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八十一章小荷才露尖尖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一章小荷才露尖尖角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看著朱娜陳楚心裡就有點飄飄欲仙的感覺。

怪不得馬華強喜歡她,那紅紅的小嘴兒,奶白的皮膚,誰不喜歡!……當然自己也喜歡。

他不禁想起在縣醫院自己看著朱娜光著屁股的樣子。

下面又硬了,差點想跑進廁所擼了。

……

下午快要放學的時候。

和陳楚一個村子的王偉朝他扔過一個紙團。

「馬華強叫你呢!在後面的樹林趟子。」

陳楚眯縫著眼。

「有你什麼事兒?」

「小他媽逼崽子我就告訴你一聲。」

王偉屬於那種欠嘴的。

以前也揍過陳楚。

他現在不知道上午馬華強讓陳楚揍了,如果知道,他就不敢這麼說話了。

他剛才在廁所碰到馬華強領著幾個人來了,他腿肚子都嚇得哆嗦。

馬華強讓他把陳楚喊出來。

王偉像是三孫子似的忙點頭答應。

「王偉……」陳楚說了一句,隨即拳頭捏緊。

「怎麼著?」

「沒事……」陳楚笑了笑。

然後站起身,朝小樹林走了過去。

他現在還不想理這個鬣狗。

王偉以為他在裝,罵了一句,然後找幾個男生跟著去看熱鬧。

心裡想著陳楚一會兒被揍的滿地打滾的德行,他就特別開心。

學校對學生打架睜隻眼閉隻眼,教課都不好好教,更不用說別的地方了。

陳楚遠遠的就看到廁所後面站著五六個人。

其中還有一個女生。

那女生胳膊勾著一個長長黃色頭髮的小子。

陳楚走到一個牆根處,離他們還有二三十米便不走了。

張老頭兒教過他,面對人多的時候最好各個擊破,不能讓自己四面受敵,此時,他身後靠著一堵學校的土牆。

這樣最起碼後面沒人衝上來攻擊,而身後很多地方是人體要害,不能被打到的。

比如後腦和尾椎之類。

陳楚靠著牆頭,對面的馬華強以為他怕了。

和兩個半大小子說:「你倆過去!」

「強哥我自己就行!」

一個身材和陳楚差不多的半大小子拎著根粗粗的樹棍子就走了過來。

不知道在哪撅的。

「糙你媽的!」

這小子一棍子朝陳楚掄過來。

陳楚一偏頭,這一下打在後面的土牆上。

打架忌諱罵人,你這一口氣噴出去了,即使打出的拳頭力量也會打折。

這一樹棍把牆上土打掉不少。

陳楚上去輕鬆的來了個過肩摔,就把那小子扔出去了。

感覺打這種人太輕鬆了。

陳楚搶過木棍子,啪啪啪就劈頭蓋臉的把這小子一頓揍。

那小子用胳膊搪著,不過只搪幾棍子胳膊就受不了了。

兩手抱著頭,蜷縮在那裡跟大蝦米似的。

陳楚踹了他一腳。

眼睛朝馬華強看去。

「強哥我去!」

又一個半大小子過來。

陳楚不說話,往前走幾步掄起棍子就砸。

一棒子打到那小子頭上。

沒出血,不過把那半大小子打的迷迷糊糊的,陳楚上前又是一棍子打在他肩膀上。

嘎巴一聲,一頭有碗口粗的樹棍子打斷了。

那個半大小子媽呀一聲趴下了。

捂著自己的膀子動也不動。

「糙!」那個和女生勾肩搭背的長頭髮的黃毛小子沖了上來,上前就抓住陳楚手裡的半截木頭棍子要搶。

陳楚下面一個掃腳就把他絆倒了,騎上他,大拳頭掄上去開揍。

