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七十一章白日手術室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一章白日手術室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白日手術室

手術室有點像是密室的樣子。

房間一個格一個格子的。

而真正手術的地方不大。

一張床,有點斜坡的感覺。

陳楚最熟悉的便是那牆角的耗子洞了,通過那個洞他看光了朱娜的身體。本來那個耗子洞有些什物擋著,而且還有些蜘蛛啥的。

那天已經被陳楚掏空了,不過誰也不會沒事去看那洞了。根本沒有人在意。

那個始終對他兇巴巴的,而且始終揚起高傲的尖尖下巴的朱娜,他曾很多次幻想要強暴對象,也幻想娶她當媳婦,然後沒黑沒白的干。

此時陳楚看到一股微光從洞口透出,很小的。

他不禁想起了前幾天偷看朱娜的那種激動的感覺,整個立即人都緊繃成一條直線,感覺當然沒有乾季小桃的好了。

此時,王露醫生擋好了窗帘,隨後又把手術室門口的格子刷的拉上了。

縣醫院條件沒那麼好,隔開的也只是簡陋的一塊屏風。

都掉碴子了。

這樣一來,兩人的空間就又小了一些。

王露甩了甩長頭髮,順手把白大褂脫掉了。

笑呵呵說:「我看你有點緊張,現在我把衣服脫了,你是不是放鬆點了?」

陳楚愣了愣,看到白大褂裡面王露小衫挺起的碩大的胸脯,沒敢說話,只點頭。

王履開心,兩隻大胸也抖動的歡快。

「現在讓你先放鬆,一會兒做手術的時候我再穿上。你先把褲子脫了!」

她說著轉過身戴上了手套。

轉身的時候,她屁股撅起來老高。

白大褂一脫掉,下身的牛仔褲便挺的筆直,把她的屁股也裹得渾圓,線條也極為的性感。

而且她上身是一個白色的小衫,這麼一彎腰,小衫往上竄,露出後面的一抹雪白的肌膚。

陳楚咽了口唾沫。

因為王露的個高,他心裡忽然有種想法,這要是惦著腳在她的後面趕緊去該多好。

他喜歡上個子高的女人,比如季小桃,比如劉翠。當然如果可以,他更想干更高的。

男人也不同,有的人喜歡女人比自己矮一些的,這樣在大街上有面子。

但是也有的男人喜歡女人比自己高,這樣證明自己有本事,更有面子。

陳楚喜歡這種高的,腿長,腿直的女人,此時,眼睛不由得有些發直。

王露是過來人,說是戴手套,不過卻用小鏡子看到了後面陳楚的表情。

不禁眼中出現一股柔情。

心想:「這個小色胚子,有了季小桃還不滿足,看著自己還這麼色,以前咋就沒料到他這麼色呢……」王露心裡像是有隻小兔子那樣跳跳蹦蹦的。

臉也紅了,激動的像是心跳出了體外。

王露轉過身。

陳楚馬上頭低下了,看著自己腳面。

「你咋還不脫褲子?等著我給你脫啊?」

王露說著看了他一眼。

脫掉白大褂的王露在陳楚眼中就沒有那麼敬畏了。

他笑了笑。

「王姐我這就脫,只是,只是有點不好意思,我怕下面硬起來,你說我耍流氓。」

「咯咯咯……」

王露一陣嬌笑。

如果平時有病人敢這麼說,她臉早就冷下來了。

不過她現在想的卻是要賣弄風騷,勾引男人,不由得抿著嘴唇笑道:「你這臭小子,有那個膽子么?還耍流氓?今天你就沖姐姐我耍一耍,姐姐不反抗,你來耍吧……」

王律涎劬Γ把下巴一揚,白皙的脖頸下,那兩隻雪白的大玉兔擠出了一條深深的美人溝。

陳楚喘了一口粗氣,下面有些硬了。

他好想把臉埋進那美人溝里。

不過還是沒敢。

他和人家沒認識幾天,甚至也沒說過幾句話,他可沒有膽子去抓人家的大白兔。萬一人家甩過兩個大嘴巴子,手術都不給他做了。

升騰起來的慾望也不由得沉底了。

王露眼中盡顯失望之色。

心想這還真是一個小孩兒,真是不解風情,要是成熟的男人現在早就動手摸自己了。

王露想了一下,然後說:「你先脫吧,我去換件衣服。」

她說著便往外走,陳楚看著她扭動的大屁股偷偷的用力的擼了擼下面。

忍著心底的慾望,然後解開褲子脫掉。

過了七八分鐘,門開了。

陳楚眼睛不禁有些發直,只見王露換了件小背心,而下身卻是高跟鞋,短裙,和黑色絲襪。

陳楚沒見過幾個女人穿黑色絲襪的。

只是看到那小蓮穿白色絲襪就有些忍不住了。

而王露本來個子就挺高了,這一穿上高跟鞋都快一米八了,那雙大腿更是修長。

陳楚忍不住了,下面得就硬了起來。

而後慌忙雙手捂住了。

「王……王醫生……我……」

「叫我王露姐!咯咯咯……這有啥啊?男人不硬那還是男人了么?都是正常的生理反應!你把手拿開,我看看……」

王鹿來。

她大大的眼睛,尖尖的下頜,此時配上絲襪大腿,有種蛇精的味道,而她長長的披肩頭髮,蓋在後面,兩條白白的胳膊已經伸過來,把陳楚的手挪走。

