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六十八章道一聲好痛2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八章道一聲好痛2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陳楚感覺裡面異常的緊湊,幾乎四面八方的肉壁都朝著他擠壓過來。

這一下,季小桃渾身戰慄起來,哆哆嗦嗦的像是風雨中的葉片。

她長長的呻吟一聲。

白皙的脖頸朝後仰倒著,不過腦海中忽然浮現出一個俊秀的面容。

她的身體此時已經被佔據。

陳楚雙手扶著她細嫩的小蠻腰,下面還在往前挺進。

刺痛的感覺幾乎讓季小桃全身乾裂開了。

彷彿身體在被慢慢的撕碎。

在這當中一股麻麻的感覺亦是在全身綻放。

「陳楚……不行……我……我有喜唬不,並不是你……」

季小桃呻吟著叫了出來。

陳楚挺進一把的傢伙停在那裡。

心裡的慾火也陡然被澆熄了一半。

不過看著季小桃白花花的身子,他還是忍不住的揉著她的那兩對大白兔。

季小桃又不斷的呻吟出聲。

「陳楚,你別,別弄了……我,我和你說過弄哪裡都可以,但是我的第一次要留給……留給我喜弧…」

陳楚一下僵直在那裡。

眉頭皺了皺,似乎全然忘記自己現在正在幹什麼了。

……

……

此時,在這片小樹林不遠處。

一男一女在裡面慢慢走著。

「王洪斌,你別瞎弄!讓我男人知道了就糟了!」

「你男人不都上班去了嗎?再說了,這林子里就咱倆,沒啥的……」

「不行,咱再往裡面走走……」

「王露,我挺不住了,好幾天沒幹你了,我想的慌啊!」

王洪斌說著就抱住她開始啃了起來。

王露推了他一把說。

「咱再往裡面走,裡面我知道的好地方,那塊有個樹樁子,咱去那裡干肯定合適。」

兩人朝裡面正走著。

忽然聽到了一陣陣的男女的呻吟聲。

王洪斌一愣,他個稍高些。

墊腳一看。

「我糙!」

「你看到啥了?」王露問。

「好像,好像是兩人在辦事!」

王洪斌說著還要往前走,他眼神不太好,只能隱約看到兩個赤身裸體的人,看不仔細到底是誰了。

王露眼神可沒問題,一聽有人在辦事,忙朝前快走了幾步,手推開遮擋在面前的樹枝,嚇得小聲叫了一聲。

心裡震驚,這……這不是……那躺著的白花花的不是季小桃季護士嗎?那上面的男的……天,是陳楚!

雙方相距三十米不到,王露看的很清楚,見陳楚那下面抽了出來,她不禁眼睛睜得大大的。

「那……那麼長?」

王露懵了。

旁邊的王洪斌還要抻著脖子去看,被她一把擋住臉。

「哎呀,別看了,和我回去!」

「哎?你真是有意思啊!你看完了,憑啥不讓我看啊?我看看是誰?」

「是我男人行了吧?我男人在和別的女人扯行了吧?王洪斌,你要是敢去看,我以後就不讓你幹了!反正你自己看著辦吧~!」

王露說著扭身掉頭就走。

「哎,你別走啊!那陳大剛辦事有啥好看的?我不看不行了嗎?」王陸諧麓蟾眨是縣裡造紙廠的工人。

一個月收入不多,男人一收入少了,自然在家裡受氣,而已經快四十歲的陳大剛下面也有些疲軟。

加上王露看不上他,所以便在外面和王洪斌勾搭在一起了。

「行,你看吧,我不管你,反正以後別碰我就行!」王露還是走自己的,不去理他。

「嘿嘿,我不看,我肯定不看,再說那玩意有啥好看的,跟影碟機裡面的黃片似的,還不如咱倆干一把過癮了。」王洪斌說著小跑追上了王露,在她的屁股上抓了兩把。

「德行!」

「嘿嘿!」

兩人朝另一處去了。

不過,王露心裡卻是琢磨。

「行啊,季小桃,你表面上裝的挺緊啊!實際上也是一個破鞋啊!也是,從你們縣醫專畢業的有幾個不是破鞋,賤貨的。只是沒想到你小騷貨老13吃嫩草啊!連陳楚這半大小子都沒放過,靠!應該是消滅一個童子軍了!」

