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七十七章激到更深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七章激到更深處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你叫季小桃?」

「我……」季小桃不禁後退一步,抓緊了陳楚的胳膊。

陳楚也嚇了一跳。

眼前這個人頭髮很長,臉上有一道長長的傷疤。

那條傷疤像是一條毛毛蟲似的趴在他的臉上。

一說話間,傷疤涌動,就像是一條長長的蟲子在蠕動,在爬行一樣。

「你,你是誰啊?」季小桃本能的後退一步。

陳楚也怕,不過硬著眉頭往前一步,他忽然想起張老頭兒說的,季小桃今天大凶。

不由得渾身寒蟬,但還是把季小桃護在身後,小聲說:「小桃,你快走,他是要抓你,我沒事的……」

季小桃眼中嚇得泛起淚光,不想走又怕,想走又捨不得陳楚。

這時,那人已經從衚衕里往兩人跟前走了。

「快走!」陳楚推了她一把,伸手抓起自行車,雙臂舉起來就朝那人砸去。

季小桃往前跑幾步,然後摔倒,膝蓋磨破了皮,血流了一地。然後她顧不得,接著往一個衚衕裡面跑。

那人卻從懷裡摸出刀來。

「操!季瘋子我殺你全家!」

二六自行車砸在那人身上,他只用胳膊搪了一下,甚至連眉頭都沒皺一皺。

陳楚腿也哆嗦了。

不過還是站在那沒動。

「滾!」

那人刀口一指陳楚。

陳楚腿肚子都轉筋了。

「你……大哥,你有本事去找季瘋子,冤有頭債有主的,你找他妹子幹啥?」

「去你媽的!」那人一刀捅過來。

陳楚閉上眼,心說,完了,完了,老子死了,老子死了……

他腿都哆嗦了,根本忘記躲閃,眼睛都緊緊閉上了。

「陳楚!窩囊廢,低頭,出拳!」

忽然,身後一個聲音大喝。

陳楚腦袋一炸。

「張老頭兒?」

接著身子一下潛,堪堪躲過了那一刀,隨後身體滴溜溜一轉,轉了個圈,藉助貫力,快速狠狠的打出一拳。

本來這一拳按照拳法套路是打在對手小腹的。

陳楚閉著眼睛都沒敢看人家,這一拳正打在那人褲襠上。

「我糙!」

那人捂住褲襠。

陳楚懵了。

身後又傳來張老頭兒的聲音。

顯得有些無奈。

「哎,跑吧……」

陳楚撒腿就跑了,不過跑的是和季小桃相反的方向。

那人站起來,瞪著陳楚,罵了一句,小逼崽子,隨後追了下去。

陳楚玩命的跑,那人追出兩條街也停住了。

這時季小桃已經跑到附近的派出所報警了。

陳楚不知道跑出多遠,身上像是虛脫了似的,又繞了一大圈,才出了縣城。

他找了一個小賣店,給季小桃打了一個電話。

手機打通了,他才舒出一口氣。

「小,小桃姐,你,你沒事吧……」

「我沒事,我在派出所呢,我哥哥一會兒也來了,那人交老疤,剛從監獄出來……」季小桃說著哭了。

畢竟她沒經歷過這種事。

「陳楚,你,你沒事吧……」

「我沒事。」陳楚笑了一下。

「我……我不是有意扔下你的陳楚,我……」

「小桃姐,是我讓你跑的,再說你不跑咱們都危險……乖,別哭……」

陳楚又安慰了幾句,才放下電話。

扔下一塊錢,和小店老闆說不用找了。

然後繞了一大圈往村子里走。

縣城離村子要有二十里路,陳楚繞的圈子差不多四十里了。

感覺不會碰到那個什麼老疤了。

回到村子,他腿都有點軟了。

沒先回家,先跑到張老頭兒那破屋子去了。

那老傢伙正躺在炕頭上喝著酒。

「老傢伙,我……我回來了。」

陳楚咂咂嘴。

「嗯,這麼慢……」張老頭兒隨後又喝了一口酒。

「我,我是不是太窩囊了。」陳楚低著頭,跟被煮了似的。

「嗯……是夠窩囊的,不過沒事,這次也讓你明白明白,功夫和打架是兩回事,打架和殺人也是兩碼事。不然你光練功夫不會打架,會打架不會殺人,還不如不練功夫了……」

陳楚有點蒙。

張老頭兒咂砸嘴:「臭小子!今天那人以後或許會來找你的。」

「為,為啥來找我?」陳楚嚇得一哆嗦。

「為啥?你壞了他的事兒,他就來報復你!和你說,我可不管你的,你想活我可以教你功夫,但是學會了功夫也不一定能活,你得練。」

「練?我咋練?」陳楚問。

「當然,是不能自己一個練,你不是開學了么?」

「對,是開學了。」

張老頭兒嘆口氣:「你咋那麼笨呢!我讓你明天去學校就找人打架練,懂了嗎?」

「我……」

「功夫,不是練就可以的,是要找人打架才能練出來的,古拳招式你已經學會了,但是為啥今天打不過人家,要不是我提醒你,你早讓人弄死了!小子,開開竅吧!」

陳楚坐了一會兒。

慢慢的平靜下來。

這才往家裡走。

通過這一次,他想了很多,原本想和季小桃以後就這麼玩,還有王露,還有那小蓮,他要一個個的干她們,過自己舒服的日子。

但是現在他才明白,連自己的女人都保護不了,還玩個什麼?

