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七十六章小巢春色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六章小巢春色明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季小桃有點迷糊。

看著陳楚朝她撲過來,一時間沒反應過來。

不過,她還是本能的伸出細白的小手阻擋著。

但還是沒有陳楚力氣大,被撲到了。

感受著小腹傳來一陣陣的滾燙。

她柔荑一摸,就碰到了那個大傢伙,嚇得啊!的叫了一聲。

「陳楚,你別瞎鬧,你這下面還沒消腫呢!還有,怎麼這麼黑……」

季小桃被嚇住了。

陳楚也停頓一下,覺得下面抹上硃砂血應該是紅色的才對啊。怎麼成黑了?難道是硃砂滲進下面了么?

不過,他晃動著胯下的大傢伙一陣的自豪。

「小桃,看看這下面大吧?」

「大,是挺大的,腫的能不大么?不過你……你真的不疼么?」季小桃故意伸手碰了一下那東西,這一接觸,那傢伙碰的一跳,比剛才更直溜了。

「呀!」陳楚沒叫,她先叫了一聲。隨後用手擼了兩把,見陳楚一點疼痛感覺沒有。

心裡奇怪。

這時陳楚又撲上來了。

「小桃子,快點撅起來讓我干一把,我憋的太難受了……」

「嗯……」季小桃也被說的臉通紅的。

雖然看到陳楚這樣有點反常理,但是看到那粗壯的大傢伙,她心裡還是特別希望被乾的,就像男人看見裸體女人下面會有反應一樣。

其實女人看到光屁股的男人,自然也是有反應的,而且這些反應都屬於正常的生理。

例如男人對女人的審美觀便是要五官精緻,皮膚白,屁股大胸大。

其實這些感官上的並不是色,也不是齷齪。而是基因自帶的。

因為皮膚白證明膚色好,皮膚沒有疾病,屁股大證明以後生育沒問題,可以多生而且生產的時候沒有太多危險;身材要求高挑,自然是基因好。

而胸大便是以後哺乳沒問題了。

五官精緻也是繁衍後代更出色……

其實男人對女人色的這些部位敏感和喜歡,都是與生俱來的基因自帶的。

而女人看見高大的男人,身體好的男人也是會難以自拔的,尤其是下面大的男人,那是種好,自然也會有反應。

季小桃下面現在開始溫熱起來,即使她嘴上反抗,但是下面作為女人的生理特徵是無法自拔的。

她感覺下面濕了,而且渾身沒啥力氣,軟綿綿的。

被陳楚一把就抱住了。

「啊……陳楚,你,你輕點,你這才剛做完手術……」季小桃一邊說,又伸手擼了兩把他下面的東西。

她整個中午都特別的渴望,從十一點開始,好幾次都故意路過陳楚的門口,下午兩點午休結束,而她怎麼也是睡不著。

陳楚被擼了兩把下面更是硬邦邦的了。

「小桃子,快把褲子脫了,咱們好好乾一次。」

「嗯……」季小桃答應了一聲,忽然說:「陳楚,我們,我們還是會三號病房干吧,畢竟那裡是我們在一起的時候,在這裡我總是感覺彆扭……」

「三號病房?不行啊,有人在裡面。」陳楚說。

「誰?」

「是,是我師傅啊。」

「你師傅?是不是那個喜歡給人算命的老騙子?你怎麼認他當師傅了!真是的,現在他睡的是哪張床啊?」季小桃問。

「是我的。」陳楚笑了笑。

「不對!」季小桃推開陳楚。

本能的感覺肯定睡在她午休的那張了。

季小桃站在地上想了想。

「陳楚,讓……讓你師傅到這間屋子唄,咱換換。」

……

陳楚拗不過她,這才提上大褲衩,不過到三號病房的時候,張老頭兒已經不見了蹤影。

我擦!

