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男歡女愛>第八十七章偷情趁夫離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七章偷情趁夫離去

小說:男歡女愛| 作者:久石| 類別:都市言情

馬華強笑了,一笑麻子臉上的肉直顫悠。

「楚哥,就,就這點事兒啊!王偉算個jb啊!我一腳就能踹死他!」

「行,這件事就交給你了,把他收拾了!嗯,今天就收拾!」

陳楚正說著,徐紅走了過來,身體靠在一個土坡上。

馬華強好像明白了什麼,沖陳楚擠擠眼小聲說:「楚哥,徐紅這丫頭挺好,你好好玩玩……」

他說完轉身走了。

陳楚兩手插兜,此時徐紅背靠在一個土坡上,屁股上沾了點沙土。

兩眼盯著陳楚看。

土坡上的風吹了過來,徐紅微眯起眼,手擋著眼前,好像被風沙迷住了眼似的。

張老頭兒說過,這種送上門的女人不幹白不幹,反正自己也不搭感情在裡面。

相反,如果弄進了感情,自己會越陷越深,受到傷害。

陳楚明白,張老頭兒的意思就是這種女人就和她玩玩,和那小蓮一樣,對她不冷不熱,不付出真心,她反而會真心對你的。

如果你對她太好,像王大勝那樣跟狗似的,她反而會瞧不起你……

陳楚走到她跟前,看了一眼外面馬華強領著黃毛走了。

他反而覺得馬華強這人還不錯,至少比王偉強的多。

「褲子都沾灰了吧?來,我給你抖抖灰。」

陳楚說著伸手抓了徐紅屁股一把。

「哎呀!你幹啥啊?」徐紅笑了一下。

此時她穿著一身白,上身的白衣,褲子也是白的。

「沒幹啥,就是幫你撲落撲落褲子上的灰!」陳楚說著又抓了她屁股一把。

徐紅啊的叫了一聲,屁股抬起來,陳楚一把就把她攬入懷裡,張嘴親了過去。

反正就是玩玩,不玩白不玩,那小蓮是的別人的老婆,自己都玩了,更何況這個徐紅人家怎麼說也是個黃花大閨女,即使不是處女了,那能怎麼著?哪有幾個季小桃那樣的處女。

陳楚張嘴親著,兩人都互相摟著脖子。

徐紅很會接吻,只是開始不適應,現在和陳楚有點熟了,便深情起來。

她張開小嘴兒,陳楚的舌頭伸了進去,感覺她口中的滑膩。

兩手一手掐著她的屁股,一手抓著她鼓鼓的胸口。

徐紅嗯嗯的呻吟了幾聲。

兩人的舌頭纏繞在一起,嘴唇緊緊的貼著嘴唇。

陳楚猛的用力,兩手抓住她的兩瓣臀瓣,狠狠的貼住自己身體。

徐紅感覺下面被硬硬的大傢伙抵住,狠狠的頂著他下面凸起的崗樓。

她感覺一陣的暈眩和過癮。

不僅緊緊抱著陳楚的腰,下面微微凸起的崗樓狠狠的磨蹭陳楚的大傢伙。

「你真騷……」陳楚輕輕說了一句。

「哎呀,你罵人家幹啥?真是的,人家以後就是你對象了好不?」

「不行!我不想處對象,再說我有對象了。」

「你,你有對象了?不能啊,你同學沒說你……都說你沒對象。」

徐紅臉上有點驚訝,又問道:「她是誰呀?」

「你不認識,她是縣城的。」陳楚不禁想起了季小桃,如果算對象,她應該是了。也不知道她現在怎麼樣了,抽空應該給她打一個電話。

「反正我已經有對象了,你要是和我玩也行,但我不能當你對象,你要是不願意,我現在就走。」

陳楚說著鬆開她火辣的身體,就要往外走,剛走幾步。

徐紅跑了幾步抱住他的腰。

「別走,你有對象我也不在乎!」

徐紅說著閉上眼,就那麼貼著陳楚的後背。

陳楚笑了。

心想這女人真要是痴情了還真傻,不過首先男人得先有那個實力。

所謂的魅力其實也是男人實力的一種。

有的男人對女人卑躬屈膝,阿於奉承,或許會得到她的開心、她青睞和身體。

但是卻很難得到她的感情很真心。

大多數的女人都更喜弧

陳楚回過頭。

看了看徐紅。

「你真的不在乎我有對象?我再問你一遍,我們就是玩玩,要是願意,就玩,不願意,就散。」

「我……我願意……」徐紅說著,解開了衣服扣。

她上身穿著一件小衫,解開了,裡面有一件短小的白色背心,兩隻大白兔在裡面呼之欲出。

在小白背心面鼓鼓的,幾乎下一秒就要彈跳出來,徐紅有點緊張的身體前傾。

陳楚能清晰的看到她那一道美人溝。

真是太大了。

只有十六七歲的徐紅美人溝咋有這麼大?是不是男人的手給捏、揉出來的?

