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七十四章夜半野鬼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四章夜半野鬼來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夜半野鬼來

王露愣了愣。

「為啥每次干都穿著黑絲襪和高跟鞋?」

「因為……」陳楚想了一想,臉上有些紅,不過想起張老頭兒告訴他的,男人想要得到女人,首先自己必須要成熟。

女人喜歡成熟的男人,因為她們不管到什麼時候,自己即使再強,也希望身邊有個男人當依靠。便是很多女孩兒都喜歡找一個比自己大五六歲以上的男人。

或者大十幾歲甚至和自己父親一樣的男人,每個女人心裡都住著一個小女孩兒,如果她遇到了真正喜歡的那個人,便會表現出女人軟弱的一面。

如果男人不成熟,即使真的和女人在一起了,也不會長久,想要感情長久,男人就要有個男人的樣子。

陳楚咳咳了兩聲。

目光陡然亮了一下。

「王露姐,你不覺得你穿著絲襪和高跟鞋很美么?很性感么?」

王露咯咯咯的笑了。

臉上紅暈起來。

過來點了一點陳楚的腦門。

「你這小子,才多大啊,還性感?老實點,現在做手術了!」

王露嘴上雖然這麼說,不過被這句話把下面又給弄濕了。

心想不能再和這小子幹了,得趕緊和他做手術,不然一會兒自己真忍不住和他干一把,大腿不得被他給干劈胯了啊。

「不許亂動啊,兩手交叉,放在胸前,眼睛閉上,我要打針了。」

陳楚還是有點哆嗦,畢竟是打針,沒幾個人不哆嗦的,嘴上說沒事,還是閉上眼,心想你來吧,老子豁出去了。

他那東西又被弄硬了。

隨後一針就狠狠扎在他下面的頭上。

陳楚叫了一聲,可謂撕心裂肺。

那東西就是被踹一腳都疼的不行,更不用說打針了。

「不許叫!你還男人呢!剛才弄我那狠勁兒哪去了!手給我放在胸前!交叉!」王露又恢復了大夫的嚴肅。

陳楚乖溜溜的把手放在胸前。

「有那麼疼么!一個大男人也不嫌丟人你!」

王露說著又一針刺下去,刺到下面的『皮囊』。

陳楚咧著嘴,疼的汗都下來了。

心想尼瑪啊!誰說包皮是小手術,怎麼也這麼疼啊!

