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七十二章騷氣暗中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二章騷氣暗中流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陳楚,別說髒話……」王露說了他一句,不過卻感覺陳楚用的那個『糙』字聽著很過癮。

下面一下就濕了。

「陳楚,你干姐姐行,但是不許和外人說,你要是說出去,以後姐就不和你好了。」

「行,王露姐,你對我的好,我知道。」陳楚心想老子還怕你往外說呢。

男追女隔層山,而女追男隔層紗。

更何況王露美女蛇一樣的身材,那水蛇腰和兩條絲襪大腿已經讓陳楚魂兒都沒了。

「陳楚……你干吧!」

王露畢竟是過來人,這方面可比季小桃有經驗、也大方的多了。

她說著趴在一張桌子上,兩條大腿分開。

屁股挺挺的向著上面翹著。

而且已經呼哧呼哧的嬌喘起來了。

「王露姐,這樣穿著衣服不好,沒意思……」

陳楚說著已經開脫了,上面背心脫掉,下面的已經光溜溜的了,一下就趴到了王露的美背上。

她身材高,加上現在又穿著高跟鞋,陳楚一撲下面都沒碰到她的桃花源地,只在大腿上蹭了一下。

王露嬌喘的笑了一下,然後下身放低,兩條腿分開的更大一些。

「陳楚,快弄進來吧!」她盡量的把身子放低,回頭看了陳楚一眼,隨後又從一旁拿了一頂護士帽,戴在了頭上。

一瞬間,陳楚彷彿石化了。

本來王露就長得和蛇精似的,這一戴上護士帽,更是妖嬈,更像極了妖精。

這時,門外傳來了咚咚咚的敲門聲。

兩人一下嚇壞了。

本來騷的不行的王露臉色旋即慘白如紙。

嬌喘聲也停止了。

陳楚下面也軟了。

不過,只幾秒鐘,王露就恢復了正常。

心想腳正不怕鞋歪,這是我手術時間,她忙站起來,把短裙整理好,隨後拿過白大褂穿上了。

陳楚也穿上了衣服。

正要穿褲子。

王露指著他說:「不用穿褲子,就那樣躺到手術台上去。」

她說著,拿過來一張布,伸手把陳楚那東西擼了兩下,陳楚又硬了。

王露把他的傢伙塞進了那布里。

只見那布有個窟窿,正好套進了陳楚的傢伙,像是給傢伙戴上上夾板一樣。

隨後,王露又快速的打開了兩瓶藥水,用針管吸干放在旁邊。

隨後想了想又快速換了一雙平底鞋,這才去開門。

她不知道是誰在敲門,只把門帘子往外一拉。

見王洪斌笑嘻嘻的站在門口。

「你來幹啥?」王露冷冷的問。

王洪斌一見她冷著臉,而且好像化了妝,雖然穿著白大褂,但蛇精一樣的面容讓他下面又硬了。

說話不僅也有了顫音。

「王……王露,我只是……只是來看一看你,你,一個人能不能忙得過來。」

「王洪斌,你說話咋還磕巴了呢?我能幫過來!你走吧!」

王露說著又要拉帘子。

「哎,王露,咱縣醫院可是又規定,醫生做手術必須兩個人,這樣萬一出事了也能免掉一些責任。我還是進去看看吧!」

「你看啥?能有啥責任?」王露不禁瞪了他一眼,心裡不禁有了氣,就怨他,不然自己早就和陳楚幹上了。

陳楚那大傢伙現在還讓她慾望膨脹呢。

「我……我就進去看一眼……」王洪斌歪著腦袋從門縫往裡面看著。

王露冷哼一聲。

「有啥看的?」不過說著話還是把門給打開了。

王洪斌鑽了進來,往裡面走。

見陳楚好好的在手術台上躺著,他呼出一口氣,目光無意識的卻落在陳楚那軟趴趴的大傢伙上。

好傢夥!

王洪斌心裡咯一下。

那大傢伙比他的手掌長了,這要是硬起來還不得二十公分啊!

王洪斌當了這麼多年的醫生,見過男人女人的東西不知多少了,還是沒見過幾個男人有這麼大的傢伙的,不禁眼中又是羨慕又是恨。

心想自己要有這樣的大傢伙,還不得把王露糙的乖乖的?

就是那季小桃要是讓自己得手了,這大傢伙把她一頓干,也會捨不得自己的。

不僅朝著陳楚那東西多看了兩眼。

這時王露在他身後說道:「你到底要幹啥?要不這手術你來做,我走!」

王露說著開始收拾東西,就要走人。

王洪斌忙慌了。

他倒不是怕做手術,而是這一做手術自己就不會被人說成服了閆三了么?

哪怕是和王露合作手術,也要被人說被閆三揍怕了,不敢不做這個手術的。他來只是想看看王露,而且這傢伙佔有慾特彆強。

總想看著王露,陳楚雖然是個半大小子,不過也是一個男人,萬一他們……

他只是心裡瞎琢磨,這才又不放心跑回來看看。

現在人家王露前湊粘絛蚶吹模而且麻醉針已經抽好了,就差打了。

「唔……王露,還是我走,我,我就是有點不放心……不,是有點擔心手術才來的。我現在就走。」

王洪斌說著就往後退,一腳踩到王露放在床底下的高跟鞋上。

他咯了一下腳,身子一個趔趄。

「什麼玩意兒?」低頭一看是雙十厘米的高跟鞋。

兩眼火熱起來。

再一看王露穿著的黑色絲襪,下面便硬了。

王露臉上一紅,一腳把高跟鞋踢到了床下。

「看啥看,是季小桃的。」

她一說是季小桃的高跟鞋,王洪斌下面更硬了,心想那小妞兒要是穿上這樣的高跟鞋那得迷人成什麼樣啊。沒想到季小桃原來這麼騷?

