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七十九章泉眼無聲惜細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九章泉眼無聲惜細流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二天一早,陳楚早早的起來,這是他第一天上課。

其實已經開學好幾天了。

他打著哈欠,騎著老爹收破爛給他組裝的二八大杠自行車,這種車是帶『大梁』的。以前在小學的時候,他騎著這種車都是『掏襠』騎的。

就是一隻手扶著車把,另只手抓住大梁,腳伸進鐵三角裡面騎,講究一點技術的。

平常他騎這個二八自行車屁股坐在座位上,而腳尖才勉強夠到腳鐙子。

現在,他一出門,跨上了自行車,感覺腳已經夠著了腳蹬子了,看來這些天自己長個了。

回到家他已經感覺出來了,父親一米七,要比他高個半頭,現在差不多到老爹耳朵以上了。

半大小子十六七歲正是長身體的時候,這段時間就像八九月份的苞米苗,只要營養供應的上,個頭是直直往上竄的。

他打著哈欠,把書包斜跨在肩膀上,剛騎到村口,就看到一堆漂漂亮亮的自行車往前騎著。

原來是朱娜,柳賀她們,還有本村的王偉。

王偉平時沒少欺負陳楚,這小子仗著身材有點高,專揀弱的欺負,而這次開學,他爸也花錢給他買了一輛變速自行車。黑藍相間的變速自行車帶調大小輪的,男生都挺喜歡這樣的車子。