雖然包皮手術小,但是麻醉劑還是要打的,最後的一針是扎在下面的丸子上的。

陳楚疼的渾身僵直。啊啊的叫著。

王露笑了:「住口!一個大小夥子,叫什麼啊你!根本不疼!一點都不疼!」

她這麼說也是心理作用,人的心理作用很強大。

王露一說不疼,陳楚果然感覺疼痛減輕了不少。

其實一點也沒減輕的。

最痛的還是丸子上的那一針。

打完針王露就和他瞎聊起來,這麼一聊騷嗑,陳楚下面又硬了。

而且王露還總是聊騷他,一會兒讓她摸摸大白兔,一會兒和他親兩下,這麼一弄,陳楚早就把下面的疼給忘了。

過了好一會兒,王露看看時間差不多了,就開始給他往下剪肉了。

陳楚只聽見嘁哩喀喳的剪刀的聲音。

他打個哈欠,忽忽悠悠的睡著了。

王露暗罵了一句沒心沒肺的。最後開始縫合了。

一直忙碌了差不多一個小時,陳楚感覺到一絲絲的疼痛才醒轉過來。

看見王露已經把自己下身都收拾好了,他再一看下面,蒙圈了。

下面腫了,而且腫的更大了。

「這……」

「別這那的了,我扶你回去,今天晚上我不回家了,就在你旁邊床上睡著,你需要人照顧。」王露說著在他的臉上親了一下。

「哎呦!」陳楚痛叫了一聲。

王露笑了。

「活該!誰讓你心裡想著壞事!我扶你回去,然後我去給你打飯。」

王露親他一下,他下面本來腫著,一下有反應了,自然疼了。

陳楚站起來,腳落地的時候劈開著腿,走路跟螃蟹似的。

下面一碰大腿,都疼的厲害。

「王露姐,我,我還沒穿褲子呢……」

「你都這樣了,還穿什麼褲子,這種手術不能穿褲子的!」

王露說著,扶著他走回三號病床,陳楚一直咧著嘴,一走路下面就嘶嘶的疼。

這一路他走的極為的艱難。

「王露姐,啥時候我這裡能完全的好。」

「半個月吧!」

「啊?那麼久啊……」陳楚懵了。

……

陳楚躺在床上,王露給他打完飯,他吃完。一副的愁眉苦臉。

王露逗他說:「你還想不想姐姐現在穿上高跟鞋和絲襪啊!」

現在的王露穿著白大褂,不過她這麼一說,陳楚腦子裡卻聯想起她穿著高跟鞋絲襪,長長的大白腿的形象。

下面一硬就喊起疼了。

「哎呀,王露姐,你別這麼說了,我……我受不了了……」

「活該!咯咯咯……」

王露開心的笑著。

過了一會兒說:「我先給家裡打個電話,說晚上不回去了,你先睡吧……」

她說著摸出手機走了出去。

陳楚也只能睡了。

他本以為那種包皮手術很簡單,隨治隨走,現在一看根本沒有這回事了。

這種手術有激光切除的,但是縣醫院可沒有那樣的設備。

再說了,即使是激光切除的也沒有隨治隨走的,因為也要縫傷口的。

傷口也是要摩擦的。怎麼也得半個來月恢復的。

……

有個人陪他聊天,時間過的很快。

而且王露回來的時候,手機裡面多了幾部電影,應該是在小店下載的。

都是美國的大片,讓陳楚看,這樣時間也過的快些。

很快到了晚上。

四周寂靜,燈光全熄。

陳楚恍惚覺得冷颼颼的。

因為他手術的原因,晚上睡覺不能蓋被子,這時一股寒氣幾乎是入侵的強迫要進入身體。

他激靈靈的打了個冷戰,因為前幾天他就遇到過一次鬼上身。

「出去!」

陳楚叫了一聲,拚命的命令自己睜開眼。但是他還是發現床邊站著一個黑乎乎的影子,正是那天要進入他身體的老太太,她站在床邊大聲罵著。那種語言他聽不懂是什麼,像是在訓斥。

陳楚打著冷戰,硬是命令自己把眼睛睜開。

旋即,他恢復了意識。

全身放鬆了下來,不過他感覺自己躺在床上,並沒有任何的舉動,眼睛還是閉著的。

他睜開眼,坐起了身,發現臨床的王露也坐著身子,呼哧呼哧的大口喘息著。

「陳楚,你,你感覺到了什麼了么?」

「我……我夢見一個老太太,黑色衣服,她……」

「別說了!」王露咽了口唾沫,隨後下地打開燈。

只見她臉色慘白,檢查了一番房門。

此時,夜風吹起,王露看到窗帘晃動,忙把窗子關嚴了。

不過屋中悶熱,她打開了電扇,吹著。

過了半晌。

她平靜下來,喝了杯水,又給陳楚倒了一杯。

不過忙搖搖頭:「不行,你盡量少喝水。」

陳楚還真有些口渴,不過想想自己水喝多了尿就多,這樣更麻煩。

「嗯。」他答應了一聲。

王露臉色緩和下來許多。

「陳楚,我……我和你一起睡吧。」

「唔……」他呲牙咧嘴了一陣。

王露笑了,只要你別瞎想就行。

說著關上了燈,想了想又把燈打開了,把窗帘拉好,隨後鑽進了陳楚的被窩。

陳楚雖然和幾個女人發生過關係。

但是真正摟著睡覺的沒兩次。

他還是有些激動的。

下面有感覺硬了,不過痛的厲害,他拚命的不去想身邊的是女人。

甚至把摟在懷裡有點瑟瑟發抖的王露想象成了髒兮兮的張老頭兒。雖然有點噁心,不過下面好受點了。

「陳楚……」王露帶著一絲顫音說了一聲。

「嗯。」

「以前很多值班醫生都親眼看見走廊里那個黑衣老太太,剛才……剛才我看見她了……」

王露說到這裡鼻子抽泣了兩聲,哆嗦的更厲害,眼裡的淚也流下了幾滴。

陳楚也哆嗦了一下。

王露繼續說。

「剛才,我聽見門響,然後我睜開眼,看到門開了,一個黑衣老太太走了進來,我喊,但是我喊不出聲來,我動也動不了,然後我看她往你床前走,我就沖你大聲喊,你也聽不到……」

陳楚暈了。

渾身也發起抖來,下面也不硬了。

緊緊的摟住了王露。

兩個人哆嗦哆嗦的感受著互相索取著的體溫。

本來炎熱的夏季,倆個人都感覺渾身哆哆嗦嗦的冷。

不知道怎麼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

第二天王露早早的起來,眼圈有些發黑。

陳楚也打了個哈欠。

王露已經把洗臉水打了過來。

陳楚有點尷尬。

「王露姐,我自己能行。」

不過他說完,一動下面就疼的厲害,低頭一看,更暈了。

下面腫的跟大蘿蔔似的,太粗太長了,甚至比驢的東西都長。

王露看了一眼心裡火辣辣的,心想這玩意要是不消腫,就一直這麼大了,那以後女人還不得爽死啊!

想到這裡又笑了,這怎麼可能的。

她正幻想,無意間撇了一眼外面,見季小桃騎著二六自行車進了醫院大門。

王露心裡一緊,心想這丫頭怎麼來的這麼早了?

不過一琢磨也是了,這丫頭可和陳楚那個了。

不僅臉色有點紅,心想自己這麼大的人了,怎麼吃這小姑娘的醋起來了。

不過這丫頭來的可真夠早的,才五點多啊!真是的,或許是被陳楚這壞小子給乾爽了。

王露想到這裡找了個借口離開了,她不想和人家參合,走了一段想囑咐幾句陳楚,別把他們兩人的事兒手出去。

不過又一想這怎麼可能呢!陳楚那小子表面上說話不多,不過心眼多的很,不然也不能把自己和季小桃都給幹了,自己行了,是看他的傢伙大,主動獻身的。

那季小桃可是眼光高的很,不一定怎麼被陳楚這壞小子給騙的失身了的。

季小桃迎面還真和王露碰見了,她愣了愣,打了個招呼說『早』。

然後拎著保溫飯盒上了樓,來到陳楚的房間,隨後把門反鎖了,門帘子也落下來了。

陳楚笑笑。

季小桃卻白了他一眼。

掀開他的被子一看那腫脹的大傢伙。

嚇了一跳,隨後連紅撲撲的說。

「陳楚,你下面這麼大了,咱們倆玩玩!」她說著話修長的手指就抓住了那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