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八十章庶陰照水紅唇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章庶陰照水紅唇柔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王霞的膚色很白,屬於那種氣死太陽的膚色,即使一整個夏天,她裸露在外面的胳膊和大腿也只有淡淡的一絲淡淡的乳罩壓過的,和內褲勒住的痕。

即使被的稍微泛黃,過幾天又養過來了,又是白嫩粉紅的了。

不過,畢竟是二十七歲的女人了,身體微微豐腴一些。

而這種豐腴都體現的腰和臀部上面。

如果說朱娜柳賀這樣的小女孩兒算是一個青澀的香瓜,咬起來又清又脆又爽口。

那麼王霞就屬於那種熟透了的香瓜,遠遠的就能夠聞到成熟女人熟透了的香甜的氣味。

成熟女人往往比那種青春期的小姑娘更具有誘惑……

陳楚只看了幾眼她那性感的絲襪大腿,下面就硬了。

「陳楚,你過來!你的暑假作業怎麼沒交?」王霞說著沖他招了招手。

陳楚走了過去,靠在她的辦公桌前,附身就能看到她胸前的那兩對大肉球。

幾乎是呼之欲出。

「陳楚,你這樣可不行,馬上就要中考了,你這樣的成績別說靠重點高中了……就是考到咱們現在的白海縣第八中學都成問題,你……」

王霞說著,偶爾抬頭看了看他。

陳楚忙把臉轉過去。

王霞臉紅了一下:「陳楚,你看啥?」

陳楚下面邦邦硬了。

心想看啥?老子正在看你的奶,不過下面再硬嘴上也不能說。

「老師我沒看啥。」

「哦……」王霞答應了一聲。

偶然低頭一見。

臉上更紅了,下面不禁有些不自在的磨了磨大腿。

她見到陳楚下面支起了一個小帳篷,心想這小子下面那傢伙怎麼那樣大?

王霞的丈夫是報社裡的一個編輯,剛到三十就有些謝頂了,男女方面的事兒也不行。

她新婚不久的,而且二十七歲的女人需要的也正是多的時候,感覺自己男人下面又細又短,沒有感覺出做女人的一點幸福。

人總是缺什麼就越是嚮往什麼。

王霞來到中學這鳥不拉屎的地方,很多人都不理解。

怎麼說她也是翰城師範畢業的。

她的同學邵曉華就很不理解,還半開玩笑似的說,王霞你是不是去消滅童子軍啊?

她和邵曉華是高中同學跟大學同學,兩人又是要好的閨蜜,自然說這些話不背著。

邵曉華也有男朋友,兩人沒事的時候當然也談論男人。

她知道王霞的男人不行,但是人家就仗著有個好工作……在報社風吹不著,日不著的,而且送禮的還不少。

別看這工作沒權,但是筆杆子就是權力,很多當官的都巴結呢。

王霞就笑,什麼消滅童子軍,你能不能正經點。

邵曉華就說,男人十六七歲的時候最猛了,而農村孩子上學一般都比較晚一些,初二初三都十六七歲了,這時候男人下面就是厲害,跟小牛犢子似的,能把女人下面給捅漏了。

王霞就害羞說她不正經……

現在她無意間看到陳楚現在腫脹著,就感覺渾身軟綿綿的沒力氣了一樣。

不禁臉色緋紅,想到剛才陳楚偷看人家朱娜和柳賀拔草時露出的屁股溝,然後自己就站到他跟前讓他看。他此時感覺下面痒痒的。

好想被那腫脹的東西出溜出溜下面。心想邵曉華說的沒錯,剛成年的半大小子真是不得了……

王霞想到這裡,不禁嚇了一跳。

自己可是老師啊,怎麼能想這麼亂八七糟的,不過她還真是好想被陳楚糙……

就像男人經常意淫要和哪個女人上床一樣,總是想入非非,浮想聯翩。

女人也是如此,看到男人的大傢伙表面上正經,心裡不一定想著多麼旖旎齷齪的事兒。

由於王霞男人那東西不強,所以她有些動搖了。

她忽然想到了一個主意,嗯,也只有這麼辦了……

「陳楚,你是不是不會做題啊?」

「老師……我,我真不懂。」

「嗯,我也看出來了,你上學期語文分數還行,可這代數幾何,要有英語真是一塌糊塗,你的基礎太差了,現在已經初三了,你不能這麼下去了……」

「是,老師我知道……」陳楚嘴上這麼說,眼睛又往王霞的胸口飄去了。

她的胸比季小桃的是大多了,甚至和王露的有一拼。

「陳楚,這樣吧……嗯,鎮中學周六周日是沒人來的,你的成績要想提高我得給你開個小灶才行……嗯,不如周六周日你去我家吧,我家離這裡不算遠,你騎自行車到我家的距離和到中學差不多……」

