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八十二章早有蜻蜓立上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二章早有蜻蜓立上頭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陳楚有些激動。

畢竟徐紅也只有十六七歲,她的屁股白白嫩嫩。

也很大很圓。

溝子很深,看一眼看不到根底,只感覺黑乎乎的。

她的**很重,在溝子也能看到黑的一抹。

徐紅的牛仔褲和白色的內褲一直褪到腿彎處。

這時一陣風吹過,呼呼的吹倒她的屁股蛋子上,捲起井坑邊緣的沙土吹落了下來。

一滴雨滴也落在了徐紅的屁股蛋子上。

她伸手摸了一下。

「糙!咋要下雨了?」徐紅叫了一句。

陳楚也抬頭看看天。

剛才是假陰天,這會兒西邊已經滾過來一片烏雲。

頂風的是雨,逆風的是雲,這時風大了些,那烏雲頂著風就上來了。

徐紅屁股有些涼,不由猶豫說:「要不明天讓你干吧!快要下雨了。」

陳楚也有點發。

畢竟這有點太快了,他反而有點不適應。

哪有剛見面不一會兒就幹事兒的。

他咽了口唾沫,心想還是回去問問張老頭兒,這個女的是干還是不幹。

現在陳楚還沒定性,歲數還是有點小,他現在的主心骨就只有張老頭兒了。

他看了一眼徐紅的大白屁股,心裡有些不舍,下面也梆硬梆硬的。

不過還是說:「行,那就明天干吧!」

徐紅呼出一口氣,把內褲套上,牛仔褲要穿上的時候說:「等一會兒,我撒潑尿再上去。」

陳楚愣了愣。

徐紅已經脫褲子蹲下去了。

不一會兒傳來了嘩啦啦的流水聲,順著她的平底鞋流出了一道水溝。

陳楚下面更硬了。

以往他都是偷看人家女孩兒撒尿。

這會兒女生主動脫褲子在他跟前撒尿了。

這時,兩粒豆大的雨點打落在他身上。

陳楚也不想別的了。

先爬出了井坑。

不一會兒,提上褲子的徐紅也從井坑爬出來。

「陳楚,咱說定了,明天你下午放學就來這找我,我讓你干。」

「行。」陳楚答應了一聲。

徐紅走了過來,挎著他的胳膊說:「那我讓你干,以後我就是你對象了對不對。」

陳楚看著她那白皙的脖頸和脖頸下鼓起的胸脯,想點頭。

不過又想起了季小桃。

「明天再說吧!」

兩人往前走了一段,徐紅朝著另一邊的小路走了。

她說她家離中學不遠。

陳楚點了點頭,跳進學校的大牆,打開自行車鎖就往家的方向猛騎。

天空已經陰暗的很了,雲層壓低的差不多和樹尖一樣高了。

黑烏烏的像是鬼蜮一樣,陳楚都不敢抬頭瞅了。

轟隆隆的雷聲就在背後,還好陳楚回家是順風,二八自行車借著順風跟摩托似的,速度快的車身都有些飄蕩了。

一陣雷聲打過,雨點里啪啦和豆子似的落在陳楚身上。

「我糙!這他媽的是雨還是雹子啊!」陳楚罵了一句。

又是轟隆一聲雷響,不遠處閃電落下,陳楚心裡驚了一下。

慶幸剛才沒和徐紅干,要不這大雨不得把兩人拍死啊。

疾風暴雨傾瀉下來,水天一線。

陳楚轉眼就成了落湯雞。

當下他也啥都不管了。

麻木的快速蹬著自行車。

十多分鐘,先到了老張頭兒的破房子那,扔下自行車就鑽進了屋子。

老張頭兒爐子里火苗正旺,他的這房間一年四季都背陰,夏天也要燒爐子。

這會陳楚也過來烤火。

老張頭兒喝了口酒。

「看你澆的這德行!」

陳楚笑了。

隨後把這一天的經過和他說了一遍,最後說到了徐紅,問老張頭餘的是干還是不幹?」

老張頭兒咂砸嘴。

「你和馬華強他們打架,你是撿了個便宜,他們是一個一個上的,要是一起上,挨揍的就是你了。你沒事的時候還要找他們打架的,懂么?他們不找你,你就找他們,你只有多打架,才能把功夫練好……」

陳楚點頭:「行,老傢伙,我聽你的,但不會出什麼事兒吧!」

「出個屁事兒!這些小子整天偷雞摸狗的,名聲臭的很,正好用這些人給你的功夫打基礎,不過,你不能妄自尊大,不能太驕傲,至於那個女人……」

老張頭笑了笑說:「只要以後你強大了,你會發現女人有的是,他們會把屁股洗乾淨了讓你糙的,現在有,以後還會有很多的。」

老張頭說道這裡又喝了口酒。

陳楚點頭,又說:「我只是擔心季小桃,如果我糙了這個徐紅,萬一讓她知道了……再說,我還想干朱娜和……和王霞老師干,又怕她們互相都知道,所以今天干徐紅我就猶豫了。」

「哈哈!」張老頭兒喝了一大口酒。

「多大個事兒啊!不就是幹個女人么!你還小,現在還沒實力,等你有實力了就知道了。古代為啥有三宮六院七十二妃?難道這麼多女人互相都不知道不吃醋么?」

「那不是古代么!」陳楚說。

「傻小子!古代和現代都一樣,只是看你有沒有本事,有沒有實力了,你要是有能耐,上再多的女人能怎麼樣?她們互相要是知道了,不但不離開你,會更發騷的纏住你……女人和男人不一樣,男人如果知道女人對象多,胡亂搞,可能會離開她,但是女人知道自己的男人在外面有女人,會認為這個男人有本事,有魅力。

