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七十五章野莖凝血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五章野莖凝血黑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玩?……小桃姐,那個……嘿嘿,先別玩……」陳楚苦著臉說。

季小桃笑了。

其實她也是故意這麼說的。

她是學醫的,雖然是高護,但是對這方面也是極其的懂得了。

這種手術之後可是很怕刺激的,如果以刺激下面就會痛,但是不會有多大的影響的。

她小手碰了一下那東西,然後抓住了。

「哎呀,這麼粗,我得兩隻手一起抓才行了。」

陳楚暈了。

看見季小桃他就有點感覺了。

現在這姑娘的兩隻手一起抓住他下面。

陳楚立馬渾身激靈靈一下,下面感覺異常的好。

「啊……小桃姐饒命啊,別碰了。」

季小桃放手了,覺得像是報仇了似的說。

「活該!陳楚讓你昨天那麼干我!這都是你自找的。對了,王露怎麼回事?今天怎麼來的這麼早?」

陳楚想說她昨晚住在這的,但是想了想還是沒敢說。

怕季小桃生氣了。

「哎呀,人家昨天給我做的手術,今天來早點觀察一下。」

「不對!」季小桃杏眼一翻。

坐到對面,她每天中午午休的床上。

剛坐上就像小貓被踩到尾巴似的,一下彈跳起來了。

「咦?」季小桃四下看了看,忽然兩個手指在上面夾起來一根長長的頭髮,又在自己身上比量著,看了又看。

「這頭髮不是我的……」季小桃臉色馬上變了,就跟臘月冰雪似的。

「這頭髮是王露的對不對?而且她在這床上睡過了對不對?」

陳楚一暈。

不禁想起張老頭兒的話,女人都是很敏感的,不過她們對你越敏感越是真在乎你了,如果不這樣,那就有戴綠帽子的危險了。

「人家王露醫生早上來的時候在上面坐了一小會兒。」陳楚解釋了一句。

「真的?」

「那有什麼假的?難道你還懷疑我現在這樣,能和王露做點什麼?」

季小桃笑了。

現在陳楚腫的這樣還真是啥都幹不了了。

她鬆了一口氣,心想自己這是怎麼了?智商這麼低了?

她不禁想起書上的一句話。

女人戀愛的時候智商就是零。

難道自己戀愛了?