走到家門口。

在大門外抱柴禾的劉翠楞了一下。

已經是黃昏了,落霞的餘暉照射在她臉上,是那樣的誘人。

陳楚情緒有點低落,不過下面還是硬了。

見四周沒人,走到劉翠跟前。

劉翠放心柴禾。

輕輕的問題:「你咋了?」

「沒……沒咋,劉翠,我……」

「別說了,我先回去做飯,晚上……晚上十點,我在老孫家苞米地前面的三棵樹那等你。」

陳楚一愣,心跳了起來。

「劉翠……」

劉翠不再說話,抱起一抱苞米桿兒往回走,做飯去了。

陳楚進屋,父親陳德江正在喝酒。

其實也沒啥菜,就是燉的土豆跟豆腐,大蔥蘸著大醬。

「小子,回來了?」陳德江問了一句。

「啊!爸我回來了。」

「怎麼蔫吧了?下面手術做的咋樣?做不好重做,反正不是咱家花錢,他閆三不掏錢,我就去派出所告他。」

「沒事,挺好的。」陳楚也坐到炕上吃了兩碗飯。

平時他能吃四碗飯。

……

農村睡覺都特別的早。

一般晚上八點多就睡覺了。

因為現在也屬於是農忙時節,地上需要人手照料,早上往往是三四點鐘就起床了。

陳楚睡不著覺。

心裡一會兒想著季小桃,一會兒想著張老頭兒說的話。

又想那個老疤會不會真的找自己報復。

說實話,他挺害怕的,電視劇上演的英雄啥的,其實都是假的,但生活卻不是電視劇了。

陳楚想了半天,走到院子里,看大多數家都熄燈了,很少有幾家看電視的,能看到很晚的,也是新結婚的小媳婦家裡了。

這時鄰居家傳來了吵架的聲音。

那是孫五又在和劉翠吵,而且劉翠好像被打了。

他心裡緊縮一下,想去管,又停住,自己憑啥去……

不一會兒,他聽到了劉翠的哭聲。

在寂靜的夜晚中,這哭聲和幾聲犬吠混合在一起,又一起飄散在漆黑的夜風當中……

陳楚睡不著,又想到十點和劉翠的約會。

他有些等不及。

他好想揉揉劉翠被打痛的地方。

陳楚長身站起,隨後緊跑幾步,靈巧的跳上自家牆頭,翻了過去。

隨後朝著老孫家苞米地跑去。

他想在那先等一會兒。

老孫家苞米地挺遠的,前面有三棵樹。

晚上很幽靜。

一般夜裡陳楚也是有點怕的,但是他今天不怕了。

經過白天被老疤拎著刀砍,他彷彿一下成熟了許多。

彷彿看透了人活著彷彿就是你追我砍,你躲了就註定要被砍死,逃是逃不掉的。

他站在被玉米地合圍著的三棵樹前,緩緩的打起了張老頭兒教他的這套古拳。

心想:「明天,明天將有一個不一樣的陳楚,而不是一個懦弱的陳楚了,自己已死,真正的陳楚當立……」

他拳腳揮舞,慢慢將心中的堵塞宣洩到拳法裡面,經脈暢通,身形也更為靈活,招式也變得沉穩起來。

他越打越是冷靜,漸漸發出拳風之聲。

感悟著自身的收力和發力點。

心裡琢磨著,明天上學要先和誰打架。

張老頭兒說的對,功夫和打架是兩回事,自己不打架,功夫就練不成,練不成功夫,就保護不了自己的女人……

陳楚眉頭皺了皺,他喜歡朱娜,而整天纏著朱娜的就是已經不念書的混混馬華強,行,明天就你了。

他想起身高有一米七五的,滿臉大麻子的馬華強。陳楚笑了,那小子好像還踹過他一腳呢,當時他連屁都沒敢放一個。

不過,明天,老子就先和你算算舊賬。

不知不覺,陳楚也不知道打了多久。

如果劉翠一夜不來,他或許會打上一夜的。

總之身上打出汗水,不一會兒又被清涼的夜風吹乾。

身上有些粘稠,又慢慢的再度風乾。

而他也感覺這套古拳越打越輕了。

……

這時,他感覺不遠處傳來沙沙沙的腳步聲。

片刻一個輕微的聲音壓低聲音叫道:「陳楚……陳楚……」

「是劉翠。」陳楚忙收了拳式。

朝那沙沙沙的方向走去。

果然,一個黑影慢慢的近了,那身材的輪廓,正是劉翠。

「劉翠嬸兒,我在這兒……」

劉翠停住了,低著頭站在那不動。

陳楚過去一把把她摟在懷裡,並且攔腰將她抱了起來。

「啊……」劉翠呻吟了一聲。

沒想到身體被抱起來,臉上熱辣辣的,只是天黑看不清。

她的心跳不禁加快。

「陳楚,快別在這裡,別讓人看見……你……你抱著嬸子進苞米地吧……」

說道後面,她聲音越來越低。

陳楚下面的硬了起來,正抵住劉翠的后腰。

劉翠臉更紅了。

「你這壞小子,下面咋像更大了,你這是做的包皮手術還是延長手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