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六十章冰火兩重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章冰火兩重天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不管男人還是女人,對異性都是存在著好奇和渴望的。

如果男女沒有那種兩性的**相互吸引。不是自身有毛病便是受到過什麼刺激。

比如女人在小時候受到過色狼的猥褻或者其他的。

那便會抵觸男人了。

如果男人不喜歡女人,可能就是性取向有問題了。或者憋的太久了,擼麻木了。

健康生長的男女都相互喜歡的,男歡女愛這是自然的規律法則,就像磁鐵的兩級相互吸引。

季小桃很健康,一直憋了十九年,今天遇到了打開或者說偷開她身體**的男人。

就像她下面濕潤的一發不可收拾的火燒雲一樣。

已經潮熱的,濕濕乎乎的了。

差不多可以灌溉一顆苞米苗的水分了。

她被陳楚摸的**高漲。她感覺自己不再是一個矜持的女孩兒,一個女專科生,一個護士。

對方不再是一個半大小子,一個農村人,一個和自己門戶不對的家庭。

她現在只知道她想要了,對方是個男人,她是一個渴望被壓在身下被人馳騁的女人。

她的屁股撅起的很高。

兩隻白皙光滑的膝蓋跪在床上,臉緊貼著床鋪,這樣屁股就能撅得更高。

她希望陳楚那東西伸進去,又害怕伸進去。

她想保留這份第一次的貞潔,又受不了這火熱的**的誘惑。

如果陳楚現在不聽她的直接把大棍子塞進她大小嘴唇中的魚腸道,她也會願意的。

不過陳楚還是憐惜了。

心軟了。

倒不是他不想幹了,而乾的地方不對。

陳楚看著這白花花的大屁股。

這次感覺就像是幻覺一樣了。

他狠狠掐了自己大腿一把,感覺疼,而且真他媽的疼啊!

自己一個農村的半大小子,竟然能讓縣城裡的女護士脫光,上床,然後還撅起了大眼子讓自己干?死了都值了~!

老子這是光宗耀祖了!

陳楚此時的興奮和兩個月後他幹了村裡的女大學生村官一樣。

那次更為興奮了,當然那是后話了。

陳楚激動的手足無措,一時間不知道該在哪裡下手了。

先伸手在季小桃那白花花的撅起來的大屁股上摸來摸去,然後拍了幾巴掌。

清脆的響聲,回蕩在房間里。

季小桃啊啊!的呻吟的叫出聲來。

她被拍屁股拍的又害羞又期待。

男人心面藏著一顆淫蕩的心。

女人心面藏著的也不是一個純潔的,或許比男人更淫蕩,只是包裝的很好。

只要撕開包裝,她們可能比男人更火熱,更激情,更一發不可收拾。

「陳楚……你,你別拍了,我快到了,你快點弄進去!」

季小桃連連呻吟起來。

陳楚也呼哧呼哧的,把她的大屁股摸了又摸,像是永遠也摸不夠,摸完了就再也摸不著了似的。

然後他嘴貼上去,在季小桃的雪白光滑的臀瓣上舔了起來。最後舔到那盛開著粉紅粉紅的菊花上。

張老頭兒管屁眼叫菊花。

陳楚現在才發現,這東西真像是菊花啊!

當下再也忍耐不住,下面的大傢伙早就已經堅硬如鐵了。

他半蹲起來,因為季小桃的大白撅起的太高了,他下面夠不著了。

陳楚半蹲著,腳尖還翹起來,但這樣的姿勢感覺不對,便一隻膝蓋跪在床上,然後把下面的大傢伙,往季小桃屁眼裡弄。

不過那堅硬如鐵的大傢伙怎麼弄也弄不進去。

那粗粗的頭就在那屁股上摩擦,根本就進不去。

陳楚急的汗都出來了。

他不禁懷疑自己的智商是不是有問題。

人家姑娘都撅著屁股讓他幹了,他竟然干不進去了!

尼瑪!前幾天自己偷人的時候,怎麼把下面弄進人家屁眼去的?

