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六十七章道一聲好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七章道一聲好痛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女人總喜歡壞一點的男人,這一點是沒錯的。

女人大多數時候又都是口是心非的。

當然,男人吸引女人的大多數是表象了,比如帥哥唐僧型。

但是唐僧卻不近女色。

他臉蛋兒沒問題。

腰板也是總挺拔的倍兒直溜的。

但是腰桿直,下面不直不挺也沒用。

所以一般女孩兒,你問她喜歡誰,她都會說喜歡豬八戒。

雖然豬八戒長得丑,但是知道疼女人,哄女人開心。

誰嫁個豬八戒都像是公主一樣被供著,而且這個男人還是任勞任怨的為你付出一切。

所以很多人都說好白菜都讓豬拱了,看到大街上美女被豬頭抱著就憤憤不平,但除了錢,豬頭男可能付出更多的感情來經營和討好女人。

女孩兒是不會喜歡孫悟空類型的,因為他不憐香惜玉,整天拿著根棍兒打女人。比如他大鬧天宮的時候對七仙女說了一聲定,七個仙女就全都不動了。多好的機會啊!簡直就是7p啊!

然後這傢伙直接去吃桃子去了……就沒有然後了。

至於唐僧,我感覺是悶騷。西遊記有一段是唐僧作別女兒國的國王。

孫悟空等人在外面等了一夜,唐僧才告別完女兒國的漂亮的女王出來了。

尼瑪的!你告別一下用一夜時間誰信啊?滾了一夜床單差不多。

……

總之,男人得壞一點,小壞,女人才會喜歡,不然註定擼一輩子。

季小桃便是被陳楚給帶壞了,一點點的帶壞的。

有一種夏娃偷吃禁果的興奮和激動。

這時被陳楚按住了小手,身體被壓住,她不僅呼吸急促起來。

胸脯像是起伏的山巒,心臟幾乎都要跳出體外。

在小樹林和別處還不同。

在3號病房的床上之時,彷彿沒有這麼激動。

現在的季小桃一面阻撓陳楚給她脫衣服,眼睛四下緊張的張望著。

周圍只有風吹槐樹葉和灌木葉片的嘩嘩聲,沒有任何動靜了。有的也只是兩人濃重的喘息聲。

「陳楚,不行,不能在這裡……你下午就要做手術了,如果……如果你真想弄,我們回到床上去……」季小桃說到這臉紅了。

「今天不行!」陳楚說:「今天我手術,肯定大夫多幾個,回去別讓人撞見,再說這裡挺好的,還涼快,還有……你可以不用那麼壓抑了,可以使勁兒叫,這幾天咱們弄的時候,你總是壓低聲音的**,憋著多難受。」

季小桃臉更紅了。

「瞎說,誰憋著了,誰**……我本來就沒想喊那麼大聲。」

不過,她嘴上這麼說,心裡卻是融化了,在醫院裡的確壓抑的很了,總是那麼的不過癮。

而現在荒郊野外的,四下也沒人。叫的聲音大一點也不會有人聽到了。

不過,她還是覺得在這裡很彆扭了。

「陳楚,不行!我和你說,你上午都弄了我一次了,那東西都噴進我屁股里了,我擦了好久才擦乾淨的,真是臟死了,我不能再讓你弄了,再說了,這種事,弄多了對你身體也不好……」

