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六十一章男女間距緊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一章男女間距緊湊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想得到女人的感情你得和她貼近距離。

再明白點說,你們得發生關係,小到肢體上的摩擦,大到最後同床共枕,圈圈叉叉。

有的男人和女人住了一個禮拜,兩人個睡個的,連人家小手都沒敢摸,裝了一個禮拜的柳下惠。這種男人活該被甩,沒什麼值得可憐的。如果你發現這女孩兒對你有些好感,那麼就先走出第一步。

哪怕和人家牽一下小嫩手。

你會發現,你們的距離忽然間被縮短了很多……

陳楚還像是做夢似的。

不過,美好始終是短暫的,剛摸了一會兒季小桃的大奶,人家就起床收拾了。

「小桃姐,再躺一會兒吧!」

「你看都幾點了?一會兒讓人撞見成什麼了?」季小桃光著屁股起身,然後開始穿褲衩,又戴乳罩。

陳楚下面的又硬了起來。

他真想把季小桃再壓在下面。

不過,想起了老張頭兒的話。

對於女人要一緊一松,不能讓她們感到反感。

剛才自己和季小桃算是緊了。現在應該放手做到『松』。

陳楚雖然心裡不舍。

不過,不像那些年齡小的小孩兒一樣,找了個對象就那麼纏綿纏綿的,走到大街上都不放手。

那樣遲早人家要離開你的。

男人不能當成老婆迷。

老婆走到哪你跟到哪,像是人家的褲腰帶似的,那樣的男人沒出息。

陳楚壓低著自己的**,也開始穿衣服了。

而且表現的比季小桃還冷靜。

這種成熟男人不糾纏的模樣,反而讓季小桃有點不適應,好像自己被幹了,人家提上褲子就不認賬似的。

忙貼近陳楚懷裡。

「怎麼了?不樂意了啊?」

陳楚心裡笑。張老頭兒看女人看的真准,以後更要和他好好學。

「沒啊!」他淡淡的說。

「得了吧,你看你那臉拉下的,那麼長。快點穿吧,一會兒去食堂吃飯,再說……咱倆個不還有明天么?」

季小桃說著蜻蜓點水般的在陳楚臉上蹭了一下。

他下面的就硬了。

抓住季小桃的手腕,把她攬在懷裡,張嘴親去。

這次她沒有躲閃。被陳楚親了個正著。

嗚嗚的小嘴兒發出悶哼聲,胸脯也一勁兒的起伏不停。

她感覺陳楚的強有力的舌頭伸進了她的小嘴兒肆無忌憚的收刮著津液,而且屁股又被一隻大手摳住。

不禁嗚嗚了一陣,推開了陳楚。

「行了,別鬧了!」季小桃紅著臉,擦了擦濕潤的嘴角,繼續快速穿衣服。

她不敢再這麼下去了,再折騰一陣,真被人撞見了不可。

女人穿衣服沒有男人快的。

再說陳楚就三件套,褲頭褲子加上背心,他連襪子都不穿。

直接穿上了鞋。

季小桃隨後又把床鋪整理了規整。

然後說:「陳楚,你先在這呆著,我先下去,過幾分鐘你再下樓。」

她說完,拉開門往外走,只是走的時候屁股有點翹,手禁不住在後來揉了兩把。

可能是屁股被乾的太痛了。

陳楚心裡再次火熱火熱的。

而後打開了窗帘。

果然過了不久,縣醫院的大門陸陸續續來了一些醫生,也就十來個。

手裡拿著飯盒子,還有塑料袋啥的。

在樓上都能聽到勺子磕碰飯盒叮叮噹噹的聲響。

這些人又是來蹭飯吃的了。

陳楚這時呼出口氣。

剛才辦完了季小桃,雖然乾的是屁眼,但也是爽的不行,他很像抽支煙,過過癮。

不過又想到張老頭兒說的,抽煙影響肺活量,現在年齡小,更是鍛煉身體的時候,抽煙喝酒對身體都不好,而且對男人的下面也沒啥好處。

陳楚索性在房裡打了兩招小洪拳。

這時看見季小桃扭著屁股出現在縣醫院的院子里。

快走到食堂的時候還回頭撇了樓上一眼。

陳楚笑嘻嘻的沖她招了招手,這妞兒調皮的瞪了他一眼。

然後伸出三根手指,這才進了食堂。

他琢磨了一下,應該是讓他三分鐘下樓了。

或者說,明天要干她三次才行?

陳楚笑了,別說三次,就是十三次,累的自己精盡而亡都行。

非得把季小桃的大屁股干翻了不可。

陳楚過了三四分鐘下樓了。

走進食堂,本來感覺挺餓的,不過還有點不想吃飯了。

可能是下面飽了。

只要了四個饅頭,平時他可是能吃八個的。半大小子能吃死老子,這要是干點活了,吃的就更多了。

盛了一碗湯,又打了份菜,然後坐到季小桃對面開始咬饅頭。

「這饅頭,真白,真大!」陳楚無意間說了一句。

季小桃臉紅了,下意識的看了看自己的胸前,下面踢了陳楚一腳。

小聲說。

「你瞎說啥?你要是再這麼的?你等明天的……」

陳楚下面一下就硬了。

心想明天咋的?你來我上面?

