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五十八章竹竿破小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八章竹竿破小泉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季小桃嬌軀顫抖,兩隻大白兔也亂跳,她感覺整個身體已經到了一個高度上。

就像是在海浪中一樣。

而她自己就是一葉小舟。

一會兒整個人像是被衝上了幾百米高的浪尖,一會兒又跌落下來。

陳楚的舌頭已經伸進了她火燒雲中的華容道裡面。

那裡面的嫩肉極為的敏感。

平時她自己也摸過幾次。

不過她是學醫的知道**這方面不好。

不論是對男性,還是女性,用手解決都是危害健康的……

如果實在沒有男女朋友,弄一個充氣娃娃啥的解決……

季小桃對於生理問題上,也只是摸摸蹭蹭。

有的時候用大腿夾著被子來回蹭來蹭去的。

裡面的小嫩肉她很少去摸的。

因為那裡面很刺激,如果摸的時間長了,也容易變粗糙,甚至變了顏色,不再是粉嫩嫩如同新鮮的小花兒一樣了。

如果將來嫁了男人,自己那裡的地方,讓男人看到不純凈了,以後的日子也不好過的。

她還是準備把自己那裡留給自己將來的男人去弄。

不過此時陳楚的舌頭已經抑制不住的伸進去了。

嘴巴完完全全的堵住了她下面的整片火燒雲。

女人的火燒雲也是有大有小的。

大多分體型,肥胖身體高大的女人下面一般都大。

所以很多男人都喜歡一些嬌小玲瓏的女人,說是有種小鳥依人的感覺,實際上還是因為她們身材小一些,比例小,所以下面就窄。

那樣幹起來下面就會感覺很緊了。

當然,也不能單看女人身材小,就說她下面小。

還有種鑒別的方法,便是看嘴。

如果這個女人身材嬌小,但嘴特別大,比如鳳姐。

那就算了吧,那她的下面幾乎和水缸沒什麼區別的。

古代有句俗語便是講女人兩張嘴,上面多寬,下面就多肥。

意思便是上面嘴多大,下面火燒雲口就多大。

所以古達形容美女,或者古代畫中的美女都是櫻桃小口一點點,為啥要找櫻桃小口一點點的女人?很簡單,因為下面也緊啊!讓男人有種進入魚腸道的感覺。

那種小嘴兒的女人是可遇不可求的,簡直就是女人中的極品。

家裡有一個小嘴兒的老婆,男人還出去風流啥了。

季小桃的小嘴兒不大,下面比例也很窄。

陳楚的舌頭伸的進去。

她就已經受不了的啊啊的叫喚呻吟了。

「陳楚……別……求你別……別親那裡,別舔那裡……我受不了了……」

她越是這麼說,陳楚便是越是激動。

嘴吧唧吧唧的像是豬吃食似的狠狠的堵住她的下面,舌頭更是往裡面舔了。

這時季小桃要是撒泡尿可能他都能喝了。

她那肥嫩的下面分泌出的水都被陳楚吸進了嘴裡。

他知道生物書上的這東西叫**液。

當然,在農村這東西被認為是很髒的。

有很多男人還不喜歡自己的老婆這玩意太多,因為太多了,下面就滑膩了,沒有那種生澀的摩擦的感覺了。

也便是緊的感覺。

也有部分人認為女人流出的那種東西埋汰。

季小桃住的縣城離農村也不是很遠,不算太發達,這裡的人也大多認為女人流出的那東西太臟,而且黏糊糊的了。

但張老頭兒卻跟陳楚說,女人那東西是能喝的。

和男人一樣,男人的那東西噴出來可以讓女人美容啥的。

因為那東西主要的含量是蛋白質居多,所以也算很營養的。

女人流出的那東西營養要少,但畢竟是從身體裡面流出來的,也算是一些精華。

陳楚舔過季小桃的下面,也嘗過流出來的東西,有些酸酸的感覺。

那是人家睡熟的時候。

現在就不同了,季小桃是主動的寬衣解帶投懷送抱,光溜溜的讓自己弄,他更為的激動了,嘴在下面正好吸允著,親著,季小桃的下面被攪弄的火熱火熱的,她整個嬌軀似乎都在燃燒。