她這麼一關心他。

陳楚更是受不了了。

一把分開她的小手,然後手便從她的小腹伸了進去。

摸著了她的兩隻大白兔,便開始隔著乳罩揉了起來。

嘴也開始附下去,親著舔著她雪白的小肚子。

季小桃被放倒在樹榦上,躺在上面有些硬,不過卻光滑一些,身體在上面出溜了一下感覺也挺好。

被陳楚親的摸的渾身發癢起來。

不禁嗯嗯,的呻吟出聲。

「小桃姐,來吧,讓我干吧,我受不了了。」陳楚說完往上翻她的小衫,季小桃象徵性的掙扎一下,還是被他把胳膊往上順了一下,最後把小衫扒掉了。

季小桃只剩下乳罩,光溜溜的美背和腰肢都暴露在空氣里。

此時,四周涼爽的很,在樹蔭下,陳楚壓在她光溜溜的上身,開始握住那一對大白兔舔著,啃著,乳罩已經被扒下,那兩隻大白兔彈跳歡樂的蹦跳出來。

陳楚抓著,嘴裡來回含住那兩枚相思豆。

好像永遠也品嘗不夠似的。

沒過一會兒,季小桃的呻吟聲加重一些,那兩枚相思豆也挺翹的硬硬的了。

陳楚的一雙大手也開始在她光潔的身體上撫摸著,摸索著,游移向下,然後在她雪白的大腿掐了兩把。

「啊——!」季小桃叫了一聲。

這聲音明顯的大了,也放開了一些。

這一聲**的聲音在小樹林里中回蕩開去。

餘音裊裊。

季小桃臉更紅潤了。

她忽然覺得自己是不是很騷。

那聲音傳遠,旋即在樹林中又傳來了裊裊的迴音

「啊——!啊——!啊——!」這種聲音像是聲浪一樣的,一聲聲的傳來,極其的充滿誘惑。

季小桃聽見這迴音又羞臊的不得了。

「陳楚,不行,不能在這裡了……」

和她相反,陳楚聽到這聲音,整個人都緊張和麻木了。

兩眼充血,鼻孔呼呼的抱著熱氣,一把將季小桃的身體摟抱緊緊的。

像是要把她的嬌軀抱緊自己的身體,兩人融為一體似的。

「小桃姐……你,你給我吧!」

他說著已經受不了的把自己身上的衣服三下兩下扒掉了。

然後努力解季小桃後面乳罩的扣子,解了幾下也沒解開。

季小桃臉紅撲撲的貼著他的胸膛上。

嘴裡說著:「不行,陳楚你別這樣。」

不過還是覺得陳楚太笨了,一個乳罩扣子都解不開。

最後他還真是沒弄開,直接把這乳罩往上擼,直接從季小桃的脖子上拽出去了。

季小桃那兩對彈跳的大白兔徹底解放了。

陳楚又把她壓倒,在她的臉上脖子上親著。

季小桃感覺渾身火熱,彷彿全身上下到處都燃燒起來,都有手在摸著她。

隨即,她感覺自己的短褲扣子被解開,短褲的拉鏈嘩啦啦的被拉開了。

「陳楚,不行……不要啊。」

她的掙扎是那麼的微弱。

陳楚的手已經伸了進去。

直接抓到了她的兩腿之間。

摸到她的小森林處,隨後在她的大嘴唇和下嘴唇上來來回回的撥弄起來。更壞壞的將手指按住她的谷實上。

谷實是古代人稱呼。

這處地方也被成為女性的終極按鈕。

一般的情況只要按住了這個地方,女性便會渾身發軟,即便是討厭你,也會控制不住自身的**的。

當然,如果特別討厭你,或者這女人原本就是幹這一行的,下面早就被弄麻木了,那就沒辦法了。

……

季小桃的谷實特別的粉嫩,也極為的怕刺激了。

陳楚按住了這裡,她整個嬌軀都哆嗦起來。

伸手去攔阻陸也顯得是那樣的絲毫無力。

「陳楚……別,別碰那裡了……不行了……」

陳楚笑了。

心想你不讓碰,我便偏偏碰。

不禁手上加了力道,又是揉,又是捏,而且來回的划著圈。

季小桃受不了了。

「啊——!」

這次叫的聲音比剛才的更大了。

而且呻吟的大口喘息著粗氣,渾身像是扭動的蛇一樣,纖細的小腰,挺拔的乳峰,還有挺翹的屁股,在光溜溜粗粗的樹榦上來回扭動。

並且氣息也來越粗,目光迷離的看著陳楚,兩條大腿也極力的往後蹭,想要逃脫陳楚的手。

「求你了,別碰那裡……」

陳楚忽然感覺手上濕濕的。

一根手指往她的火燒雲裡面一探。

那裡面已經濕潤如同沼澤一般了。

一股像是電流一般的感覺讓陳楚整個身體都麻木了。

眼前季小桃光溜溜的上身如玉般呈現在眼前,一聲聲的放開了的不再壓抑的呻吟聲,是那樣的讓人**,他下面硬的不能再硬了。

現在的季小桃幾乎放棄了掙扎,全身都在顫抖和扭動。

陳楚光溜溜的身體慢慢靠前,然後抬起她兩條潔白修長的大白腿,放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兩手抓住她的牛仔短褲,往下一拉,看到了那黑色的像是半透明的褲衩。

她的那小褲衩和電視上演的泳裝的差不多。

陳楚越看越喜歡。

而且那小褲衩半透明的感覺更是讓他心動不已。

他本想把這牛仔短褲連同小褲衩一起拉下去,脫掉。

現在他改變了主意,把牛仔短褲一直拉倒了季小桃雪白的腳踝。

然後穿過她雪白的小腳丫慢慢的脫掉。

季小桃下意識的一條大腿從陳楚肩頭落下,耷拉在滿是落葉的地面。而一條大腿還放在陳楚的肩頭。

她像是醉了一般,雙目迷離,此時一隻手放在光溜溜的小腹上,挨著她鬱鬱蔥蔥的黑森林。

另外一隻手隨意耷拉落下,修長的指尖幾乎碰觸到了地面。

她就像一隻雪白的被剝了皮的羔羊,任憑去處置了。

陳楚激的小腳,隨後從潔白的腳踝,一點點的往上,一直到了雪白渾圓的大腿根。

那兩條大腿間紅暈至極,就像是一朵火紅火紅的火燒雲。

陳楚伸手在她的那抹黑森林處抓了抓。

鼻孔中哄哄的冒出熱氣。

下體抑制不住的一點點的靠前。

下面堅硬的傢伙一下抵住了她的兩腿間的腿窩子。

季小桃悶哼一聲。

她知道下面將會發生什麼。

想要掙扎,不過她的谷實再次被陳楚按住。

便渾身再次發軟,下面的蜜漿也快速的分泌,幾乎要溢出火燒雲,已經打濕潤了她的內褲。

陳楚的手伸進她的內褲中,這次雖然不舍,還是把她的內褲往下拉。

穿過肩膀上的那條雪白的大腿,不過陳楚沒有直接脫掉,而把那內褲就掛在了她的潔白的腳丫上。

陳楚下面挺進,悶哼一聲,終於刺進了她的火燒雲里。

季小桃整個柔軟的身體忽然一僵。

大叫了一聲:「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