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七十三章欲求二度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三章欲求二度開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女人很像菜,而且是炒熟的菜。

各有各的味道。

如果說季小桃是讓人色香味俱全的清爽心動的小蔥拌豆腐。

那麼王露絕對是充滿誘惑又火辣的火鍋,或者是麻辣燙。麻辣燙算是飯菜結合吧。

王露這種成熟型的誘惑,像是熟透了的水蜜桃一般,讓人慾罷不能。

陳楚渾身像是著了火似的。

火辣辣的,全身滾燙。

他光著腳,墊著腳尖。

因為王露實在太高了。

一米七的個頭又穿著十公分的高跟鞋,即使她趴在桌面上,不過屁股還是翹起的。

陳楚下面還是有些夠不著。

不僅弄進去一下,就出溜了出來了。

有些捉急……

王露笑了一下,屁股又往上落了一些。

兩條大腿再次往外分開。

陳楚伸手抓住那白花花的大腿,感覺握在手心裡極其的滑嫩。

這手感和季小桃的差不多了。

畢竟這是成熟的女人。

這就好比一個生瓜蛋子和一隻熟透的瓜。

各有各的好。

生瓜蛋子比較好看,而熟瓜比較……香甜了。

這次陳楚的大傢伙終於撲哧一聲弄了進去。

「啊……」

王露感覺自己的身體被塞的滿滿的。

那大大的東西熱乎乎的進去了。

她的呼吸也跟著急促起來。

兩手朝前伸展著,似乎想要抓住什麼似的。

胸前的兩隻大白兔也在桌面上磨蹭。

陳楚這才只伸進去一半。

發出撲哧一聲。

裡面水汪汪的,異常滑膩。

弄進去沒有像季小桃那麼費力,裡面像是很松,不過陳楚的大傢伙碰到滑膩的水汪汪的肉壁,下面又擴大了不少。

不禁再次用力,這才撲哧一聲,全部沒了進去。

陳楚挺了挺,並沒有動,而是全部沒進去后,就頂在那裡。

好像碰觸到一塊肉壁一樣,他感覺十分的舒服。

王露可受不了了。

這大傢伙直接沒入到了她的根底。

這麼多年,她也經歷了不少男人。

但是沒有一個能沒入根底的……

「啊……」她不禁爽爽的叫了一聲。

而陳楚就立在那裡不動,就那麼硬停住,兩隻腳尖也翹起來,腰眼用力,下面就狠狠的朝前頂著。

「陳……陳楚,別……別這樣……」王露終於忍不住了。

全身顫抖而戰慄。

感覺像是被冰凍的直打冷戰一般。

「我……姐姐受不了了……你,你動一動吧……」王露說著,伸手去推陳楚的胯骨。

陳楚這才緩緩的弄出一點,然後啪的一聲,狠狠的撞擊到王露豐滿彈性十足的屁股上。

「啊……」王露又叫了一聲。

隨即,啪啪啪的聲音連續不斷。

陳楚的大傢伙開始不停的運動起來。

每干一次,王露都會舒服的呻吟一聲,陳楚也看到她下面的大嘴唇的肉肉往外翻出,隨後再把傢伙送進去的時候那肉肉又滾了進去。

這就是把肉肉乾翻翻了的意思嗎?