陳楚也不想那麼多了,伸手從她的美人溝里伸進去,抓住了一隻大白兔就揉了起來。

「小寶貝,你這奶這麼這麼大?」

徐紅被揉的呼哧呼哧的,兩條大腿也禁不住來回搓著。

不過陳楚沒想干她。

在人家房后不遠,萬一被人看到了也不好。

「楚哥,要不,要不咱找個地方干吧,你這麼摸我真難受。」

「外面都濕乎乎的,沒幹的地方,還是先摸摸得了。」

陳楚把她的小背心往下拽了一點。

那奶就露出了大半邊,陳楚伸手一拖,那一枚有些發紅的相思豆便露了出來。

季小桃的相思豆是粉紅近乎透明的。

這丫頭的有點紅了,顯然不是處女,不知道被人幹了多少次了。

陳楚一口含住那枚相思豆,然後吸允了幾口,就把它塞回裡面了。

拍了拍徐紅的屁股。

「行了,差不多我得回去上課了。過兩天地上風乾了的,咱還去壕溝裡面干。」

「嗯……」徐紅點了點頭。

陳楚跳上了一個土包,然後往學校那走了。

一下午很快渾渾噩噩的混過去了。

下午放學,陳楚特意走的不快,並且在王偉的後面走。

王偉一邊騎著變速自行車,一邊挑逗幾個同村的女生。

這些女生也奇怪,包括朱娜在內。

明明知道王偉不是好人,不過偏偏自行車騎的很慢,等著人家聊騷。

然後說煩人和討厭之類的話。

陳楚不禁有點生氣。

尼瑪的朱娜也是個騷貨啊!裝的挺清高的,但是也被人家聊騷的表面上罵人,心裡還歡喜。

還問王偉準備考哪所高中。

王偉說翰城的一中。

朱娜也說要考那裡……

出了鎮中學,走了一段三四里路,再走一段就到村子里。

這時,在路邊的苞米地里鑽出來四五個小子。

馬華強臉上的紗布已經去掉了。

不過還有點腫。

另外有那天被揍的兩個小子,還有兩個生面孔。

這五個人一下就把王偉這群人給劫住了。

「馬華強,你幹啥?」朱娜先挺直腰板喝問道。

她磁性的聲音讓對面的五個半大小子渾身一顫。

都看著她身上奶白色的皮膚。

估計下面也都硬了。

不過看到後面慢悠悠騎車的陳楚。

馬華強說了句:「騷比,沒你的事兒!」

隨後一把抓住王偉的肩膀,把他從變速車上扯了下來。

「你他媽的挺牛逼啊!」

王偉嚇傻了。

「馬哥……我咋的了?」

「糙你個媽的!」身後一個半大小子過來就給他一拳。正打在他後腦勺上。

王偉一下捂住腦袋,甚至有點哭腔了。

「你憑啥打我啊?我咋得罪你了?」

馬華強笑了:「操行!」

然後沖四個半大小子說:「把他拉苞米地去!」

王偉掙扎了一陣,皮鞋都掉了,不過還是被四個人扯進了苞米地,一頓連踢帶打,傳來王偉啊啊的叫聲。

多半是被嚇的。

「陳楚,咱同學被揍了,你咋不忙幫?」朱娜沖慢悠悠騎自行車的陳楚喊。

媽的!

真他媽的是騷比啊!

陳楚心裡罵了一句,剛才王偉還調戲她,現在還替人家說話,再說老子和馬華強打架的時候她怎麼不操心?怎麼不喊人幫忙?

朱娜這娘們應該和徐紅一個操行,就是欠干,哪天讓人強姦了,沒準還會愛上那個強姦犯呢!

陳楚心裡有氣。

對於朱娜,他和對徐紅不一樣。

在心底深處,他承認自己喜歡朱娜。

喜歡一個人沒啥理由,就是擔心她,還不忍心傷害她。

陳楚冷笑一下:「朱娜,你上啊!你想幫他你就上,別管我!」

「我是女生,我要是男的,有人欺負我同學,我早就上了!」

聽見陳楚說話,馬華強從苞米地走了出來,看了看陳楚,那意思是詢問他要不要停手。

陳楚故意打了個哈欠,搖了搖頭。

馬華強明白了,又走進去,撿起兩個土卡拉,朝著王偉腰上狠狠砸去。

王偉殺豬一樣的叫喚起來。

陳楚蹬著二八自行車,搖搖擺擺的往村子里走了。

他走了幾百米,回頭見朱娜一行人也往村裡走了,不管王偉了。

陳楚心想,馬華強罵的不錯,朱娜這丫頭就是騷比一個。但誰讓自己也是賤人一個,喜歡人家呢。

陳楚嘆了口氣。

騎著二八自行車往家走。

卻看到村裡人陸陸續續的往大隊部走。

回到家見他爹也拎著搬凳子往外走。

「你不去看電影啊?」他爹問。

「不去,我得寫作業。」

「你這毛驢玩意,今天咋這麼願意學習了?村裡一年也不放幾回電影,今天放的是戰鬥片子。」

陳德江見兒子不去,便要下了二八自行車。

騎著車扛著板凳去看電影了。

農村的娛樂本來就不多,好不容易來一次放電影的,全村人都去看,也熱鬧。

鄰居孫五一大家子也都去看電影了。

他家剛吃完飯,劉翠正在洗碗,也說不去看了。

陳楚聽見劉翠的聲音。

下面就硬了。

不過還是耐著性子等天色有點擦黑,這時也是看電影人最多的時候。

陳楚隱約的看到劉翠出來上廁所。

他馬上鑽進了自家院子里的苞米地,然後趴著牆頭往廁所里瞅著。

劉翠沒看見他,解開腰間的紅布條就一把連同裡面的紅褲衩一起脫掉,隨後蹲了下去。

那滾圓的大屁股讓陳楚下面一下就硬了。

他現在也不是處男了,也算玩過幾個女人。

但是劉翠的屁股是最挺翹,也是最大的。

那小麥色的屁股讓陳楚恨不得手伸進褲襠裡面擼。

他有些忍不住了。

一下從牆頭跳了出去。

激動的呼哧呼哧的說。

「劉翠,你可想死我了……」