這時,馬華強旁邊一個和他一般高大剃著毛寸頭的半大小子受不了了。

「糙你媽的!放開我兄弟!」

他壯的跟小牛犢子似的衝上來。

「糙你媽誰啊?」那半大小子指著陳楚。

「你他媽誰啊?」陳楚把那黃毛小子打的兩手抱頭,身體一勁兒的哆嗦。

「我他媽的叫段洪興!」

要是別人聽到段洪興的名字得打怵。

但是陳楚根本就不認識他是誰。

段洪興和季揚差不多,十三四歲就拿刀捅過人,屬於亡命徒一類的。

即便是成年人都不去招惹他。

「段洪興?不認識!」

陳楚踹了身下黃毛一腳,兩人越走越近。

「糙你媽逼的!」段洪興一拳打過來。

陳楚退了一步。

段洪興下面又一腳踢過去。

這一腳正踢到陳楚的胯骨上。

不過力度不夠。

要是練過的,這一腳能把人胯骨踢斷幾根。

但陳楚也感覺到疼痛,當下手一抓把他的腳踝抓住,下面一掃,段洪興也被甩倒下了。

陳楚還是老套路,騎上就開揍。

居高臨下,段洪興擋了幾下,感覺陳楚的拳頭太重,也太快了。

雨點一樣的碎拳落在頭上,十幾拳轉眼就打出來了。

段洪興感覺腦袋被揍的直發懵。

陳楚正打著,感覺身後有人衝過來。

照著他屁股踹了一腳。

「你媽比的!」馬華強踹了他一腳,隨後罵了一句,還沒等他踹第二腳。

陳楚搶身近前,一把抓住他的脖領子,沖著他麻子臉砰砰就是兩拳。

只兩拳,馬華強就暈了。

迷迷糊糊的自己倒下了。

捂著麻子臉,喪失了戰鬥力。

陳楚這時看到剩下的那個女的走過來。

她掏出一把小刀,隨後一刀劃過來。

陳楚起初沒在意,等刀到跟前了才後退一步,胳膊被劃了一條小口。

「你麻痹的!」陳楚上前一把抓住她手腕。

那女孩兒罵道:「你打啊!你打我啊?」

陳楚愣了愣,那女生身高和自己差不多,長得很白,刀削髮,長得挺秀氣的。

陳楚下面硬了一下。

看著她的奶也不小,不禁咽了口唾沫。

「滾!我不他媽的打女的!」

陳楚推了她一把,那女生一屁股坐地上了。

不過馬上就站起來了。

緊跑幾步追上陳楚。

「我他媽的叫徐紅,你有本事打我啊?」

……

徐紅長得白,而且身材高挑,胸大……嗯,剛才推她一把摸到了,陳楚感覺軟軟的手感很好。

如果要不是這樣,換成醜八怪,陳楚還真沒準一腳踹過去了。

「滾!」

陳楚低低罵了一句。

轉身往班級走去了。

那些看熱鬧的男生也都跑沒影了。

「馬哥,咱,咱還打他不?」

一個半大小子從地上爬起來問。

馬華強這會腦袋還暈著呢。

感覺這兩拳把他揍的不輕,他摸摸自己的麻子臉,竟然腫了起來。

「打?打你麻痹啊?五六個都他媽讓人一個人給幹了,都不夠他媽的丟人的!撤!」

……

陳楚回到班級沒多久,這些同學都嘁嘁喳喳的竊竊私語起來。

也有不少人用手指偷偷的戳著陳楚。

都說厲害,猛,虎小子這類的話。

而不少女生都用異樣的那種眼神看著他。

像是剛認識陳楚似的。

陳楚還是趴在課桌上裝睡覺。

本來他和馬小河一個座位,只是今天馬小河沒來上課。

他打個哈欠,一抬頭,那些同學馬上都把臉轉過去了不看他,也不談論了。

陳楚裝作不經意的瞥了一眼朱娜。

她正正襟危坐,纖細苗條的腰板挺得直直的,正在看代數題,前額的劉海時而耷拉下來,擋住她細長的眼臉,她便輕輕的撥弄開去。

那手指如蔥,修長又奶白。