女人是靠打扮的,本來王露就愛美,只是她沒有碰到喜歡的人,不會表露出性感的一面。

現在她把陳楚的手挪開,看到那大傢伙已經硬起來了。

那傢伙的長度差不多18公分了。而且粗大,像是一小頭猙獰的野獸。

雖然猙獰,但王露喜歡的不得了,看著上面的青筋膨脹,她就口乾舌燥,忍不住的咽了口唾沫。

「陳楚,你這東西不行啊!我得幫你擼擼,不然手術可不好做!」

「啊?」陳楚有點傻眼。

王露已經伸手過來,手法熟練的抓住他那大東西,開始擼了兩下。

「啊……!」

陳楚壓低叫了一聲。

但只過了一秒鐘,他就渾身緊繃了。

王露心裡卻笑。

心想:「爽了吧!你個小兔崽子,把季小桃給禍害了,可季小桃那小丫頭片子懂什麼啊?她會伺候男人么?」

王露心裡得意,她是學醫的,而且經歷的也多,自然最需要什麼,碰男人哪裡他們最舒服,怎麼弄最持久了。

當下她手上用力,上下一擼,到了最上面的時候,她脫掉手套,滑膩的小手在陳楚的傢伙上面劃了一小圈。

陳楚像只人棍似的,從頭頂到腳底都抻得直直的。

而且腳趾用力往回緊扣。

兩手也抓住床面的褥子。

王露笑了。

隨後站起身,臉色有點冷的說:「陳楚,你這樣可不行啊!下面這麼硬,得把裡面的東西弄出去,不然影響手術的!」

「啊?得弄出去啊?」陳楚懵了。

其實根本沒有這回事,而且包皮手術最好還是硬起來,那樣更好做。

「王露,王露姐,這怎麼弄出去啊?」陳楚問。

「你少裝,你都十六七了沒擼過?我是醫生,啥事我不知道啊!自己擼出去,快點。哎,你別看著我擼啊,自己想象著擼……哎呀,你真笨,怎麼越擼越軟了?」

王露蘿蔔加大棒的這麼一說,陳楚還真是軟了。

不禁一臉漠然的看著她。

「行了,我幫你擼出去吧!我告訴你啊,我這麼做可是幫你,你可不行說出去!」

「啊!」陳楚答應了一聲。現在他還真有點迷糊。

王露笑了笑,心想毛孩子真是毛孩子,老娘要和你辦事,你這都看不出來啊?

隨手把另外一隻手套也脫了,一手抓住陳楚的丸子捏了兩把,另外一隻手上下開始給他擼了起來。

倒是學醫的,王露的手法可是乾淨利索。

只幾下,陳楚下面就又硬了。

而且她的手法看似有些力大,不過卻是拿捏的恰到好處,握住陳楚丸子的那隻手,開始積壓和撫摸起來。

「啊……」陳楚忍受不住又叫了一聲。

好像整個人的靈魂都被洗滌了,一陣欲仙欲死的感覺。

「有感覺嗎?」王露笑了笑問。

「有!有感覺。」陳楚說完,又覺得有些不合適。

「王大夫,不,王姐,我現在就讓他出去得了。」

「別的,我再幫你擼一會兒,太早出去不好!」

王露說完有些臉紅。

然後兩手並用,繼續揉搓那大傢伙。

陳楚也開始不斷的:「哦,哦……」的呻吟。

第一次感覺這麼的舒服。

或者說這和乾季小桃的舒服的感覺是不一樣的,但是那麼的享受和銷魂。

「王,王姐,我要出去了……」陳楚叫的聲音有些加快。

而王露馬上鬆手不弄了,像是生氣的說。

「一個大小夥子!怎麼那麼沒用!多給姐挺一會兒!」

「嗯,行。」陳楚答應了一聲。

隨後忍著,閉上眼睛啊啊……的享受著剛才帶來的那陣快感。

忽然,他感覺自己的傢伙一濕,被一個軟軟的東西包裹著,馬上睜開眼,不禁傻了。

只見王露閉著眼睛,紅彤彤的嘴已經把他的東西含住,正上上下下吞吐著,而且一邊吞吐一邊發出滿足的,嗯,嗯,嗯!的聲音。

陳楚嚇得一動不敢動,心想這是怎麼了?

這王露醫生竟然……

他後背緊緊的靠著床沿,就那麼看著王露給他吞吐下面。

有時候忍不住了屁股也往前拱兩下,王露也隨著他的節奏幫著他撲哧撲哧的吞吐。

「嗯,嗯,嗯嗯嗯嗯嗯……」

王露一邊吞著一邊呻吟,臉色酡紅,盡顯成熟女人的媚態。

陳楚忍不住伸出手,在她的臉上摸著,感覺她面頰滾燙,雙目醉眼迷離。

這時,王露隨著運動,長長秀髮散落下來,陳楚幫著她把耷落而下的長發慢慢的往上撥弄。

隨後又忍不住的一把抓住王露的長發,屁股往上用力挺了挺,戳著王露的嘴。

王露嗯的叮嚀一聲,睜開眼,嘴裡發出撲的一聲,吐出了那硬硬的東西。因為她不想讓陳楚射的這麼快。

她粗粗的喘息了兩口氣,然後問。

「陳楚,你……你說姐對你好不好?」王露媚眼如絲,哪裡有了平時醫生的冰冷,而盡顯一副嬌態。

「好,好。王露姐,你對我的好,我知道!」

「那,那你和姐好不好?就是……就是你願意不願意和姐好?」王露臉紅撲撲的問。

「我……我……我願意!」陳楚激動的渾身顫抖了一下。

隨後撲了過去。

伸手抓住王露修長的大腿。

「王露,我要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