下面流的水也極多。

陳楚大嘴巴吸允著竟然喝了不少。

「陳楚……你,你別喝,那東西……髒的很……」

陳楚下面發出嗚嗚的聲音。

「小桃姐,我喜歡你,你的東西都是乾淨的,我願意……」

季小桃臉更紅了,嘴裡也不斷發出:「啊!啊!啊!」的呻吟,她受不了了,整個人倒下了。

她被陳楚打敗了。

心裡也很感動,陳楚是真心的喜歡她了。

農村男人即使特別喜歡女人,也大多不會舔女人那裡,更不會去喝女人那東西的。

季小桃的老娘告訴過她,女人那裡被男人一舔,尤其是舔到那個按鈕處,整個人都會動也動不了的,都會舒服的要死。

她老娘就曾經那麼讓季小桃她爹親和舔那裡,還喝那裡的東西,她老爹都沒幹。

她的那些閨蜜也是這麼說的。

現在看見陳楚這麼做,她整個身子都軟了,而且真是舒服的要死要活。

也終於感受到了書上寫的欲仙欲死這個詞兒的含義了,原來這個世界上真有這種感覺的。

季小桃被弄的下面燥熱的受不了,像是宣洩的洪水一樣隨時要衝開大壩似的。

那種感覺她知道,這是她『高曹』要來臨,而且還是要『噴曹』的。

很多男人不一定能讓女人達到巔峰的『高曹』,也不是每個女人都能『噴曹』的。

季小桃是學醫的,她生理受不了的時候也偷偷自慰,但從來沒有達到這種巔峰的時候。

也便這是她的第一次的『高曹』來臨。

她整個人彷彿不再是自己的了,包括自己的靈魂好像都到了另外的一個世界。

身子軟綿綿的,像是被電擊,一浪高過一浪,終於她繳械投降了。

「陳楚……你……你幹了……幹了我吧……」

「嗯……小桃姐,你……你說什麼?」

「我……我讓你糙了我!狠狠的糙了我……」季小桃臉紅撲撲的。

胸口一陣起伏,甚至上次不接下氣。

什麼道德理念,什麼心愛的人,在現在這種時候已經全部拋得遠遠的了。

剩下的只是這種男歡女愛的自然交媾的生理需要。

「我……小桃姐,你……你想好了……」陳楚也是氣喘吁吁的。

他感覺整個人不再是自己的了。

是誰的他也不知道,就像是做夢一樣。

季小桃五官有些扭曲,沖著他呻吟道:「快點……快點把你的傢伙弄進來……我知道……我知道他硬了。」

陳楚其實早就硬了。

季小桃這麼說,他受不了了。

又用力狠狠親了親她下面的那兩對大小嘴唇。

季小桃又是啊啊的呻吟兩聲。

陳楚這才翻過身來。扯著她兩條白皙的大腿,然後分開抗在肩膀上。

兩隻手來回的在她白花花的大腿和屁股蛋子上來回的摸了幾把。

季小桃更是火燒火燎的。

「快……別摸了……我受不了了……我快點噴潮了!你快點弄進來……」季小桃那樣子都快哭了似的。

陳楚點了下頭。

見她下面又泥濘了不少,黏糊糊的一片,幾乎蓋住了火燒雲上的大嘴唇和小嘴唇。小森林上面也黏糊糊的了。

陳楚下面的東西往裡面一順。

硬邦邦的頂住了那滑膩膩的一片泥濘。

大棍子上面的頭感覺一陣潤滑,幾乎要噴出去。

「快!快進來!」季小桃又忍不住的喊。

陳楚腰眼一挺,傢伙剛挺進一個頭。

季小桃啊!的痛叫一聲。

這聲音跟撕心裂肺般一樣。

她本來軟趴趴的身子一下坐了起來,狠狠抱住了陳楚。

「不要……不要啊,疼死我了!」

陳楚心疼了。

他發現自己是真的喜歡季小桃了。

如果換成了那小蓮,她娘的要是喊不要,自己下面更要狠狠的干進去了。

但是季小桃哭喊的這樣撕心裂肺,他的心都像是被針扎一樣的痛,恨不得能代替她遭這份罪。

「小桃姐……」陳楚憐惜的抱著她白花花的身子。

感覺她身上全是汗了。

兩人的身體這麼互相摟抱在一起。

季小桃的髮絲也有些凌亂。

而且她哭了。

「疼……陳楚……我好疼……真的疼……」她哭著張開小嘴兒,她的嘴很小,嘴唇紅彤彤的,在陳楚臉上印著唇印。

季小桃平時不怎麼化妝,所以這唇印也是淺淺的水澤。

陳楚忙抱著她,張嘴捕捉到了她的小嘴,然後狠狠的吻了上去。

他緊緊的摟這季小桃光溜溜的身子,舌頭已經伸進了她的口中,和那條小舌纏繞在一起。

兩人閉著眼甜甜的用力的親吻著。

互相吸取著對方口中的津液。

此時陳楚的下面又動了動,試圖緩緩的往裡面推進。

剛推進一點,那裡面的魚腸道裹挾得他下面異常的難受。

而且自己像是隨時都要噴出去一樣。

感受到陳楚往裡面挺進。

季小桃痛的又撕心裂肺的叫了一聲。

似乎骨頭正被人一點點的掰開一樣。

張開紅彤彤的小嘴兒,貝齒狠狠的咬在陳楚的肩膀上。

陳楚呲牙咧嘴的,差點痛叫出聲,肩膀被咬出一個口子,甚至血也流出了一些。

「陳楚,你……你下面太,太大了,我吃不下,我下面吞不了……不行……哦……你輕點好嗎?我求你了……輕點……」

季小桃的身體軟軟的被他摟抱懷裡。

陳楚雖然心裡憐愛,這溫柔的身體和痛叫反而更刺激他腰眼又用力下面一頂。

季小桃身下像是傳來噗的一聲,隨後她痛的竟然暈了過去……。

陳楚傻了,自己竟然把季小桃給糙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