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七十八章花叢緊臀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八章花叢緊臀蹭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夜風習習,緩緩的吹拂著浪一樣的苞米地。

嘩嘩的聲音像是細微的退潮。

劉翠的身體不像是季小桃那樣的柔軟。

不過卻是彈性十足。

雖然穿著普通,但是肌膚的彈性和手感卻讓人渾身顫抖。

那胸前的一對肉球更是讓陳楚腦中空白。

他呼吸有些急促,不禁加快的往苞米地中間走去。

苞米葉子嘩啦啦的划著在臉上,有些痒痒的。

劉翠掙扎了幾下。

「陳楚,你放下我吧,我自己走,反正我又跑不了……再說了,我要是想跑就不來了……」她說著臉上紅撲撲的,像是熟透的大蘋果。

陳楚打了這半天拳,也有些累了,放下懷裡的劉翠,兩人一前一後繼續往前走,不多時,已經到了苞米地的中央。

青紗帳把他們藏了起來,就像兩顆小小的苞米種子。

陳楚咽了口唾沫,把身旁的苞米葉子抓下來不少,然後墊在壟溝里,讓劉翠坐著。

這不算是破壞莊稼,相反,這種時候馬上接近秋收了,把最下面的苞米葉子弄下來,讓養分不浪費在葉片上,對莊家是有好處的。

「劉翠,你坐下,讓我好好看看你。」

「咋的?連嬸兒都不叫了?」劉翠說了一句,然後又轉過頭不去看他。

「劉翠,我就叫你劉翠……」陳楚一把抓住她的胳膊,身體朝前撲過去。

劉翠兩手阻擋一下,不過還是被他抱住。

陳楚張開嘴就往她臉上親。

下面已經梆硬梆硬的了。

此時,他滿腦子都是劉翠那圓圓的磨盤一樣小麥色的屁股。

他最想抱著那大屁股好好的干。

「陳楚,你等等,今天晚上不行……今天我有事兒……」

「啥事兒?」陳楚問。

「就是女人的那點兒事兒,我來事兒了。」劉翠說完。

陳楚也泄氣了。

張老頭兒說過,女人來事兒的時候是不能幹的。

「那……讓我好好摸摸你……」

「行,那嬸兒就讓你好好摸摸,我答應過你,要讓你干一把,就不會說話不算數的,你那麼著急幹啥?」

「嗯……劉翠嬸兒,那讓我親親你。」陳楚說著又湊過去。

「行,不過不許親嘴。」劉翠把嘴閉上。

陳楚也懵了,為啥不讓親嘴呢。

不過讓親就不錯了,先佔便宜再說吧。

陳楚摟過劉翠的脖子,張嘴就在她的大脖子上啃了起來,他下面也硬邦邦的,直接把劉翠給按倒了。

雖然不能幹,不過他下面還是在她的腿窩子上蹭來蹭去的。

不一會兒劉翠下面就濕了。

「你這混小子,下面這東西怎麼這麼大個了,以後哪個女人能受得了你……」

陳楚笑了。

「劉翠嬸兒,你屁股那麼圓,那麼大,也就你能承受我這大傢伙了。」

「瞎說,我……我也受不了你這傢伙的……」

「呵呵……女人上面多大,下面就多大,屁股多肥,火燒雲就多肥,劉翠嬸兒,你屁股這麼大,承受我這東西肯定沒問題的……對了,你下面幹不了,讓我磨蹭磨蹭你溝子吧,不然我憋著太難受了……」

