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六十六章樹林野戰更嬌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六章樹林野戰更嬌羞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陳楚有些激動了。

鼻孔中竟然發出哄哄的熱氣。

腦海里不由得浮現出那個藥店營業員於麗麗的倩影。

那身高要一米六八,比他現在要高一塊,而且那長腿,而且直,還有挺翹的小屁股,她的屁股要比季小桃的小一些,不過很圓很翹,屬於那種極為挺翹滾圓的。

由於她的腰細,胸便顯得更飽滿了,更大了。

陳楚當時沒好意思多看她幾眼,不過他下面那時候已經硬了,於麗麗前凸后翹的,尤其是那水蛇腰整個讓他麻木了。

還有那股傲氣,更是讓陳楚心裡痒痒的不得了。

他想著,如果自己真能和她都脫光躺在一個被窩,那老子每天晚上都不會讓她睡覺的。

陳楚這時感覺身體都有些麻,認為自己只是一個農村的半大小子,難道真能糙了那個有氣質的於麗麗么。

不過想想季小桃不也有氣質么,不也被自己幹了屁股么?

他把全部的希望都放在張老頭兒身上,只要能上了於麗麗那個大美人,自己就是練拳累死也行啊。

張老頭兒看著他這幅沒出息的樣子就笑了。

「你先把飯吃完,然後好好的把這套拳練會。」

陳楚張開大嘴,嘁哩喀喳的一陣吃完了,然後摸了摸嘴說:「老傢伙,你快教我吧!什麼拳,我今天一定學完!」

張老頭兒笑了。

「別吹牛!你要能今天學會這套拳,我今天就給你出主意上了那個丫頭。」

張老頭兒說著,擺了一個拳架子,然後緩緩的打起拳路。

「陳楚,我和你說,你小子還算有點天資,不過還需要更多的努力才行,這套拳是古拳,以前教給你的少林大小洪拳,還有醉八仙拳只是給你打個基礎而已,你如果沒有基礎就學不了這古拳。天下武功出少林,大小洪拳練的是你的基本功,下盤的穩定,算是最基本的基礎,醉八仙拳練的是你的韌性和隨機應變的能力,現在這套古拳才是你真正戰鬥時候要用的……」

陳楚認真看著,也跟著學著,張老頭兒說的這些他都沒聽,心裡想著,好好學,學會了就能幹季小桃的火燒雲,張老頭兒還會出主意去干於麗麗。

尼瑪的!於麗麗,你竟然敢瞧不起老子,老子一定把你乾的哭爹喊娘,把下面狠狠的干進你的火燒雲里!讓你瞧不起我!

陳楚奔著這個念頭,學拳極為神速。

汗水順著他的脖頸滴答滴答的落下,一直練了三個小時,這套拳竟然被他記住了。

雖然打的不熟練,火候欠缺的不是一點半點,但是這套拳能在三個小時記住,已經是奇了。

張老頭兒不禁扼腕慨嘆,創造奇的就是這13的力量啊!

當年自己苦練三九,才牢記這套拳法,這小子竟然心裡想的都是女人,迸發了卓越的潛力三個小時記住拳譜。

這他媽的是奇才。

「陳楚,休息一會兒吧!」張老頭兒看著他汗水涔涔的說。

「不行,我必須把這套拳打熟練,我還有很多不懂的地方。這套古拳博大精深,我現在感覺越來越喜歡這套拳了。」

「糙!你就說要練會了,讓我幫你出主意干於麗麗得了,少他媽的給我整博大精深,你心裡要是真這麼想,老子就是死了都瞑目了!」張老頭兒才不信他的鬼話呢。

三歲小孩兒看到老。

陳楚這德行,他一眼就看出來了,騷包一個,而且還是悶騷的,這輩子改不了色心。

一直到了中午,悶頭細細品酒的張老頭兒忽然說道:「有人來了……」

陳楚忙收了拳式。

回頭一看,根本沒有人。

再見張老頭兒已經沒影了。

他剛想找這老傢伙,不遠處傳來了季小桃的聲音。

「陳楚……陳楚你在哪啊?陳楚……」

「啊?我在這呢!小桃姐。」這貨叫了一聲。

隨後一處樹木後面傳來窸窣的腳步聲。

季小桃窈窕的身影走了出來。

「你咋在這呢?我還以為你回家了,不做手術了呢?吃飯了你不知道啊?」

「我?嘿嘿,我剛才忘了。」陳楚撓了撓頭說。

「真是的!人家都說幹啥都不能忘了吃飯,你倒好,現在連吃飯都能忘了,我真是服你了!」季小桃白了他一眼。

然後問:「上午和你在一塊的那個老頭兒呢?」

「他……他啊,他和我說了會兒話就走了。然後我一個人沒意思,就在這……在這睡了一覺。」陳楚沒有和她說實話。

「那老頭兒誰啊?」

「我……我們村的一個孤寡老人……」

「我看他和你說話的時候也一直喝酒來著,對了,你以後少和這樣的人聯繫,我看他邋邋遢遢的,而且不像啥好人,你……你可不能和他學著喝酒抽煙啥的?你要是敢學這些毛病,以後別想碰我!」