「她會更纏住這個男人,讓他回到自己身邊,是屬於自己的,也便是男人不壞女人不愛的道理,這個徐紅你當然要糙,人家都脫了褲子讓你干,你還不幹?要是我的話,管他外面下雨不下雨,在泥坑裡也把她給糙了!」

陳楚暈了。

心想這老頭兒真是重口味,在泥坑裡還要干。

不過心裡也踏實了。

又呆了一會兒,雨水小了些,其實也沒小多少。

陳楚在張老頭兒這裡找了塊塑料布,披在身上,然後把自行車放在他這,便往家走去。

水滴打在塑料布上,嘩啦啦的響。

而整個村莊已經被黑雲籠罩,村民都躲在屋子裡,路上連只雞都沒有。

道路泥濘,陳楚深一腳淺一腳的走著。

路過老王家小賣店的時候,他看看四周沒人,而小賣店的門已經關上了。

便好奇那小蓮在幹啥呢。

便走到她家的後窗戶,踮著腳尖往裡面瞅。

房檐滴的雨水,澆到塑料布上,發出啪嗒啪嗒的聲音,陳楚忙把塑料布撤掉。

蜷縮在房檐下面,透過擋住帘子的一絲縫隙往裡面看。

屋子有點暗黑,開著一個小燈。

他看到季小桃坐在炕頭。

而王大勝在炕梢上坐著。

兩個人背對背,離的有些遠。

好像剛吵過架。

陳楚覺得有意思,小兩口吵架最熱鬧了,況且自己還把那小蓮給糙了,給王大勝戴了個綠帽子。

過了一會兒。

王大勝先說話了。

低聲下氣的。

「小蓮,你別生氣了,都是我不對,你不讓俺碰你,俺就不碰,但犯不著離婚啊……不知道你這是咋的了?從沈城回來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你說我啥也不讓你干,你就天天在家像祖宗一樣的被供著,這還不行么?為啥非要和俺離婚?」

「王大勝,我就是和你過夠了!你爹天天來收錢,這小賣店一天就賣個百百八十塊的他天天來收!咋的?怕我花么?我那小蓮這些東西都是我二姐給我買的,花過你家一分錢么?」

王大勝唉聲嘆氣。

忽然靠近了些。

「小蓮,你就讓俺干一回,俺真是憋不住了,哪怕不進去,就在你腿窩子邊上蹭一蹭,把下面的東西蹭出去就行,蹭出去了我好去地里放水,你看都下這麼大雨,地得澇了,我得把雨水放出去才行。」

那小蓮擺弄著紮好了兩隻小辮子。

「你蹭牆去吧!你要去放水就快點去!別在這裡耽擱!把你那點玩意蹭出去?蹭出去你還有勁兒幹活了么?要不我要和你離婚呢,就你這不會過日子的,不好好乾活,就知道干這事兒,我能不和你離么!」

「好好好!我不蹭還不行么?小蓮,我知道你是個好媳婦,咱不離,只要不離婚,你想咋樣就咋樣,我,我現在就去地里放水。」

王大勝說著穿好了雨衣就推門走了。

家裡剩下那小蓮,不禁坐在炕頭上擺弄著手機。

她今天穿的是一件的確良的半截袖。

下面穿著褲襪和平底鞋。

黑色褲襪上面還套著一個包臀裙子。

這時,窗戶傳來噠噠噠的聲音。

那小蓮開始沒覺得什麼,不一會兒那聲音又大了。

她走過去,掀開窗帘,嚇了一跳。

「啊!你……陳楚?」

陳楚呵呵笑。

「小蓮姐,快給我開窗。」

「你等會兒!」

那小蓮忙跑到門口看看王大勝走遠了,又把門插好,然後回身把窗戶打開,陳楚跳了進來。

隨後她把窗戶關嚴,窗帘也擋好了。

「陳楚,你不是在做手術么?咋這麼快就回來了?」

「小寶貝,我想你了唄!」

「滾!」那小蓮白了他一眼,臉紅暈起來。

不過心裡還是痒痒的。

陳楚一把抓住她,摟住她肩膀就要親她的小嘴兒。

那小蓮推了推他。

「不行,你身上太濕了,你先把衣服褲子脫了,我給你找手巾擦擦身。」

那小蓮進屋找手巾,出來的時候陳楚已經脫光了,她看到陳楚下面那甩動的大傢伙,不禁啊!的叫了一聲。

「陳楚……你,你是不是換了個驢玩意兒?」

「小寶貝,驢玩意不是更好么?快來讓我糙一把!」

「不行!太大了。」

那小蓮雖然嘴上這麼說,不過身體還是軟綿綿的。

陳楚把拽她進懷裡,感覺她身上熱乎乎的。

手從她背後的褲襪伸進去,摸到她的滑嫩的屁股溝。然後又往下摸到了她的火燒雲。

「小蓮姐,你下面都濕了,還裝啥啊?想我了對不對?」

「邊去!沒正經的!」

那小蓮嘴上這麼說,不過還是把小屁股翹了起來。

「陳楚,快插進來干吧!這幾天我都憋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