陳楚說著就抱起劉翠的大腿,把下面往她的溝子那送過去。

「哎,不行,你幹啥……」劉翠忙阻攔。

不過她下面都濕了,阻攔也顯得很無力。

「劉翠嬸,這兩天你來事我不干你,但咱就像上次似的,我用下面蹭你的溝子,蹭出來就行……這也不算干你,你說對吧。」

劉翠呼哧呼哧喘息了兩口氣。

說了句「行。」

陳楚馬上就脫褲子了。

微弱的夜色下,劉翠看到一個粗大的傢伙已經昂首挺立了。

嚇了一跳,心跳都跟著加速了。

「媽呀……這麼大……」

她這麼一叫喚,陳楚樂了。

「好嬸子,快讓我蹭蹭……」

陳楚趁著她張嘴的時候,嘴唇貼過去,狠狠的親了她幾口,劉翠又緊緊的閉住嘴,不過嘴唇還被死死的堵住。

她兩手往外推陳楚,不過身體又被抱住,被壓在了苞米葉子上。

這時,她烏黑的秀髮散開,披散在肩膀上,陳楚狠狠的嗅著那發香味,在她的后脖子上狠狠的親著,用臉蹭著。

不久前,他就一直希望把劉翠壓在身下,只是一隻偷窺人家撒尿。

認為劉翠就是他心裡的聖女了,現在聖女已經在身下了,陳楚下面硬邦邦的就開始在她身上蹭了起來。

「劉翠……我真的好喜歡你……讓我干吧……」陳楚按住她的肩膀,去解她的褲子。

「陳楚,你……你不能,千萬不能進去,就在我溝子上蹭出去吧……」

陳楚說了聲好。

劉翠推開他,自己解開褲帶,隨後褪掉褲子,就那麼趴在苞米葉子上。

劉翠只露出了小麥色的后腰和挺翹的大屁股。

此時,借著暗淡的夜色,那大屁股朦朦朧朧的露出了兩瓣臀瓣的輪廓。

陳楚看著這對他來說神聖的臀瓣,是那樣的痴迷。

手有些哆嗦的湊過去,輕輕的碰到那臀瓣上。

劉翠身體緊跟著哆嗦一下,隨後說:「陳楚,你快點弄,明天你還要上課,我也要早起下地幹活……」

「嗯……」陳楚答應了一聲,然後一臉撲在她的大屁股上,鼻子伸進裡面狠狠的聞著。

「啊……!」劉翠沒想到他這麼干。

忙掙扎。

「陳楚,別,別這樣……」

她的大屁股晃動著,不讓陳楚去用鼻子聞,背過去的手也去推陳楚的頭。

「劉翠嬸兒,你就讓我好好聞一聞你的吧,你不知道,我多喜歡你這裡,老早就想聞聞了……」

「你……你咋這樣……那裡能聞么……」劉翠有些著急。

她的屁股還沒人聞過,上次陳楚聞她就渾身不自在,現在更是難受的很,好像被人扒光了遊街示眾似的。

「啊……啊……不行啊……」她一邊掙扎,一邊想逃離。

不過陳楚摟住她的腰,鼻子更是往裡面插,而且還一勁兒的往裡面吸氣。

「不行,不行啊……你……」劉翠呼哧呼哧的,感覺渾身就像是過電似的。

忽然,她大叫一聲。

感覺陳楚的舌頭在舔著她的屁眼。

「啊,陳楚,你咋這樣啊……你……你欺負嬸子……」劉翠不動了。

好像全身被人箍住無法掙扎一樣。

而且她屁眼被陳楚的舌頭舔著,滑膩,柔潤的,極為的舒服,但卻更為的羞辱。

那裡能舔么……

她心跳加速,感覺著陳楚的舌頭像是一點點的往裡面進,她不知道這還要持續多久,她感覺這雖然爽,但是確是煎熬。

陳楚興奮的渾身發抖,我……我終於舔到劉翠的屁眼了……他感覺她的菊花那樣的滑膩,那裡極為的嬌嫩,好像沒人開發過。

他舔著舔著,發出了噗噗噗的吸允聲。

「啊……陳楚,你再這樣我真提褲子走了,不行,你這是在欺負人……」

陳楚聽到她的聲音像是帶著哭腔了。

這才停住,不過心裡也極爽了。

「好嬸子,我不舔了,讓我摸摸你的奶。」

陳楚這時坐了起來,伸手伸進她的衣服,從後面抓住了那肉肉的,已經有些汗液的大兔子,就那麼用力的一下下的揉搓著。

劉翠的呼吸也慢慢的均勻,屁股還在上下激動的扭動著。

陳楚笑了,挺了挺下面的大傢伙,一下就瞄準劉翠兩瓣臀瓣間的屁眼插進去。

「啊!你幹啥?」

劉翠敏感的歪了一下屁股。

「陳楚,不行你使壞,你要干,就快點蹭出去,你要是敢再使壞,我……我以後就不讓你幹了,等我的例假過去了也不讓你干……」

陳楚笑了。

「好嬸子,我不使壞了,讓我親親。」陳楚貼著她的脖子,親了親她的臉蛋兒。

然後下面的大傢伙,就在她的溝子上出溜起來。

陳楚兩手捏住她的大屁股,然後往裡面夾,就像市裡洗頭房的小姐給客人臀推一樣。

劉翠的大屁股最適合做這種事了。

陳楚就那麼狠狠的,一下下的磨蹭著,不知蹭了多少下,劉翠好像有些感應,開始嗯嗯的呻吟起來。

陳楚也呻吟,也低吼,隨即身體狠狠的壓在劉翠身上,一股液體呲呲的噴了出去。

滑膩膩的在劉翠的溝子和后腰噴了一下子。

陳楚欲仙欲死的十幾秒,身體都僵直,兩腳死死的往後蹬著,而陳楚的兩腳卻緊緊的僵直著往裡面縮。

陳楚壓在她身上的時候,她還在低低的呻吟。

過了一陣子,她的呼吸才平穩起來,推了推後背上的陳楚,隨後摸出衛生紙,擦拭了起來。

隨後又掏出一些紙遞給陳楚。

「你也擦擦……」

陳楚也感覺下面黏糊糊的,剛才噴在劉翠屁股上,他也狠狠的壓著人家,自己的胯下也沾了不少。

當下看著劉翠擦拭,夜色中,那滾圓的大屁股上,那些液體泛出一些光亮來。

陳楚抓了幾把她的溝子。

「劉翠嬸兒,剛才真是爽死我了……」

「別瞎說,你這壞小子,可疼死嬸兒了。」

陳楚嘿嘿一笑,又去抓她的奶。

劉翠沒拒絕,只是擦完了,把紙團埋進地壟溝。

「陳楚,我得回去了,明天還要下地幹活呢,我先走,然後過陣子你再走……」

雖然有點不舍,不過想到過兩天劉翠的例假過了,那就能幹了。

陳楚心裡又蕩漾開了。

「劉翠,你說過兩天讓我干,不會反悔吧!」

劉翠停住,回頭看了他一眼。

夜晚中,她俏臉上的表情是那樣的堅定。

她咬了咬嘴唇說。

「後天……我讓你干,不會反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