不禁咽了口唾沫。

「你走不走?不走手術就你做!」

「走,走,馬上就走。要不……我先打完麻醉針再走?」

「你打吧!我走了!」王露又要收拾東西。

心裡這個窩火,心想要是打完麻醉針,那還做個屁了!

「別,我走。王露,你出來,我和你說句話。」

王洪斌說著看了她屁股一眼,然後往外走。

王露也跟了出來。

「啥事?快點說!」

「王露,我……我下面硬了,我看見你穿絲襪硬的,你能不能耽誤個十來分鐘,穿著季小桃的那雙高跟鞋,咱倆去病房干一把,反正現在也沒人……」

「王洪斌,你變態吧!」

王露的關上了門,隨後拉上了帘子。不過人卻靠在牆上呼呼的喘著粗氣。

她心裡有鬼,那雙高跟鞋是她的,平時根本不穿,這也是為了勾引陳楚才穿上的。

「王露,王露……」門外的王洪斌輕輕的敲了敲門,見沒啥反應。

不僅低罵了一句:「死娘們,還真走了……」隨後傳來他咄咄離去的腳步聲。

王露已經氣得咬牙切齒了。

「王八蛋,竟敢罵老娘。行,王洪斌,以後休想動老娘一根手指頭!」

她從一面窗子看王洪斌騎著車走出了縣醫院大門。

這才進了手術室,而發現床上手術台上的陳楚不見了。

正疑惑間,忽然一雙手從後面攬住了她的細腰,而後脖子被人狠狠的吻著。

「啊……」王露叫了一聲,旋即又感覺自己的溝子已經被一個大傢伙狠狠的,硬硬的頂住。

她身體一僵,隨即又軟了。

「陳楚,別鬧。時間不多了,你好好躺著,王露姐給你做手術。」

「好姐姐,還是讓我先給你做做手術吧!快把護士帽戴上,還有,把高跟鞋穿上。」

陳楚說著一隻手已經從她的白大褂的領口伸了進去。

準確的抓住了一隻大奶。

狠狠的揉搓了兩把。

禁不住說了句:「真大!」

「啊……」王露被揉的叫了一聲。

「陳楚,你輕點,弄疼我了。」

陳楚心裡罵了句騷筆,張老頭兒說過,那小蓮就是一個騷貨,必須狠狠的干,乾的越狠她才越舒服。

這個王露竟然比那小蓮還騷,必須更要狠狠的幹才行。

她一喊痛,陳楚又狠狠的揉了兩把,指尖在她的那頭上來回撥弄,十幾下王路大白兔上的頭便硬了。

呼吸也急促了不少。

而且感覺自己下面也濕潤了。

身體軟綿綿的,像是沒有力氣了一樣。

陳楚的另外一隻手掀起她的白大褂,伸進她的短裙里,從她的小腹直接伸進去去摸,那小樹林的摩擦,還有下面嫩嫩肉肉的濕潤讓陳楚更興奮了。

手指也伸了進去,不過一伸進去就全濕了。

「陳楚,別弄了,我痒痒……啊……」王露說著,張開嘴,那火紅的嘴唇,極為的誘人。

陳楚摟過她的脖子就狠狠吻住了她的嘴。

與季小桃不一樣,王露火辣的狠,被陳楚吻住,反而舌頭先伸進他的嘴裡開始搜刮,她火辣的身體也轉過來。

反而先摟住了陳楚,而她的下體和大腿開始在陳楚下面蹭著。

「陳楚……你,你把高跟鞋給姐拿過來,我,我沒力氣了。」

陳楚笑了,推開王露,把床下的高跟鞋扔了過來。

王露穿上了,這畢竟在醫院裡,她不想時間弄的太久,以免夜長夢多,剛才就差點被王洪斌撞見。

穿上的高跟鞋,她忙又趴在了桌面上。

身上的白大褂也解脫掉了。

陳楚忽然覺得不脫光衣服干,更有感覺,雖然他自己脫了。

但不想給王露脫。

直接過去,拍了她屁股一巴掌。

王亂簧,屁股順勢放低了一些,兩條大腿更往外劈了一些。

陳楚掀開她的短裙,看到那被小內褲勒得緊緊的兩瓣臀瓣。

用力掐了兩把,不禁也有些忍不住,想迫不及待的要把王露搞到手。

隨後伸手抓住她的黑色蕾絲內褲,往下拽到腿彎處,看到屁股下面那大嘴唇有些紅,不是季小桃那種粉紅粉紅的,而是暗紅色。

而那大嘴唇也比季小桃的大了兩三圈,肉肉向外翻翻著。

陳楚忍不住了,下面往前一頂,發出噗嗤一聲。

就幹了進去。

「挺緊啊!」

陳楚說了一聲。

「啊!」王露叫了一聲,臉上有些紅暈,下面也更感覺到了粗壯,感覺身體被撐開一樣的過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