不過他沒說什麼。只低頭吃飯。

過了一陣,季小桃又踢了他一下,然後沖他努努嘴。

「你看,那就是王洪斌。」

陳楚抬起頭,順著她努嘴的方向看過去。只見一個戴眼鏡留著中分頭的男人拎著飯盒走了進來。

那小子長得有些文弱,身高還可以,就是給人一種猥瑣的悶騷的形象。

「就是他給你做手術,這幾天還一直不露面,其實就是想要你送點禮啥的。」季小桃說。

「切!我哪有錢送他,大不了手術不做了,反正在醫院裡也不是我花住院費。」

「你傻啊,還是做了手術好,不禁你感覺好,女人以後也省得得婦科疾病……」季小桃說著臉紅了。

……

王洪斌打完飯,剛坐下沒吃兩口,食堂大門被當一聲推開了,更像是被人一腳踹開的。

閆三晃著膀子走了進來。

陳楚一下就站起身。

他知道閆三又是來找自己的。

季小桃也慌了一下,站起身護在陳楚跟前,手也摸出了手機,準備給她哥季瘋子打電話。

陳楚瞪著閆三,先抄起身後的長條板凳。

心想這小子要是過來,自己得先下手。

「糙!」閆三指著陳楚不屑的罵了一句。然後問:「誰是王洪斌!」

四周一片寂靜,這些蹭飯吃的醫生一個個的都停止了咀嚼,好像這白白的大饅頭和紅燒肉那樣的難以下咽。

王洪斌有些哆嗦的站起來。

「我……我是,你,你是誰?」他不認得閆三。這幾天他沒來上班,也不知道這貨來找過他。

「你就是王洪斌?行,你出來一趟!我送你點東西!」

閆三說完沖他勾勾手指。然後大步走了出去。

給醫生送禮很正常,在哪個醫院都是公開的秘密了。

就像當兵的時候給領兵的塞錢,上重點學校給老師塞錢……

王洪斌開始嚇了一跳,他不認得閆三,但是感覺這人長得挺嚇人的。

不過後來聽說要給自己送禮。

心裡笑了。

心想這人就是嗓門大點,不過也太實惠了,送禮這玩意兒都得偷偷摸摸的來,哪有這麼大的嗓門的。

不過看打扮應該是農村來的,農村人嗓門大正常,不過人也實在,一送禮也大方的很,豬肉能給你扛半邊豬,夠你吃好幾個月的了。

王洪斌走了出去。

兩人來到一個拐彎處。

閆三看看四下沒人,問:「給你多少錢的紅包,你才給陳楚做手術?」

王洪斌一愣,哼了一聲。

「有你這麼說話的么?我這兩天忙!」他想擺一擺譜。

「忙你媽逼啊!」閆三眼睛一瞪。

「你罵誰?」王洪斌來勁兒了:「我告訴你,陳楚的手術做不了了!」他說著一甩袖子,轉身就要走。

不過脖領子卻被抓住了。

閆三的大嘴巴子直接抽了上去。

只在後面一嘴巴子,王洪斌的眼鏡就飛了出去,鼻口竄血。

閆三又一腳踹到他小肚子上。

這小子直接痛的彎下腰。

閆三上去把他按到在地,大拳頭在他腦袋上就是一頓暴打,只七八拳,王洪斌就滿頭是血了。

「呸!」

閆三站起身來。

「王洪斌,今天我給你一點小小的教訓,我告訴你,我叫閆三!你不認識我,就他媽的打聽打聽,整個縣城沒不知道我的!陳楚現在在醫院裡花的是老子的錢,我今天沒打殘廢你,就是留著你的手給他做手術!反正你自己掂量辦,三天,我給你三天時間,要是陳楚的手術還沒做!我打殘廢你!糙你個媽逼的!」

說著他又上去踹了王洪斌兩腳,轉身罵罵咧咧的走了。

過了好一會兒,王洪斌才爬了起來。

感覺頭暈目眩的,兩手摸著眼鏡。

不過那鏡片早就已經碎了。

「閆三……我,我糙你媽啊!」

……

雖然他被揍的滿頭是血,但都是皮外傷,他又是大夫,明白這些的,搖搖晃晃的站起來,。

這時,縣醫院的這些大夫都陸陸續續的離開,有看見他被揍的,就當啥都沒看見似的。

王洪斌走進廁所,把血洗乾淨了。

打了一個電話,本來想報警的,不過先給他好哥們打了一個。

那人是個地痞,王洪斌準備找哥們揍閆三。

但剛一說是被閆三打的。

他那個好哥們就蒙了。

「王大夫,你忍了吧,閆三……閆三就是七年前那個搶劫犯,那是個亡命徒啊,咱縣城派出所所長都不去招惹他,能和他對著乾的就只有季瘋子了!」

王洪斌懵了。

……

過了半天,他嘆口氣,認栽了。

來到食堂,看見陳楚還在吃飯,和季小桃說笑著。

他看了眼季小桃,心裡意淫了一下。

沖陳楚說:「明天給你手術!」

說完轉身走了。

陳楚愣了楞,吃完飯,和季小桃回到病房。

季小桃背對著她準備收拾衣服回家。

陳楚在後面一下抱住了她,下面抵住了她的溝子。

「哎呀,陳楚你要幹啥啊?」

「小桃姐,快讓我干一回,明天我就要手術了,就幹不了了!」

陳楚說著,下面硬邦邦的在季小桃屁股溝上磨蹭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