季小桃說著扭過身去。

陳楚看著她挺翹的屁股心裡一陣痒痒。

忙走到跟前,伸手從後面抓了一把她的屁股。

「哎!」季小桃叫了一聲,往一旁跳了一下。

「你手腳咋這麼不老實啊?真是沒看出來,你表面上老實巴交的,實際上這麼……這麼的流氓!」季小桃也一時不知道用啥詞兒說他了,就說了一個流氓。

陳楚的心卻是被說的火燒火燎的,心想我流氓就流氓了,而且現在就流氓。

他又去抓季小桃的胳膊。

「小桃姐,快讓我摸摸你的溝子,我都想死你了。」

「你快鬆開,人家是給你送飯來的,你別弄人家……」季小桃掙扎著。

不過,胸前的兩隻大白兔還是被抓住。

陳楚隔著她的衣服一陣的又是摸又是揉。

感覺到季小桃胸前的那兩粒相思豆已經挺翹了。

便張嘴在她的脖子後面白白的地方親了幾口。

「好了陳楚,別弄我了,快點吃飯,一會兒都涼了。」

她掙開陳楚的手,然後把塑料袋打開,了裡面是一個長條飯盒,而且是新的。

陳楚不禁有點感動。

「小桃姐,這飯盒是……」

「我去超市給你買的,找你吃飯也沒找到你,我就買個飯盒去孫師傅那給你打飯了。你快吃吧,我都吃過了,今天有紅燒肉呢,你可以解饞了。」

陳楚感動歸感動,佔便宜也是要的。

「小桃姐,能讓我解饞的就只有你了,別的什麼都不行。」

季小桃被他說的臉色羞紅。

嗔怪的看了他一眼。忽然看到了臭水溝。

想起自己前幾天要死的,就在這被他拉了上來,沒想到這幾天又和他睡了,雖然沒破那層膜,不過自己把屁股給他了,也算對的起他。而除了那層膜,自己哪裡的第一次也都送給這個壞小子了。

季小桃臉紅暈至極。

「陳楚,你換個地方吃飯吧,這臭水溝多臭啊!」

陳楚撒目找了一遍張老頭兒也不見他蹤影了。

不禁答應了一聲,兩人走過一條小橋,來到臭水溝另外一邊。

六七十年代那時候一到五一勞動節,五四青年節啥的就開始植樹造林。

說前人栽樹後人乘涼,現在這些樹都長大了,還真是如此了。

要不是有這條臭水溝,很多人都會來這裡乘涼的。

這臭水溝也是最近幾年縣城來了什麼造紙廠化工廠啥的弄出的臭水。

這片林子也就沒人來了。

而且這臭水溝也淹死過不少人,所以很多人都說這裡陰氣重,更是離這遠遠的。

陳楚覺得正好,就他和季小桃兩個人,一種甜蜜的感覺油然而生。

兩人找了一處樹蔭茂盛的地方,下面是青青的草坪,還有幾株倒木。

這倒木下面已經腐爛,四周還長著一些雪白雪白的蘑菇。

上面的樹皮已經被常年的雨水沖落,剩下了光禿禿的粗粗的枝幹,經過上午的烈日暴晒,這樹榦上乾乾的,還有些熱熱的感覺。

下午樹蔭轉了過來,覆蓋樹榦上。

便是一處乘涼的絕佳之地了。

季小桃指了指那樹榦說道:「陳楚,不如我們就坐到那裡吧!」

「哦,好吧。」他答應了一聲。

然後兩人走過去。

陳楚剛要一屁股坐下,季小桃忙說:「不行!我先用紙擦擦。」

她說著從小包里摸出幾張紙巾,擦拭好了一片地方然後說:「這回坐下吧!」

陳楚笑笑,心想這……季小桃講究真多了。

心裡又是動了一下。

這麼講究,這麼潔癖的季小桃被自己幹了屁股。

他一想到這裡下面就又硬了。

陳楚打開飯盒。

裡面的飯菜擺放的很精緻,不過他不管啥精緻不精緻的,就是一頓狼吞虎咽了。

這樹榦挺粗的,陳楚盤著腿吃飯都夠用了。

而季小桃卻掏出塑料的透明的保溫杯一點點的喝著水,兩隻小腳在下面遊盪遊盪的,好不愜意。

她今天穿著的本來是長褲子的。

因為早上來的早,所以有點涼了才穿上褲子的。

不過給陳楚送飯,她還是特意換了一件牛仔短褲。

女孩兒的衣服多,不像男人就那麼幾件的。

她們總是愛美的。

季小桃上身則換了一件鵝黃的半截袖小衫。

此時,兩條雪白的胳膊和兩條白花花的大腿都暴露在空氣里,晃呀晃的。

陳楚狼吞虎咽的吃完了飯,這時季小桃把塑料保溫杯遞給他說:「喝點水吧。」

他一愣。

心想季小桃有潔癖,怎麼和自己用一個杯子?

但轉念一想,用一個杯子咋了?都在一起糙過了呢。

老子的下面她都舔了呢。

想到這裡下面又硬了。

接過季小桃的杯子咕嚕嚕的喝了大半。

季小桃咯咯咯的笑,又遞給他紙巾要他擦擦嘴啥的。

陳楚看著她那雪白的小手,還有下面她白花花的大腿,有些受不了了。

正所謂飽飯思淫慾,吃飽了就想男女那事兒了。

而且一想到張老頭兒告訴他的,把季小桃給破處了,她也不會恨自己,而且會跟自己一輩子的。

陳楚就更忍不住了。

「小桃姐……」他往前一抓,就抓住了她的兩隻奶。

然後就把季小桃按倒在樹榦上。

「陳楚你要幹啥啊?」

「我……我要糙了你……」陳楚說著已經把褲子脫了下來。

下面的硬邦邦的傢伙已經抵住季小桃的大腿根。

季小桃雖然掙幾下,不過聽陳楚說要糙了自己,身體卻發軟,表面上害羞,心裡卻特別喜歡,心裡想的卻是,你糙了我吧,用力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