黃瓜和香蕉了,還要男人幹啥?

……

農村女孩兒,包括季小桃這個縣城裡的女孩兒,根本不接受用嘴的。

不管是女人去用嘴弄男人的下面,還是男人用嘴弄女人的下面,都是不接受的。

認為那裡臟,那裡只能用下面干,女人那裡只能摸或者被干,用嘴?那以後還咋吃飯?還咋親嘴?

不得噁心死?

而農村一般找對象,包括市裡第一眼都是看男方的個頭,男方看女方一般也都是先問個頭多高,然後是長相。錢啥的。

也是因為傳統的觀念影響,男方的個頭高,下面就大,女孩兒以後不會吃虧,女方個頭高身材好,以後當媳婦有面子……

季小桃排斥用嘴,但是現在陳楚下面不硬。

她已經把陳楚下面的頭塞進自己下面的大嘴唇里了。

不能再往裡面塞了,再塞就到了那層膜的地方了,萬一不小心把那層膜碰破了,自己以後還怎麼嫁人了?

肯定是沒有人要了。

至少,她感覺霍子豪是不會要她的。

所以她停下,也是情急之下用嘴去吸允的。

開始感覺到噁心,而且感覺那東西有些干,不過吞吐了幾下,那東西在嘴裡面和口水混合然後潤滑了,

而且好像有了點硬度,這樣吞吐起來就華潤許多,尤其是上面那頭硬了一些的時候,吞起來反而滑溜的感覺挺好。

吞吐了一百多下了,季小桃明顯的感覺那東西在不斷的增大,在膨脹。

應該是好使了。

不過,她吞吐的也有些渾身火熱難耐,理智上想停下來,不過生理反應上卻不想停,也不要停。

她上下吞吐的速度不禁沒停,而且越來越快,一隻手抓住陳楚的兩隻丸子慢慢的揉著,白皙的大拇指和食指弄成一個圈扣住陳楚的棍子。

同時也扶住,然後嘴就那麼快速的吞吐抽動,越來越滑膩,最後發出撲哧撲哧讓兩人都無比**的吞吐的聲音。

「陳楚……」季小桃忽然停了一下問:「你……你是不是好使了,有感覺了……」

「沒啊!小桃姐,我,我沒感覺,你別停。」

「沒感覺你咋硬了?」

「沒……硬了也沒感覺,我還不好使,小桃姐,讓我摸摸你的屁股,那樣可能就有感覺了!」

季小桃臉紅了。

反正兩人都這樣了。

她把屁股轉過去。

陳楚兩隻手抓住她的屁股蛋兒,然後用手拍了一巴掌。

季小桃啊!的呻吟一聲。

第一次有男人拍她的屁股,她心裡說不出的爽,又說不出的害羞起來。

不禁呼哧呼哧的喘了幾口粗氣。

「陳楚!你想死啊!不許……不許你拍我的屁股,你……你摸兩把也就行了……」

季小桃還沒說完,忽然兩眼發直,就像被電擊了,或者被踩到尾巴的小貓似的。

瞳孔瞬間擴張到最大。

因為她感覺屁股上熱熱的,陳楚已經把舌頭伸進了她的兩瓣臀瓣當中,舔著她的屁眼。

「啊……」季小桃壓抑的呻吟出聲,馬上回頭,要去推著陳楚。

「陳楚,你別,別親那裡,那裡臟,不許親啊……你咋這樣啊?你欺負人……」

季小桃那模樣像是要哭了。

不過陳楚兩手抱住她的細腰,就是不鬆手,而且把頭都埋在她的下面了。

兩人不經意的弄了一個『六九』式的姿勢。

陳楚感覺季小桃那裡乾乾的,舔了幾下便濕潤了,看著那紅紅潤潤的菊花一樣的屁股,他想起張老頭兒說過的,大姑娘褲襠就是那個火燒雲。

真是火燒雲啊!

他便把頭一埋,鼻子和嘴都拱進人家的溝里,時不時的還出來咬幾口人家白花花挺翹渾圓的大白。

而陳楚的下面也終於砰的一下挺直了起來。

大棍子上面巨大的頭無比的猙獰可怖,把季小桃嚇了一跳。

「陳楚!你下面好使了!硬了!」

陳楚把頭埋在季小桃的溝兒子里嗚嗚的發出聲音說。

「小桃姐,沒好使,你快用嘴裹幾下,沒準就好使了!」

「啊……」季小桃被舔的渾身發癢,不過理智上她明白,陳楚是在騙他,他這東西已經勃起就證明好使了。

她想抽開大腿離開。

不過下一秒她整個人僵直的再也動不了了。

陳楚順著她的溝一口親住了她的火燒雲上。

而且舌頭分開她的大嘴唇和小嘴唇,直接伸進了最裡面。

那裡狹窄的魚腸道被刺激的濕潤一片。

季小桃忽然軟了,無力了,也繳械了。

嬌軀顫抖起來,隨後輕輕的小聲的央求:「陳楚,你幹了我吧,你……你糙死我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