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七十章擋帘子啦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章擋帘子啦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男人最強的時候便是十八九歲剛成年不久的。

就像剛成年的牛犢子似的,鐵鍋恨不得都能頂個窟窿。一般十七八歲的男人下面隔著十分鐘左右就會再硬一次。

一晚上三四次是不成問題的。五六次也有的。隨著年紀大了,下面的東西也會越來越弱。

當然,補救的辦法也是有的,比如把下面的丸子換了。換成人的或者……動物的。

古史裡面記載華佗曾給人換過一個驢的傢伙,那是勇猛無比的了。

不過正常來說,男人的下面如果換成人亦或動物的都會有不良反應的,甚至導致死亡……

比如六十餘歲的康有為有很多漂亮的嬌嫩的小老婆,自己不行又色心不死,總想不停的征服大白,所以換了一個大猩猩的丸子,勇猛是勇猛了,不過最後縱慾過多而猝死。

還有一個武打明星也是爽死的,那是我的偶像……

陳楚最是生猛的年紀,十六七歲一連三四次沒問題。

再說農村人都喜歡吃大蔥大蒜韭菜這類的東西。

這類東西本來就是壯陽草,所以這方面的事兒比城裡人要強,再說農村人整天勞作,風吹日晒,自然比城裡做辦公室身體好。

陳楚看著季小桃戴著眼鏡框,下面又是硬邦邦的了。

抓住她的小手,就朝她的大白兔摸去。

「小桃姐,你戴著黑框眼鏡,感覺真是不一樣了,現在我就再干你一次吧!」

季小桃臉紅彤彤的。

「陳楚,這種事兒干多了不好,我是學醫的,我懂得的,正常三天一次。」

「三天……才一次。那我不得比憋死啊!小桃姐,我受不了了,快點撅起來吧!」

「不行!你傻啊!我下面剛開苞,現在都腫著,為啥我咋這裡坐著?還不是想休息一會兒?下面都出血了你看不見啊?真是的……」

她這麼一說,陳楚慾火熄滅了大半。

在後面摟著她,隔著她的小衫摸著她的大白兔。

「和你說,我得休息幾天才能再乾的,不然以後會留下病根的,還有啊,你一會兒的手術我可能參加不了,剛才我試著走了幾步,大腿都合不攏,那樣走出八字腳了,讓那些大夫一眼就能看出來的,到時候閑言碎語的他們該亂講了。」

季小桃說著把陳楚的塑料袋拿出來,然後掏出了小護士。

「小桃姐,你讓我買這鞋墊幹啥?」

「鞋墊?」季小桃笑了:「你說這是鞋墊?」

「那是啥?你們女的還真講究,買個鞋墊軟軟乎乎的不說,還戴著兩隻小翅膀……」

「咯咯咯……」季小桃笑聲連連,打了陳楚一粉拳說:「滾蛋吧你,這是女人墊在下面的,啥鞋墊啊?」

她說著,把褲子解開一顆扣,然後對陳楚說:「你幫我看看有沒有人。」

陳楚答應了一聲,季小桃就把那東西從屁股後面塞進去了。

等他轉回頭,看見季小桃半邊白白的屁股,見那東西已經墊在下面了。

他一陣的慾火上竄,好想就這麼的扶著她的屁股,再干一把。

不過還是理智壓制住了慾望。

人家下面都出血了,他不能那麼幹了。

……

季小桃先回到醫院的,和王露打了個招呼說下午家裡有點事,得先走了。

如果平時王露肯定不樂意。

你一個小實習生說走就走啊?還有,這縣醫院本來就沒有多少手術,十天八天的才碰到一個,你不說幫忙,咋能先走?