這老傢伙怎麼一天神出鬼沒的。

他正捉摸著,季小桃也過來了。

「他走了?」

「嗯,應該是走了。」

她見陳楚有一點失落感,忙問道:「陳楚,是我重要還是你師傅重要?」

女人總喜歡問這樣的問題。

這樣的問題也害苦了很多男人。

陳楚忽然笑了。

「你笑啥?」季小桃問。

他也不說話,把門關好鎖上,然後落了帘子。

「陳楚,你幹啥?你還沒回答我呢!我告訴你啊,你要是不回答我,休想碰我的身子。」

「嘿嘿!當然是你最重要了,小桃子,我要吃你的桃子,你在我心裡是最最重要的!」

陳楚說了一聲,然後撲過去把季小桃摟得緊緊的,直接按到在床上,下面的大傢伙抵住她的小腹。

嘴也把她的小嘴兒堵得嚴嚴的,兩手便開始給她扒衣服。

張老頭兒去了趟廁所,回來的時候見門關上了,而且聽見陳楚說季小桃比他重要多了。

「這個……這個驢……這個山驢逼……」張老頭兒低低罵了一句搖頭晃腦的走了。

裡面傳來男呼女叫的聲音。

不由得嘆口氣。

心想自己怎麼找了一個這樣的傳人,不過,那玉扳指竟然也選擇了這個驢玩意,或許這就是宿命了。

……

季小桃今天穿的也算清涼一些。

上身一個小心形的背心,外面套著一個小馬甲,下面是棕色的包臀短褲。

下面沒有穿絲襪,白嫩的大腿光溜溜的。

陳楚摸上去兩把就有了感覺。

不由得在她的大腿上親了起來。

不一會兒季小桃就已經羞紅滿臉,嚶嚶出聲了。

陳楚伸手脫掉了她的小馬甲,伸進有些卡通的美少女圖案的小背心面摸到了那兩對大白兔,揉搓了一會兒,那上面的相思豆就硬翹翹了起來。

這次,季小桃自己都受不了,慢慢的,主動的把衣服脫掉了。

「陳楚,別親了,有點痒痒,脫了算了……」

她說著臉紅紅的。

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陳楚笑了,抓住她的超短裙直接連同白色的小內褲一起扒了下去。

季小桃臉紅了。

兩條光裸的大腿夾得緊緊的。

像是玉蚌一樣,陳楚掰了兩下沒被掰開。

隨後直接拿下面的傢伙沖著她後面就磨蹭起來了。

只不一會兒,季小桃就被磨蹭的受不了,下面有些泥濘的感覺。

陳楚又蹭了兩下,她主動的分開大腿,不過小手還捂著自己的火燒雲。

這樣阻撓更讓人慾望加劇。

陳楚直接壓了上去,下面直挺挺的在她的火燒雲上磨蹭起來。

隨後噗嗤一聲,那下面進去了一點。

季小桃啊!的叫了一聲,忙阻擋著那東西的入侵。

「不行,有點太大了,你輕點,慢慢來……」

陳楚真想狠狠的刺進去,不過見季小桃疼成這樣還是有些心疼了。

再說下面的傢伙比以前更大了不少。

估計干王露沒啥問題。

季小桃這小洞洞恐怕得一點點的適應了。

他屁股一點點運動,一點點的往裡面干。

季小桃臉色已經酡紅,抱住他的脖子,已經啊啊的叫了起來。

胸前了兩隻大白兔也來回的滾動。

整個人死去活來的,竟然開始哆嗦了。

陳楚下面不一會兒潤滑了起來,不過下面最後也只伸進去一半。

就那麼來來回回的,雖然有些不爽,不過季小桃的叫聲卻是越來越大了,最後已經沒顧忌了。

幸好縣醫院中午沒人。

陳楚最後抱著她白白的大屁股,有些受不了了,加快了幾次動作,終於噴了出去。

「啊……」季小桃連續叫了幾聲,有種虛脫了的感覺,不過下面這回不痒痒了,也舒舒服服的躺下。

「抱抱我,快點。」季小桃說。

陳楚心裡笑:「這季小桃已經被弄的這麼騷哄哄的了……」

他壓在那光溜溜的身體上。揉著那兩隻大白兔,忽然想到張老頭兒說的讓他今天出院,還要送季小桃回家,不然她今天有大凶。

心想還是聽張老頭兒的,剛才在這個房間里,那老傢伙好像看到了什麼,罵了一句滾。

會不會是……昨天晚上的那個……

他有點不敢想了。

和季小桃躺到了快兩點,兩人便穿好衣服,把床鋪都規整好了。

陳楚看著她收拾床時候撅起來的小屁股,便忍不住伸手去掏了兩把。

季小桃打了他幾下,不過臉上卻泛起甜蜜。

「小桃姐,我得出院了,現在下面已經好了,而且學校已經開課好幾天了……」

季小桃手停了一下,隨後哦!的答應了一聲,便又開始收拾。

「一會兒我送你回家。」陳楚說。

「我用你送啥?我一個大活人,還能走丟的啊?」

季小桃聽他要走,心裡不免也有些失落,不過已經開學好幾天了,他是得回去了,但是她也不明白,咋割完包皮才一天,他咋就能好了呢?而且下面還變大不少。

「陳楚,你那玩意真和別人的不一樣,咋好的這麼快?」

「嘿嘿……」陳楚笑著又去摸她的奶,被她躲開了,不過小蠻腰還是被抱住了。

他下面那玩意又硬了,在季小桃溝子上頂了幾下。

弄的她渾身暖洋洋的。

「別瞎弄,讓人看見?」

「小桃子,因為我可是你男人啊,你男人下面當然和別人不一樣了,以後肯定把你弄的舒舒服服的,以後咱們結婚,天天光著睡在一起,你的前門和後門每天我都給你干翻翻了。」

「滾……」季小桃推了他一把。

不過這樣的話就讓她心裡很過癮,感覺下面又熱乎乎的了。

陳楚抓了她挺翹的小屁股一把。

「走吧,小媳婦,讓我認認老丈人家的門!」

「不要臉,誰是你媳婦?誰又是你老丈人?你趕快回去好好的……好好的混,要是混不出個人樣來,我才不會嫁給你呢!」

季小桃紅著臉,不過還是開始收拾東西了。

陳楚也知道縣醫院這地方犯邪性,反正自己不能久待了。

和季小桃收拾了一下東西便往外面走。

季小桃是騎著自行車來的,此時她推著車,陳楚在後面拎著個小包跟著,非要把她送到家門口不可。

季小桃也沒多想,不過剛路過一個小衚衕。

她就傻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