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八十六章猛勇出少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六章猛勇出少年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王霞臉上火辣辣的。

她父母當了一輩子的教師。

對她家教很嚴,她上學時的成績一直很好。後來如願以償的畢業分到了教師這份工作。

但是父母比較死板,沒有疏通關係,所以也只能來到鎮中學教書了。

王霞和她的閨蜜邵曉華一樣,找對象的要求很高。

邵曉華今年二十五歲,但是她已經二十七了,在農村來說都屬於老姑娘了。

即便在縣城也算是大齡女青年,最後她挑來挑去的,剩下了一個戴眼鏡的報社編輯陳坤。

陳坤比她大三歲,但都有些謝頂了。

人長得也單薄,個頭適中。

有些小鬍子,為人老實,但老實的有點懦弱的模樣,看王霞的時候總是偷偷摸摸的,給人一種猥瑣的感覺。

二十七歲的女人……或者說大學畢業的女人,已經不是處女了。絕大多數吧!

不再是小姑娘了,也就不那麼挑了,再說人家還是報社的編輯,條件也算不錯了。

結婚後,他們在縣城住,陳坤在翰城報社上班。

往返坐公交車也要一個半小時。

選擇在縣城也是為了能離王霞的鎮中學近一些。

兩人結婚不久,王霞的男人下面就很疲軟。

夫妻生活得不到很高質量的啪啪啪的碰撞,陳楚就是剛進去兩三分鐘,就繳械了。

陳楚倒是感覺挺舒服的。

可是苦壞了王霞了。

下面剛有點濕潤,就完事了?

害的她趁丈夫不注意的時候就看黃片用手摳。

而丈夫上班的時候,她便更自由的把黃片放的很大聲,而後用音箱的聲音蓋住黃片,她就可以很放浪的呻吟叫床……

他們住的是縣城的開發區,新建的樓盤,居民住進去的不多。

所以王霞每次自衛也都很放的開。

沒事的時候也和閨蜜邵曉華交流這方面的事兒。

她不瞞著邵曉華,把自己男人的事兒和她說了。

邵曉華也很替她著急。

沒想到閨蜜找了個工作穩定的老公,很多人都羨慕,但是夫妻生活竟然是這麼的差勁兒。

而且她聽到王霞老公的下面跟八九歲小孩兒似的,短的跟成年人的小手指頭似的。

不禁問道:「那你們處對象的時候幹啥了?」

王霞臉紅了說:「陳坤這人膽子小,為人又有點猥瑣,看到我的時候連手都不敢牽,一直等到我們結婚的時候他才爬到我身上,從頭頂一直親到了腳底下,連屁眼和火燒雲,腳後跟都沒放過……」

最後他正式辦事的時候才發現,他的下面跟八九歲的小孩兒似的,硬起來都沒有中指長。

而且下面呱嗒幾下子就冒出去了。

所以每次陳坤的前戲都比較長,但是前戲再長,下面不長也沒用……

邵曉華有點皺眉頭。

心說這人也真是色大膽小的典範了。

邵曉華最後給她出主意,便是紅杏出牆……

原因很簡單,女人反正就這麼十幾年的好時候,今年她已經二十七了,如果再不快樂,頂多再過十年,三十七歲以後想快了都沒人和你快樂了。

那這輩子不全交代了么!