陳楚想回憶了一下,但腦子卻是亂糟糟的。

季小桃這時說道:「陳楚,太……太幹了,所以……所以需要潤滑……」

「小桃姐,怎麼潤滑?」

季小桃紅著臉。

「你,你幫我舔一舔屁股……」

「舔舔屁股?」陳楚問。

「就是幫我舔舔屁眼兒!」季小桃豁出去了,她實在忍不住了,下面已經燥熱的,痒痒死了。

「哦,明白了。」陳楚放下大棍子,伸出舌頭就在季小桃的粉紅粉紅的屁眼上舔了起來,感覺那肉皺皺的,但是又是那樣細嫩。

不禁大口大口的又舔又吸。

季小桃被他弄的痒痒至極。

不禁啊啊,嗯嗯,哦哦,的呻吟叫了起來。

屁股也是扭來扭去的。

不經意間她瞥見牆上的掛鐘,已經四點了,下午五點半開飯,一般廚師都是四點半來做飯的。

而且縣醫院在五點多的時候,平時不露面的醫生啥的也大多會出來蹭飯。

即便是不吃,也是要打包帶走拿家裡吃去的。

她不禁焦急起來。

「陳楚,你……你快點弄……你看都幾點了……」

陳楚也嚇了一跳。

他也沒想到兩人弄了這麼久。

得抓緊時間幹了。

不然人多了,季小桃該不讓自己幹了。

「行,小桃姐,我抓緊時間往裡面弄!」

「你過來!你那樣還是弄不進去的,我幫你……我幫你弄一弄……」

季小桃說著話,讓陳楚把下面湊到她嘴邊。

她便跪著給陳楚吸允起來。

這次她一點不扭捏,大口大口的吞吐著,發出撲哧撲哧的聲音。

爽的陳楚好幾次差點射了。

「小桃姐,行了,行了,我要忍不住噴了。」

「行,你弄吧!」季小桃又『唆』了那硬邦邦的大棍子幾口。

然後又把屁股沖著陳楚撅了起來。

陳楚的大棍子此時光溜溜的全是季小桃的口水。

趁著這濕潤勁兒,陳楚又舔了幾口季小桃的屁眼,讓她又是一陣嬌嗔的呻吟。

這次陳楚單膝跪在床上,兩手扶住自己的大棍子,對準季小桃的菊花,先磨蹭了兩下,然後試探性的弄了進去。

「啊……!」季小桃叫了一聲。

而陳楚的大棍子才進去了一個頭。

和上次一樣,彷彿進入了魚腸道一樣的緊。

緊的幾乎要把他的大棍子給夾斷了一樣。

那四周的肉壁都朝他下面擠壓過來。

陳楚痛,季小桃更痛。

她屁眼邊緣的粉紅的肉肉,肉眼可見的往兩邊翻翻開了。

陳楚一下激動了。

這便是罵人用的那句,把你的屁眼干翻嗎?

原來是這樣?

我把,我把季小桃的屁股干翻翻過來了?

他興奮的頭腦像是被抽空了一樣,下面又是往裡面進了一下。

「啊!」季小桃悶哼一聲,屁股落下去了。

已經不再撅著了,整個人被這一下往前一頂,直接頂趴下了。

陳楚又頂了兩下。

季小桃又啊!啊!的叫了兩聲。

接著陳楚每頂一下,她都是那樣**的叫一聲。

陳楚受不了了,整個人壓了上去。

季小桃已經被頂趴下了,兩隻手無力的往前面伸展開,像是要抓什麼東西。最後只是死死的抓住了被子。用力的抓緊,抓進了手心。

她屁股被撞擊的又是爽,又是痛,想要喊停,又想繼續被這麼猛干。此時,她感覺自己爽的被乾死都值。

每一次被撞擊的時候,她都叫一聲,或者悶哼一聲,作為回應陳楚。

這一聲聲**的呻吟把陳楚刺激的渾身血脈膨脹。

他兩手扶住季小桃的雪白肩膀,兩條大腿下意識的分開她的大腿,就那麼爬著,壓著季小桃的雪白柔嫩的肉身。

下面開始啪啪啪的加快頂撞起來,幾十下之後,季小桃裡面像是潤滑了,每一次的頂撞季小桃大白都發出清脆的聲音。

撲哧撲哧和啪啪的聲音攪合在一起,一時間滿床香艷無邊。

兩人把什麼都忘記了。

就這樣一下又一下的,一個進攻索取著,一個承受呻吟著。

「陳楚,你,你……你快點,我……我到了!」

過了十幾分鐘,季小桃大聲說了一句,然後手從後面一下摳住了自己的火燒雲,或者是堵住了那裡。

接著撲哧一聲,一股水汪汪滑膩膩的東西從裡面噴了出來。

陳楚感覺大腿和胯下都被噴的滑膩膩的。

「小桃姐,你,你咋撒尿了!」

「啊……呸,你,才撒尿了,啊,我,我,是噴潮……」

季小桃呻吟著斷斷續續的剛說完,下面又是一串一串的噴出水來。

「陳楚,快,再快點!」季小桃一邊呻吟一邊催促道。

陳楚也豁出去了,腰速的運動起來,啪啪啪……的聲音連成一片,像是鼓點一樣。

「小桃姐……我,我不行了,我的好姐姐,我噴了!我好喜歡你……」

陳楚說完,下面用力往前一挺,接著一陣抖動。

拿棍子像是一隻噴水槍,幾乎把自己的靈魂都噴進季小桃屁股裡面一樣。

他屁股又使勁兒往前頂了幾下。

整個人僵直起來。

「啊……!」陳楚發出一聲壓抑的低吼,十幾秒之後,軟軟的壓在季小桃白花花的身子上。

季小桃翻過身,陳楚下面那已經軟軟的東西自動的從他的屁眼兒里滑出了。

「陳楚,寶貝兒!」季小桃愛撫的在他臉上親了親,然後把他摟進了懷裡。」

「還有半個小時,摟小桃姐睡半個小時,然後咱們起床。」

陳楚此時的心幾乎要跳出體外一樣。

還在琢磨著。

我,我,老子真的把季護士,把季小桃給幹了?而且是她心甘情願的?

他偷偷的掐自己好幾把。

估計已經把大腿掐青了。

他含住季小桃胸前的那粒紅彤彤的相思豆。

「小,小桃姐,剛才,剛才太爽了,簡直,簡直就是冰火兩重天……」

「啥呀!你知道啥是冰火兩重天?小破孩兒一個!」

季小桃白了他一眼,此時眼中多了一份柔情在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