季小桃臉紅的像是一隻大蘋果。

不禁又過去逗陳楚。

「你看……今天我穿的是什麼顏色的胸罩?」季小桃說著上身低低的,而且修長的手指把衣領故意往下拽。

陳楚看到那深深的美人溝,再也受不了了。

下面又脹痛起來。

看著他那扭曲的表情。

季小桃又開心的笑了。

「活該!讓你欺負我,還不知足,勾搭人家王露醫生……」

陳楚心裡笑了,心想這可不是我勾搭她,是她主動向老子獻身的。

這樣的好事兒再不幹,那不是傻子了么。

這時,走廊里傳來王露的聲音。

「季護士?季小桃!來收拾一下房間,今天好像還要來個病人……」

季小桃答應了一聲。

隨後沖陳楚努了努嘴,這才轉身撅著屁股走了。

看著她撅起的挺翹的屁股,陳楚這個著罪。

……

中午季小桃給他打來了飯菜,還喂著他吃。

陳楚不禁有些彆扭。

而在走廊路過的王露看到這一幕,心裡不禁有點酸酸的。

到了中午午休的時候,季小桃正要擋帘子。

又被王露叫了出去。

「小桃啊,今天中午你在我房間里睡吧,我回家睡。」

季小桃臉紅紅的,像是被錐似的,不過還是有點不樂意的撅起小嘴兒。

王露呵呵笑道。

「小桃子,你這麼漂亮,陳楚一見到你男性的器官肯定會放大,到時候本來癒合的傷口就會崩開,你知道的,現在是夏天,萬一感染了,那可是一輩子的事兒……」

季小桃這麼一聽,也明白嚴重性了。

雖然心裡不樂意,還是點了點頭。

午休的時候,她一個人在王露房間里怎麼也睡不著,也不想脫衣服,有幾次出來走到陳楚的門口。

又乖溜溜的回去了。

心裡像是有隻小兔子似的跳來跳去的難受。

下面也火熱的很,她心裡雖然極力不承認,不過還是希望被陳楚的那根大棍子好好的弄一弄……

不禁慢慢的脫掉褲子,中指伸了進去。反正也不是處女了,她自己摳弄了半天,這才好受了一些。

隨後用紙擦了擦下面,揉成了幾個紙團,想扔出去,又想到這東西萬一被別人撿到了……她臉紅了一下,想出去把這玩意兒埋起來。

剛走到走廊,便從窗子里看到外面一個老頭兒走了進來。

那便是陳楚說的那個孤寡老頭兒。

不禁眉頭皺了皺。

等張老頭兒剛上樓,她就撅著嘴說:「陳楚不在!」

張老頭兒呵呵一笑。

「丫頭,你今年可是命犯桃花啊!」「你……」季小桃一皺秀眉,臉紅了。

「而且你還是子時出生的,哎呀,生日不小啊,是陰曆二月份的哪!比陳楚整整大了三年零六個月……」

「哎呀,不許你說,你怎麼知道的?」季小桃急的直跺腳。

本來她就感覺比陳楚大三歲。

不過被陳楚乾的爽了,她心就像是長草似的了。

現在被人說的這麼准,她臉騰的就紅了。

陳楚的生日她在住院登記表上已經看到了,整整大了三年半。

張老頭兒呵呵一笑。

「你這丫頭啊,還不讓開,你聽我老人家的,以後跟著陳楚一輩子享不盡的榮華富貴,不然跟別人……唉!你會非常凄慘的……」

季小桃驚了一下。

張老頭兒已經從她身邊過去了。

「喂,你……你是怎麼知道我生日的,你到底是誰啊!」

女孩兒的生日一般都弄假的,一般也都寫的是陽曆。即使陽曆在縣醫院裡面的資料上她也少寫幾天的。

「算的~!」

「你會算?會算命?」女孩兒都是喜歡八卦的。一聽來了興趣。

「給我算算唄!」

「我找陳楚有要緊事,給你算算……嗯……」

張老頭兒閉上眼,掐手指過了一會兒睜眼說道:「今天不是你吉利的日子,你快回家吧,不然沒好處!」

張老頭兒說完大步走進陳楚房間。

「切!我偏不回家。」季小桃撅起小嘴說。

心想這老頭兒一定是蒙人的。

她埋完紙團,想想沒事做,便又回到王露房間里了。

……

「老傢伙,你來了?」

不過老頭兒走進屋,四下打量了一陣。

眼睛眯縫忽然大喝一聲:「滾!」

陳楚嚇了一跳。

「老……老傢伙,你,你不會是中邪了吧!」

只見張老頭兒站在屋子的正中,一動不動,只注視著西邊的一個牆角,那裡只有一個衣架,只不過衣架空空如也。

陳楚嚇壞了,心想這老頭兒怎麼了?張老頭兒不動,他也不敢動了。

過了片刻。張老頭兒這才雙目緊縮,恢復正常。

隨即嘆了口氣。

「老,老傢伙,你……你沒事吧~!」陳楚問。

「沒事……不過,這地方你不能呆了。今天必須要出院。」

陳楚一愣,臉刷的白了。

「第一次,你被弄走了三魂中的一魂,我來的時候沒驚動你,第二次你被弄走了七魄中的三魄,再來一次,你就歸西了。」

「我……」

張老頭兒走了過來,按住陳楚的印堂,見那裡已經黑了不少。

不禁嘆了口氣。

「你這幾天晚上撞見什麼了吧?」

陳楚想起昨天的事兒,便一五一十的說了。

張老頭兒一翻他的衣服,找出了那枚扳指。

「如果沒有這東西,你也不成了,這扳指你要記住隨時戴在身上。」

陳楚有些迷糊。

「老傢伙,這……這個世界上不會真的有鬼吧?」

「信則有,不信則無,反正你今天必須得出院!這縣醫院弄成今天這樣也不是無中生有的,還有,人別總把鬼掛在嘴邊,不是一個世界的,不要總談論。」

張老頭兒說完,從懷裡摸出一個小罈子。

遞給陳楚說:「把這東西抹在你下面,有好處。」

「老傢伙,這是什麼啊?」

陳楚問了一句,也不見他回答。

便打開了,一股臭氣差點把他熏吐了。

不過還是按照張老頭兒說的。

用手指蘸著塗抹到自己的下體。

那東西紅紅的,像血液,極為的粘稠。

陳楚幾乎是捏著鼻子都塗抹到自己下面的腫脹的『大蘿蔔』上了。

張老頭兒背對著他又說。

「別剩下,都抹上,這可是好東西啊,不能浪費了。」

過了不大工夫,陳楚感覺下面的東西滾燙滾燙的。

熱的難受。

而且還痒痒的狠。

陳楚要伸手撓。

張老頭兒像是後面長了眼睛似的瞪了他一眼。

「不許撓,那是在長肉芽呢。一個時辰后,你就可以下地行走了!」

陳楚翻了翻眼睛:「真的假的啊?」

不過張老頭兒不去理他了,而且倒在旁邊床上呼呼的睡去了。

看著張老頭兒,陳楚下面可沒反應了。

這要是有反應,那口味重的看著郭德綱都能擼了。

本來午休就差不多兩個小時了。

陳楚迷迷糊糊的,感覺下面熱的發脹,而一覺醒來。

下面雖然熱乎乎的,不過大腿磨蹭了一下感覺不痛了。

「老傢伙!我下面好像不疼了。」

「嗯!別打擾我!我知道你下面不更了,是不是還很大吧?」

陳楚一低頭嚇了一跳。

這東西跟大蘿蔔似的,和腫脹起來的一般大。

「這……這怎麼回事?」

「臭小子,本來這寶貝我準備自己用的,得到這麼點龍血……哦不,硃砂血容易么!你現在傷口已經癒合了,我特意趕在你做手術第二天來的,這樣你保持你做完手術后的粗度和長度……」

「你咋知道我……昨天做的手術?」

「廢話,老子算的。對了,那季小桃下面正痒痒呢!你去干她一把吧,記住,把她乾爽了,送她回家,不然今天她大凶……」

陳楚點了點頭。

穿著大褲頭就跑到了王露休息的房間,那門沒關,陳楚看見季小桃坐在床上發獃。

馬上進去反鎖上門。

在季小桃驚呆的目光中,脫掉了褲衩,光著撲了上去。

「啊……你幹啥啊,你還沒好呢你……」

「小桃,我好了,我要干你,狠狠的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