而女生都騎著二六的坤車。

朱娜,柳賀,還有本村的七八個女生往前騎,王偉也跟在裡面攪和。

而朱娜遠遠的看見陳楚,就停了下來。

等著他,並且告訴柳賀她們先走。

陳楚臉稍稍有點發紅,這些想起在縣醫院看過光兒的朱娜,不禁下面有點硬了。

陳楚騎著二八自行車裝作沒看見她似的就要過去。

朱娜一隻腳用力蹬著地面,然後使勁騎了兩下追了上來。

「陳楚,暑假作者呢?」帶著濃濃的磁性的聲音傳到耳邊。

陳楚裝作沒聽見一樣。

心裡卻想,死丫頭,怎麼總是找老子彆扭,小心我糙了你。

他裝作沒聽見,朱娜又冷冷說:「陳楚,我是在給你機會,別人的作業都交給我了,為啥你不交啊?」

「朱娜,你是班長啊,你還是學委啊?憑啥交給你啊?」

「陳楚,你是不是沒寫啊?我不是班長不是學委,但是放假的時候老是讓我當咱們村這些學生的小組長了!」

「沒寫!我住院了!」陳楚說,不由抬頭看了她一眼。

朱娜還是短髮,臉上有一種奶白色,是那種又白又嫩的,看的讓人下面梆硬。

而她上身是白色的半截袖小衫,領口有一圈粉色的小花兒,下面是一條粉色的褲子,沒穿襪子,白色的塑料涼鞋裡的小腳是那樣的性感。

而前面的柳賀穿的則是一身白,白色的褲子把她的襠得緊緊的,陳楚在後面看到她坐在自行車上的小屁股都緊繃繃的滾圓。

他不禁下面更硬了,好想從後面插進去,而柳賀竟然也留了短頭髮,和朱娜的短髮差不多,只是她們是兩種白,朱娜是奶白,柳賀則是純凈的白。

朱娜自然還沒想到陳楚別的,還是管他要暑假作業。

最後也沒得到什麼結果,沖陳楚狠狠的哼了一聲。

「你這人就是不可救藥!」

朱娜的聲音是那樣的好聽,即使喊出來也是極具的誘惑。

「我不可救藥?」陳楚小聲嘀咕了一句:「老子總有一天乾的不要都不行……」

當然,這一切都要靠實力。

陳楚從昨天被砍的事兒,已經隱隱覺得男人要有實力才可以得到女人,如果沒實力,你即使得到了也不會守得住……

中心校離村子七八里,附近四五個村子的學生都要到中心校中學去念書。

陳楚他們村子的學生男女加起來也就九個,大多數的農村家的孩子都不念書了。

有的在家務農,有的學手藝打工啥的,而學手藝也不過是瓦匠或者力工啥的。

陳楚的老爹的意思也是讓他混完初中去學門手藝,或者找找關係去當兵。

農村孩子也就剩下這點出路了。

學校是兩排平房,前面的一排是教學房,是老師辦公呆的地方,後面的一排是教室。

整個中心校初一初二初三加起來就一百來人,每個班就三十來人,就分一個年組,陳楚開學便是初三了。

……

陳楚在學校的停車場停好了二八自行車。

挎著破書包往班級走。

這時裡面已經是吵吵嚷嚷的了。

男女同學已經打鬧成了一片。

陳楚走進教室也沒人理他,他還是像往常一樣走到自己最後面的一個位置,枕在桌面上睡覺。

不是他個子高坐在後面,是因為他學習差所以坐到後面的。

正準備上課。

這時,二十七八歲剛結婚不久的班主任王霞老師進來說:「今天人都到齊了吧?學校組織拔草,都出來吧!」

「哎呦!」全班都嘆了口氣。

班主任也沒辦法,農村學校就這樣,有什麼活都讓學生干,前幾天剛開學,學生來的不多,正好今天到齊了,便開始拔草了。

經過一假期的雨水澆灌,操場右邊的一片打瓜地裡面的草已經長了很高了。

這地是學校種的,拔草便是讓學生拔。

王霞老師今天穿的是長裙,她挨根壟溝的分任務。

她今年二十七歲,去年剛結婚的,婚後稍微的豐滿了一些,不過這樣看的更是別有一番風味。

陳楚給她的印象是比較老實的。

所以,她把他分到女生拔草的地方,那裡的草不多,而且都不高。很好拔。

也便是對他這種老實聽話的學生一種優待了。

王霞分完任務,也不時的在前面幫別的同學拔幾根草。

也幫助陳楚拔。

陳楚抬起頭,看著王霞撅起來的大屁股,滾圓滾圓的,他不禁咽了口口水,下面有些硬了。

王霞拔了幾顆草,站起身揉著腰,她的腰不是那種纖細的,人也豐腴,這種跟給人一種肉慾的刺激。

此時,她有些累了,伸著腰,兩腿騎在壟台上,陳楚抬頭透過陽光看到她兩腿間的裙子幾乎是透明的了。

兩條大腿見甚至可以看到內褲的印痕,還有清晰的一條凹槽。

他不禁想起了張老頭兒的一句話,離地三尺一條溝,看來還真是這麼回事。

王霞做夢也沒注意到屁股後面的陳楚回這麼打量她。

還招呼大家快點干,幹完活好去上課。

這些同學都有氣無力的答應著。

王霞歇了一會兒,又去幫別的學生拔草。

她站在陳楚前面這段時間,陳楚差點把手伸進褲襠擼了。

看著她那兩條大腿間的那條縫兒狠狠擼。

陳楚呼出幾口氣,不由得拔的慢些。

這時,身後的朱娜和柳賀都超過他了。

初三班已經剩下二十來人,女生佔大半,他也不知道怎麼稀里糊塗的被王霞老師分到了朱娜和柳賀旁邊的壟了。

兩個女生回頭看了他一眼,朱娜想說什麼,柳賀拉了她一把。

那意思便是和他說簡直是對牛彈琴。

兩個女生不理他又往前拔草了。

這邊的草少,拔的也快些,再說農村孩子不論男女,沒那麼嬌氣的,干農活在家裡再正常不過了。

陳楚準備歇一歇,他腦子裡還在晃動著王霞老師的大屁股和那腿窩子處的深深的凹槽,下面硬邦邦的幹活不得勁兒。

這時,他眼前一亮,見朱娜和柳賀兩個女生撅著屁股往前拔草。

那小屁股一晃一晃的,尤其是柳賀的屁股,她今天穿的是白褲子,這一出汗,裡面有些濕了,內褲的印子都露了出來,是黑色的內褲。

而且有時候她一蹲下,後面就露出淺淺的一道屁股溝。

看著她那一片雪白的后腰和肉肉的屁股溝,陳楚下面更硬了。

柳賀和朱娜畢竟都十六歲,這比季小桃還嫩的多了。

陳楚心裡像是一團火似的,好想把自己的下面頂在她們兩個小妞兒的屁股溝上出溜出溜。

最好兩個小妞兒就這麼撅著,然後自己上去干。

這時,王霞又喊了幾聲:「同學們加把勁兒啊!」

不禁看到了陳楚。

眉頭皺了皺。

陳楚正往前看的出神,不想兩隻白色的高跟鞋已經停在他眼前。

接著,王霞的背對著他站在那裡不動了。

陳楚嚇了一跳,眼前的王霞沒有穿絲襪,光裸著兩隻小腿兒,而裙擺抖動,的確良薄薄的裙擺在陽光下像簡直透明了似的,王霞的裙子上的粉紅色的花瓣兒幾乎擋不住裡面的風光。

那兩條大腿間深深的凹槽刺激著陳楚鼻孔熱烘烘的。

如果是別的學生早就低下頭了,不過陳楚畢竟已經經歷過男女的事兒了,膽子也比以前大一些了。

他很想抱住王霞的大屁股好好的去聞一聞,去摳一摳那裡的凹槽。

王霞站在這裡好一會兒。然後這才慢慢的往前走了。

她回過頭,像是無意中朝陳楚笑了一下,陳楚忙低著頭拔草。

她又咯咯咯的笑著沖全班同學喊道:「馬上到頭了,大家加油哦!」

……

王霞是翰城大學畢業的,分到這裡算是個轉正老師。

將來依靠關係也是可以往別處調動的。

不過,得在這裡干滿三年才行。

陳楚只知道這些,不過,他隱隱的感覺剛才王霞站在他旁邊是在故意勾引他。

如果真是這樣,自己不介意把班主任老師給糙了。

王霞二十七八歲,夏天給他們講課的時候,陳楚坐在後面,透過陽光就能隱約看到她的下體。

兩條修長豐腴的大腿,隱隱約約,更是誘人至極。

只是那時候看沒剛才看的這麼仔細,也沒這麼切近了。

陳楚又乾咽了口唾沫。

……

中午學生都帶飯,然後學校有給熱飯的地方。

拔完了草,基本上一上午就混過去了。

下午自習課下課,陳楚正在睡覺。

朱娜冷冷走過來。

「陳楚!班主任王霞老師讓你去一趟她辦公室!」

陳楚也沒睡著,打個哈欠:「叫我幹啥?」

「因為你沒寫暑假作業!」

陳楚輕哼一聲,隨後來到王霞辦公室。

敲了敲門,隨後走了進去。

中學是平房,辦公室都是獨立的一間一間的。

王霞正坐在椅子上。

此時,她的窗帘擋住,屋子有點暗,而她腳上穿著黑色高跟鞋,腿上竟然是黑色絲襪。

她坐在椅子上,那條粉紅色的裙子也往上挽著,一直到了大腿根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