陳楚不禁想,要是這小嫩手給自己擼下面,那自己不得爽死。

他正看著朱娜意淫,差點流哈喇子。

這時放學鈴聲響了。

陳楚剛想走,想起今天是自己值日。

此時,天色有些發陰,不過不像是下雨的樣子。

農村人管這種天叫做假陰天。

陳楚和兩個別的村裡的同學一起值日。

掃完地,把椅子擺弄好,那兩人先走了,陳楚鎖好門。

這時,整個中學就剩他一個人了。

而學校小樹林里的停車場也孤零零的停著,也是唯一的一輛二八自行車。

陳楚挎著破書包朝那走去。

剛走進小樹林,裡面慢慢走出一人。

「糙!你叫陳楚吧!」

陳楚撇過頭。

見是那個用小刀劃破他胳膊的女生。

不過自己的傷口不大,已經癒合了。

陳楚眯縫著眼睛,看了看四周,見沒別人,就她自己。

「是,我叫陳楚,你想幹啥?」陳楚問。

徐紅哼了聲,低著頭走到他跟前,然後揚起臉說。

「我要跟你處對象!」

她說話清脆的很。

說完白凈的臉上露出一點笑容,嘴裡還嚼著泡泡糖,不過起伏的胸口還是沒法掩飾她的緊張。

「你和我處對象?」陳楚嚇了一跳,然後盯著她的胸口看了一眼。

經過一個暑假,還有在縣醫院的那半個月,陳楚現在有一米六三左右。

不過眼前這女生比他還要高一點。

陳楚喜歡個高的女生,更喜歡大腿白的,白屁股的。

不過徐紅穿著牛仔褲,只看到大腿渾圓,屁股翹翹。

「不行!」陳楚說完轉身去推他的自行車。

不過車把卻被跑過來的徐紅抓住了。

「咋不行啊?我又不用你搭啥?咱……咱就是在一塊玩,你玩過女生么?」

陳楚愣了,這女生也太直接了。

「沒有。」

「你想玩女生么?」徐紅看著他的臉說:「我讓你玩咋樣?不過咱倆得處對象。」

「你為啥和我處對象?」陳楚問。

「你……你打架厲害,以後你就是我男人,你想啥時候玩我就啥時候玩我!」

徐紅臉上有點紅,不過看這樣子像是豁出去了。

陳楚眼睛眯縫著。

「我要是現在想玩你呢!」

徐紅愣了一下,想了想。

「行!我讓你玩,不過你得答應和我處對象。」

陳楚下面的硬了起來。

說實話,他想糙她。

如果非要給他一個理由,就是因為她夠騷。

陳楚上過那小蓮,季小桃,還沒上過和自己歲數差不多的女的,不知道歲數小的啥樣味兒。

「咱去哪玩?苞米地嗎?」陳楚問。

「不去,那地方苞米葉子太煩人,咱去壕溝吧!我知道一個地方,壕溝挺深的,沒人看見。」

「行,走吧!」

陳楚就要開自行車的鎖。

「哎呀,這破自行車你還要他幹啥啊?咱走著去!」

徐紅說著先往學校後面走,然後翻過牆頭。

陳楚看著她那修長的大腿,下面更硬了。

感覺她刀削髮下覆蓋的面龐也挺好看的。

陳楚跑了幾步,點著牆頭跳過了大牆。

學校後面就是一片荒地,兩人朝前走了一里多地,便是上下起伏的丘陵。

這片地方也沒人開墾。

又往前走了一段,徐紅說到了。

陳楚見那是一個井坑,帶著緩坡的,有兩米左右深度。

徐紅先下去了,陳楚也往下走兩步跳下去了。

「就這吧!」徐紅說著低下頭,兩手放在牛仔褲扣子上。

「脫吧!」陳楚說。

「嗯!」徐紅點了一下頭,把臉轉過去,對著井坑的土層,解開牛仔褲,然後褲子就往下一褪。

白白的大屁股露了出來。

陳楚有些激動。

那屁股和季小桃的一樣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