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八十五章不會做我教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五章不會做我教你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一個女人一種味道。

哪怕是一個長相一般的女人,只要她身材可以,身高可以,白一點,五官端正,稍加裝飾,再矜持一點,絕對可以性感撩人的。

徐紅有一米六五的身高了,在女生當中她的腿算是長的。

即便是穿著平底運動鞋,那兩條大腿還是讓陳楚下面梆硬綁的。

加上有種狂野味兒,說話大膽直白,除了乾和糙就是玩這些詞兒,很少有女生的那種扭捏和矜持,這讓陳楚感覺很過癮。

心想這要是在荒郊野外把這騷丫頭按倒,那樣啪啪啪的干一頓得爽死了。

這丫頭說話都這麼猛,那叫起來不得更刺激啊。

陳楚這一路走的也有些撇著腳,下面大棍子被他悄悄的壓低,伸到褲腿子里了。

陳楚走幾步就伸手摸摸徐紅白凈的大脖子。

徐紅也不躲,讓他摸著捏著。

有時候陳楚還捏捏她的白白的下巴,抓抓她的臉蛋兒。

不知不覺兩人已經走出了挺遠,來到昨天的井坑邊上。

陳楚不禁有些傻眼了。

只見這井坑地勢較低,也是廢井坑了,四周像是碟子似的,雨水都往這裡灌了,此時裡面已經有一米多深的水了,還不知道雨停滲進地里去多少了。

這進裡面還咋幹了?

