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六十九章那一聲好痛里有蜜甜的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九章那一聲好痛里有蜜甜的憂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陽光慢慢的偏斜,但夏季的白天長的很,好像黑夜強姦了似的,總是晚晚的才來。

才讓夏季有了酷熱又活潑長長的白日,和落日黃昏火紅嬌嫩的火燒雲……

有了溫暖的氣候,讓人穿著薄薄的性感的單衣。

不過,這單衣漂亮,也容易脫光。

季小桃兩條白白嫩嫩的大腿都被抗在人家肩膀上。

下身蠕動,她身身體也跟著蠕動。

她那渾圓的白白大屁股被撞擊的啪啪啪的作響,就像是節拍一二三四,二二三四一樣。

那條半透明的蕾絲內褲還掛在她潔白秀氣的腳踝上。

隨著下面的聳動,她的大腿和全身,包括那隻黑色的蕾絲花邊半透明的內褲都在一下一下的運動。

陳楚累了,就停頓幾下,然後繼續干。

感覺下面要噴出去了,也停頓幾下,甚至看看周圍的風景,分分神,然後繼續往前衝刺。

他知道終於幹了季小桃了。

也知道乾季小桃一次不容易。

不能這麼輕易的就繳械。

非要狠狠幹個一兩千下不可。

他開始數數來著,不過干來干去也忘了。

從剛開始的緊湊,幾乎要把下面夾斷,到現在的柔潤滑膩。

從季小桃最開始的掙扎,往下推他身體,喊著讓他把東西拔出去,然後哭著,鬧著,到現在一切都安靜了。

只有他乾的費力又爽極了的哦哦聲。

還有季小桃斷斷續續的呻吟。

開始她呻吟也哭著,說著不喜歡他,陳楚下面就越是用力的干。

現在她下面像是麻木了,身體被乾的聳動又飄忽。

大腿被分開又被合攏,她都是一動不動的忍受著。

眼角的淚好像有些乾涸。

陳楚的啪啪聲還在繼續。

她感覺下面有些麻木,大腿也有些酸疼。

柔荑輕輕的擦了擦眼角的淚痕,感覺陳楚下面抽動的速度加快了不少。

而她本來就是學醫的,懂得這東西。

小聲說道。

「噴外面去,別射進去……」

「啊,啊,啊!」

……

不過還是晚了,陳楚加速之時,下面已經開始噴了。

一連串全都弄了進去。

季小桃也抑制不住的兩雙抓住陳楚的胳膊,下體往下墜著,迎合起陳楚最後的進攻。

兩人粘合到一起,共同享受著這短暫的快感的幸福。

陳楚把她抱了起來,下面還在裡面沒抽出去,只是抱進懷裡,感受著她的體溫。

季小桃也摟住她的脖子。

眼裡又有了眼淚流出來了。

「啊……」陳楚下面又聳動了一下,把最後的一點也弄了進去。下面終於軟趴趴的了。

整個人趴在季小桃如玉一般的身體上,感受著這比棉花還軟,比玉還要滑嫩的肌膚和溫潤的這種感覺。

過了一陣,季小桃推開他,開始緩緩的穿衣服,光滑的樹榦上留下一探紅色的血跡,還有她白嫩的大腿上也留下了紅紅的血的痕。

似乎在證實著她的純潔無暇。

陳楚從後面抱住她,軟軟的下面抵住她的溝子。

過了一陣,那東西又硬了一些。

季小桃回過身,一語不發,怔怔的看著陳楚。

忽然,她張開小嘴,狠狠的朝著他的肩膀咬了過去。

「哎呦喂……!」陳楚叫了一聲,不過沒動。

自己理虧了,讓人咬一口就咬一口吧,就是季瘋子過來砍他,都不會躲的。

「王八蛋!」季小桃這一口深可及骨。咬完了罵了陳楚一句。

陳楚疼的呲牙咧嘴。

「啊!出血了!小桃姐,我肩膀出血了,怎麼包紮一下!」

「包紮?包紮個屁!我問你,我告沒告訴你不要捅破我下面這層膜!你耳朵里塞雞毛了嗎?你怎麼就不聽!王八蛋!我以後還怎麼嫁人?」

「小桃姐,真喜徊換嵩諍跽飧齙模再說我娶你好不?我不是答應你兩年內我要做官,然後娶你的么……」

「邊去!」季小桃推了他一把。

「我……我的內褲呢?」

「唔……我幫你找。」陳楚低著頭在大樹後面找到了。

本來那黑色的內褲是掛在季小桃腿彎,被乾的時候又跳掉腳踝上去的。

後來不知道被怎麼乾的,竟然掉落到地上了。

陳楚撿了起來,然後手在上面彈著灰。

「你拿來!你給我!」季小桃一把搶去,然後蹭了又蹭,這才穿上。

……

「陳楚!我咬你那一口你能記住多久?」

季小桃已經把衣服穿好,正往上拉著牛仔短褲的拉鏈。

「小桃姐,我會記你一輩子。」陳楚笑了笑。

季小桃咬了咬紅唇。

「陳楚,你最好記住你的話,你不是……你不是兩年內要當官么?我也不要你別的,你只要……只要能混個小村幹部,我,我季小桃就嫁給你,不管我爹媽怎麼反對我都嫁給你!」