不過王露一看季小桃走路的姿勢就笑了。

她是過來人,還是一個醫生。

再說剛才還親眼看見了季小桃光著和陳楚干那事,當下就明白了。

不要說她是醫生,就是一般上了歲數的大老娘們,只掃一眼也能明白。

季小桃雖然強裝著,不過走路的一條腿還是有些往外撇著,王露心裡看的直痒痒。

不禁呼吸有些加重了,心想陳楚那小子還真是個驢玩意,季小桃可是吃苦頭了。

她本身就是大夫,對女人自然更為了解,季小桃身材雖然高挑,不過嘴小的很,那樣的小口被陳楚那驢玩意硬生生的給破了,可夠遭罪的了。

如果……換成自己的下面和那驢玩意還算配套。

王露想到這裡臉不禁紅了紅。

便答應了季小桃。

而且她把王洪斌也趕走了。

這手術本來就由王洪斌來做的。

「王露,你啥意思?為啥不讓我做手術?」

「啥意思?心疼你唄!你不是被閆三給揍了么!我把你把情緒都發泄到陳楚身上,別看這是小手術,但就算是再小的,也可能出現醫療事故,你被忘了縣醫院是咋變成今天這樣的?」

王洪斌當然明白,去年縣醫院死了兩個人,一個老太太,還有一個男嬰。

本來都是不應該死的。

那男嬰已經生了下來,不過卻因為醫生的疏忽,竟然給弄死了。

那老太太就更不應該死了,本來是感覺感冒發燒來打點滴,醫生也沒注意,扎完針就溜達去了。

回來的時候發現老太太已經沒氣了。

原來是點滴裡面進了空氣。

……

這都是不應該發生的事故,卻連連發生,那病人的家屬加上親戚上百人,圍了縣醫院好幾天。非要討一個說法。

縣城已經鬧的沸沸揚揚。

最後被捅到省裡頭了。

縣醫院最後賠了家屬很多錢,才算保住了。

不過沒人再來這裡看病了。

而且還相繼有好幾個值班的醫生一到半夜12點就看到了那死了的老太太在走廊來回走。

把不少醫生都嚇的調動工作到別的地方了。

縣醫院便又是蕭條了許多。

本來縣城就這麼大,打車十分鐘能從動跑到西,縣城人就再多走幾十里去韓城市看病也不費事了。

……

王洪斌往上推了推眼鏡說:「王露,你真好!」他說著去抓人家的手。

卻被王露推開了。

「別跟我拉拉扯扯的,這是在工作時間,影響不好!你先回吧!」

「對了,你不需要個助手啥的嗎?」

一般手術也都是需要助手的。

王洪斌剛才見季小桃走了才問的。

「多大個手術啊!還助手?不用你操心了,趕緊走吧!」王露白了他一眼。

縣醫院本來就不正規。

再說不一定哪天就關門大吉了,哪有這麼多的講究。

王洪斌答應了一聲。

也想早早的回家,反正今天跟王露幹完了,下面也軟趴趴了。

再說,他真不願意就屈服閆三給陳楚割包皮,即便割,也不會好好去割的,他想到了使壞。

現在王露接手了,他也就順水推舟和人吹牛逼說閆三咋的?老子也不服~!手術還是沒做!

他想到這裡笑了。

這樣面子也找回來了。

不僅轉到王露身後去抓她的屁股。

被王露把手打掉了。

他沒抓成,心裡有點痒痒的。

走出了大院外不禁罵了一句。

「尼瑪的死娘們!提上褲子就不認人了,等明天的,老子緩過勁兒了狠狠的干你!乾死你!」

王洪斌說完騎上自行車走了。

……

王露站在醫院走廊的窗戶前,看著他走遠,這才朝手術室走過去。

王露把手術室又整理了一遍。

這才在走廊里喊道:「陳楚!過來!」

這時陳楚已經在三號病房躺著了。

正在回味著和季小桃的每一個細節。

心裡是美得很了。

不過他雖然有準備,不過還是膽突突的。

畢竟是第一次做手術,緊張的很了。

腿有點哆嗦,不過還是答應了一聲,咳咳的咳嗽幾下,給自己壯壯膽朝手術室走去。

或許醫生的白大褂天生的就給人一種壓迫感。

……

看見陳楚走過來,王露臉上卻紅暈了一下。

她今年三十二了,有一個女兒,而她這種年齡正是如狼似虎需要多的時候。

男人陳大剛整天在造紙廠累個賊死,回家就呼呼呼的睡了,幾乎一個星期能和她幹個兩三回。

陳大剛年輕的時候挺生猛的,沒想到剛三十七八下面就打了折扣了。

看到陳楚走過來,王露下意識的往他下面看了一眼。

見那傢伙鼓了一個小包。

自然不是硬起來的時候。

王露的心就跳的厲害。

心想這小子下面還真不小,軟趴趴的就有這麼大的包了。

不禁琢磨著怎麼和他干一把。

王露一直學醫,早年是醫科大畢業的,也是一枝花,後來被翰城的院長搞大了肚子,影響不好。那院長被撤職了,她也被調動到了縣城工作。

後來打了胎,才找了陳大剛這個造紙廠的工人。

那個時候,造紙廠算是國有企業,不像現在歸個人承包了,那時候的陳大剛也算是個正式工人,鐵飯碗了。只是為人有點老實窩囊。

王露也是因為那件醜事才被迫嫁給他的。

由於在醫院工作,風吹不著,日不著的,保養也好,在家裡還是老大,不受氣的。

所以三十二歲冷眼看就像是二十七八的女人。

加上她又簡單打扮了一番,嘴唇紅紅的,眼睛大大的,臉白白的,並且她身高要有一米七了。

簡單的一打扮,加上小蠻腰,身材婀娜,像是沒生過孩子似的。

前胸的兩隻大白兔鼓鼓囊囊的,充滿著少婦那種豐滿的熟透水蜜桃韻味和誘惑。

陳楚站在她旁邊倒像極了孩子。

或者像是她的一個學生。

「愣著幹啥?趕緊進手術室啊!」王露沖他笑了笑。

陳楚對醫生有點懼怕的,王露一笑他渾身還是一盪。

不禁抬頭看了一眼。

王露身材比她高,陳楚對這種比自己高的女人有一種強烈的征服感。

而且看著她紅紅的嘴唇,鼓鼓的胸脯,還有成熟女人散發出的那種誘惑和魅力,王露一陣陣身上的香水味也傳進了他的鼻孔,當下愣了愣神,嗓子緊張的,沙啞的答應了一聲,忍不住的咽了口唾沫。

隨後走進了手術室。

陳楚咽唾沫被王露看在眼裡。

當下眼中柔情一閃。

搖擺著細腰也跟著進了手術室,隨後插上了門,並且掛上了,手術進行不可打擾的牌子。

刷!的一聲。

王露伸手把白布帘子也擋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