兩人愣了一下。

陳楚說:「去苞米地吧!」

徐紅猶豫了一下,還是跟陳楚往一邊的苞米地走。

剛到地頭,兩人腳踩到綠草上,那上面的露水和雨水就把他們兩人的褲腿打濕了。

再往裡面走兩步,苞米葉子上全是雨水,而且鞋踩到地壟溝里,沾了一腳的大泥巴。

黏在腳上死沉死沉的。

剛走兩步,徐紅就腳踢來踢去的,鞋底上的泥巴也到處亂飛。

陳楚暈了。

想起張老頭兒的話,在泥堆里都能幹女人,他是做不到這點了。

「走吧,等天放晴了再干吧!」陳楚說。

「要不……要不去我家幹得了,昨天雨下的太大了,我爸媽一早都上地里放水去了,我家現在沒人。」徐紅低下頭說。

腳尖還踢著腳上的泥巴。

「不用了,還是等天晴了的吧,再說了,你家離這裡多遠?我還得回去上課呢!」

「你就那麼願意上學啊?」徐紅拉了一下他的胳膊。

「你要是不念書了,咱倆一起去城裡打工,然後……然後我過幾年就嫁給你,你再學個手藝,不管是木匠還是瓦匠都行……」

陳楚笑了一下。

他現在想的不是這些,他想的更遠。他感覺和徐紅不是一類人,不過……徐紅的屁股很白,不幹還是可惜的。

但可不敢去她家。

「學我得上,我爸給我花學費錢了,不上學那我不是敗家子么!你回去吧,等天放晴了,咱在干。」

徐紅沒鬆手。

「要不,要不你就這樣幹得了,反正道上也沒人,我就這麼撅著,你輕點干,一會兒你把下面的東西干出來了,你再走。」

陳楚暈了,猛然想起張老頭兒的話,你要是真強大了,女人哪怕在大街上都會脫了褲子讓你乾的。

雖然當時他不信,但是現在徐紅都敢在大道上脫褲子撅著讓他干,也不由得不信了。

再說自己現在還沒強,離強遠著呢!只剛打了一小架,揍了幾個半大小子而已。

陳楚伸手抓住徐紅的屁股。

她嗯的叮嚀一聲。

陳楚的嘴親著她的有些發乾的嘴唇,然後舌頭舔了幾下。

嘴隨後咬住她的嘴就開始狼吻起來。

在她的臉上脖子上啃著,咬著。

徐紅嗯嗯的發出低低的呻吟,兩手也抱住陳楚的脖子。

任憑他咬著,親著。

陳楚的手也分出來一隻揉著她的胸口。

感覺她那胸口大大的軟綿綿的。

親了一會兒陳楚停下來,沖著徐紅,紅彤彤有些濕潤的嘴唇吐了口氣。

「小寶貝,等天晴了的,現在這全是大泥巴怎麼干?也干不爽,你只要給我留著就行了。」陳楚說著掐了掐她的屁股。

感覺徐紅的屁股很肥,一隻手都掐不住一半的臀瓣。

「啊……嗯……行……」徐紅感覺下面已經潮乎乎的了。

如果現在陳楚把她褲子扒了,她一定會撅起來讓糙的。

雖然是在大道上,不一定啥時候就會經過一輛車,但她也願意。

陳楚又親了親她的小嘴兒,捏了半天她的屁股,而且手又從她後面伸進去摳了摳徐紅熱乎乎的溝子。

這才一陣激動,又不舍的轉身往學校里走。

陳楚也見徐紅走了,這才偷偷的把摳她溝子的手放在鼻子前聞了聞。

一副享受的模樣。

不由小聲自言自語:「真他媽的騷……」一個女人一個味兒,還真是這麼回事。

陳楚加快腳步,等到了學校後面,翻牆躍了進去。

剛進教室,就看到講台前面一地的書,而且有兩本書皮都破了。

陳楚仔細一看,竟然是自己的書。

而且破書包上還有兩個腳印。

「誰他媽撇的!」陳楚罵了一句。

要是去年,他也不敢這麼罵。

班級無聲,陳楚又罵了一句。

王偉站了起來:「我撇的,咋的?」

陳楚壓了一口氣。

他有把握幾拳把王偉打趴下,不過想想不能那麼干。

王偉和昨天那些半大小子不一樣,他學習挺好,老師和學校都會袒護他,而且他爹媽和自己家一趟房子的,隔著不遠,真要是把他揍了,他爹媽會找自己。

打輕了沒意思,打重了,還得管自己要醫藥費。

陳楚站了一會兒。

隨後把地面上的書都撿起來,裝進書包,重新回到座位上。

這時,王偉又罵了句:「糙!」

陳楚皺了皺眉。

忽然站起來,走到王偉身邊。

這時,一些同學都喊道:「別打架!打架我就去找老師!」

「對啊!再有一年都畢業了,犯得上打架么?再說你們都是一個村子的。」

陳楚笑了。

「他把我的書扔的哪都是,你們怎麼不說呢?」

朱娜忽然小聲嘀咕一句。

「扔了就扔了,反正你也不看書。」

朱娜今天穿了一個吊肩的連衣裙,露出兩隻長長的奶白的胳膊,劉海往一邊梳著,有股民國美女的味道。

「麻痹的!」

「你罵誰?」朱娜回頭,見陳楚沒對著她,而是一隻手已經抓住了王偉的領口。

王偉脖子被掐住,手打陳楚胳膊幾下,不過他的力道還是不如陳楚,想掙脫但是一點都沒用。

「陳楚,你放手!」幾個男生過來拉他。

王偉也喊:「糙你媽的敢動我?我告訴我爸,我爸乾死你!再不我告我哥去,我哥干不死你?」

陳楚鬆手了。

不過不是怕他。

他另有主意。

心想這比養的也就這點能耐了。

陳楚依舊趴在書桌上睡覺。

馬小河悄悄和他說:「王偉有個哥在縣裡好像是混子……」

「混他麻痹啊!」

陳楚冷哼一聲,不禁覺得自己怎麼打了一架這麼喜歡罵人了呢!

不由得搖搖頭,心想以後得改。

課是班主任王霞的課。

今天她穿了一件短裙,黑色的短裙剛到膝蓋,下面是肉色絲襪,銀白色的高跟鞋走在講台上嘎達嘎達的發出清脆的聲響。

而且還把頭髮盤起來了,像是嫦娥的那種髮型。

上身穿的雪白色的小衫,小衫的下面掖進了短裙里。

這樣一來顯得蠻腰更瘦,而屁股也更為挺翹。

人一走動,前胸的兩隻大白兔也在小衫里滾來滾去的,極為的誘人。

而王霞面容白白的,好像化了淡妝。

一股股成熟女人的魅力,如同水蜜桃一樣恨不得讓人狠狠的咬上兩口,摸上幾把。

二十七歲的王霞正是如狼似虎的時候,而胸口豐滿,臀部肥沃,更是讓班級里的男生一個個的大吞口水。

不過,王霞特別注意陳楚。

因為陳楚是單親,這樣更容易貼近,如果其他家裡面有媽的孩子,真要是親近了,人家老娘不來找?

而陳楚畢竟有一個父親,父親可沒有那麼細心。

這也是王霞胡思亂想中想到的。

男人色,女人更色。

別看表面上裝的挺緊,當然有一部分女人是這樣的。

背地裡和閨蜜都在談論哪個男人下面大,哪個男人長,哪個持久啥的,被哪個男的干一把也挺爽這類話。

女人心裡也會意淫,真要是發起騷,完爆男人。

王霞講了一陣課,她是教英語的,踢里禿嚕的說了一大堆外語。

反正陳楚一句也沒聽懂。

隨後王霞讓幾個同學上台填空。

便是寫幾個句子,讓往中間填寫單詞。

最後一個她叫到了陳楚的名字。

陳楚啥也不會。

上了講台,拿著粉筆也是大眼瞪小眼。

他聽到下面有人笑,笑的最厲害的自然是王偉。

心裡恨恨的,更想往死里整王偉這小子了。

這時,王霞貼近他。

陳楚幾乎能聞到王霞身上香水的味道。

「不會做么?來,我教你……」王霞說。

她輕輕的笑著,說話間口水噴出來一點,濺到陳楚臉上一點點。

陳楚真想舔進嘴裡。

王霞嘴唇紅潤,下頜尖尖,一對貓眼更是誘惑無比。

尤其是豐滿的身段,散發出一股異常迷人的氣質。

陳楚好想一把攬她抱進懷裡,好好的揉捏那對大白兔,把臉緊緊的貼近她的胸口,好好的聞聞蹭一蹭,隨後把臉伸進她的溝子……

王霞這時也拿起一隻粉筆,邊填寫黑板上那幾個單詞,邊小聲說:「周五下午,也就是明天下午,學校老師都去市裡考試,你下午兩點去老師家吧,我給你補習功課……」

她說道最後幾乎是蚊蟲一樣的聲音,臉蛋兒也緋紅緋紅的。

王霞貓眼又轉了一轉,感覺屁股有些緊縮,好像下面也有點濕了。

她好像怕陳楚不明白似的。

蚊子一樣的聲音又加了一句:「明天下午,老師的男人正好也不在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