「真的?」陳楚激靈靈一下。

馬上嘴笑的合不攏嘴了。

說著話,他跑到季小桃跟前,一把抱住她。

「王八蛋,我沒說完呢!你先放開我!你不放手我咬你了……你不信是不?」季小桃張開嘴,卻在陳楚胳膊上輕輕的咬了一小口,只留下一小排牙印。

陳楚一口堵住了她紅彤彤的小嘴,隨後狠狠的親著。

「好媳婦,讓我好好親親你。」

季小桃嗚嗚的掙扎了好一會兒,才推開他。

「誰是你媳婦!陳楚,我剛才的話還沒說完呢!要是你不學無術,不求上進,兩年以後還是這個德行,我季小桃不會嫁給你,我……我還會報復你!」

「報復我?」陳楚一愣。

「對!癩蛤蟆你知道吧?齊冬冬!」

「嗯!」陳楚點了點頭。

「我告訴你,我誰也不嫁了,我就嫁給癩蛤蟆,我給你戴綠帽子!」

陳楚咽了口唾沫,不禁暈了。

「小桃姐,不帶這樣的,你即使報復我,打我罵我,但不能禍害你自己啊!」

季小桃白了他一眼,臉上出現一絲的笑容。

「陳楚,你不是喜歡我么?那我就嫁給他,我讓你難受一輩子,不然我過的好,你安心,那不算報復你,我就讓自己過的不好,天天遭罪,我讓你心裡難受一輩子,內疚一輩子。」

季小桃說著轉過身,摸著她的兩條小辮。嘴角卻留露出一絲壞笑來。

「小桃姐,你可真壞啊。」陳楚忍不住從後面摟住她。

這次她沒有拒絕。

「我不是壞,只是讓你上進,現在我第一個男人是你了,只是你比我小了三歲,你要是不上進,不努力,我以後咋辦?」

陳楚一聽心花怒放了。

心裡死死的感謝一個人,那就是張老頭兒了。

我糙!這老畜生看人簡直是太准了!

他說過只要把季小桃給上了!她一定會跟自己的,而自己卻反覆猶豫不決,沒想正如張老頭兒所言。

我擦!

看來男人還是要壞一點才行啊!

陳楚興奮的掐了一把季小桃的翹臀,隨後手就從她的短褲里伸進去掏了一把。

季小桃哎呦!一聲吃痛。

整個人蹲在了地上。

陳楚展開手,見上面還有血跡。

剛才季小桃用紙墊在下面了。

「陳楚,你腿腳快,快去給我買小護士!我有用……」

「小護士?」陳楚愣了愣。

「哎呀,你不會連這個都不知道吧!你和小賣店的人一說她就知道了!你快去!」

陳楚答應了一聲,剛跑幾步,看見季小桃往臭水溝旁的一處木樁旁邊走去。

忙一驚的跑回來。

季小桃愣了。

「你又回來幹啥?還不快去!」

「小桃姐,你剛才說的以後嫁給我不是騙我吧?」

季小桃被他氣笑了。

「你咋那麼笨呢!剛才你騙我怎麼那麼聰明呢!還說什麼就在邊上蹭蹭,借借我下面的腥味射了就行,還說什麼就進去一點,肯定不全進去,你咋說的話?然後就一下全進來了!現在怎麼又不明白咋回事了?」

此時,風吹拂著季小桃的額前的劉海,她眯縫著眼,那雙又細又長,如月牙彎彎,像是動漫中的人物一樣的清純可愛。

陳楚呆了一下。

「小桃姐,我……我只是怕你想不開跳臭水溝。」

「呸!你才跳臭水溝呢!你能不能不咒我?陳楚,你要是有本事以後就當個鄉長啥的,到時候我們老季家的姑爺是鄉長,我爹媽能不高興嗎?我……我的男人以後是鄉長,我不也高興么。」

季小桃說到後來臉也紅彤彤的了。

「哎!知道了。」

陳楚歡快的跑到季小桃跟前,在她白白嫩嫩的臉蛋兒上親了一口,隨後飛快的朝樹林外跑去。

此時,他就像一隻快樂的小鳥一樣,張開了小翅膀,第一次感覺到書上說的幸福這個詞的含義。

很快跑出了樹林,跳過圍牆,隨後氣喘吁吁的跑到一家小賣店。

裡面一個十四五歲的小女孩兒在看店。

他一進來就喊了一聲:「買小護士!」

那女孩兒長相一般,帶著眼鏡。

當下異樣的看了他一眼。

臉紅撲撲的給他找了一個黑色塑料袋,把一團塞進了裡面。

「六塊五!」

陳楚看著那塑料袋裡裝的,就是前幾天看的那鞋墊啊!還帶著兩隻小翅膀的。

陳楚心裡奇怪,季小桃要買鞋墊幹啥啊?

不過讓買就買了……

心裡只是擔心她一個人別在樹林里出啥意外。

又呼哧呼哧的跑回去了。

見到季小桃還在那樹樁上坐著,他提起來的心放下了。

這時,她掏出黑色眼鏡框,然後駕在鼻子上。

下面兩條雪白的大腿,只是不像剛才那樣來回遊盪遊盪著了。

陳楚忙走過去。

抓住季小桃修長白皙的手指。

感覺那手指有些冰涼,不禁在嘴邊輕輕的溫熱的親了親。

隨後看著她有些蒼白的俏臉說。

「小桃姐,剛才有點遺憾。」

「遺憾啥?」

「就是咱倆乾的時候你沒戴這黑色眼鏡框,你現在戴著更性感了,要不,咱倆再干一次吧,你就戴著這眼鏡框讓我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