她滿腦子此時想的都是陳楚下面的大傢伙。

和王洪斌來到一處灌木叢後面,然後褪掉褲子。

王洪斌把早就準備好的報紙拿出來鋪在地上,又墊上了白大褂。

王露只把下面的褲子脫了,王洪斌就迫不及待的像野豬似的壓了過去,把下面弄進她的腿窩子裡面,然後腰眼就用力,在她那裡面拱啊拱的。

不過弄了沒十幾下,就噴了出去。

王露愛沒啥感覺,隨後下面就濕了。

王洪斌呼哧呼哧的就躺在她身上壓著她,像是豬似的吭哧吭哧的。

王露下面才剛剛濕潤。

不禁大大的翻了一個白眼。

心想自己的情人得換一個了,這王洪斌真不行,辦事不到兩分鐘,下面噴的也少,就那麼一小點,都沒有鼻涕多。

王洪斌壓著她卻是十分的享受,手開始伸進她衣服里,去抓那兩隻大白兔。

王露沒有拒絕,被他這麼摸著,揉著,心裡想著的卻是陳楚那大大的傢伙。

心想自己要是被那樣的大傢伙干一把那可是過癮了。

……

季小桃和陳楚都沉迷著,即使不沉迷,林子這麼密,也發現不了被人偷看了。

此時,她情緒有些激動。

而且眼中有淚,像是要哭出來。

「陳楚,我知道我不好,但是……但是我真的不是喜歡你……我喜歡的是……是我的一個同學。我,我以後是要嫁給他的……所以不能把第一次給你了。」

「哦,是這樣啊。」陳楚忽然笑了。

如果是他沒遇到張老頭兒前,他可能會接受不了這個事實,自己喜歡的男女人心裡有別人。

但是現在他不這樣認為了。

張老頭兒告訴過他,女人是衣服,不要投入太多的感情,如果你投入的越深,以後你受到的傷害就會越深。

他算是剛投入,如果季小桃不說這些,他或許真的會陷入愛河不能自拔的。

但是現在陳楚笑了,他在張老頭兒和季小桃之間相信了那老傢伙。

季小桃眨了眨眼。

抬頭看了看陳楚:「你……你不會恨我吧……」

陳楚笑了。

「我怎麼會呢。」

其實他心裡是恨的。

「陳楚,我說過,你干我哪裡都可以,就不許破了咱們約定的這層膜,因為我要留給我最心愛的男人,我要嫁給他的,所以這層膜是屬於他的……如果,如果以後我嫁人了,我不再是處女了,你要是再干我的火燒雲,我會讓你干一次彌補你的……」

季小桃說完臉上紅撲撲的,像是能滴出紅水來。

陳楚腦子卻是嗡嗡響聲不斷。

不過,他沒有表現出來。

心裡有股怒火。

心想,季小桃尼瑪的是不是賤啊!

「陳楚,我……再不我幫你用嘴擼出來吧,用手,用胸,再不弄我的屁股都行。」

「陳楚,你咋不說話?你恨我對嗎?恨我不把第一回給你對嗎,你是第一回嗎?」

「呼呼……」陳楚長吁一口氣。腦子裡忽然想起張老頭兒告訴他的一句話。

女人都是小騙子,男人要得到女人,必須是一個大騙子才行。

『大騙子』?陳楚彷彿有點領悟。

剛才他真想穿上褲子走人,或許有一半的男人會這麼做。

陳楚卻笑了,摸了摸季小桃精緻的面孔。

在她的紅唇上輕輕的親了兩下。

舔著她的嘴角說道:「小桃姐,我怎麼會恨你呢,我喜歡你,我尊重你的選擇,但是我真的好好喜歡你。你能不能讓我下面在你的火燒雲出溜幾下,我只輕輕的出溜。

「或者像剛才那樣只進去一點,反正把我下面的那點水兒弄出去就行。」

陳楚說著咬著她的耳唇兒,又親吻著她雪白的香肩。

兩手撫摸著又抓住她的兩隻大白兔,反覆的揉搓著。

季小桃剛才冷卻的身體再次被摸索的火熱,不一會兒情慾也再次高漲起來。

辦事主要就是一種情趣,情趣沒了,也就沒心情辦事了。

這麼被陳楚一揉搓大白兔和眼子。

季小桃被揉搓的渾身火熱,耐不住的白花花的身子再次扭動起來。

「陳楚……你,你就在上面出溜幾下吧,別進去就行……」

陳楚嗯的答應了一聲。

臉上憨厚,但心裡卻有了壞主意。

把季小桃的雪白的大腿分開。

他看到那粉紅粉紅的大嘴唇和小嘴唇,再也抑制不住心頭的慾火。

季小桃,你讓我整夜的無法入眠,我腦子裡想的都是你,恨不得為你付出一切,你腦子裡竟然還想著其他男人。

這下麵粉嫩的小花多麼粉嫩,這第一次就應該是我陳楚的,而不是什麼你心愛的那個男人。

你心愛的男人也應該是我。

陳楚這麼想著,把下面慢慢的放在那粉紅的大嘴唇上。

季小桃啊的呻吟一聲。

「陳楚,你不要進去啊,只,只在這裡就行了。要不你就干我的屁股……」

「嗯,我知道,我就在上面磨蹭磨蹭,借著腥味噴出去就行了。」

「好……」

季小桃臉紅紅的答應了一聲。

而下一秒,陳楚真的在她的大嘴唇上開始磨蹭了。

她感覺舒服的很。

接著,她感覺那東西又進入她的小嘴唇,然後進去了一截。

「陳楚,行了,在那裡別動了……啊——!!!」

季小桃兩眼往上一翻,這次她差點痛暈過去。

她感覺有一隻大傢伙已經侵入了她的身體。

而且還在不停的侵入著。

「陳楚……你……不要啊!」

她叫喊著。

兩手往下推著,不過那東西卻勢如破竹,直接穿進她的身體,撲哧一聲。

陳楚腰眼用力挺進,屁股使勁往前面一撞,下面直接沒進了底部。

把她的火燒雲整個堵得死死的。

季小桃整個人像是被抽空了一樣。

想要反抗,卻是那樣我無力。

「陳楚!你,你快抽出去……」

「小桃姐,已經進去了,你已經不是處女了,咱們就幹了吧。」

陳楚說著往下一壓,身體壓住她白花花的身子,兩隻身體重疊在一處。

陳楚的下面開始撲哧撲哧的運動起來。

季小桃也啊,啊啊的連續呻吟出聲。

而一浪高過一浪的彷彿整個人都飄了起來。

「陳楚,不行,我們不能……」

陳楚打嘴堵住她櫻桃小嘴,舌頭伸進去,與她的小舌纏繞在一處。

下面把她雪白的大腿分開的更大,最後扛在肩膀上。

兩條腿也支在倒木上,一下下狠狠的往季小桃身體里撞擊著。

隨著撲哧撲哧的聲音連續不斷,季小桃的呻吟也有節奏起來。

她痛的彷彿身體已經裂開,淚水不禁滑落。

白花花的下面在光溜溜的樹榦上不停的被啪啪啪的衝擊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