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六十四章更有臀肥腰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四章更有臀肥腰瘦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陳楚有點發懵。

看著那白色的黏糊糊的東西從季小桃下面流出來。

他心裡明白那是什麼。

當下嘿嘿笑了笑,撓著頭說:「我……我剛才沒往你那裡射啊?」

「滾蛋!」季小桃紅著臉啐了他一口。

「你沒往這裡射,那這東西是自己本來就在裡面呆著的?你這個王八蛋,肯定沒安好心,你拔出來的時候就在我下面出溜了,肯定是故意弄進去的!」

季小桃是學醫的,自然懂得這些了,男人那東西黏糊糊的其實有好幾億的小傢伙。

而且跑的速度極快。

這幾天也不是她的安全期,萬一真要是和自己結合了,也很容易懷孕的!

季小桃這時分開大腿往下滴著液體的姿勢,讓陳楚下面又硬了。

她又用中指在裡面摳了摳,又拿紙巾擦了幾遍,這才舒出一口氣。

陳楚看的直咽唾沫。

心想啥時候能幹進季小桃的那裡,真槍實彈的射進去呢!

「陳楚!你……你一會兒去給我買毓敏去!」季小桃擦完了紅著臉說。

「毓敏?」

「你這個笨蛋!就是避孕藥,你讓我一個女孩去買那東西啊?」季小桃臉上一紅,掏出五十塊錢遞給他。

陳楚當然不能要這錢了。

這不是在罵人么!

白乾了人家好幾次,啥都沒搭,現在下面的東西還弄進人家姑娘腿窩子里了,買避孕藥還能讓人家掏錢么?

不過陳楚還是想,季小桃真被自己搞大了肚子也不錯。但一想到她哥季瘋子可能會砍死,又麻溜穿上褲子跑出去買避孕藥去了。

……

縣醫院附近有幾家藥店,但是人多嘴雜的不能在這裡買了。

他一個半大小子也有點不好意思。

跑出去了兩條大街,看見有兩家藥店還沒開門。

畢竟還不到八點鐘了。

他又往前走了一段,看見一家藥店開門了。

這才走進去。

見櫃檯前有一個十七八歲的女孩兒,戴著護士帽,穿著白大褂。

馬尾辮在後面甩呀甩的。

這女孩兒有點偏瘦,眼睛是那種貓眼的,這種貓眼就像八幾年拍的《紅樓夢》裡面扮演林黛玉的那樣的眼睛。

稍稍大一點,但極為的幽深讓人著迷……

這女孩兒長得也和林黛玉的演員有點相像。

柳葉彎眉,櫻桃小口,畫著淡淡的妝。身材比季小桃還要瘦,顯得有些弱不禁風的。

不過她身材頎長,差不多一米六八左右了,標準的水蛇腰,胸和屁股都鼓鼓的。

見陳楚進來。

她皺了皺眉問:「買啥?」

她聲音有點柔,很像病態的那種,聲音中還帶著一絲的磁性。

尤其是那種冷冰冰的表情,像是不食人間煙火的女人一樣。

陳楚緊了緊鼻子。

有點不好意思。

「我買……買……毓敏。」

他說完抬頭看了看那個售貨員。

又補了一句:「給,給我哥買的。」

售貨員冷冰冰的開了小票,然後從櫃檯裡面拿出了一個小盒往上面一甩說:「十六!」

陳楚啊!了一聲。然後問。

「你咋知道我十六歲?你多大?」

「我說十六塊錢!你耳朵有病啊!」售貨員白了他一眼。

然後又低頭忙活了。

陳楚討了個沒趣。

這時,那售貨員小聲嘀咕了一句:「農村人……」

陳楚臉紅了,本來還對這女孩兒印象不錯,一聽到農村人三個字,一股火氣竄了上來。

心想農村人咋了?你們縣城人有多牛怎麼的!你不還在這裡賣葯么?也不是個打工的么?

陳楚忍住火氣沒發作。

他緊盯了一眼這女孩兒胸前的牌子,上面寫著:「於麗麗」三個字。

陳楚心裡意淫了一下。

行,於麗麗,老子記住你了,老子總有一天,非把你給幹了!農村人咋了?季小桃還是縣城裡的大專生呢!不還是被老子把屁眼干翻翻了?

不還是讓老子出來買避孕藥?差點被老子把肚子給搞大了?你等著,早晚老子把你屁眼也干翻翻了~!

陳楚掏出一沓一百的,故意顯擺一下。

就是人家那小蓮給他的那一千塊錢,他抽出一張,扔到櫃檯上。

於麗麗本來瞧不起他的,一看他這樣子就是農村人。

她在藥店上班,一天見到的人多了去了,什麼樣的人他掃一眼差不多就知道的**不離十了。

從陳楚一進屋,那有點怯生生沒見過世面的模樣,她就斷定是農村人了。

所以就從眼皮里看人,根本沒正眼瞅他一下。

不過,陳楚掏出一沓一百的,隨便扔出一張,她還是有點驚訝。

但也低著頭給他找錢了。

心想農村人就是農村人,兜里有點錢就願意臭顯擺,其實也就這點錢了。

陳楚拿起毓敏走了出去。

不過心裡還是有些不痛快的。

心想這縣城裡的人咋就這麼愛裝呢!

忽然間他有點思念張老頭兒,不是思念別的,就是想見到他問一問有沒有啥辦法把這個叫於麗麗的賣葯的女的給上了。

媽的!用什麼辦法都行,老子非把她給幹了不可。

到時候被老子壓在身下,大棍子糙死你!看你還說我土不土?