王霞自小受過傳統教育,但是現在也開始動搖了。

王霞昨天和邵曉華打電話中無意說到了陳楚身上。

說看見他偷看人家女生拔草時露出來的屁股溝,自己屁股故意擋在他面前,他也死死的盯著看。

看的她下面都濕了,而且把他叫到辦公室發現陳楚下面鼓鼓的,那傢伙雖然沒見到,但是鼓包的程度都有點驚人。

邵曉華也被她說的渾身燥熱。

最後就說了兩個字。

「拿下!」

……

吃飽喝足,衣食無憂了肯定要折騰點事兒出來的。

男人便閑著那點13事兒。

女人說不好聽的,整天也琢磨那點jb事兒。

……

這一堂課後面的課王霞講的有點語無倫次。

最後只讓同學們上自習。

下課了。

馬小河問陳楚說:「剛才老師在講台上和你說啥?」

「沒說什麼,就是讓我以後好好學習,對得起……對得起學費的錢。」

「哼!老師純粹是讓你氣的!」

朱娜回頭沖他冷哼了一聲,然後轉回頭讀起了英語單詞。

陳楚也哼了一聲。

心想朱娜這丫頭也太能裝了,就是人長得好,學習也一般而已。

不過誰讓自己喜歡她呢。

一直混到了中午吃飯,陳楚今天幾口把飯吃完,看了看時間,還有一個半小時。

夏天一般都是從十一點半到下午兩點休息,然後再上課。

有的學生回家吃飯,陳楚家也沒人,回家還得自己做飯。

便帶點剩飯在學校熱一熱就湊合吃了。

很多學生都是這樣的。

學校有一個大蒸汽鍋爐,把飯盒放在大鐵籠子里,然後在裡面熱飯。

農村孩子也吃不到什麼好的,上頓土豆絲,下頓土豆片啥的。

陳楚幾口吃完,看了看還在邊吃邊和女生白話的王偉,眼睛轉了轉。

他推了推馬小河。

兩人來到外面。

「馬華強他們一般都在哪混?」陳楚問。

馬小河嘴裡還嚼著飯。

他以前和馬華強瞎混了幾天。

因為那時候馬華強家裡面鏟地,找幾個學生幫他家幹活,見馬小河個子高,就把他叫去了。

馬小河不得不去,如果不去馬華強放學就劫他,打他。

這虎小子是挺能幹活的,不過也太能吃了。

鏟了一上午地,中午吃飯的時候,大米飯吃了八大碗。

馬小河家常年吃苞米碴子飯,這一吃大米飯,放開了肚皮,吃的馬華強他家眼睛都直了。

第二天就不敢找這爹幹活了。

不過馬華強見他實在,沒事的時候也找他玩玩撞球啥的。

馬小河這時撓撓頭說:「他們一般不是在紅星撞球廳,就是在錄像廳,反正鎮里就這麼兩條街。」

陳楚點點頭,拍了拍他肩膀,然後走了。

出了學校大門,陳楚走不到三百米,一拐彎,就看見了紅星撞球廳。

外面放了幾個撞球案子。

有一個黃毛和一個頭髮挺長的二十左右歲的小子邊抽煙邊打著撞球。

裡面也叮叮的打著,這幫人也不會玩,就是瞎打了。

陳楚走過去。

那個長頭髮的小子問。

「兄弟,玩一盤?」

陳楚看了看他,也就二十來歲,只是臉卻長得挺著急。

「不,我找人。馬華強在么?」

「哦,應該在裡面呢,你是他手下兄弟吧!」那長頭髮的問。

陳楚沒說是也沒說不是。

「昨天,他手下好幾個兄弟都住院了,沒你吧!」

「沒我,怎麼回事。」

「呵呵……讓一個小癟三給幹了,真他媽掉鏈子!」那人說著又彎著腰打球,不理陳楚了。

陳楚邁步走進撞球廳。

見裡面都是搭的簡易棚子,最裡面也有幾個案子,不過有些發陰。

牆上的油漆也掉的很斑駁,到處瀰漫著煙味。

滿地的煙頭和瓜子皮。

有幾個光著膀子的小夥子在外圍打撞球。

而最裡面有一伙人,陳楚發現是五個。

馬華強臉上腫著,裹著紗布,正在彎腰瞄著一個球。

旁邊那個黃毛小子胳膊纏著繃帶,繃帶吊在脖子上,而他旁邊站著的正是徐紅。

另外兩個小子個頭不高,也就十四五歲的樣子。

有一個還流著大鼻涕。

不知道是誰家的孩子,也給弄來瞎混了。

而陳楚看到徐紅的時候身體一顫。

他雙眼微眯,繼而平和下來。

不禁想到張老頭兒說的,千萬別把女人當回事,不然你投入的越多,傷害的也就愈多。

陳楚走了進來。

馬華強幾人都楞了一下。

徐紅傻了,馬上鬆開那黃毛的一條胳膊,走到陳楚跟前。

「楚哥,你,你聽我解釋。」

陳楚擺了擺手。

徑直來到馬華強跟前。

那黃毛一隻手雖然被繃帶吊著,另外一隻好手抓起了球杆。

陳楚上去一腳就把他踹趴下了。

另外兩個十四五歲的半大小子剛想動。

陳楚伸手狠狠的指著他們說:「我他媽的叫陳楚!不想死的就給我老實點!」

沒想到這句話還真把那兩個小子震住了。

這時,外面幾伙打撞球的都停了下來看熱鬧。

剛才和陳楚說話的那個長頭髮的小伙兒走進來說:「要打架去外面打!別雞巴在這,我不管你是誰,來這裡就好好玩球,扯犢子的我一律不給面子!」

「星,星哥,我們去外面。」

馬華強沖他點點頭,又沖陳楚勾勾手。

馬華強一行人往外面走。

陳楚最後往外走。

路過那長頭髮年輕人身邊時,那人哼一聲說:「小子,你挺牛逼啊!」

陳楚沒理他。

幾人來到房後面的一片荒地。

馬華強一伙人停下。

馬華強看了陳楚一眼說。

「陳楚!你想咋的?打架等我們傷好了的!」

「好你麻痹啊!」

陳楚上去一腳把馬華強踹趴下了。

他也不知道為什麼,看到馬華強一示弱,他就想去凌弱。

「楚哥,你別生氣。」徐紅走過來拉陳楚的胳膊。

「啪!」

陳楚揚手一個嘴巴抽過去。

把徐紅打到了一邊。

「賤人!」

「對,我是賤人,楚哥,我以後跟你,我今天就是找他說和他分手的,以後和你處對象,楚哥,你別誤會……」徐紅帶著一股哭泣想拉陳楚。

不過沒敢。

陳楚看了那黃毛一眼。

黃毛咽了口唾沫。

「楚哥,是,是真的,今天徐紅說要跟我分手……」

馬華強想從地上爬起來,陳楚上去一腳踩住他胸口,他用力掙了幾掙也沒起來。

「陳楚,你到底想咋的?咱也沒啥深仇大恨的,你犯得上么?我也讓你打了,服你了還不行么?我糙!以後跟你混,你當我們老大,行了吧!」

「馬華強!這他媽是你自己說的,我沒逼你!」

陳楚鬆開腳。

馬華強站了起來。

不知道怎麼弄的,他牙還出血了,他往外吐了口血水。

「楚哥,以後馬某人和你混了。」

陳楚眯縫著眼睛盯了他一會兒。

把馬華強盯著渾身發毛。

「楚哥,咱可以喝雞血。」

「沒那些規矩,你幫我做一件事,以後咱們扯平!」

陳楚說著往外走。

馬華強在後面跟著。

其他人都識趣的站在原地。

「啥事?」馬華強吐了口血水問。

「幫我把王偉收拾了,收拾的越慘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