陳楚激動的又快速的動了。

這麼一加快速度,王露兩手像是要抓狂了一樣。

在虛空裡面亂抓著。

而且啊啊的不停的,大聲的叫喚起來。

陳楚也不管了,下面再次加快速度。

而且這回每次都直接沒入根底。

王露受不了了,感覺那大東西把她的身體都要撐得脹開,而且每次都緊緊頂到她的最裡面去。

她被刺激的終於到了最高端。

女人是很少噴的。

王露這麼多年也沒噴過兩次。

有一次還是用秋後的老黃瓜弄的。

不過這次她渾身戰慄,終於到了最高的風口浪尖,全身麻木的顫抖的噴了出去。

嘩!的一聲。

陳楚看見一股清涼的水噴了出來。

像是尿了一樣。

噴的他下身黏糊糊的。

順著他的胯下一直往下流淌,通過大腿往下一直流到腳面黏糊糊的。

「騷貨!」陳楚罵了一句。

「啊!」王露楞了楞。

忽然咬了咬嘴唇。

「嗯……罵的好,我就是。你,你就是干我這樣的騷貨的……」王露不但沒生氣,反而覺得很過癮。

她是學醫的,不說已經把男女這方面看的很淡了,但是她也非常贊同國外的赤果果的各種活動。

學醫的不怕死人,因為生老病死是自然規律,她們已經看的太多了。

醫院哪有不死人的,以前在翰城的醫院,那接觸的死人更多,差不多每天都有的。

而且她們學醫的,在學校大一的時候就解剖屍體的,根本就不在乎了……

不禁是面對生老病死,面對男人和女人也是如此。

認為男歡女愛本來就是自然的規律,現在的道德其實就是對人性,對自然本性的一種束縛。

這不是時代的進步……反而是時代的退步……是人性的無知和愚昧……

人和動物一樣,他們也同樣需要解放和自由。

當然,這是王露的觀點,雖然她不喜歡王洪斌,但是也不介意和他發生關係。

但是現在有了陳楚,她便對王洪斌的小鳥厭倦了。

那小鳥跟對她來說根本啥都不是,沒有一點感覺。

而且,她和同行的姐妹說,王洪斌這個男人都不如根黃瓜。

……

陳楚乾的過癮。

王露的屁股比季小桃的還要大。

而且他看著這蕾絲花邊的黑色絲襪,就有種要射的衝動。

雖然他忍著,但最後還是想放棄了,這大火燒雲裡面的水分極其充足,他感覺比乾季小桃還過癮。

不禁抬起她的一條大白腿,抗在肩膀上。

看到王露抬起的那長長細細的黑色的高跟鞋後跟。

陳楚實在受不了了。

啊啊啊的叫了幾聲。

「騷貨!我噴了!」

說完腰眼用力啪啪啪的狠狠的撞擊著王露的大白。

隨後下面一抖動,像是衝鋒槍的子彈發射似的,一連串的打進了王露的身體里。

陳楚呻吟著下面用力的往前頂著,緊緊的貼住王露的屁股溝子。

王露感覺身體被那噴出來的東西燙的極其的舒服。

連串的呻吟了一陣,渾身都顫抖的直起來。

兩人背貼著背的貼了好一陣,僵直了好一陣。

這才軟軟了趴在了光滑的桌面上。

陳楚也軟了。

下面最後的一點東西也進去了。

下面的傢伙雖然有些不舍,還是從人家的火燒雲里滑了出來。

他伸手揉著王露的大屁股,狠狠的掐了兩把。

如果是季小桃肯定要叫的跳起來。

不過王露卻忍著,而且發出享受般的呻吟的聲音。

「陳楚,再掐姐姐幾把,姐姐好舒服……」

「騷貨!」陳楚說了一句,揚起手在她白花花的屁股蛋子上啪啪啪的打了好幾巴掌。

用力大了一些,王露被打的痛了,也爽了,那兩瓣屁股蛋子也被打的紅彤彤的。

王露深深喘息一陣氣。

才緩過勁兒來。

陳楚噴完了,而且他和季小桃也幹了一次,下面短時間內硬不起來。

雖然看著眼前白花花的身子,但是現在也只是看著,下面有點吃不消了。

他便爬在王露白花花的身體上壓著。

王露休息了一會兒,翻過身來,兩隻大白兔堵住陳楚的嘴,讓他吸允著。

抬頭看了看牆上的掛鐘。

馬上冷靜了下來。

「陳楚,別鬧了,這回可真得給你做手術了,但是王露姐喜歡你,你把姐糙的好舒服……」

王露說著在他的嘴上親了一口。

這紅紅的的嘴,陳楚看著極為的性感,不禁狠狠的和她親吻起來,幾乎要把她的嘴唇都磨破了一樣。

陳楚的嘴和下巴也都留有不少的唇印。

「好了,你這個小王八蛋,咋的?下面又硬了?硬了也不讓你幹了。這回好好躺著吧!」

王掄酒鵠矗哎呦一聲,一屁股差點坐到地上。

「王露姐,你咋的了?」陳楚問。

「還咋的了?差點讓你乾死了,我現在大腿都沒勁兒了。」

「沒勁兒更好,來,騷貨再讓我干一把。」

「滾蛋!」王露白了他一眼。

「手術單子已經開了,這是鬧著玩么?等你手術好了,王露姐再讓你干,反正咱倆以後就在一起好了,然後誰也不許往外說,姐有家室,也有孩子,不能影響家庭,你……你也和季小桃那個了,所以姐也不能說出去害你……」

「王露姐……我和季小桃我們沒啥。」

王露笑了,伸手點了一下他腦門。

「還沒啥?姐是幹啥的?那丫頭一回來都撇著腿了,還沒啥?被你把下面干翻翻了吧!再說你們在小樹林里叫那麼大聲,姐都聽見了。」

陳楚臉紅了,感覺被人撞見有點不好意思。

「王露姐,你去小樹林里幹啥了?」

「我去撒尿啊?咋的,不行啊!」

陳楚一聽這個,下面開始更硬了。

王露有所感覺。

忙掙紮起身。

提上了褲衩,然後一邊穿褲子,一邊掏出紙來。

「陳楚,我真的不能讓你幹了,你下面太大,姐現在挺滿足了。快擦擦,咱們好做手術……」

陳楚感覺有點不過癮。

但也只能這樣了。

有點不舍的捏了捏王露的屁股,王露被他弄的有些痒痒。

尤其是兩個人在辦事的時候陳楚罵她騷貨,賤貨啥的,她感覺異常的爽,異常的刺激。

就像她以前在片子里看到男人或者女人喜歡那種皮鞭誘惑,滴蠟燭一樣。

或許男女本來就是很賤的,只是裝的很好。

……

兩人都擦乾了身子,而王露也把絲襪脫了,換上了牛仔褲並且把她的高跟鞋,絲襪都裝進塑料袋。

放進一個包包里。

陳楚也穿了上衣,光著下身上了手術台。

王露回頭看著他色色的模樣笑了一下。

「咋的,還想干我啊?」

「嗯。」陳楚答應了一聲說:「王露姐,以後每次干,你能不能都穿著黑色襪和高跟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