王霞說完低下頭,抿著嘴。

「怎麼樣?」她又抬起頭問。

「我……」陳楚猶豫了一下。

「別你我的了,一個大小夥子,怎麼這麼墨跡,行了,就這麼定了,你回去上課吧!」

陳楚答應了一聲。

心還有些跳的厲害,剛走到門口。

王霞又喊住他。

「陳楚,去我家補習的事兒你別和外人說,讓其他同學知道我偏向你不好……」

「嗯,老師你對我好我知道。」陳楚說完走了出去。

王霞愣了一下,心跳的更厲害一點,下面被他這句話刺激的有些潮乎乎的。

這種背著自己男人的事兒……感覺很害羞,但卻又很刺激。

今天是周三,也便還有三天,自己就去王霞老師家補課了。

陳楚呼出一口氣。

下面的傢伙還是硬邦邦的,心想這王霞真是一個尤物。

如果能把她壓在下面狠狠的戳,那可真是過癮了。

她那兩隻大肉球可真圓。

張老頭兒說過,上面多圓,多汁,下面的水便多。

這樣要是幹起來,撲哧撲哧的才過癮。

也不知道王霞的男人是誰,這麼有福氣娶了這麼好的老婆。

陳楚感覺心裡熱乎乎的,剛走到門口,忽然一旁伸出一條腿,直接踹到他大腿上。

「糙你麻痹的!誰讓你和朱娜說話的!」

陳楚回頭,看到的便是那一臉的麻子。

「馬華強?」

陳楚本能的膽怯一下,隨後又平靜的笑了笑。

「你他媽的踢我幹啥?」

平時他見到馬華強都躲的遠遠的。

這小子早就不念書了,整天瞎混。沒事也來學校勾搭女生。

按道理這種混混不應該有女生喜歡。

但是偏偏有幾個女生認為他能混,好使,所以總和他勾勾搭搭的。

但是他想糙的是朱娜。

馬華強愣了一下。

他沒想到陳楚敢回罵。

這時,有幾個學生圍在旁邊看熱鬧,有些女生也嘰嘰喳喳的。

馬華強怕人聚多了,把老師引出來,畢竟還有幾個男老師在這裡,打人挺狠。

「行,小逼崽子你跟我去廁所那!」

陳楚心突突跳了兩下。

隨後又平靜了,張老頭兒告訴他要在學校打架,不然功夫練不成,行,今天就和你馬華強先練練。

「去就去!你少拽我~!」陳楚把他的胳膊扒拉下去。大步朝著廁所那邊走去了。

馬華強說了句:「行,你小子真他媽欠揍。」

兩人朝廁所後面的樹林『趟子』走去。

開始有幾個學生跟著要看熱鬧,馬華強回頭瞪了一眼,這些人都退回去了。

馬華強個子高,陳楚只到他的肩膀。

剛到廁所後面的樹林,他就一腳踹了過來。

被老疤拎著刀砍過的陳楚,見馬華強一伸手手就感覺這人弱的很,自己以前怎麼會怕這種人?老疤是那種玩命的,拎著刀就往死里砍,陳楚經歷了被刀砍,再打這種架心裡就不打怵了。

感覺跟小孩兒過家家似的。

打架最重要的便是心裡平靜,你越怕越激動,越打不過人家。

陳楚一把就抓住他踢過來的腿,順勢一帶,馬華強就被扔出去了。

我糙!

他罵了一句。

陳楚墊步上前,已經上去騎住了他,揮拳就是一頓雨點般的攻擊。

古拳裡面把這種招式叫做碎拳,就像永春拳裡面的寸拳差不多。

馬華強平時打架的速度也沒有這麼快,更沒有被放倒馬上就騎上開揍的。

而且陳楚這一秒鐘打出四五拳,都打在馬華強的臉上。

當時就把他給揍懵了。

鼻子出血了,臉也破了,被打的滿頭大包。

馬華強仗著自己身高的優勢,爬起來推了陳楚一把就往外跑。

「小逼崽子!你等著!」

「糙你媽的,有本事來啊!等你麻痹啊!」

「行!你行!」馬華強說著就跳出學校大牆跑了。

陳楚打人的時候沒激動,打完了身體哆嗦起來了。

「我……我打人了?把馬華強給揍了?」他自己都不相信這是真的了。

「真猛。」

陳楚一愣,回頭看了看女廁所邊上站著幾個女生,正看著他這裡。

那句真猛就是一個鵝蛋臉的女生說出來的。

讓他激動的是,朱娜也在這幾個女生當中。

朱娜和那幾個臉上黑的女生站在一起,如同鶴立雞群。

更顯得她是那樣的奶白,就像牛奶那種顏色,恨不得讓人過去掐一把,都能掐出水來那種。

「混子……」

朱娜嘴一動,那兩個字從她紅紅的嘴中噴出來。

雖然聲音不大,陳楚卻聽見了。

朱娜甩了甩短髮,然後朝教室里走去。

但是那一動翕合的小嘴兒,還是讓陳楚一陣心動。

「這小嘴兒真好,要是把下面的傢伙插進裡面弄一弄那不得爽死了。」

陳楚想到這裡下面硬邦邦的了。

不禁想,怎麼才能把理想付諸於行動。

他又想到了張老頭兒,那老傢伙主意多,就是他出主意自己才上了那小蓮和季小桃的,晚上回去問問這老色鬼。

用什麼辦法能把朱娜給上了。

自己的傢伙一定要伸進她的小嘴兒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