他氣呼呼走了一路。

到縣醫院便也消氣了。

走進大廳的時候,已經看到了王露醫生和一臉淤青,頭上還有兩個大包的王洪斌。

他象徵性的和兩個大夫點點頭。

然後朝樓上走了。

季小桃正在給手術室消毒。

陳楚走進去的時候她也沒發現。

還在忙活著。

陳楚看看四下沒人,便過去,伸手在她溝子上掏了一把。

「啊……」季小桃像是受驚的貓似的,兩腳離地跳了一下。

回頭見是陳楚。

一粉拳打了過來。

「你要死啊你!嚇死我了!」季小桃呼出一口氣。

大眼睛白了陳楚一眼。

「小桃姐,讓我摸摸你屁股!」陳楚說著又伸手過去。

季小桃穿的是一件長筒牛仔褲,由於今天起的早些,早上有點涼,所以沒穿短褲,外面套著白大褂。

即便如此,牛仔褲還是把她的屁股包裹的玲瓏有致。

季小桃伸手把他的手打開。

「陳楚,別鬧,醫生可都上班了,咱倆這樣讓人瞧見,你就不能等中午沒人的時候再,再弄啊?」她幽怨的白了他一眼。

「葯呢!」

「唔,這呢!」陳楚被她說的痒痒的,下面也硬了,掏出葯遞了過去。

季小桃又掏出錢給他。

「小桃姐你這是幹啥啊?」陳楚躲開。

「給你錢啊!你現在還小,我能用你花錢么?再說了……」季小桃想說他家境不容易,但想想還是咽了回去。

「再說,小桃姐現在已經快工作了,就有工資了,更不能花你的錢了。」

兩人推搡了兩下。

陳楚靠到跟前一把抓住了她的大白兔。

季小桃啊的一聲身體有些發軟了。

「陳楚,你想死啊!快鬆開。」

陳楚伸手又拍了拍她挺翹的屁股,然後摸著她的溝。

季小桃感覺渾身發軟,就不動了。

只是眼睛往門口瞭望,生怕有人撞見。

「小桃姐,我以後肯定娶你做老婆,再說男人怎麼能要女人的錢,你相信我,我以後還是要當官的,然後娶你。」

陳楚說著摟著她的脖子,在她的紅唇上親了親。

季小桃沒有躲,被吻住紅唇,陳楚的舌頭也伸了進去,很快捉住了季小桃的舌頭,絞纏了幾下。

陳楚才鬆開了她。

「你咋那麼壞呢!」季小桃心跳的很快,不過這種像是偷情的感覺然她感覺很刺激了。

「小桃姐,下去吃飯去吧!」

「我不吃了,早上吃過了,你下去吧!」

陳楚又抓了幾把她胸前的大白兔,然後下樓了。

季小桃被抓的渾身麻酥酥的。

但是她看著陳楚往樓下走。

心裡覺得,是不是有點不現實了,他畢竟是一個半大小子,而自己已經十九了。

在農村這樣的年紀的女孩兒孩子都生了,即使在縣城,十九歲的大姑娘也都找對象了,有的也有婆家了。

而自己……和陳楚,根本就不可能的了。

年齡上差別,還有她父母根本不能答應她嫁給一個農村人了。

季小桃呼吸幾口氣。

但是她更不喜歡那個什麼齊冬冬,嫁給他,自己寧願去死。

她想逃離這種生活,自己想要找一個寧靜的地方,然後找一個心愛的人,和他在一起。

她不禁又想到了沈城,想到了霍子豪。

……

陳楚來到食堂,也不客氣,手裡端著,嘴裡咬著,飯盒了放著,一共八個大饅頭,然後是菜湯、鹹菜和一小鐵缽豬肉燉土豆。

大師傅笑了。

「你這半大小子,要把縣醫院食堂給吃黃鋪了啊?」

陳楚嘿嘿笑。

「咋的?供不起我吃了啊?」

「不是我們供不起,是閆三要供不起了吧!」

那大師傅哈哈一笑。

很多醫生也跟著笑了。

不過,王洪斌卻是一收拾飯盒不吃了。隨後走了出去。

作為縣醫院的醫生被人揍了,還連個屁都不敢放,他是夠丟人夠窩囊的了。

這時,一個身材不高,黑不溜秋的老頭兒趴著門問了一句。

「陳楚在這裡嗎?」

正大嘴吃著饅頭的陳楚一聽這聲音立即興奮起來了。

「老……嘿嘿,老張師傅啊!你等會兒啊!我這就馬上好!」

陳楚收拾了一番手裡的飯菜,端著就走出了門。

然後拉著這老頭兒就往小樹林里走。

陳楚見左右沒人,才快速的把自己乾季小桃的事兒和張老頭兒說了一遍。

他心裡還是挺興奮的。

等著張老頭兒誇他。

張老頭兒卻嘆了口氣。

「臭小子!我怎麼教你的?女人如老虎,騎虎難下你懂么?」

陳楚愣住了。

張老頭兒繼續說。

「你都已經把她那個了,她也讓你幹了,你為啥不捅破那層膜?你這個傻小子,她說不捅破就不捅破了?你錯過了好機會,這女人應該是個好女人,只要你幹了她第一次,她非但不會生氣,還會跟定你一輩子的!」

陳楚傻愣愣的想了一會兒,忽然明白了。

「老傢伙,你說的對,趁著我還沒手術,我一定把她那層膜捅破了。」

這時,他一抬頭,見季小桃擦著汗朝這邊走來。應該是往小樹林埋垃圾。

醫院的有些垃圾是不能扔的,是要燒或者埋的,怕病菌傳染。

陳楚看著她,又看了看小樹林,下面硬邦邦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